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临终分家产,哥选存折弟选一封信,三年后哥哥落魄弟弟开豪车

老李头今年已经七十多岁,本来身子骨都还很硬朗,下地挑水施肥,年轻人都不一定扛得起的化肥,他自已一个人就能扛起来。老伴走得早,自己一辈子都老实本分,既当爹又当妈的,一把辛酸一把泪把两个儿子带到大。

老人临终分家产,哥选存折弟选一封信,三年后哥哥落魄弟弟开豪车

然而这一天夜里,老李头睡下去就再也没起来过了,说病倒就病倒。

这下可好了,生活上吃喝穿还能自己忙活着,这一躺下,以后还得需要有人来伺候。老李头的大儿子李健早早就娶了媳妇分了家,娶媳妇这本来是好事,可老李头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从小这大儿子就不学无术,成天跟着村里的猪朋狗友鬼混,要娶媳妇还从老李头这里榨了十几万,说要盖新房。

老李头一辈子就靠着这几亩地种着蔬菜瓜果,一年下来也卖不到几个钱,这一下就要十几万,拿了他的命都没有,奈何这李健早就沾了恶习,老李头不给,就带人堵门口,威胁着不给就烧了房子,让他没地方住。

看着眼前如此不孝的儿子,老李头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拉着老脸亲戚朋友借了个遍,才借来这十来万,全都给了李健,这钱一拿过手,没想到却把老李头赶出了家门,自己霸占了房子。

这让老李头真想一巴掌打死这个不孝子,几十年养了这个白眼狼。这边说拿着钱要盖新房,转手却都拿去花天酒地,吃喝赌牌,这气得老李头真是有气没处出。

老李头一辈子做得最最正确的就是生了个二儿子李成,李成跟李健就是一对极端。李成从小就懂事乖巧,虽然很喜欢读书,但家里的条件不允许,老李头有心想借钱让李成去上学,可李成自己却退学了,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太辛苦。

老人临终分家产,哥选存折弟选一封信,三年后哥哥落魄弟弟开豪车

李成做人也老实,这点倒是随了老李头,从小跟这父亲打理菜地,赶集买菜,倒也学得七七八八,自己搞起了一点小生意,只是做生意太过于老实,一直没有赚到大钱,只是够他日常的生活开销。

都说老实人命好,我看也未必,这几年下来,李成有些日子也是有上顿没下顿,他从来都不告诉老李头,他知道自己长大了,不能再依赖家里,日子也过得清苦,村里的女孩都不愿嫁给他,跟着一起受苦。

老李头被李健赶出家,李成得知消息之后,急忙赶回去把老父亲接到自己的住处,一间看起来随时都要倒塌的小屋子。

他虽然穷,但是他孝顺。

父子俩挤在这十来平米的小屋子,日子倒也过得舒坦,偶尔闲下来跟着父亲唠唠嗑,喝点小酒,平时跟着父亲下下地,学学打理的技术。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老李头今天一下地就感觉自己身体不怎么舒服,感觉使不上劲,他自己却没注意,以为人老机器坏,是这样的,也就没去管。

却不知当天晚上一觉睡下,半夜却被疼醒,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李成看到老父亲这样,连忙请来了医生,经过检查,发现老李头的大部分感知神经都坏死,身体的机能早已经消耗过量,一辈子的劳累让这个老人一下子就倒了,老李头中风了。

老人临终分家产,哥选存折弟选一封信,三年后哥哥落魄弟弟开豪车

看着自己这幅身体,老李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活着就是在拖累李成。老李头病倒之后,李成也不是没去求过自己的大哥李健,希望能拿出点钱,让父亲去大医院看医生,却直接把李健赶出来。

“你小子再敢过来,我就打断你的腿,老子没钱,老不死的早死早好。”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孝的儿子,养育之恩大如天,况且那还是生你养你的父亲。李成只能回到住处,地里的一切也不管了,细心地照看着老李头,端屎端尿,喂饭喂菜。

