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涿鹿县化肥厂 一段辉煌的历史

涿鹿县化肥厂一段辉煌的历史

在张家口涿鹿县有一座远近闻名的小化肥厂。即使没在那厂里上过班的人,也清楚它曾经是县里屈指可数的知名企业之一。当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天厂门外车水马龙,人欢马叫,农村社员从几十里甚至百里以外,推着小车赶着大车开着拖拉机来到这里拉化肥。这就是——涿鹿县化肥厂。

张家口涿鹿县化肥厂 一段辉煌的历史

七十年代初期,张家口地区积极响应李先念副总理“化肥不进口,我们自己干,年产三千万,小厂担一半”的号召,先后在怀来县、赤城县、涿鹿县、蔚县、宣化县、万全县、怀安县新建起了七个小氮肥厂。涿鹿化肥厂始建于1974年, 75年建成投产。四十多年来,这个厂的广大工人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坚持勤俭办工厂,由小到大地不断发展,使合成氨产量由当初建厂时的3000吨/年到后来翻了30多倍达10万吨/年。为支援农业生产,为发展涿鹿的地方经济作出了应有地贡献。当然,我们也不能忘记曾经有那么多的人把青春和智慧奉献给了它,芳华留在了那个火红的年代。建厂初期的领导现在有的已不在世了,那时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们到现在年龄都已六十多岁退休在家。四十多年的岁月时光匆匆而过。

建设小型氮肥厂以其投资少、上马快、设备易制造、便于地方集资办厂等特点。早在1958年,氮肥设计院吴健生等人就进行了碳化制取碳酸氢铵的计算和开发,并提出了年产1万吨合成氨、配4万吨碳酸氢铵的设计方案,著名化学家侯德榜直接领导科研人员进行了试验研究工作,完整地提出了碳化法合成氨流程制碳酸氢铵工艺。经化工部批准,由化工部氮肥院设计,在北京化工实验厂建设年产5000吨合成氨装置。该装置的建成,为后来编制年产1—2.5万吨碳酸氢铵的氮肥厂定型设计提供了技术保障,首创化肥新品种——碳酸氢铵。河北新3000吨型合成氨厂由此应用而生。采用无烟煤为原料,加压碳化工艺流程。小氮肥工业开创了适合我国国情的化肥发展道路,它的技术发展和建设是“全民性运动”。

张家口涿鹿县化肥厂 一段辉煌的历史

一九七四年初春,在县城以北张家堡公社隆伏寺村的一片沙石荒滩地上,开始了这个县前所未有的化工项目建设。工地上首先组建了以县革命委员会高有林副书记为主任、张德胜、任德友、罗英泉为副主任的化肥厂筹建处,最早的行政管理人员还有渠彦、孟琪、张启。县里从各行各业抽调了一大批骨干,加上从全县农村新招的工人(当时叫亦工亦农)组成了一支二三百人的会战建设大军。整个工地现场红旗招展迎风飘扬,“大干XX天、确保任务提前完;当年施工、当年投产”的标语随处可见;广播里“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歌声响彻云霄;施工组林德元、杨生才率一班人马不停蹄,敢于迎着困难上,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基建队在以韩升、胥万惠、王登、任贵喜等队长的带领下,出大力流大汗,白天黑夜连昼转。政工组利用广播、黑板报大力宣传,为工地上的人们鼓劲加油。现场到处是一片你追我赶热火朝天的景象。锅炉房、造气厂房、压缩机厂房、碳化楼一个个在他们脚下仅仅用了10个月的时长就拔地而起。

