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女同h小说

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第一章

说着说着,梁王就哭了起来,用衣袖抹眼泪:“岳父……我好怕!要不然……要不然算了,若芙怀了我的孩子,我不想孩子还没出生就没有了父亲!岳父……”

闲王咬了咬牙,忍住想要吼着梁王将哭声收回去的冲动,细思了梁王的话,却也觉得梁王说的在理。

白卿言虽然如今手下无兵,可谁知道白卿言会不会设法调来安平大营两万将士,此女行军打仗是个好手,又和白威霆、白岐山一般,心机深沉,不得不防。

为以防万一……还是将白家女眷攥在手心里的好。

闲王想了想,又派人带五百人,前去白家捉拿白家女眷。

梁王听到这话,低垂着眼眸,退到在旁人看不见的偏僻角落,那眼神就如同……整日处在阴暗发霉终日不见日光的地窖之中,嘶嘶吐着信子的毒舌。

·

东门内哪条街道,商铺门板上屋檐上,全都是羽箭,地上鲜血混着残肢断骸还未来得及全部清理干净,可见刚才战况惨烈。

东门守城将军见有人前往东门,立刻戒备,弓箭手箭指白卿言。

直到看清楚快马而来的是白卿言,东门守城将军连忙小跑下城墙,朝着白卿言长揖行礼:“末将见过镇国公主!”

太子殿下和方老安排他悄无声息杀了信王的人,务必控制住东门之时,便交代过,要把控东门……任何人都不能出入,除非见到了镇国公主,可见太子对镇国公主的信任程度。

“刚才东门大战,可抓住活口了?”白卿言坐于高马之上,声线冷沉问道。

“回镇国公主,抓住了二十六个!”守城将军道。

白卿言下马,将手中乌金马鞭丢给白家军护卫,抬脚朝城墙台阶上走:“审了吗?”

“还未曾……”守城将军抬头看了眼白卿言,立刻跟上,“镇国公主难道不立刻出城,带安平大营两万将士前来救驾吗?”

闲王还未动,白卿言心里并不着急。

“把人带上来,我有话要问。”白卿言回头看了眼那守城将军,“我比你更关心太子殿下的安危!”

那守城将军不敢再言,立刻应声,让人将抓到的二十六个活口带上来。

城墙之上,白卿言朝远处安平大营驻扎的方向看了眼,便听见守城将士将活捉的南都军带了上来。

南都军被押上城楼,看到今日在白府门前一箭射穿他们小王将军肩甲的白卿言,再想起白卿言杀神之名,顿时双腿发软。

白卿言看着被押跪于面前的南都将士,开口:“你们是南都军?”

守城将军诧异朝着白卿言望去,却见白卿言面色冷清平静,他用力握住自己腰间佩剑。

几个人都不吭声,白卿言朝跟随她而来的白家护卫军望去,白家护卫军颔首,抽出腰间佩剑,手起刀落……血雾喷溅,一个南都军顿时人头落地。

其余南都军看到滚落在前方的人头,发出绝望惨叫,那人头……满脸惊恐,眼睛都没有合上。

白卿言眸色波澜不惊,慢条斯理开口:“我再问一次,你们是南都军,还是信王的人?”

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第二章

“多年来,郭茵一直以欺压我为乐趣,无论我得了什么好东西,她都会弄走!”

“哪怕她不要,她砸了,她赏赐给奴

文学

婢,也不会给我!”

“连我心爱的人,她也要插上一脚,就连她的婢女,都能对我颐指气使!”

郭春眸中燃烧着阴郁的怒火:“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她含笑盯着郭茵:“你不是想得宠吗,你不是想往上爬吗,我偏不让!我要你生不出孩子。一只不会下蛋的鸡,我看你还如何得陛下的宠爱!”

“我要看着你希望破灭,在这深宫之中孤老终生,哈哈哈哈……一定会度日如年吧,我光是想想,都觉得浑身舒畅呢!”

