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归宿(1 / 1)

董成成,听到这个名字,余启明的大脑仿佛炸开了一般。

熟悉的画面迅速浮现在脑海之中,当时他在称作那趟来往杨陵的列车上的时候,曾经捡到过一张员工证,虽然那张员工证后来在杨陵村的时候丢失了,但上面的名字写的正是「董成成」三个字。

而一旁的白骨这时也仿佛陷入了思考一般。

「董成成,这是我的名字?」

然而,许言却并没有要继续解释的打算,倒是这时候余启明似乎明白了什么。

「新增的四个名额之中,以林佳艺和陈立山的能力,都不足以成为诡屋的管理员,他们两个之所以被选入名单之中,就是因为他们与李乾以及彭明辉等人之间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再加上有你的引导,虽然不足以完全破坏李乾的计划,但也能拖出来足够的时间了。

但是沈黎的话......她参与了半年前的那个任务,她本来不应该在这次任务的晋升名单里的。」

「对,她当然不应该在,而且,她自己本人也不知道自己被选中了这件事。」

沈黎听得愈发认真,她知道事情已经说到重点了,而这也正是她此时还被留在了杨陵的原因。

「新增四个名额里,林佳艺和陈立山已经被排除,剩下的就是董成成和沈黎。

董成成不是活人,甚至他都不是诡屋的成员,纪学文以为我将安排董成成成为候选者名单是有什么阴谋,但其实,他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吸引纪学文的注意力,而且,从你们两个在杨陵的表现来看,你们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但是,真正重要的却是沈黎他们一行人。」

「我们?」李回晟又犯毛病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惊叫出声。

许言倒是没有在意,毕竟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程度,也没有必要再去藏着掖着。

「对于拥有晋升名额的人来讲,沈黎他们的身份几乎就是公开的秘密,但就是因此,才不会有人将目光放在他们的身上。

为了保证计划不会出错,纪学文刻意将所有人都分在了不同的地方,并且还分配了专属的任务,这虽然能够给予诡屋住户一定的提示,但更多的却是束缚住了他们的行动。

可这种情况并不适用于沈黎他们的身上。

有参加过之前任务的身份,他们可以随意接触任何其他的住户,甚至在知晓任务具体内容的情况下做额外的准备。

而他们不管做什么准备,到最后都会成为我的助力。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并不赞同纪学文的计划。在他的计划里,此次杨陵的任务是一次清洗活动,在他看来,诡屋的成员已经不适合继续生活在下一任管理员管理的诡屋之中,如果条件足够,他完全同意让所有的诡屋成员死在此次的任务里。

当然,他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给。」

「是那些一直没有露面的统策区成员对么?」余启明问道。

「余启明,这就是我选中你的原因,你总是能够抓住重点。

纪学文给了诡屋成员一个机会,只要在仪式结束之前,统策区的成员能够调查出杨陵以及整个诡屋背后的真相,那么,其他的执信人就可以在这次任务之中活下来。

真相暴露,事情传到诡屋其他住户口中是迟早的事情,王硕就算是真的按照纪学文的预想成为了诡屋的新任管理员,凭他的能力以及在诡屋的经验也很难一时无法完全替代纪学文在诡屋起到的作用。

这种时候,知晓了诡屋真相的统策区成员就会成为王硕的助力。」

听到这,沈黎不禁皱起了眉,诡屋的真相这么重要,她还算是了解那些统策区住户的脾性,他们会仅仅因为这个真相就改变自身的想法?

沈黎不确定,但也不敢完全否认许言的说法,她知道,许言接下来的话肯定会有转折。

果然,不过片刻许言就再次说道:「但是,我不喜欢这种方式。

将自己的生杀大权放任到别人的手里?这不是笑话么?」

说着,他忽而将目光对准了沈黎他们:「你们觉得自己救了很多人?你们觉得是你们赶在那些生存区的住户以及新人死亡之前找到了他们?

你们应该谢谢我,如果不是我,早在福东市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不合格的住户被筛选出去了。」

说完,他才又看向了余启明:「余启明,你也应该谢谢我,要不是我,不管是在福东市孤儿院里,还是在你们学校后山的时候,你早就死了。」

余启明的牙咬的咯吱作响:「苟卿,我知道你说的是他。」

同时,一旁的谢莲也阴沉着脸,他当然已经明白了许言的意思了。

许言利用了他们,或者说,他利用了苟卿。

在任务最开始的时候,最开始找到苟卿的人就是谢莲他们几个。

杨陵的任务有关于灵魂,或许对于其他的执信人来说,进入杨陵就等于开启了一段陌生的人生,但是苟卿不一样。

灵魂的本质不会因为转换了地点而改变,而基于灵魂所产生的能力也会被遗传到杨陵的这段人生之中,苟卿是人,但也是兽,在遵循同样的规则的情况下,苟卿能起到的作用几乎可以赶超任何其他的执信人。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杨陵走失的灵魂变成了如同野兽一般的怪物,但即便如此,他们依旧将苟卿视作了头领。

谢莲原本的打算就是利用苟卿的能力,灵魂暴露了本质导致苟卿几乎没有苏醒原本记忆的可能性,而作为一个野兽,终究能有驯化的方法。

原本,事情也是按照谢莲的计划进行,但问题在于,在余启明进入杨陵之后,苟卿就失踪了。

现在看来,苟卿依旧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但是这一切却是在许言计划的基础之上。

「许言,我不懂你的想法,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让诡屋住户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死么?你不是说你在帮助纪学文完成他的计划么?

