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12-08)  化肥行情 |   抢沙发  8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就在降龙降世,以自身佛意引出三藏真经,随后三藏真经化就万里通天佛门大道的同时,东苍城中,一场大好的热闹也正在进行。

论剑阁。

阿达摩深吸了一口气,走上了擂台。

他双手合十,对着面前的对手一礼。在他对面的,是一位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儒生,含笑对着阿达摩也是回礼:“见过少林大师兄!”

在陈洛的设计中,武院中并不是以门派为区分各立山头,而是在武院中划分出了类似前世大学那般的院系,学员可以根据自己的资质与兴趣定下主修和辅修。无论学哪门哪派的功夫,最终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呼——武院弟子。

而在武院中,每一门成体系的武学都会选出一名成就最高的弟子成为大师兄或大师姐,组成武院联合会,与陈洛指定的武院供奉团一起管理整个武院的运作。首任少林大师兄,就是阿达摩。

自从武院成立以来,少林就一直是一个比较尴尬的存在。论背景,有道门暗中资助,武当简直就是开了挂,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太极拳、太极剑更是蕴意深厚;论气度,逍遥派则是人气爆棚,凌波微步、北冥神功等等都透着一股缥缈仙气,尤其是逍遥派弟子,无论男女,容貌身段都是上上之选,这更是对初入武者之路的年轻人造成了巨大的诱惑。

除此之外,被郭靖和乔峰加持的丐帮;看上去邪诡实则光明的明教,也都是大热院系。

而苏浅浅担任大师姐的峨眉派,也是不少女性武者的首选院系。

甚至就连一直处于院系鄙视链底层的五岳剑派,因为浪飞仙融诗意剑道入武道,导致剑修实力猛增,最近一段时间申请弟子也是暴涨。

唯独在陈洛书中,号称泰山北斗的少林,一直不温不火。即便有《天龙八部》中扫地僧的逆天形象在先,也让人不敢亲近。

究其原因,不外乎三个。

首先便是西域佛门的关系。在大玄民众心目中,对佛门向来是没什么好印象,而少林的禅学似乎和佛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先天上就让人心中有所抗拒。再加上有些自作聪明的言论也甚嚣尘上,认定少林和佛门道理相左,届时陈洛为了武道可能会舍弃少林。因此,很多人在选择少林是都是心存顾虑。

其次就是少林的武学门槛。与其他武学直接领悟不同,虽然理论上少林武学人人可学,没有资质困扰,但是事实上却需要先掌握对应的佛学道理,才能进而掌握武学,这就比其他人要慢了一步,若是佛法不通,那少林武学也就成了镜花水月。

最后就是陈洛的态度了。陈洛并无意将禅学当做一门宗教来建立,而是将其定位成一门特殊的学问道理,因此少林武者并不会主动向普通民众传播教义。我做我的修行,我帮你、爱你,但不求你供我、信我。

所以种种原因加在一起,少林虽然名声响亮,但弟子的数量却是极少的。

阿达摩目光如电,看向自己的对手,他虽求佛,但也是一名武者。大好佛理在前,却无人亲近,这是他最急切的事情。他希望凭借自己武道超凡的表现,吸引到更多人的目光,让更多人了解他接触的这一门佛义。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肚子装不下了尿液好烫视频

论剑阁,就是最好的舞台。

“可以开始了吗?”那儒生温和说道。此人姓阎,名阎本煜,正是当初赠送陈洛《钓叟图》的阎氏子弟,主修阎氏画道。

阿达摩点点头:“请!”

阎本煜也不客气,立刻向后退出两步,一道空白的画卷浮现,阎本煜心念微动,磅礴的浩然正气落在的画卷之上。

顷刻间,画卷上青光一闪,笔墨万箭从画中来,朝阿达摩射去……

……

“朱兄,你看这一场,阿达摩能赢吗?”论剑阁之外,金鹤岚大儒看向论剑阁,问向身边的大儒朱鹤嵩。

这两位大儒,今日轮值武院,坐在供奉堂里,闲着无聊,就将目光落在了论剑阁。

朱鹤嵩眯了眯眼:“不好说赢不了,但也不能说不会赢。一半一半吧,你觉得呢?”

金鹤岚微微皱眉:“是我在问你还是你在问我?”

