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种菜经”:用的化肥、农药“少而精”,菜产量不减反增……

点击上方江南晚报订阅

锡城热点新闻即时推送

蔬菜种植过程中一旦喷药太多、上肥过猛,不仅会对土壤、河道等造成污染,吃下这样的菜还有害健康。在化肥、农药减量使用的情况下,既要种出无公害“良心菜”,又要保证产量不减,这对于菜农来说似乎很有难度。不过,在无锡种了14年蔬菜的滨海菜农王远军,通过多年实践摸索出了一套王氏“种菜经”,他用药施肥“少而精”,菜不仅越长越好,且产量不减反增。

王氏“种菜经”:用的化肥、农药“少而精”,菜产量不减反增……

“种菜高手”王远军

下海养虾欠下债务无奈转行

记者在惠山区洛社镇石塘湾秦巷村一条“无名”村道旁找到了被业界专家称为“种菜高手”的王远军。一身农民打扮的他皮肤黝黑,如果不是听他亲口说,很难把眼前这名地道的菜农和大学生联系在一起。

今年54岁的王远军是江苏滨海人,2003年来无锡种菜。王远军说,他毕业于山东省海洋学院水质专业,毕业后分配在滨海县水产养殖公司,担任过技术员、副厂长等职务。1991年下海与朋友合伙养殖了1000亩对虾,其间由于水质恶化导致养殖失败,亏了大约20万元。为躲债,身无分文的王远军带着妻儿老小来到无锡。对于欠下20万元“巨款”的他来说,种菜成了当时唯一的谋生手段。

王远军坦言,一开始想着种植和养殖一样,都要跟水和土打交道,自己“驾轻就熟”。“实际上隔行如隔山啊!”他说,起初在钱桥周家弄租了四五亩地,一年下来只有万元左右的收入,省吃俭用刚够攒到一家人的生活费。

刚入行时种着种着菜就长差了

王远军说,刚种菜那几年,在化肥、农药的使用上不像现在这样“少而精”,结果地越种越“贫瘠”,到后来菜的产量和质量也不行了。他举例说,种西红柿、黄瓜所用的高磷高钾肥很“给力”,但时长一长地就酸化了,再好的土地三年下来也基本没用了。

“就像人一样,把健康提前透支完了。”他说,如今无锡的农业用地金贵,把地种坏了没法找新的土地,只能自己把土壤酸碱度平衡好。土壤一旦酸化,就要用生物菌肥调节。“你看,这块地就是两年前开始调节酸碱度的。”他带记者到自己住处旁的一块菜地,指着一块地说:这块上面以前盖过房子的,土地也有些偏酸。

谈起土壤酸化,王远军给记者上了一堂“科普课”:化肥主要是硫酸根离子和金属离子组成的,土壤有效吸收后就分解出酸根离子,土壤就逐渐酸化了。“酸化的土壤一般都是发红发白的,通常要用生物菌肥来调。”他表示,除了生物菌肥,还可以用生石灰、碳酸氢铵等来进行酸碱综合调节。同时还要在种植中坚持用低磷低钾的化肥,经过三五年才能完全调过来。

土壤的酸化,和所用化肥直接相关。“我现在用的这个化肥已成为当地农林部门的推荐肥了。”他带记者到仓库看,一种产自广东佛山的复合肥,氮磷钾的比例为26:6:13。王远军说,这种低磷低钾的化肥有利于土壤的可持续性利用。王远军坦言,这些“宝典”其实都是从农林部门的“培训课”中学到的。

免费发放的生物农药有人不用

王远军说,他在种菜上的成长还要感谢惠山区蔬菜站站长余汉清的“点拨”。凡是余汉清给菜农上的培训课,他节节不落,他笑称课上自己还是最爱搭话的。

“余站一直提倡减轻化肥使用量,把高磷高钾的要替换成低磷低钾的肥料。”说到这里,他坦言:其实他早就这么用了,只是在没得到专家确认前底气没这么足。余汉清也证实,王远军是他的“学生”中最爱动脑筋的一个。虽然年纪不算小,却是最容易接收新生事物和科学理念的菜农。往往今天刚上课,明天一回地里就付诸实践。