“姐姐,你做什么用这样吃人的眼神看我,我好害怕呀!你是不是想杀了我?哈哈哈,别急,我设这个局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反正是要死的,能让你生不如死,也算是值得了。”

“你现在可后悔当初对我百般刁难啊,哈哈哈……”

郭茵咬牙切齿,口里全是血腥味,恶狠狠的开口:“我只恨当初没有杀了你!”

郭春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转头又看向苏洛,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皇后娘娘,您倒是没做错什么!唯一错的就是,怀璧其罪!谁叫你是皇后呢,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既然您坐在这个位置上,应该也做好了心理准备,随时会被陷害吧!”

“这次算您运气好,躲过一劫,但以后也不要松懈啊,我相信会有更多比我还厉害的人,会对您出手呢!呵呵呵呵……”

“可惜我看不到了啊,陛下如今对您这么好,一心一意,甚至到了我的屋子,也不碰我!就是不知道这份心意,能持续多久,三年,五年,还是十年?莫不是,还能一辈子都如此?”

郭春笑的越发飞扬,五官像是要从脸上剥落下来:“我姨娘说,父亲也曾宠爱过她的,说会一辈子对她好,可惜啊,男人的话不能信,不能信,哈哈哈!”

郭敬之一听自己又被点名,好不容易缓过来的一口气又堵住,若不是郭谦在一旁扶着,恐怕就要直接晕过去了。

苏洛瞧着癫狂的郭春,眉目间染上了几分同情之色。

并非她运气好。

是她早就对这对姐妹有所防备。

那些赏赐的东西,也都是有特色的,极难被模仿的。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她上一辈子,经历过不少被人诬陷的事。

当初卫璟的后宫人员众多,她这个皇后到后期不得宠,背了多少黑锅?

吃一堑长一智。

若是她现在还能轻易被暗算,那之前那一辈子,便算是白活!

只是这些话,没必要跟眼前这个疯女人说了。

场中宾客个个无语。

该你争的时候,你不争。

如果不该你妄想的东西,你却是费劲心机。

这个郭春,当真是个疯子!

郭家此番估计是要被害惨了。

郭敬之拉着郭夫人,已经老

文学

泪纵横的跪下来,不住的磕头:“陛下,皇后娘娘,都是微臣教女无方,请陛下和皇后娘娘赐罪!”

卫殊听郭春发疯的时候,从琉樆碟子里摘了一颗葡萄吃。

此刻正拿了帕子在慢条斯理的擦着手。

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第三章

@@

开新书啦《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大家快入坑鸭!

简介:

当红小花罗俏因疑似倒贴顶流而被对方女友粉疯狂辱骂了三个月,人气骤降,终于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

网友们纷纷表示喜闻乐见。

然而不久后,那些黑过她的明星爱豆导演突然发现本该回家种地的罗俏重新站到了他们面前。

罗·超级有钱大佬·俏,微笑:乖,你们现在可以称呼我为……甲方爸爸。

本书又名#我只想当小明星你们却非逼着我当大佬#@@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女同h小说;宝贝你湿的不像样了

女同h小说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女同h小说 第二章

如果是其他人站出来,肯定没有多大的信服力。

石远可是灵琼阁的长老,又深受阁主重视,其他长老以及那些邀请前来的贵宾,自然要掂量一番。

龙辰眉头微蹙,他想不明白,为何石远要突然站出来阻止。

至于原因,不得而知。

场上的局势,对天道会非常不利。

一旦坐实作假,后面的几个环节,没有必要继续参加了,必定被赶出去。

天道会所有人怒目而视,尤其是几名炼丹师,他们非常清楚,这枚丹药,确实出自天道会。

“天道会,你们难道就不解释一下吗。”

这个时候,又是一名灵琼阁长老站出来,让天道会解释一下。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徐义林站起来,只说了八个字。