那你现在在做的是什么?」终于,沈黎都忍不住了。

听许言讲了这么多,他几乎将自己的计划完整地讲了出来,然而,他的话却怎么听都像是只是为了他自己。

诡屋住户在这次任务中活下来的十不存三,而现在还留在杨陵的人几乎都已经任务失败,他完成什么了?

只是,许言却依旧脸色不改。

「是啊,我是说了我帮助纪学文,但我告诉过你们我是要帮助纪学文完成他的计划!」

突然,许言竟一下子太高了他的语气。

他眼中仿佛生出莫名的狂热,就仿佛一个狂信徒一般再不掩饰自己的热情。

当然,他的语气还依旧冷静。

「纪学文为的是什么?如果将诡屋比作是一个猎场,那么生活在诡屋中的以及与诡屋有牵连的灵魂就都成了猎场中的猎物。

纪学文的计划是什么?他是个胆小鬼,偏安一隅,井底之蛙,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关闭这个猎场,让猎人永远无法找到猎物。

但是这有用么?

鬼怪之谈从来不会在人们之间销声匿迹,只要人们还惧怕它们,只要有人还相信它们存在,纪学文这种行为就和掩耳盗铃一样毫无作用。

看看这些空间扭曲的裂缝,你们自认有能力让这些裂缝永远关闭么?」

说着说着,许言的语气竟是愈发激昂,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偶尔又抬起头看着那黑暗的天空。、

但他的声音却没断。

「而我,我是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了解它们,你们才能有跟他们对抗的资本,灵魂的食物链不会轻易断绝,就算普通的灵魂找不到有效的手段,但总有人能够做到吧。

你们应该谢谢我,我一直在帮你们找应对的方法。」

忽然,他猛地抬起了手,令人惊愕的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手指着的地方竟再次敞开了一道扭曲的缝隙。

「感受一下对面陌生的空间,感受一下你们自己的灵魂,你们真的甘心自己永远都只是被追杀的猎物?」

这一刻,余启明竟仿佛从许言的身上看到了先知的影子,不对,先知只是许言塑造的一个分身而已,以许言的性格,虽然先知的确一定程度上与许言相似,但是许言的目的绝对不止如此而已。

他谨慎地向后退了几步,然而就在这时,许言的身后竟同时再次出现数道扭曲的空间裂缝。

「你们感受过自己的灵魂么?你们真的还坚信自己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么?呵呵,看看这个空间,看看你们自己,连这样一个虚假的空间都能让你们忘记现实的记忆,你们真可悲。」

说着,他忽而又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掌。

「但是,我应该是不同的,余启明,你应该能感同身受吧。

我好像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虚假的世界里,不论是眼前的世界还是外面的世界,它们只会让我觉得无所适从。

我不属于这,但是......我应该从哪来?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了我太久,甚至至今我也不知道答案。

但好在我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世上有意思的地方那么多,我何必拘泥于这个无趣的世界?」

渐渐地,许言的声音低了下去,然而,他身上的狂热却比之原来更甚。

「阿明,你还记得我留给你的那本笔记上写的那句话么?我也想知道我的归宿是什么,所以,我得去找。」

突然,余启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他猛地惊恐着大喊:「快阻止他。」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周围的空间裂缝越来越多,不知在某一刻,仿佛有什么禁忌的东西被打开了一般。

许言淡淡的声音传到众人的耳朵里,仿佛穿透了空间,雨停了,天却未晴,阴沉着仿佛将这山顶都卷入未知之中。

「我从来没有抱怨过我进入诡屋,相反,这是我的幸运。猎人?异鬼?你们怎么称呼他们都无所谓,但在我看来,它们的存在反而让我明白这个世上有太多我不知晓的事情。

我得去找,我的归宿肯定就在那。

可是,我怕我的时间不够。

人终究是有寿命的,肉体的躯壳束缚着灵魂,当肉体死亡,灵魂便受到不可逆转的污染。

时间是最危险的东西,我怕,我怕我把那些东西弄丢了,从此就变得和那些可怜虫一样,庸庸碌碌。

那是对我的惩罚!」

许言的声音越来越沉,它就像是有着某种魔力一般,余启明的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然而这一刻,所有人却都只是站在原地。

只有他一个人冲了过去。

脚步算不得沉重,时间却仿佛被拉长,手臂逐渐接近,可视线里,银色的光芒悄然闪过眼角。

血溅出来了,温热着打在脸上,满是血腥的气味里,仿佛掺杂着致命的香气,与诱惑。

为您大神知鸟亦知鱼的《探灵游戏》最快更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530章 归宿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