然而生活的困境让李成不得不找份工作,赚点生活费来养活这个家,经过好朋友的介绍,李成准备出去见工,看能不能找到一份离家比较近的工作。

这一走就是两天,可老父亲该如何是好,谁来照顾,想来想去,李成只能来到大哥李健的住处,好心劝说自己的大哥能照看老李头两天,可李健怎么会同意呢,在媳妇的挑拨下,更加不会答应,他早就把老李头这个爹不知抛到脑后几十里了。

经过好心劝说,李成向李健保证,只要照顾这两天,等他赚到钱,他会拿出两万块钱给他,李健一听到有钱拿,当场就答应了,又怕李成反悔,要求他立下了字据,这才让李成走。

安排好老李头,李成虽然心里还是很担心,但毕竟那是自己的大哥,也是他的父亲,应该不至于反悔,李成买了张车票也就跟着朋友出去见见老板了。

老人临终分家产,哥选存折弟选一封信,三年后哥哥落魄弟弟开豪车

李成走这两天,李健却不像说的那样,吃倒是送过去了,只是那都是自己吃剩的菜汤,骨头,剩饭剩菜,如果仍在猪圈里,猪都不一定吃,按照他的话说,我有送吃过去,那已经是最大的善心了。

李成见完老板之后,却没有谈拢,要求李成要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可李成如何能答应,自己走了,那父亲怎么办,当即就买了车票赶回家,在外头这两天心里一直惦记这自己的老父亲。

然而当李成急急忙忙赶回了家,却见到父亲仿佛消瘦了一大圈,屋里臭气熏天,老李头一双浑浊的眼睛一直盯着李成看,仿佛在问工作找的如何。

李成看到这一切,心里已经明白这个所谓的亲哥哥这两天是如何照看父亲的,心里早就已经怒火中烧,赶紧将父亲梳洗一番,把房间弄得干干净净,炖了一点补身体的汤给父亲喝下。

老李头在病重这几天,虽然自己动不得,心里却看得比谁都清楚。

虽然老李头病倒了李成一直寸步不离地照顾着,可老李头终究还是撑不住,这几天开始吃不了东西,这可把李成急的不行,可又能如何。李健却不知道从哪里听到自己的父亲快不行了,怕遗产都被李成吞了,赶紧带着媳妇,在老李头面前诉苦,炖好汤,送好吃的,这还是李健吗?简直就是两个人。

这一天,老李头突然变得很精神,也许是因为人之将走,回光返照吧,眼珠子看了看抽屉,辛苦地说出了一句“拿……拿……”

李成刚好在旁边,先一步拉开了抽屉,里面却只有一本存折和一封信,李成把东西放在父亲手上,此时李健早已经眼珠子放光,死死地盯着父亲手中的存折。

老人临终分家产,哥选存折弟选一封信,三年后哥哥落魄弟弟开豪车

“选……选……选”

老李头早已经快没力气了,说出这个字都觉得喘不过气来,李健早就快步走上前去,拿到了存折,看了看旁边的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直接扔给了李成,带着自己的媳妇就走出了门。

李成本来也不想去争这些,他只希望父亲能好起来。看着大儿子拿走了存折,老李头微微笑了,溺爱地望着李成,嘴里却说不出话来,两行眼泪留下下来,老李头没带什么遗憾地走了。

李成一人操办了父亲的后事,李健却从头到尾都没出现,仿佛他本来就没有这个父亲。

此时的李成坐在父亲的摇椅上,打开了那封信,信上却只有简单的一句话,小成,爸对不起你,以及一个地址。

看到这里李成早已经湿了眼眶,以前的种种往事全都浮现出来。好像老李头早就猜到这封信一定会落到李成手中。

李成简单地收拾一下,按照信上的那个地址找去。

原来老李头给李成的那个地址是年轻时老李头曾经救过的人,还是个大老板,他为了感恩,让老李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来这里找他。然而李成只是希望能有一份安定的工作。他在这个人的公司里从最基层开始,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爬上去,如今的李成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李成。

几年之后,李成开着豪车穿着得体回来了,大家都不知道李成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却看到自己的亲哥哥这几年早已因赌博输光钱财落魄街头乞讨为生。

【谢谢您的浏览,顺手点个赞、关注、收藏、转发支持下小编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