明确告诉大家,石远在诬陷他们天道会。

这边说话的功夫,天刑怀中的通讯符突然亮起来。

一道道信息,反馈给了天刑,只见他的眉宇越皱越深,看来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无邪,秦长老被调走了,已经不在灵琼阁担任长老。”

消息刚传过来,天刑负责刑堂,除了监督天道会之外,还负责收集信息。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看来灵琼阁不希望我们天道会成长起来,或者说,压根就没打算跟我们合作。”

柳无邪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调走秦长老,显然是不希望他跟天道会有太多的接触。

如果留在灵琼阁,以后跟石远难免会有交集,秦长老的性格还算正直,不处理石远,迟早会留下隐患。

场上还在激烈的争辩,天道会成员据理力争,没有人相信他们的解释。

连那些支持天道会的修士,都露出狐疑之色。

单凭这些人,真的能炼制出来紫色丹纹吗?

柳家那边焦急万分,一旦坐实天道会作弊,后果不堪设想。

逐出是小,很有可能遭到灵琼阁打击,借助这次机会,铲除天道会。

柳修城岂能看不出来,灵琼阁有意刁难柳无邪。

“既然天道会说丹药出自他们之手,为了公平起见,现场当着大家的面炼制一枚即可,如果还能出现紫色丹纹,自然是真,如果不能,则为作弊。”

这个时候,九玄宗一名长老站起来。

这番话听起来不像是支持柳无邪,仔细一听,对天道会非常有利。

只要现场炼制一枚,即可分辨真假。

“不可,我们灵琼阁凭什么要给他再炼制的机会,作弊就是作弊。”

石远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天道会的丹药是他调换的,岂能不知道天道会丹药品质。

今日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天道会。

“没错,对待这种人,直接赶出去。”

王元厚站起来,支持灵琼阁,无数讨伐声,此起彼伏。

天道会一百来人,很快被无数声音给淹没。

“啪啪啪……”

柳无邪突然站起来,鼓起手掌,蕴含真气而发,将周围的声音,全部压制下去。

“石远长老口口声声说我们天道会作弊,不知石长老可有证据?”

柳无邪笑眯眯的看向石远,既然你说我作弊,总要有证据吧,不然就是污蔑。

“我的话就是证据,我说你作弊就作弊了。”

石远发出一声冷哼,对柳无邪可谓是恨之入骨。

“石远长老好大的威风,这一切都是灵琼阁阁主安排你这么做的吧。”

柳无邪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

不论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温儒尔雅,脸上看不到一丝愤怒。

“柳无邪,你休要信口雌黄,阁主岂是你能亵渎的。”

石远眼眸深处流露出一丝惊慌。

在场都是人精,尤其是那些巅峰地玄境,通过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看到很多东西。

“想要污蔑我们天道会,请石远长老提供有力的证据,不然,今日就算是灵琼阁主来了,我也要讨要一个说法。”

柳无邪说完,一股恐怖的气息,横扫整个会场。

气浪翻滚,一般的低级地玄境都承受不住,身体纷纷朝后退去。

尤其是最后两个字,响彻寰宇。

如同一尊魔神,傲立当场。

灵琼阁又如何,想要污蔑他,首先要有证据。

没有证据,就是信口雌黄。

得知秦长老被调走,柳无邪心里就憋着一口气。

他能拿到一枚请柬,全仗着秦长老,柳无邪还欠他一个人情。

说的义正言辞,说的惊天动地。

灵琼阁又如何,就可以随便污蔑吗。

“我同意柳无邪,既然提出天道会作弊,就要提供有力的证据,不能仅靠一面之词。”