余汉清介绍,近几年,作为无锡市重要蔬菜基地的惠山区,由于蔬菜生产过程中曾普遍存在农药、化肥过量使用现象,使得提高蔬菜产量、确保蔬菜安全面临很大的隐患。为此,政府免费给菜农发放低毒低残留的生物农药,以期通过大面积推广、长效坚持而有所改观。

三年前生物农药开始逐步在菜农中推广,但那时只有极少的菜农肯用,不像现在这么普及。“王远军就是主动吃螃蟹的那批人”,余汉清表示,去年起,区政府开始免费发放的生物农药,一些菜农觉得见效慢,“扔”在仓库内“堆灰”。“看着心疼”,余汉清说,一瓶100毫升的进口生物农药要卖到20多元,一瓶药可以喷洒一亩地。每次免费发药时,王远军是领药最积极的。

不求“见效快”只求能心安

“我还嫌不够呢!我开玩笑说,谁不愿用就拿来送给我。”王远军说,有的人打了药发现虫子没马上死掉,就觉得农药没用。主要是因为他们用惯了“立竿见影”的高毒高残留的农药后,改用这种低毒低残留的生物农药,自然感觉药效不猛。

王远军说,他妻子一开始也不理解,觉得打了这种生物农药后不像其他药那样“来得快”,也曾劝他改用其他菜农家的农药。但是王远军给妻子解释,让她等等看。果然没过多久,虫子开始大片大片死掉,见此情形,他妻子再也不去“羡慕”别人了。

王远军将实战经验和培训课上的“理论”一结合,很快摸索出一套“种菜经”。在他看来,打农药的时长和剂量要掌握好,否则事倍功半。比如瞄准害虫产卵的时长,刚刚孵化出来的小虫就好打,这样效果最好。一个星期以后,再打一遍就基本上能把虫消灭。另外,甲壳类的虫昼伏夜出,因此一定要晚上打药。

“如果药打得太多,菜就会硬邦邦的。”王远军说,有些菜农打药打得太多,根本不吃自家种的蔬菜。“哪怕挣钱慢一点,求个心安。”王远军自豪地说,种“良心菜”是他的底线。他表示,他家的菜吃得放心,两个女儿都是回来拿菜吃的。他指着地里介绍,这种名为“矮将军一号”的白梗菜,市场上很受欢迎。该品种一般菜农家是没有的,只有专门给朝阳农产品大市场配供者才种。

农药少用一半土壤酸碱度也平衡了

“你看到的这些防虫网、诱捕器,政府也补贴了一部分的。”王远军透露,比如去年开始政府免费发放诱捕器,有机肥开销方面,政府、菜农各出一半费用。“农药能少用一半左右。”经保守测算,安装诱捕器后,每年每亩菜地能少打农药6次以上。使用性诱杀绿色防控设备后,有些小青菜田块从播种后至采收,一次农药都没喷施;有些叶菜田块减少用药次数2—3次,提高了病虫防治效果,用药量减少用20%-30%,病虫防治的农药和人工费成本比上年降低约15%。

如今,通过三四年的坚持使用,王远军地里的土壤酸碱度平衡了,农药用得也“少而精”了,菜地眼看着慢慢“肥”起来了。王远军开始尝到了甜头:从几年前的亩产五六吨增产到现在的8吨左右,地里的菜也长得越来越好。在农药、化肥上的成本投入也因为“减量”而降低了。有了好的产量和品质,自然不愁卖不出好价钱。他透露,如今他也成为给朝阳农产品大市场配供的一员了,相比其他配供大户,他这个规模只属于中型。“估计还是因为我种的菜品质比较好吧”,话语中透出自信和骄傲。

他表示,自己也是足足花了五六年,才真正摸到种菜这一行的门路。如今他在石塘湾种了近10亩菜地,年收入不少于10万元。“不仅还掉了所有债,还在惠山高铁站附近买下了10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两个女儿也已在无锡成家立业,小儿子在老家当起了饮食店小老板。”

(晚报记者 袁晓岚/文、摄)

原标题: 他用的化肥、农药“少而精”,菜长得越来越好,产量不减反增……这位大学生菜农的感受很实在:“哪怕挣钱慢一点,求个心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