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农创精华 | 实战解读

阅读前,请先思考:

  • 你觉得农产品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农药可行吗?可行的话,该如何做呢?

  • 作为一个农创人,你觉得学习重要吗?怎样学习才是有效的?

农说吕不白丨不白在观察

第234期

全文2025字丨5分钟阅读

童军,一个在90年代就南下东莞,经商的湖南张家界人。在东莞的十几年,他似乎过着村里人难以企及的生活,开着电子厂,做着大老板。但是童老板却也有着一颗田园心,不过是不放心自己十几年创下的基业而已。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童老板也遭到波及,生意一落千丈。但也因着这一场危机,让童老板后来转身成为农业技术咖,张家界老童。并且发明出一套土著农耕的方法,真正的解决不用化肥、农药,亦能做到丰产无惧病虫害。那么他到底是怎样做的?不白与你一起探寻,老童的9年农业技术路。

1

返乡做机械化种植,获政府强力支持,

却因坚持自然农法陷入农创危机?

老童告诉不白,他从农村出来,小时候也是干农活长大的。在大城市待了十多年后,其实已然厌倦了城市的灯红酒绿。他想返乡,想将大城市的机械化带进家乡,让村人脱离繁重的劳动。于是在2008年底,老童返乡了。当地政府对返乡的老童特别支持,不仅出农业局的技术人员,还为他提供了一整层免租金办公室。但一年后,老童离开了政府提供的办公室,也放弃了机械化,这是为何呢?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 童军

老童总结两个原因:

1、自己种的不敢吃。机械化的同时少不了农药、化肥的使用,种出来后,自己既不敢吃也不敢卖。

2、因坚持自然农法,而遭到强烈反对。因不敢吃自己种的,使用过化肥农药的水稻,他开始迷茫,不知该如何做。但一次偶然机会,老童在网络上看到福冈正信的《一根稻草的革命》里面有这样的描述:“自然农法是自然之道,无主观的省力之道。其经验归结到一点就是‘无’字,‘一切无用论’,即不耕地、不施肥、不除草、不用农药。”看到这个的老童,找到了自己想走的路。他开始坚持走自然农法道路。但事实上很多人都尝试过自然农法,最后都铩羽而归。久而久之,人人都不看好这种种植模式。老童也遭到身边所有人的反对。

当时一没技术,二没可借鉴的他,为了坚持自然农法种植只能不停的投入试验,一遍又一遍。几年时长下来,损失了好几百万,但在试验过程中老童也逐渐认识到这样瞎搞不行,就开始了三个学习。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1、向外学习。2012年,到北京小毛驴农场学习自然农业和CSA,学习先进经验的同时,结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农友。

2、向上学习。学习他人的经验但实际应用时总有偏差,他就向先辈学习。看中国各种农书包括《齐民要术》、《四时纂要》等,希望能将老祖宗的传统方法和在外学习的经验相结合。

3、向实践学习。在实践过程中,他发现不论是外面学到的还是书里学到的,同样的技术在不同的地方,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因此,他只能在实践中不断的自我总结。

经过近9年的实践,学习。老童总结出一套出自于自然农法,又脱离自然农法的土著农耕。他的土著农耕同样不用施化肥、农药,却基于土地基质的改良,让产量和成功率更高

2

9年潜伏,5个动作

成就土著农耕

在大量学习和实地考察试验的基础上,老童探索出一套基于生态平衡的土著农耕。那何为土著农耕呢?用老童的话说:“土著农耕”是一套蕴含华夏数千年农耕智慧的、顺应生态规律可永续耕种的农耕理论和技术体系。具体操作时,就是根据不同地域环境,结合当地的生态链特性,因地制宜做种植策略。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那具体怎样做呢?在与老童的交流过程中,不白总结了土著农耕的五个具体做法。

1、土壤改良本地化。通过所在地农作物土著菌肥、光合菌,采集耕地周边土著微生物,用于优化改良土壤,避免因农作活动而耗竭地力。

2、种子本地化。收集、繁育中国各地原生老种子。藏种于粮,自行繁育,种子与土壤间通过一代代的能量交换,确保种子本地化、口味自然化。

3、肥源本地化。通过秸杆还田、绿草还田,增加有机质,滋养改良土壤,丰富微生物,同时为农作物增肥,从而杜绝化肥使用。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4、轮作翻耕不除草。采用“水旱轮作、收种两次翻耕”的耕种方式,水稻油菜或水稻小麦轮作,通过浸泡和曝晒有效破坏害虫卵和杂草种;一次翻耕将闲置期杂草深埋肥田,二次翻耕抑制新生杂草,通过插秧、抛秧的水稻生长优势抑制杂草。

5、生态平衡不杀虫。遵循每一块土地原有生态链的平衡规律,发挥植物,昆虫和禽畜可以除害虫、除杂草的功能,让益虫鱼蛙平衡害虫,让水稻平衡杂草。

老童在张家界的400亩基地,都是使用这种土著农耕,因此他不需外购化肥农药种子,也不需太多人工成本,每亩投入成本基本在一千至一千五左右。亩产400-700斤之间,具体视土地改良情况而定。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在张家界经过近10年的摸索,老童证明了自己土著农耕是完全可行的,且可持续的。因此,也想让自己的成果与其他人共同分享。但是,想要让别人相信他,并非容易之事。所以,他就自己在全国,尤其是大米主产区先建基地来试行。如果可行,也能让人信任并复制。目前,他已在海南、安徽、以及东北的五常、兰西等地建了基地示范。。

至于,如何营销?他依旧没有思路,因为做营销,增加会员这一块,他确实不擅长,也没有精力来做。他希望将有限的时长、精力都放在土著农耕的技术上,而非自己不感兴趣亦不擅长的营销上。

不白不知道,他的土著农耕,最终是否能够落地全国?但不白认为,在他的案例中,我们至少能够学习到3点。

返乡九年坚持“土著农耕”,大家都说他疯了?!

1、农创绝不能盲干,先学习,再规划,后行动,能少走弯路。比方说你想开个农场,可以先找一个农场去学习。在农场中实习上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一年。在学到一定经验,对农场有自己的规划后,再开始投资,真正落地。边做边摸索,可能做不出什么东西,最后还落在坑里爬不出来。

2、坚持是每一个农创人必须拥有的素质。假如老童在尝试自然农法过程中,发现不行后,立刻就放弃了,那必然也没有了他后来的土著农耕。

3、有限的时长和精力该放在最擅长的地方。每一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假如将精力都放在不擅长的事情,而放弃了擅长的事情,最后可能什么都捞不着。所以假如你擅长生产,而不擅长销售,可以与有销售技能的团队合作,专业人干专业事,事情成功概率会更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