一直不说话的曲肃开口了。

从某种角度,曲肃还是偏袒了柳无邪,毕竟他是天灵仙府的弟子,岂能任人羞辱。

女同h小说 第三章

罗德半岛,黄钟城。

作为罗德半岛上毫无疑问的最大城市,也

文学

是罗马共和国在整个灰海沿岸最大的统治中心。

虽然罗马共和国在灰海北岸的领土仅限于罗德半岛,但是没有任何人质疑罗马共和国的权威。

黄钟城发出的命令不仅在罗德半岛内部绝对算数,出了半岛大家也都得掂量掂量。

这里不仅有两个军团,还有强大的灰海舰队。

相比陆军来说,罗马舰队的优势更大。

三层甲板,每层都有二十支长桨,每支船桨要四名奴隶或者水手一起摇动,底层都是奴隶,最上面一层大部分是罗马水手,中间一层则根据实际情况安排。

除了二百四十名身份不同的划桨者,每艘船还配置超过两百人的罗马水手,也就是每艘船都有将近五百人。

超过二十艘三列桨战舰支配着整个灰海。

所以罗马公民对于几千个东哥特人入驻码头区,虽然有些紧张,但是也没有立刻极其极大的恐惧和混乱,只有一些小小担忧滋生了出来。

不过也被热心的市民们化解安抚了,没有酿成什么麻烦。

艾尔柯蒂斯主任就是其中一个热心市民,他是纯紫教会牧师预备学校的一个教学工作者,在周围居民中还是比较有威望的。

所以对于一些谣言他很努力地进行了辟谣。

“老姐姐,我就说你瞎担心了吧,哥特人不会随地大小便的,他们不是野兽。”

“唉呀,那些人一个一个对我们罗马小姐都客客气气的,哪敢做什么不体面的事情?”

“人家也会加热食物,不会生吃肉的,更不会吃人肉。”

事后证明都是正确的,东哥特人进入了划定的区域,忙着在这个最糟糕潮湿的区域搭建居所,不仅没有一点出格的地方,还一上来就造了一个好大的厕所。

因此艾尔柯蒂斯主任就获得了更多的尊敬。

几个邻居大姐都稍微放心了,不过她们很快就有了更多担心,因此一看到住在四楼的艾尔柯蒂斯下楼,他们就围拢上来,咨询他对最新发展的看法。

“老师,我儿子说他要去新罗马了,你说这是不是好事啊?”一位大姐的儿子在海军中服役,“那个福尔西斯叛贼是不是闹得更加厉害了啊,唉呀,我过去真是糊

文学

涂了,罗马人里面有坏人,哥特人里面也有好人,那些哥特人主动上船划桨,我儿子现在都不用轮换这个工作了。”

东哥特人上船这事让艾尔柯蒂斯的表情一僵。

“唉呀,我儿子也要去新罗马,真不知道这些叛贼是怎么回事,连哥特野兽都知道忠于元老院,要派人去平叛,他们怎么就要造反呢?”另一个儿子在军团服役的大妈也说起了本该是军事机密的事情,“还说所有士兵都可以带家人去新罗马,唉呀,我倒是有点想去,可是我家老头子说新罗马房子太贵,去了日子就不好过了,我们还在犹豫。”

不过这位主任居住的区域是很不错的,所以女主人们还有一些其他烦恼。

“老头子说不定是想要留在罗德岛买女奴!哼,这些个死老头子,一听到以后黄钟城的码头区可以自由买卖奴隶,而且咱们区还免税,一个一个开心死了,本来天天骂元老院让野兽进城,现在说什么哥特人的文化挺好的,他当初就不明白为什么要取消奴隶。”前一个大妈说到了另外一个关键问题。

“我家老头子不会这样,他就爱我一个,不可能去买女奴,他敢买…我就把他%@&*……!()”。

听了前面这些话,艾尔柯蒂斯的心中就是一沉,海军和一个军团要离开,他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当时他就知道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了。

虽然灰海的强盗不少,但不对罗马共和国毕恭毕敬的部落,根本不敢生活在沿海,而沿海又是最适合人类生活的地区。

总体上来说,游牧部落有能力骚扰罗德半岛上的罗马定居点,但是罗马人有能力加倍报复,这就保证了黄钟城的安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