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文章,饕餮盛宴np全文

性爱文章 第一章

周五和韩四海吃过晚饭后,当晚在酒店中林风接到龙振川的电话,想约他在明日下午到科技司一坐。

答应会面后林风在电话中调侃:“看来龙司长也是那种到周末都闲不下来的人。”

听筒中响起龙振川的爽朗笑声,平日里在部下面前严肃惯了突然来一句玩笑话确实容易让他捧腹。

周六下午没有上班高峰时蜂拥的行人,附近也没有拥堵起来的车流,驱车的路线上都畅通无阻。

林风按约定的下午两点准时出现在科技司的大门外,见过林风一次的老大爷看到他后直接放行。

这次林风进入会议室时,和第一次截然不同。

在会议室等候多时的除了龙振川司长,还有负责验收项目成品的检测团队。

龙振川在做了第一次会面后,在信产部内申请立项成功后,给他安排了一个专攻电气性能以及安规测试团队。

龙振川这次约见林风,主要是为了让测试团队和华风达成合作,然后将合作消息通过公家认证的媒体发布出去。

以华风起头,吸引更多专攻电池、开关电源方向的公司参与项目,通过测试团队评估各家的研发技术以及生产工艺。

对于参与合作的企业而言,只要能加入项目便能提供公众曝光,增加更多业务的可能性。

而对于科技司而言,创意创新越多,可用来参考的测试样本基数越大越能提供更合适的标准。

龙振川对自己的公众曝光方案感觉有些没底,就看林风是否应下自己的想法。

这个想法近乎于从华风等公司中白拿成品,再给一个不确定回报率和曝光度的“广告”。

参与合作无疑需要将自家研究多年的电解质比例配方以及封装技术等等,都要上报科技司,必然有很多公司无法接受。

如果行业内大量公司都没法接受这个方案,龙振川只能寻求另一条路,效率比较低并且成本较高。

将项目分发宣传到各地高校并设置奖学金,各校教授提供各自的方案,通过学生参与实验获得各种方案的结果。

这些在校生并非入行的“老师傅”,在研发周期以及成品质量上必然比不过这些专业团队。

龙振川告诉林风,若是真让学生来做这种事,基本上离腰斩项目不远了。

林风听完两个方案后,感觉龙司长的顾虑有些多余,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对于常年搞电池的这一类型的公司而言,手中的配方以及工艺技术是铁饭碗没错,牺牲一点研发资料内容对他们的生存没有任何影响。

对于在这些方面专精的公司而言,只要行业标准没超过他们本身的标准,随便科技司怎么订规矩丝毫不影响他们的活路。

不仅如此,新行标还能帮这一批公司刷洗掉与自己抢业务的臭鱼烂虾,短中期看只会更赚,如同从科技司中白赚一手广告和客户。

对林风而言,能和公家签下合作完全没有问题,唯一担心的是龙司长是否会因为这个项目受贿而错失公正性。

虽然清楚现在眼前这位官员公正不阿,但林风心中的新行标会刷洗掉大量无法进行技术转型或升级的公司。

性爱文章 第二章

赵天明被进化小队押走了,要连夜前往白头鹰总部交代情况,而赵天明误打误撞发现了显“爆念”这个叛徒,赵官仁担心她泄密的事被查出来,临行前跟她密聊了好一阵。

“亲爱的!快过来看看,我为你发现了什么……”

杰西卡站在路边兴奋的招着手,她身后是一家快餐店,店铺已经被探员们封锁了,赵官仁从警车上下来之后,跟着杰西卡穿过了餐厅,从一扇暗门进入了地下室。

“哇哦~人可真不少啊……”

赵官仁惊讶的打量四周,地下室被改造成了私人会所,进门就是一个有舞台的小厅,除了十来个房间还有两条通道,而地上则蹲着几十个亚裔女孩,一个个都穿着性感的内衣裤。

“头儿!我们又干了缉毒局的活儿,他们得给我发奖金……”

一位高级探员苦笑着走了过来,赵官仁昨晚给他们分了不少钱,ACS的探员们现在都很拥戴他,将他领进一间库房后,居然有十几箱各类毒品,还有被保鲜膜包裹的大量现金。

“不可能只有这么点,去抄他们的家……”

赵官仁拿起一小捆现金走了出去,探员们心领神会的关上了门,说道:“我们抄了他们六个场子,十几座房子,几乎每栋房子里都有隐秘暗格,我们需要仔细的搜查!”

