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没事的,不怪你(1 / 1)

惊爆!团宠小公主,疯批魔尊要贴贴第26章 没事的,不怪你

小狐狸见他突然行动,还以为他要向苏灵儿发难,自然是想都不想就朝他身后打去一道空间刃。

他没有时间闪避,任由空间刃击中自己的后背,这才抢在苏灵儿落入怪鱼腹中之前护住了她。

怪鱼显然不介意多吞一个猎物,张口朝他咬来,晴空左手抱紧苏灵儿,右手一翻,亮出灵剑,堪堪抵挡住怪鱼的巨嘴。

怪鱼猛地一摆尾,身躯翻腾,竟是咬住不撒嘴,硬是凭借巨大身躯的力量将他们两人撞向水底。

晴空一路与怪鱼缠斗,又分了一半力量保护她,扛不住怪鱼的巨力,不住的往水底深处沉去。

苏灵儿死死的抓紧晴空,在鬼门关前兜了一遍又一遍,无比庆幸自己提前含了一颗避水珠,至少没淹死。

晴空带她钻入水下的一处缝隙,那是怪鱼游不进来的地方。

她感觉腰间力量一松,晴空松开她了,但她抬眼望去,却看到他持剑的右手被咬掉了,整个小臂到手再到手中的剑也都没有了,断臂处飘着鲜血。

那血在水中就像染红的丝绸,从他断臂处徐徐飘出,好像不多久就能将整个水池染红。

“晴空,你……”

她傻眼了,没想到晴空为了保护她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他那张本就苍白的脸如今更是毫无血色。

只是这还没完,晴空闷哼了几声,眉毛痛到打结,苏灵儿看他的断臂处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质发黑,脑袋里猛地出现一个念头。

那怪鱼的牙齿,有毒!

然而晴空的反应比她还要快上几分,几乎在她刚刚意识到时,他已经取出一把刀,抬手就将自己的右臂齐肩斩下。

苏灵儿忍不住惊呼出声,没想到外表柔弱的晴空这么果决,这么狠,对自己也这么下得去手。

他忍着痛,强行为自己止了一下血,然后身子就软软的倒下来。

苏灵儿赶紧去接住他,不知是水的浮力比较大还是他已经伤的太重,感觉他的身子超乎想象的轻。

“晴空,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我……”

“没事的,千羽姑娘,不怪你。”

“可是你的手臂……”

“保护你是我的任务,我受伤,只是证明我的能力不足,仅此而已,与你无关。”

苏灵儿难过的抿起嘴,眼里闪着泪光,看他挣扎着坐起来,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却还是握紧了她的手。

“千羽姑娘,此处禁制太多,我无法直接将你传送出去。稍后我会尽力拖住那个大魔,请你尽快离开。如果我……没能回去的话,请你转告尊主加固此处封印,决不能让大魔有机会逃脱。”

“不,这不对,不该是这样啊。”

“千羽姑娘?”

她懊恼的抓着头发,已经听不进晴空的话,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游出这千丈深潭。

他们所处的岩层缝隙猛地一阵天摇地动,晴空脸色微变,她也看得出,是那条怪鱼在撞击岩壁。

是在缝隙里被活埋,还是出去被怪鱼吃掉。

晴空替她决定了,他毫不犹豫的拉起她的胳膊,转身就朝缝隙外冲去,显然打算死战到底。

然而两人出来后,却看到那条怪鱼翻起肚皮,没了声息,往更深处的水底沉去。

“这鱼怎么死了?”

她抬头向上望去,只见鱼沉下去之后,水中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是小狐狸。

她一阵惊喜,原来是小狐狸杀死了怪鱼,太好了,这样她和晴空就不用葬身鱼腹……

“不好,他被大魔夺舍了!千羽姑娘,快逃!”

晴空忽然大喝出声,几乎在同时,小狐狸也忽然动了起来,爪子骤然伸长,如尖刺般扎向他们。

根本来不及逃,晴空虽然挡在她身前,但那尖刺瞬间刺穿了他的刀剑,贯穿了他的心口,然后又直直的刺入苏灵儿的胸口,直到穿透了她的背,钉入岩壁里。

她愣愣的看着血样的丝绸从自己胸前飘出,生命力在飞快的流逝,脑子却还不能接受突如其来的变局。

夺舍?

她的小狐狸被杀了?

这里封印的究竟是怎样的怪物?

她究竟,选了一条怎样恐怖的路啊!

晴空咬着牙,只靠左手斩断了贯穿心口的尖刺。“小狐狸”歪着头,再一弹指,漫天的箭影向他们齐发。

在头脑几乎炸裂的压迫中,她看到晴空被万箭刺穿,最后一刻仍是搂着她,还依旧想要护着她,而“小狐狸”在癫狂的狂笑。

“这身体真是相当好用,桀桀桀,吃了你们,本魔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出去后,就找那个小子算算总账吧,桀桀。”

“你……休想……”

晴空用最后的力气向正在得意的大魔射出一道黑羽,大魔“啊”的一声中了招,晴空也彻底瘫倒在她身上,染血的左手慢慢的垂了下去。

他闭上了眼睛,没有再睁开,只剩苏灵儿望着重新归于死寂的水底,再听不到一点声音,任由无尽的寒意侵袭着自己。

她抱着晴空的尸体,只觉无比疲倦,意识也终于逐渐散去。

当她再次恢复意识时,眼皮已经变得重若千斤,挣扎了许久,才勉强睁开一道缝隙。

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依样抱着魅梦宝镜,小狐狸眼神担心的看着她,一切与入梦前并无变化。

唯有她眼角流出的泪水变得混浊,仿佛沾了鲜血。

“怎么还是哭了,你还好吗?”

小狐狸用爪子轻轻帮她抹泪,她哽咽了两声,想要摇头。

不好,她一点都不好。

不如说是更糟了,糟糕得无以复加。

小狐狸很贴心的给她倒了一杯水,托起她的后颈,喂她喝了一点,她这才感觉好了一点,能够开口说话。

“不行,我还要再找别的路……”

她如同入了疯魔,抱着魅梦宝镜就要第三次再进梦中。

但她闭了闭眼,却没有再感觉到魅梦宝镜的引导之力,拿起镜子一看,魅梦宝镜的边框还是发红,镜面却第一次开始发暗,暗到几乎照不出镜中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