张家口涿鹿县化肥厂 一段辉煌的历史

七四年底由王国珍厂长(工人称其王眼镜)同张启、张振华带领一部分人员开始到石家庄市正定县化肥厂进行为期半年的岗位培训学习。县里从五一厂、矿冶厂、水泥厂、农机厂、硫磺矿抽调来大批技术人员由李德印、李光、徐万美指挥进行设备安装。材料供应是马明泽(牛玉清是77年支唐回来后安排到化肥厂供应科的)。当初施工无论是土建还是安装,根本没有现在这样多的大型机械设备,全靠人海战术。盖了那么多厂房所有混凝土都是人工拌和;安装了那么多设备也全是靠一双手,用千斤顶、手拉葫芦、绞磨机来完成的,包括20多米高的合成塔内件安装。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代的人,吃的是定量供应粮(70%粗30%细),每天不是玉米面就是高粱米,食堂卖饭窗口大师傅们喊“高粱米搁枣一斤两毛”,就这还不是随便吃,活太重年轻小伙子们吃不饱咋办,就只好拿细粮票找女工按1:1.5比例换成粗粮填饱肚子。真想不到为了化肥厂的筹建,建设者竟迸发出了无穷无尽地力量。

七五年下半年,派出岗位培训人员在正定师傅厂,凭着军事化封闭式管理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学习,每个人很快掌握了所学岗位的工艺指标及操作技术,并取得了很好地学习成绩。按照厂里统一安排部署,七月份所有培训人员撤回涿鹿,参加厂设备安装扫尾工作。九月份并同邀请正定厂来的师傅一起开始了原始开车。过程是:设备管道进行气密试漏、试压、单机试车、联动试车、锅炉、造气烘炉、惰性气制取、后工段置换、变换、合成升温、往碳化送气出产品——碳酸氢铵。当然这个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好在有师傅厂人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由于大家的齐心协力,第四季度终于从我们自己安装的设备中流出了白生生的化肥,后来化肥商标定为“桑干河牌”。一次开车成功,实现了涿鹿人的梦想,工人们脸上洋溢着喜悦的气氛,人们奔走相告敲锣打鼓正式向县委报喜。

张家口涿鹿县化肥厂 一段辉煌的历史

生产逐渐走向了正常,企业后续管理又成了突出任务。大家都知道化肥厂的特点就是“高温、高压、易燃易爆易中毒”一个环节出问题连带全厂停车,任何安全事故都会造成巨大损失。所以县里从七五年到八五年十年间,先后把有能力的最好干部张振成、李锡九、孙文珠、张显魁、张科调来当书记,王国珍、李华珍、田兴银、徐振芳、候福生、杨振龙等任厂长,直到八五年牛玉清接任厂长后领导才算稳定下来。他们开始一边加强生产管理一边完善后续配套设施的建设。这些厂长他们各有特色,李锡九属政工型讲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套一套的,召开全厂大会讲时事政治不拿稿可以讲三四个小时,而且人们还都爱听;李华珍属技术型的在小改小革、节能降耗挖潜方面出谋划策,取得了不少成绩;张显魁属家长型的,在管理上采用的是黑眼定心法,敢管敢罚;张科属亲民型的,聆听群众呼声解决工人困难。在他们手里也培养和锻炼了一大批中层管理干部,像联合车间主任李福珍、郭永宝、窦玉贵;碳化车间谭宝贵、杨志千、王克宝、薛占奎、张跃全;造气车间李长友、白万连、唐万启、任连富、陈会明、候建平;原料车间杨茂林、李有富、杜成富、张炳清;电仪王柱、陈桂山。设备科徐万美、刘玉宏、徐桂龙、薄德智;生产科曹瑞先、闪进啟、李春湘、马占山;供销科牛玉清、范玉明、平小文、杨正忠、牛建军、赵海等,正是经过化肥厂那么多年的锻炼,才造就了一支拉得出打的赢的职工队伍,涿鹿化肥厂后来又成了怀来县的师傅厂,除了帮他们培训人员还帮他们进行了原始开车。常听人们说“化肥厂是一个藏龙卧虎人才辈出地方”。事实证明,凡从化肥厂走出去的人,在社会上都能独当一面,能力得到了认可。这也正得益于在化肥厂培养和锤炼。