“这几个是头目吗,他们是不是间谍……”

赵官仁走到了十来个亚裔男子面前,一帮人全都光着膀子,身上不是纹龙就是关公,不远处还扔了好几把砍刀,一看就是国内来的社会人,但此时已经怂的都快尿裤子了。

“不!这几个只是小角色,他们负责收钱和看管女孩……”

高级探员走过来说道:“不过我们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有一批亚裔经常通过密道进来,会给他们提供毒品和武器,昨晚他们又通过密道离开了,据说走的时候很急,其中有好几名韩裔!”

“他们从哪弄来这么多女孩,六个据点至少有两百人吧……”

赵官仁蹲下来盯着一个“大哥”,这小子在背上纹了一条盘龙,脖子上挂着足斤重的金链子,左臂上也是花臂加鬼头,但下身却是小脚裤加豆豆鞋,一看就是刚出国不久的土鳖。

“不止!有三百多个女孩,他们分工很严密……”

探员回答道:“这些女孩大部分没有入营记录,或者有效的身份证明,据说很多人都是被骗来的,有时会被带出去给警察提供服务,所以警方一直在庇护这些人,她们最大的36岁,最小的只有14岁!”

“会说英文吗?”

赵官仁看向了一个稚嫩的女孩,女孩惶恐的摇了摇头,结果他连问几个都是这样,最后有个清秀姑娘举起了手,说道:“长官!我们很多都是被骗来的,我是一名留学生!”

“站起来!不要怕……”

赵官仁起身问道:“你们通过什么途径被骗,他们分给你们钱吗,你们都来自同一个国家吗?”

“我们只能分到五分之一,但经常被克扣,还得引诱客人吸毒再贩毒,业绩不达标就会挨打……”

姑娘站起来说道:“我在难民营被同胞骗了,他们通过一条地下道把我送到了这里,其她女孩不是被绑就是被骗,但我们并非来自同一个国家,模特和白人女孩在高档俱乐部,这里很廉价的!”

“同胞为什么要害同胞?这是你们国家的传统吗……”

赵官仁解开了衬衣的袖扣,姑娘无奈道:“我们管这些人叫垃圾,他们不敢欺负你们白人,只敢对自己同胞下手,因为他们知道我们胆小懦弱,出了事也不会有人关心!”

“我最讨厌欺负女人的垃圾,落在我手上你们死定了……”

赵官仁一拳打在纹龙的小子脸上,顿时让他喷出了两颗牙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但赵官仁把他揪起来狠揍了两拳,然后一记碎蛋脚踢在他的裤裆上,社会人立马疼晕了过去。

“你们还在等什么,过来报仇啊……”

赵官仁又猛地踢翻了几个小子,说话的姑娘立即冲了过来,其她女孩也一下群起而攻,围着十几个社会人又踢又踹,很快就把一群人渣踹的昏迷了,探员们全都哈哈大笑。

“扎克!”

赵官仁重新戴上了口罩,说道:“让这些姑娘穿上衣服出去,交给移民署的人处理,赃物按照昨晚的规矩带走,还有!我要他们贿赂官员和警员的名单,最好有证据!”

“头儿!他们很狡猾,让女孩们拍了录像,我已经拿到了……”

扎克非常狡黠的笑了起来,偷偷塞给他一个移动硬盘,赵官仁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嘿~你对警察局长的职位有兴趣吗,我们需要一个自己人,否则还会出大事!”

“太有兴趣了,我绝对是不二之选……”

扎克激动的连连点头,赵官仁冲他眨眨眼便走了,杰西卡忙不迭的跑过来挽住他,笑道:“我干的不错吧,能不能奖励我一下,为我哥安排一份工作,体面一点的政府部门就行了!”

文学

“当然可以!你下午的表现很棒……”

赵官仁带着她往上走去,杰西卡激动的在他脸上猛亲,但两人坐进路边的车里之后,赵官仁又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母亲有情人?”

