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钟前  化肥行情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将这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挖出来的洞口堵住之后,吴良便与众人继续深入探索。

这间耳室相对的耳室果然摆放着几辆马车与几个兵俑,与此前吴良探过的汉墓差别不大,这应该便是汉墓通用的礼仪规格。

与后世一样,丧葬与婚庆之类的礼仪事件,一旦形成了某一种规格,同一时期的人们便一定会循规蹈矩,就算有人会在某些小细节上玩个性,但主流的规格还是不能改变的,否则便会被认为不成礼、不吉利。

对此吴良等人并没有任何惊喜的感觉,他们已经进入了不少汉墓,其实都差不太多。

如此有惊无险的经过这两个相对的耳室。

众人也就才又走出大约二十来米的距离,便已经到达一处长方形的大殿。

这大殿面积大约相当于一个篮球场,中间有两排水缸粗细的石柱进行支撑,石柱上雕刻着一些不算精美但也并不粗糙的云气纹进行装饰,而在这些云气纹上则还涂有一些黑色与红色相间的颜料进行点缀。

大概是受到后世一些恐怖电影的影响,吴良很不愿意在陵墓中看到红色,给人一种很不吉利的感觉。

不过他也清楚,继承了秦朝的某些宫廷文化,汉朝的王公贵族其实一直以红色与黑色为贵色,家中的家具用品以及正式场合的服饰大多都会以这两种颜色为主,因此在墓中看到这样的颜色其实也不算突兀。

而在这个大厅的西北东三面。

便开始集中分布一些耳室与与侧室,格局有些类似于民间比较常见的院落,南面乃是出入的大门,西北东三面则分别是生活起居与会客的房屋。

这比较也符合情理。

汉朝除了提倡厚葬以体现孝道之外,第二个显著的特点便是“事死如生”。

说白了就是在修建阴宅的形制与结构上,尽量模仿墓主人活着时候的状态,不但要在前室、中室、后室及侧室、耳室中分别安放棺椁、生活用品,还要配备护卫与出行的马车,同时还必须有活人绝对离不开的厨房与厕所。

这点在吴良此前发掘的一些汉墓中已经有所体现,梁孝王墓中的厕所已经堪比后世的抽水马桶,甚至还有专门用来储存冰块消暑的冰窖。

除此之外,随葬品也要尽量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做到应有尽有,几乎包括了生人所有的衣、食、住、行、用各个方面。

如食物,有酒、粮食、水果、禽、鱼、牲畜等等,多被制成饼、饭和各种菜肴,名目繁多,不胜枚举;生活用具有盘、卮、豆、酒壶、奁、甑、鼎、案、耳杯、酒樽、镫等等。

可以这么说,就算是活人被封入陵墓之中,只要空气条件允许的情况,完全可以像是进入了末日安全室一样依靠这些随葬品熬过个一年半载。

只不过向吴良这种时隔数百年才进来的盗墓贼。

通常情况下是看不到那些随葬的食物的,一般的事物早就化作了尘土,能够留下来的只有一些随葬牲畜的骸骨。

当然。

有时还能够见到密封良好的储存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美酒。

此前被吴良盗了墓的盗墓贼前辈——广川王刘去,他除了有XX墓中女尸的嗜好之外,同时便也十分喜欢饮用古墓中存放的美酒,史载他常常在盗墓的时候喝的酩酊大醉,一辈子过得那叫一个醉生梦死。

不得不说,此人的确是一个勇士。

吴良此前也曾在墓中发现过密封的酒水,但他就绝对不敢去乱碰,更不要说直接饮用,虽说不管是现在还是后世都有“年份越久酒越香醇”的说法,但经历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美酒,天知道是否已经发生了质变,成了见血封喉的毒药。

“看来这座陵墓的规模不怎么大啊……”

从汉墓常见的格局来看,这个大厅便应该是这座陵墓的中室,而存放棺椁的后室、或者也可以说是主墓室通常会与中室直接连在一起,就像院落的堂屋一样位于这个大厅的正北方。

若是如此,这座陵墓的确要算是吴良发掘过的最小的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汉墓了。

前面的整条墓道加起来也没超过五十米,然后就直接进入了陵墓的主体部分。

不过转念再一想,依照刘备的说法,这座陵墓其实是赵王刘彭祖为了保证日后不受打扰秘密修建,甚至连刘彭祖自己的家人都瞒了过去,这似乎也并非不能解释的通,毕竟要做到尽可能的保密,便要尽量减少动静与人手才能实现最大程度的掩人耳目。

