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价恐现疯狂过山车,你信吗?

近期国内小麦价格似乎出现了趋稳态势,大部分地区一等麦的到厂价在1.32-1.33元/斤之间维持稳定,并且短期没有继续冲高的迹象。市场上大部分人认为小麦价格也就这样了,小麦未来价格高点很难再做突破了。但中国粮油信息网分析师杨进山认为,虽然短期小麦价格看似难涨,但未来继续冲高仍有很大可能,并且在更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一个非常恐怖的“过山车”式的价格走势。接下来是笔者得出上述结论所考量的几点因素,希望可以抛砖引玉为大家梳理下思路,通过此文与大家可以多多交流。也希望在传统经验多次被“打的体无完肤”的背景下,寻找到新的判断方向,得出更贴近市场变化的结论。

一、不断冲高的麦价谁也挡不住

1、老百姓没余粮

其实近几年来老百姓自己囤积小麦的现象越来越少了,大部分都是在收割期直接卖给前来收粮的贸易商,毕竟自己囤粮要占用较大空间,也不利于快速变现。今年也不例外。据本网了解,今年出现很多热钱集中采购老百姓的小麦,所以使得现阶段大部分老百姓手中并无余粮,也就是说想低价从老百姓手中采购大量的小麦已经不现实了。笔者认为这就是市场难见低价粮的主要原因。那么粮食到哪里去了呢?笔者认为贸易商的囤粮量绝对不小。

2、贸易商囤待涨

根据国家粮食局发布的消息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7206万吨,市场预计今年中储粮系统收购托市小麦大约2380万吨左右,占总收购量的33.75%,较上年同期占比下降了3.48个百分点,绝大部分为市场化收购。如果粮源大部分在贸易商手中,而今年小麦行情一直是高开高走,那么贸易商挺价心理会非常明显。所以今年恐难出现春节前的小麦集中抛售现象,贸易商基本都是寻找高价企业,逐步供应。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小麦市场价格上涨也很难刺激大量成交的主要原因。

3、国储库顺价卖

虽然明年国家小麦托市收购价下调0.03元/斤,降至1.15元/斤收购国标三等粮。但是对今年国储拍卖以及明年的新麦上市前的轮换粮出库影响有限,国储库还是会按照顺价销售的原则,根据市场价格安排出库,而且在升贴水的费用上可能会有所增加。这样就会导致油厂想要拿货,就要承担更高的费用,毕竟粮库与制粉企业之间还有不同程度的距离,运输费用也会增加成本。可能会刺激小麦价格冲高。

4、需求旺用量大

其实上述三点都是为了这第四点服务的,因为在春节前国内面粉市场需求转好将是大概率事件,届时面粉走货加快,必然会推高制粉企业的开机率,对小麦的消耗也将大大增加,那么在农户无余粮、贸易商囤粮惜售、国储拍卖顺价的背景下,小麦价格还有冲高可能,特别是一些大企业,仍会根据集团优势提高采购小麦的价格,拖垮一些中小型制粉企业,抢占更大的市场占有份额。所以说在近期就说小麦价格已到天花板有些为时过早。

上文说了小麦价格仍有上涨可能,自然也就会出现更高的价格高点,笔者认为年前冲高至1.35元/斤的高位并不是不可能。而如何出现“疯狂过山车”呢?就要有个价格狂跌的时长。这里笔者就想到了新陈小麦交接的时期,所以本文接下来的部分就讨论下新麦上市的价格会跌成什么样。

二、明年新麦开称价必然要大跌

1、国储托市降价

2017年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农业部、国家粮食局、农业发展银行等五部门发出通知,公布2018年小麦最低收购价格。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面因素,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对2018年产的小麦(三等)执行1.15元/斤的最低收购价格,相比上年下调0.03元/斤。

2、轮换粮出库多

麦价恐现疯狂过山车,你信吗?

从上图可以看出,黄色带点的线在上行,这也就是国内小麦的总供给线,线在上行说明国储还有很多小麦需要库存,轮换粮的出库比然后有所增加。据统计,国家临储小麦剩余库存数量为5948万~6048万吨,同比高1997万~2097万吨。其中,江苏剩余量923万吨,同比高86万吨;安徽剩余量1356万吨,同比高442万吨;河南剩余量2890万吨,同比高1069万吨。从国家临储小麦库存年份结构来看,其中2013年产国家临储小麦库存量16万吨左右,2014年产1458万吨,2015年产1751万吨,2016年产2853万吨。如果拍卖继续加大力度,加之四五月份正是各主产区小麦腾库去库存(注意区域价格风险)以备今年托市收购,后期小麦价格也会面临供应放大的打压,尤其是主产区去库存力度大的省份。

3、农户不愿存粮

2017年新季小麦收购价下调,这样会让农户出现恐慌心理,大部分农户会尽快将自己的小麦销售给贸易商,所以2018年可能会出现新麦上市的集中售粮现象,特别是在制粉企业经历了大半年的高价麦后会有很多中小企业被迫停产甚至倒闭,届时小麦的采购定价权将在大型制粉企业手中,另外2017年的国储托市启动情况也将有不确定性的可能,毕竟国家的意图是逐渐调低小麦托市价格进而最终还给市场调节。至于粉企会否压价,接下来将会进一步分析。

4、粉企压价采购

之前笔者的文章中一直在说,制粉企业的洗牌还在延续,2016-2017年将会在高价小麦以及环保检查的双重压力下压垮一批中小型企业,这样大型制粉企业后期将逐渐垄断市场,像近期的五得利、金沙河、中粮等大企业都在建新厂或者收购其他制粉企业,这样未来小麦进入市场化,那么价格必将是大企业在控制着,而2018年将是小麦托市价格首年下调,大企业的动向将尤其被市场关注。如果不幸被笔者言中,新季小麦上市前的麦价将出现历史高位,而面粉的市场需求难以支撑其价格跟上小麦的涨幅的话,压低新麦价格将会是大型制粉企业的最优选择,这样可以将整个年度的小麦成本控制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上。

综上所述,中国粮油信息网分析师杨进山认为:短期小麦价格虽显平稳,但未来的上涨可能并未散去,反而会有更强的冲高走势,甚至出现多年未见的新高。而新麦方面可能会在首年下调保护价以及传言未来要取消保护价的背景下出现探底走势。这样一涨一跌的大波动也就必然会造就一个“疯狂过山车”的行情走势。笔者在此只是提出一种可能,大家可以思考如果出现上述变化该如何应对,做好趋利避害的准备。(中国粮油信息网 杨进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