张家口涿鹿县化肥厂 一段辉煌的历史

随着化肥厂日子越来越好过,在册职工人数也由原来的600多人增加到了1000人左右。职工福利也得到了明显改善。厂里为双职工家庭建了两处家属房,一处在厂区另一处在厂外(人们习惯叫西家属院),成立了幼儿园,扩大了卫生室,在牛厂长手里又在新村建了两栋职工家属楼,厂里为单职工盖了宿舍大楼、建造了职工文化活动中心,购置了专门接送城里上三班职工的的大班车。要说县里好几个企业还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一时长社会上的人们对化肥厂刮目相看,投来羡慕的目光,那时便以能来化肥厂上班为荣,社会上想来化肥厂上班的人挤破头,当时的辉煌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一九八五年牛玉清掌管化肥厂大权后,于八六年在企业内部推出了责任成本管理,对各车间各单位进行了承包,全厂人员都拿到了较高的奖金,那个时期也是工人们拿钱最多的。在经济杠杆的撬动下,大大激发了职工干部的工作热情,全厂开创了一个你追我赶、不甘落后、积极向上的新局面。这一管理经验受到了原化工部、财政部和省石化厅的高度重视,不少大领导都为涿鹿化肥厂提了词,上级授予的各种嘉奖应接不暇,还先后安排在涿举办责任成本管理培训班12 期, 参加学习的来自全国2 0 多个省市同行的书记厂长, 社会效果良好。那会儿已经是隔着门缝吹喇叭——名声在外了。当时河北省提出的号召就是“外学吉化、内学涿化” 1986年至1991年涿化在河北省近百家小氮肥厂中,单位成本和实现利税均名列第一。

一九九三年涿鹿化肥厂正式改组为涿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直在生产技术科任科长,毕业于化工专业学院的李春湘由此进入了领导岗位。牛玉清任董事长,李春湘任总经理,这一组合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二年天宝化工有限公司成立前。涿化集团当时投资3600万元, 开发新建了年产10000吨甲醇、3000吨混凝土高效减水剂、10000立方米硅钙合成材料、600 吨化肥添加剂和500吨盐酸乙眯等五个项目并成立了相应的分厂。

九六年注册了合成材料厂,后正式改为“卓华新型建筑材料厂”。主要产品硅酸钙保温制品和硅钙板;

九七年注册了华力化工厂,主要产品高效减水剂;

九九年接收了县塑料厂;

实际上一九九零年以后全国一千多家小氮肥厂由于耗能高效益低,近半数发生亏损。周边像怀来县化肥厂,赤城县化肥厂,蔚县化肥厂相继停产或关门。涿鹿只是由于原来基础较好,加上又扩大了生产增加了项目,应对市场的能力要好些,就一直硬着头皮支撑着。直到2002年4月23日,涿化集团受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大潮的影响,不敌基础能源等原材料大幅涨价和产品售价大幅跌落的双重夹集而陷入生产经营绝境,以“严重亏损,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为理由,向涿鹿县法院申请破产。

破产后的化肥厂甩掉了包袱,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成立了新的天宝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由于牛玉清年龄已高正式退出领导岗位,由李春湘任公司法人至今。从2002年到2016年,天宝运行的十几年中有喜有忧,喜的是李春湘带领着企业在困难的日子里艰难地继续往前走,前几年在管理创新和企业效益上取得了一定成绩。作为一位女同志这种精神难能可贵,不愧为女强人。忧的是尽管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企业还是未能抵制住遭到被社会淘汰的厄运。张家口其它六个小化肥厂全部早于涿鹿化肥厂歇菜了,甚至连宣化大化也未能幸免。我们厂能坚持到一六年就已经不错了。本人从天宝化工成立后关系留在公司身以离开,所以这些年对厂里的实际情况不甚了解,现在人们一提到化肥厂都感到十分惋惜,客观地说,出现这样的结果原因是多方面的,这里不再赘述,随着时长的推移留给后人去评说吧。我们老涿化人,不能仅看到现在的局面就忘了化肥厂过去曾经有过的辉煌,历史不能忘记!

【原创 陈会明 于元月十六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