朱鹤嵩一愣:“你在问我啊!然后我又反问了,这个都不懂吗?你个假大儒!”

金鹤岚抚额长叹:“我再跟你说话我就是你孙子!”

“哎,都大儒了,就不要说伦理哏了。再说了,你也没有祖母啊!”

“你也才没有祖母呢!”

“你看,你这不是当孙子了吗?”

听着两人的斗嘴,早已习惯的众大儒微微一笑,项脊轩站出来打圆场,说道:“我看阿达摩赢下来很难。”

“梧侯开武道六千里,但是至今除了梧侯自己以外,其余的武道中人距离六千里还有一点距离。那些天才,都在憋着狩猎高级血脉呢。”

说起这个,另一位大儒淡淡点头:“如今蛮原上烽火四起,塔骨的汗部分崩离析,倒是有不少高等血脉南逃。说起来,纪仲已经有八九天没回来了……”

“他身上的保命之物没有触动,应该没有危险,我看可能是有大收获。话说回来,目前为止,以三千里武道修为战胜六千里儒道门人的,只有纪仲一人吧。”

金鹤岚接话道:“正是。那纪公子因为浪大先生的融道,剑意威力大增,击败了道门的苦雨真人。”

此时一位面容苍老的大儒点点头:“那阎本煜,是阎家的六品启蒙境夫子,也是儒门中的俊才。绘画一道,虽然说成圣极难,但是在大儒之前,却是儒门最强大的系别之一。阿达摩对上他,我看胜率不足一成。”

“我看未必。”突然一道声音响起,阎家的家主阎天兵不知何时也来到这供奉堂,他朝着众人一礼,笑嘻嘻说道,“老夫这侄孙,莫看现在是以虚化实,召唤画中之物攻击,但是他六千里的立道根本是画道中的虚一道。”

“老夫近日也看过少林书籍,其中对于心境的阐述倒是别开生面,或许就克制住了这虚幻的法度。”

拆着自己家子弟的台,阎天兵笑嘻嘻地毫不在乎,其他人不知道的是,就连这一次挑战阎本煜,都是阎天兵向阿达摩建议的。

……

大儒之间还在对话,论剑阁上阿达摩与阎本煜已经交手了数个回合,其中阎本煜以画本召唤出万箭齐发,猛将冲阵,又唤出雷电寒风,水火土石,而阿达摩也不断施展金钟罩、狮子吼、无相劫指、龙爪手等等武学,双方打地有来有回,让场下观众看得眼花缭乱,赞叹不已。

“少林武学,很强啊!”有武者由衷感叹,平日里觉得那些少林学子就是皮糙肉厚了一些,不过现在看阿达摩出手,才发现少林武学根基之沉稳厚重,又繁复多样。

“自然,不然梧侯怎么会在书中如此推崇!”有人附和道,“只是……我都想改修少林了。”

“先不要下结论。阎夫子目前都是儒生境界的手段,再看看。”有人冷静说道。

此时擂台之上,阎本煜见缠斗中没有丝毫疲惫的阿达摩,也是微微蹙眉,发现对手比想象中的难缠,于是低喝一声:“小心了!”

说着,手中浮现一支毛笔,阎本煜毛笔倒持,朝自己的眉心一点,瞬间阎本煜的身影一个闪烁,竟然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阎本煜,随后,两个阎本煜如法炮制,再次齐齐点向自己的眉心,又化作了四个阎本煜。

“出现了!画道术法·以假乱真!”有人惊呼,这是画道术法凭空画出一个自己的强大术法,据说到了大儒层次,甚至能将自己对天道的道理和感悟也画入这画像分身之中。

然而这只是开始,四个阎本煜分列四方,手中的毛笔在虚空中飞快挥动,似乎在画着什么。阿达摩自然不能让阎本煜如愿,立刻冲向其中一个阎本煜,就在此时,另一个阎本煜突然停下动作,毛笔朝着阿达摩一指,顿时有笔墨形成的锁链从擂台之下生出,将阿达摩的腿缠绕住。

阿达摩红尘气运转,挣脱笔墨锁链,可就是这么一刹那的功夫,那四名阎本煜已经完成了第二道画道术法,张开了一道青色的结界,将阿达摩困在其中。

“画空作牢!”