只不过……

人死了之后才会被葬入陵墓,就算刘彭祖有通天的本事,也断然不可能自己为自己封闭墓门,填土掩埋。

因此他无论如何都要将此事托付给旁人。

而就算为了永远隐藏这个秘密,他最多也只能将当初修建陵墓的工匠全部灭口,却灭不掉这个相托之人,这或许才是这座陵墓的下落最终被刘备获悉的原因。

甚至说不定,刘备的先祖或是他认识的某个人的先祖便与此事有着直接的关系……

“四弟,你可是有了什么发现?”

关羽见吴良来到这里之后便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只是在想,如今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中室,我的那只大公鸡如果没有遭遇不测的话,究竟又能跑到什么地方去,为何现在还不曾见到它?”

吴良回过神来说道。

“莫不是躲进了哪个墓室?”

关羽环顾分布在中室三面一众墓室,“四弟勿虑,我们至此并未见到一丝一毫的新鲜血迹,即是说你那只大公鸡很可能并未受伤遇害。”

“二哥言之有理。”

吴良点了点头,回头又看了白菁菁一眼。

“……”

白菁菁并未说话,只是微微摇头,表示她暂时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既然如此,劳烦二哥、三哥在一旁为我等掠阵,我一一进入这些墓室进行查探,寻找我那只大公鸡的同时,也尽力帮助大哥寻找刘彭祖带入陵墓的财宝。”

吴良接着对关羽郑重的再次警告道,“这个过程中,请二哥、三哥务必节制属下,绝对不可四处走动,更不可擅作主张,免得犯了忌讳害人害己。”

“四弟大可放心,大丈夫无信不立,关某此前既然答应了四弟的条件,便可以项上人头担保此事!”

关羽正色说道。

“是啊四弟,这种地方就算你叫他们乱来,他们也肯定不敢乱来。”

张飞则在一旁帮腔说道。

“只是防范于未然,二哥三哥莫怪。”

吴良微微颔首。

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吴良一般情况下是不喜欢可以装神弄鬼去吓唬人的,就像这次,关羽与张飞以及一同进入陵墓的兵士都十分老实听话,这正是吴良所希望的,因此便完全没有继续吓唬他们的必要了。

……

吴良接下来并未直接前往主墓室,而是先从位于打听东西两侧的耳室与侧室开始查探。

而查探的结果确实令他略微有些失望。

这些耳室与侧室中的确放置了许多比较常见的随葬品,可以说该有的东西一样都没有落下,金器也发现了那么几个,最值钱的应该是一个感觉至少重达十几斤的金鉴,做工还算相对比较精细。

吴良知道这几样金器正是刘备所求,早早便拎了出来交给关羽等人保管。

这可激动坏了关羽等人,尤其是亲自抱着这个金鉴的兵士,硬是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一块黄金,就那么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怀中这个沉甸甸的金鉴,之后的举手投足都显得十分僵硬,甚至兴奋的一直在微微颤抖,生怕一不小心便给摔了。

瓬人军众人看到这一幕,心中自是有些好笑。

若是换作他们便绝对不会如此小心谨慎,早就扔在地上抬脚将其踩作一团收入麻袋里面,反正到了外面可没人认这是什么东西,只认这金器究竟多少分量。

而吴良失望的并不是只找到了这么区区几件金器,他失望的是目前为止已经查遍了东西两侧的所有耳室与侧室,却并未发现代表书房的墓室,也并未在这座陵墓中发现哪怕是一卷可以传承知识与信息的简牍。

接下来就只剩下了大厅正北方的主墓室。

吴良大老远便已经闻到了一股柏木特有的气味,不难猜测刘彭祖哪怕是秘密下葬应该也同样用了汉制王公贵族专用的黄肠题凑形式,而与黄肠题凑缺一不可的便是后世人尽皆知的金缕玉衣。