性爱文章 第三章

向缺穿着一身稍显普通的农家衣裳,头戴着斗笠,站在了落石城前。

落石城很大,远比洞天福地的白帝城,大商皇城大了不知多少倍,两边的城墙延伸出去居然一眼望不到头,高也有近四五层楼高了,当然了这个高度是拦不住修行者的,不过向缺一眼就已经看出来,城墙内外都是有禁制的,所以从落山城前开始到内,都并未有任何的人是飞进去的,全部都在城门前等着排队进去。

进入城中的方式也很简单,只需要缴纳一颗中等的仙石就可以了,不过光是这个收入的话,一天下来估计就是个天文数字了,因为向缺在城外排队都等了能有两炷香的时间了。

等到了向缺这边要进入城内的时候,他拉低了下斗笠,只露出了小半张的脸,这还是先前他闭关许久后容貌都有点胡子拉碴,头发乱遭的缘故,要不然他照样还是很引人瞩目的。

向缺在缴纳了一颗中等仙石,往城门内走的时候,眼睛就瞥到了城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像,他那漂亮的脸蛋被勾画的惟妙惟肖,像极了一位绝世的美男子。

“画工不错啊……”向缺砸吧着嘴说道。

进入到落石城里后,向缺就感觉到了一股人文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是他来

文学

到仙界后第一次进入人所生活的城市,感觉除了新奇之外,心态上也放松了不少。

还有一天半就到了要举办交易会的时间,此时城里差不多是要人满为患了,街边巷尾都是来往的人群,向缺先是漫无目的的逛了一阵,这才逐渐的习惯了过来。

落石城除了大以外,各种行业也是非常发达的,街边都是店铺和饭馆,还有可以居住的客栈,而最多的则是各种交易场所跟拍卖的铺子。

在城中间的方位,有一片类似于紫禁城般的宫殿群,这就是落石城的权力中枢机构,传闻为一位大罗金仙所掌控。

向缺在城里逛了至少能有大半天,除了熟悉这一座城之外,他更多的则是在了解仙界的物价,首先是他得要知道仙石的概念才行,十块下等的仙石相当于一块中等的仙石,二十块中等仙石兑换一块上等的,至于极品的仙石价值就有点客观了,至少可以兑换一百块上等的。

向缺粗略的算了下,感觉还是相当满意的,他身上李权的储物袋里面放着的仙石数量全加在一起的话,大概等同于近千万的上等仙石了,这个资产放在仙界已经可以算是富甲一方了,而且他还没有算上仙酿跟悟道茶,因为这两样东西是物价的,全都是竞拍出来的,如果要是碰到恰好需要的人,可能三两悟道茶的价值就足以让人眼珠子都值了。

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孕育,向缺能拿出来的悟道茶足有一斤半,仙酿也有十滴左右了,不过向缺感觉的是,他浑身上下最值钱的肯定不是这几样,而是剩余的四瓶来自于孙猩猩的精血。

至少向缺在落石城的店铺还有拍卖行里赚了一遍之后,还没见到哪里有售此类东西的呢。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饕餮大餐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 第二章

南门关;

冉总兵刚刚接见了来自赵国、齐国和魏国的使臣,是的,接见;

稍后,这三国使臣在入关后将去燕京,拜见大燕皇帝陛下。

此时,

冉岷挎着刀,站在南门关的城墙上,向南眺望,在其身后,站着一众亲信之人。

伴随着地位的不断提升,你身边,自然而然地就会聚集起一个框架,甚至不用你自己去找,那些人会像飞蛾扑火一般,自己凑过来。

当然了,这里泥沙俱下,想挑拣到好的,肯定得自己睁大眼睛多费点心思,这世上,大部分有本事的人,还是有傲气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主动跑到你面前谄媚以求临幸。

就比如在奉新城里,每天都有从燕地、晋地,乃至楚地、乾地以及其他小国的不得意文士,流连于平西王府外街传说中王爷会光顾的茶楼酒肆汤饼店里,要么吟诗作赋要么直抒胸臆宣扬自己的策略,只求能得到鱼跃龙门的机会。

当然,主公在挑选人才的同时,人才也会主动来挑选主公。

有些人就认为,平西王府固然是个高地,但奈何门

文学

第太高,没能赶上第一趟吃上一口汤,倒不如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类似平西王爷一样黔首崛起的新星来加入。