阿达摩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站在了熟悉的悉达多王宫内的花园上。

画空作牢,并非画地为牢那样的束缚法术,而是一道神魂幻术。

在空间中布下一座画牢,画牢中人会不由自主在神魂里画出最让自己恐惧的事情。

而阿达摩隐藏在心里的大恐怖,就是那遮天的巨掌。

“悉达多王族,修行异教,当灭!”又是那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声音在耳边炸响,阿达摩抬起头,原本清澈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手掌,朝王宫按下。

“幻觉!是幻觉!”阿达摩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他强迫自己抬起头,看着那落下的如山巨掌。

他神魂清澈,他知道,这是由阎本煜术法引发的幻觉,更是他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我已得正法,不惧外道!”阿达摩猛然跃起,朝那巨掌打去。

“嘭”的一声,阿达摩浑身被那巨掌打成了血沫。

……

阿达摩睁开眼,他又一次站在了王宫的花园中。

“悉达多王族,修行异教,当灭!”恢弘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就是刚才的幻境又重演了一遍。

“我已得正法!”阿达摩口中诵念,“南无阿弥陀佛!”

说着,他再次跃起,迎向那巨掌。

“嘭”的一声,阿达摩再次被打成血雾。

……

阿达摩第三次睁开眼,依旧是在王宫的花园中。

“悉达多王族,修行异教,当灭!”那声音第三次响起。

阿达摩目中露出迷茫,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破不开这个幻境?

难道是自己根本没有领导正法真意?

为什么?

……

与此同时,论剑阁中,阎本煜见到阿达摩的两眼中竟然留下了血泪,心中一紧。

这不是画牢的效果!

他连忙动手打算撤去术法,就在此时,那术法中竟然传出一股力量,直接打断了阎本煜的施法,阎本煜感觉神魂被重重一击,吐出了一口鲜血。

几乎下一刻,阎天兵和项脊轩的身影同时出现在擂台之上。两人目光严肃,望向画牢中的阿达摩。

“家主!”阎本煜见到阎天兵,立刻喊道,“快,快撤了这术法。我撤不掉!”

阎天兵和项脊轩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面色严肃。

他们感应的到,这画牢之术充其量只是个引子,眼下真正在对阿达摩攻击的是,是阿达摩在一次次轮回中,对佛门产生的恐惧。

阿达摩是西域之人,阿达摩只是他这一世,而前几世必然也在某位菩萨的佛国净土中轮回,这种天然的恐惧,来自佛门万里路的威压。

只有半圣颂文或者道尊赐福才能化解。

他们,也无能为力。

“尽力而为吧!”阎天兵叹了一口气,正要召唤自己的家国天下降临之时,突然间,那画牢中的阿达摩动了。

他抬起了拳头。

……

神魂幻境。

一次次死亡,让阿达摩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肚子装不下了尿液好烫视频

心中无限伤痛。

不是破不了幻境,而是破不了这恐惧。

他不断诵念着禅学的佛经,可是所有的道理在那巨掌面前不堪一击。

“我所求的,是正法真佛吗?”

阿达摩心中刚刚出现这一丝怀疑,又猛然摇了摇头,将这个杂念抛去。

“正法真佛,就在我心中。”

“你的万里,到不了彼岸!”

说完,阿达摩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再次握紧了拳头。

一时间,阿达摩心花绽放。

“可惜,未见苦海普度之路。”

话音落下,突然有一道旋律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落入了阿达摩的耳中。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

随着这道声音,阿达摩眼中金光流转,眼底似乎出现了一道金色的万里大道,通向无尽青冥。

阿达摩再眨了眨眼,那金色的万里大道消失不见,但是一道道力量涌向了阿达摩的拳头。他举起拳头,朝着那倾天巨掌一拳打去。

刹那间,道道金光从阿达摩的拳头上飞出,眨眼就刺透了巨掌,巨掌的伤口金光大放,就在阿达摩的眼前一寸寸崩裂。

乌云退散,一道阳光照耀在阿达摩的身上。

阿达摩双手合十,对着南方长长一拜。

……

望着被一拳打崩解的画牢,阎天兵嘴角抽了抽,望向项脊轩:“这是什么拳?”

没等项脊轩回答,阿达摩的声音传来。

“少林,罗汉拳!”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huafei/943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