当然,刘彭祖的身份只是赵王,如果没有皇帝特许,按照汉制他也可能用的是银缕玉衣。

而吴良的盗墓经验早已得出了一个结论:

刘彭祖所在的年代大部分古墓之中的古籍都只能是简牍,又或者是刻于金属器皿之上的金文,而若是一座古墓中随葬了古籍,正常情况下都应该只会出现在主墓室附近的某个耳室、侧室或是龛室之中,根本不会、也不应该出现在放置墓主人棺椁的主墓室之中。

即是说。

他这一次计划之外的盗墓之旅,对于他个人而言极有可能将会一无所获。

而刘备则还有那么一点机会。

毕竟有些墓主人视财如命,喜欢将财宝都放在自己身边,而根据史实记载再结合刘备的说法,刘彭祖很有可能便是这样的人。

“诸位,接下来需小心火烛,切莫引燃任何东西,否则必将促成大错。”

进入主墓室之前,吴良又特意嘱咐了一句。

组成黄肠题凑结构的材料大多是黄心柏木,柏木多油易燃,那么多柏木摆放在一起,只需要一个火源便可燃起足以将整个陵墓焚毁的大火。

“听到了没!都给我小心着点,若是出了岔子,我唯尔等是问!”

张飞当即对几名兵士大声喝道。

正如历史记载中的那样,他对手下兵士确实不怎么客气,哪怕吴良此前已经提点于他,但这习惯一时半会肯定没那么容易改变。

对此,吴良也并未过多发表评论。

而后便在典韦与关羽的护卫下小心穿过门洞向黑洞洞的主墓室中行去。

结果才刚进去几步,他便猛然停下了脚步。

墓室中弥漫着一种说不清楚究竟好闻还是难闻的怪异味道,不像是某种药材,也不像是某种香料,当然也不是有毒的水银气味。

除此之外。

他还看到了一把自上而下斩入木质地面的大铡刀,这铡刀看起来得有十来斤中,没有刀柄,只是在刀背上留下了一个圆孔,圆孔中还能够看到一条拴在上面的粗麻绳,有点类似于西方用来斩首犯人的断头台铡刀……

“慢着,先戴上面罩!”

不确定这古怪气味的成分,吴良自是选择小心为上。

杨万里还主动走上前来,将几个备用的防毒面罩递到了关羽等人手上,在关羽等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手把手的教他们戴在了脸上。

做完了这些,吴良才继续深入墓室,靠近那个大铡刀小心查看。

鉴于铡刀的刀背上有一个圆孔,并且圆孔上还拴有绳索,吴良有理由怀疑这铡刀之前应该是吊在头顶上方,并且极有可能便是一个原理比较简单的防盗陷阱。

如此抬头向上望去,他果然立刻发现了一些端倪。

铡刀正上方的墓室顶部装有一个金属制成的小套环,这应该便是用来吊住铡刀的……因为除了这个小套环,向墓室深处的继续延伸,每隔大约一米的距离,便又有一个小套环。

而那个小套环上,此刻正用绳索吊着一把相同规格的大铡刀。

再顺着那绳索看过去,则会发现绳索的另外一端最终颇为隐秘的连接到了铺设在地面上的、位于铡刀正下方的木板上。

如果所猜不错,那块木板肯定便是触发铡刀的机关,有人不小心踩上去,恐怕便难逃被铡的命运……

那么面前这把已经落下的铡刀又是什么情况?

是因为绳索腐朽老化自行落下,还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触发了机关?

如此想着。

吴良向前多走了两步,来到这把铡刀的侧面,而后立刻便在铡刀的后面发现了三个颇为奇怪的小东西!

首先有两个东西可以确定应该是两个爪子?

这两个爪子已经处于干瘪的状态,似是留在这里已经有一些时日。

爪子上没有皮毛,似是覆盖着一些鳞片,并且爪子顶端长有一些两寸来长的指甲,那指甲看起来很是坚固厚实,用于挖掘一定十分方便……而爪子后面的切口则十分平整,看起来似乎正是自腕部被这铡刀斩断。

剩下的那个东西则就有些古怪了,形状像是一个不太规则的圆锥体……

喜欢曹操喊我去盗墓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huafei/943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