正文、第0927章:改赐白绫(1 / 1)

凤帝临朝 姚懿范 220 字 12个月前

裘靳戈本就跪倒在四方亭外,根本无需仇辛怜通传,就听了个清楚明白。

他知道李宏阔这次是绝对不会再轻易放过裘婉婷了,他的这个外孙女已经是必死不可。

所以为了彻底消除李宏阔对自己指使裘婉婷闯宫闹事的怀疑,以保住裘府上下所有人的未来,裘靳戈只能谎称裘婉婷患上疯症,一切都是裘婉婷疯了以后才做出的个人行为。

但那到底是自己唯一的血脉了,他能为裘婉婷做的,也只有用自己的职位,来换取为裘婉婷收尸的机会。

仇辛怜还保持着要去亭外为裘靳戈传话的姿态,闻声也只好回过头来,叉手看向李宏阔,询问他:“陛下?”

对于这个一直在家养病,已经多年没有过问朝事的裘靳戈,李宏阔早就想革去他的职位,好扶持自己新培养的心腹上位了。

只奈何裘靳戈毕竟还没到该致仕的年纪,又是两朝元老,在朝中还算是德高望重之辈,故而一直没有能找到动他的理由。

哪怕是楚王李世耀谋反的时候,他也没有查到裘靳戈有参与其中的迹象,只能放了裘婉婷回去,希望裘靳戈能够明白他的好意,自请致仕。

可万万没有想到,裘靳戈居然这么久都不来找自己,装傻充愣了起来,看样子是还放不下自己手里的那点职权。

如今有裘靳戈自己开口,只为了给裘婉婷收尸,如此好事,他何不顺水推舟呢?

“裘氏既然是患上了疯症,才做出了如此狂悖的行为,那朕就留她个全尸,改赐白绫!另裘爱卿确实年岁也大了,常年缠绵病榻,也理不动朝政了,朕就特许你告老还乡,带着裘氏的尸首,回去好生安葬,颐养天年吧!”

也就只有这件事情,能让李宏阔稍稍顺心一些了。

裘靳戈在亭外听了,忙不停的叩首谢恩,颤颤巍巍的离开了这个他效力了多年的皇宫。

遥想当年他年轻气盛,跟随李氏一族攻占了这片天下,成为万人敬仰的三公之一。

可这些年来,他接连丧子失女,好不容易将外孙女改姓继到自家,却不想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就连这个唯一的裘氏血脉也没能留下。

他抬头望了望天,想起当年他参与临安一役,那些无辜惨死在临安城内的一池百姓们,喃喃道:“报应,这都是报应啊!”

此时裘婉婷的闹剧已然收场,而对于李世宏落水一事,方才揭开帷幕。

仇辛怜先是走到李宗朝的跟前,叉手告禀:“圣上,奴婢这里有一桩事情需要呈报。”

“方才奴婢为第五大公子引路前去更衣,不久后吴王殿下便跟了上来,二人闲聊愉快,一直到更衣室前这才分离,其后奴婢就见梁国公去敲了吴王殿下的门,两人闲话间似乎闹了些不愉快,吴王殿下离去之时,梁国公还一路追了过去。”

早就已经被吴王李世宏落水吓的三魂丢了七魄的梁国公李明炻,听闻仇辛怜向李宗朝提起自己,当即便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