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牛的债——事是实事,用了化名

我岳父那个村,有个人叫老牛,和岳父一起都是泥灰班的,农忙时忙农事,不忙时搭泥灰班班赚化肥钱。要说农村人啊,就是闲不住,我岳父今年都是七十了,还是会去搭班干活,不让他干了,说抽烟我给你买,也有房子可以住,闲不住就锻炼锻炼身体,可是不的,嫌拘束,和泥灰班一起有说有笑,还有大肉吃,感觉自在,只好嘱咐小心点别累着,他倒是说没事,他是大工,就是放放线,砌砌墙,累不着。老牛有时和岳父在一个泥灰班干活,但是他比岳父更上心搭班干活,他是小工没岳父赚的多,这个班活干完了,他会搭其他班,他有个手机主要是联系临近几个妆的泥灰班的班主。

老牛没有岳父的年龄大,也就是比岳父小三两岁的样子,也没有岳父高,还有些驼背,皮肤黝黑结实。

听岳父讲,老牛还欠他儿子十多万债,要还两三年。我说咋还欠儿子十多万,岳父说还不是为了完成任务,给三个儿子都娶上媳妇啊。哦,我基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老牛的债是这样落下的,大儿子结婚早一点,给的彩礼外加礼金是6万;过两年二儿子结婚,彩礼直接涨到10万;老牛没那么多,就向大儿子借钱给二儿子结婚,又干了一年给大儿子还清了债;接下来三儿子要了命了,盖房另外彩礼要15万,后来好说歹说,给降到12万,12万是最低限度,也是要了他的亲命了,没办法,给二儿子借,总算把老三这个儿媳妇给娶到家了。

关于老牛的这几个儿媳妇,大约议论是这几种:1、儿子多,儿媳妇就会猛要彩礼;2、老牛还行,不管是死是活,把儿媳妇给娶到家了。现在男多女少,能完成任务不容易,要是拖再完成任务就难了;3、几个儿媳妇还不错,能借钱给老牛,就算是孝顺了,反过来说活她不借给你不也就是那么长嘛;4、也有议论老牛的难处的,可是都这样,似乎是个无法解开的结。

这真是应了那句俗语:儿女是父母前世欠下的债。

老牛的债——事是实事,用了化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