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可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1 / 1)

惊爆!团宠小公主,疯批魔尊要贴贴第24章 可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他眼神温和,笑似清风,悠然的旁观,没有立刻现身的想法。

毕竟在他看来一个年轻姑娘整日窝在屋里,定是难受得很,偶尔出来兜兜风可以理解。至于禁制,待会儿修复一下就是了。

“尊主的命令是盯着她,只要小狐狸不对她做什么奇怪的事,我应该可以不用现身吧。”

他如此想着,虽说不能违背白辰的命令,但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可以的。

女孩子嘛,还是应该宽松些。

他隐去身形,悄悄的跟在小叶扁舟后面,看护着她一路顺风。

小狐狸在她怀中抬起头,一跃跳到她肩上,默不作声的向身后的天空望去。

“怎么了?”

苏灵儿用手护着他,生怕飞行中的疾风将小狐狸吹飞下去,同时也回头,顺着小狐狸的视线望去。

不过天上什么都没有,连一朵云都没有,纵观整个洞天苍穹也只有一个一眼虚假的太阳挂在天边,更远方更是充满了魅梦特有的混沌与迷雾。

魅梦中的可视范围其实跟她的神魂修为,就是精神力息息相关,当然,一般情况下是够用的,不需要刻意去提升。

而且魅梦的预示是非常现实的,她只能做到能力范围内的行动,想要看穿修为远在她之上的人的追踪,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的。

小狐狸也没有多说,摇了摇头,接着又钻回到她怀里。

然后她明显感觉到,小狐狸的指路变得飘忽起来,一会儿向东指,一会儿向西指,一会儿要停下,一会儿又要加速。

她没几下就被搞晕了,奇怪,上次魅梦里的小狐狸明明很赶时间,说是争分夺秒都不为过,这次怎么如此反常。

就好像想要甩掉或迷惑什么人似的。

“去前面那颗大树下。”

“哦。”

她按捺住心头的疑惑,依照小狐狸的指示行动,把小叶扁舟停在树下。

小狐狸跳到树上,坐在树枝上忽而静默,接着苏灵儿便感觉到周围起了风。

风声来的古怪,吹在身上不似清爽,反倒有几分奇异的粘稠感,苏灵儿揉了揉鼻子,感觉全身都有些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她下意识的抬头,再看天上的假太阳却已经瞧不见了,诡异的云雾涌起,吓了她一跳,还以为是魅梦出了问题。

结果小狐狸从树上跳下来,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好了。”

“什么好了?”

“阵结好了,虽说此处条件有限,只能布下最简单的迷踪阵,但应该足够困住他一时三刻。”

“困谁。”

她本能的问了一句,接着神色一凛,睁大眼睛。

还能困谁,只有晴空!

如今白辰不在,会出现在洞府内的也就是晴空了!

“可是迷阵只对身处阵内之人才有效吧,万一晴空追来的时候绕过了迷阵……”

“不必担心,他已经在阵内了。”

“啊?!”

已经在阵内了?那怎么可能?难道晴空一直跟在他们后面不成?

但这不对啊!

他们才刚刚离开花田区没多久,上次晴空明明是在他们快要逃离时才横空杀出,这次为何这么早?

小狐狸不知她的震惊,只是跳到她肩上,催促着她接着赶路,同时也难得开口说明:

“魔煞座使果然厉害,我原以为只要小心些,速度快些就可以赶在他察觉之前逃离。但没想到我们刚出了三重禁制就被他盯上了,他实在太过敏锐,我也不得不改变策略应对。”

“刚出了禁制就被他发现了?!”

“嗯,不过他并未现身,想来应该是打算看看我们想做什么吧。”

苏灵儿一边驱动小叶扁舟在迷雾中穿梭,一边还沉浸在震惊与困惑中。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晴空出现的时间不一样了,提早了这么多,几乎可以说是从头就扼杀了他们逃离的可能性。

难道说是因为她和小狐狸走的方向变了吗?

还是说,是她使用了飞行法宝,法宝的气息惊动了晴空?

总不会是因为这是第二次魅梦,晴空也有了经验吧?搞什么,他又不是魅梦的施术者!

“可恶,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她内心无尽咆哮,小叶扁舟也在她的驱使下冲破雾浪,脱出迷踪阵区域。

小狐狸布的迷踪阵当然不会困住她和小狐狸自己,只有晴空一脸愁闷的看着周围不断变幻的雾气。

“唉,我竟然被一个小小的迷踪阵困住了,还是在尊主的洞府里,这要是被阳业知道,足够笑我半年了吧。”

他挥了挥青色的衣袖,踏出步子,身边的雾气继而翻腾起来,仿佛在向他作势怒吼。

他视而不见,步伐仍是轻盈潇洒,一头纯黑的墨发随风飘起,悠然踏入雾兽的口中。

“这小狐狸竟然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布置如此大阵,用时之短,威力之强,还能够不让我察觉分毫。这等阵法造诣未免太惊人了,恐怕比尊主还要高上几分……”

但他可没有听过如今魔域有哪位阵法宗师是一个狐狸,倒不如说,整个狐族乃至狐族旁系就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阵法师。

“所以这个小狐狸该不会是……”

他一边破阵,一边思考着,不由面露苦笑,长长的叹了口气,一时竟有些头疼了。

在晴空头疼时,苏灵儿已经在小狐狸的指引下接近洞府空间边缘。

她本以为这次的空间边缘也会是雪山那种极端的地形环境,却没想到是陡峭的悬崖与瀑布。

错落的山崖仿佛鱼鳞般,天降之水更是构成了世间不可能出现的奇景。巨大的瀑布流倾泻而下,铺天盖地,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冲刷走。

那瀑布水流的颜色也很是奇妙,并非是寻常的湖绿碧水或澄澈青蓝,而是在彩虹色之间不断变幻。

水光时而深沉如紫,时而璀璨发红,像是吸收了本该映射在空气里的虹色。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奇景,看得心乱神迷,只觉得自己两辈子都没如此大饱眼福。

可惜她不是来观光的。

“小狐狸,空间薄弱点在哪里,咱们必须快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