冉岷就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只能说,平西王爷的崛起实在是太过耀眼,遮蔽了太多人的光芒,让他们在对比之下,略显黯淡,但实则凑近了一看,依旧可以:

妈呀,真香。

留起了须的冉总兵伸手指了指南面,

旁边一位姓杨的文士当即道:

“恩主看的,是自己的功绩。”

冉岷笑了起来,

摇摇头,

道:

“杨先生应当在某问出你们猜猜某在看什么,亦或者身边哪位亲卫帮某问出这几句话时再回答,这样才显得妥帖些。”

杨姓文士则笑道:

“好叫恩主知道,杨某素来嘴笨,担心等恩主问出来时,和同僚比起来来不及提前一步登入一楼;

这才取巧讨了个先。”

一时间,冉岷和身边一众人都笑了起来。

杨姓文士等大家笑完了,这才又开口道:“此次四国使臣入京,将在我大燕主导下,签订盟约,待盟约签订之后,我大燕名义上,将向南再括土千里,这一切,都是恩主之功。”

“事情还未成,我不敢居功,最起码,再者,这种单纯会盟的事,陛下未必真会看得上,一纸盟约罢了,我大燕向来……”

冉岷本想说自家大燕向来拿盟约当擦屁股纸用,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住了。

“不不不,恩主这次在盟约之中将着重于我大燕的引导,甚至四国军队之中,也将有我燕军将校存在,待得合纵一起,恩主之位,必然得以水涨船高。”

这些事儿,是冉岷自己一力促成的。

赴任南门关总兵后,他马上就着手对南面的小国进行游说,威逼利诱,使了许多手段,原本进展不会那么快的,各国名义上都对大燕很是顺从,但实则谁都不希望让自己的军政之中被他人横插一手;

恰逢平西王率军入楚,一场范城之战,生擒楚国大将军的同时再斩一柱国;

这让还在摇摆之中的赵、魏、齐大为震动,盟约之事,迅速被推进。

可以说,冉岷在南门关,狠狠地吃了一波平西王爷的红利。

而等到合纵达成后,作为发起人的冉岷就算不能直接成为四国的“太上皇”,但其身份地位必然会被大燕朝廷允以提拔以匹配他接下来的工作。

摊子做大了,自己的待遇,也会提升。

按照手下文士的估量,等到事情完毕,四国彻底归顺之后,冉岷至少得封个将军号,甚至,仿昔日雪海关前平西王爷那般封伯也不是不可能。

这时,冉岷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宜山伯那里,有消息了么?”

“回恩主的话,属下也是刚刚收到消息,朝廷钦差下来后,宜山伯似乎和钦差起了争执,被钦差借故剥夺了虎符兵权,现已移交副将。”

宜山伯姓陈名阳,是资历最老的一批原靖南军总兵。

另一名姓徐的文士开口道:“这宜山伯也是自己看不清楚风向,还当这会儿是靖南王在的时候呢。

平西王受陛下如此恩遇,又收留了太子,怎可能再愿意搀和这些浑水,他们却犹不知足,妄图继续把持着靖南王在时的威风日子,这岂不是故意给陛下找难堪?

恩主,依属下看来,剥夺虎符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朝廷必然会顺势再将一批宜山伯手下将领转迁他地,彻底解除宜山伯对其兵马的控制。

宜山伯驻扎之地距离我南门关不远,本就有接应南门关之意,恩主,属下认为,这支兵马,恩主可以……”

“不可,不可。”

杨姓文士开口反驳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平西王爷当年可以飞扬跋扈,一是因为有靖南王对其看护,二则是其和陛下之间的深厚关系,故而,平西王爷当时可以不停索求;

恩主这里,还需一步一步地走,切莫贪多,否则必然会嚼不烂。”

“杨先生说的是,某没有平西王那般好命啊,哈哈哈……”

大家一起跟着笑。

少顷,

冉岷又开口道:

“宜山伯的那支兵马某现在是不敢奢求的,但倒是愿意提供方便,某决定请杨先生去一趟钦差行辕

文学

,告诉那位钦差大人,他想举荐谁,某这里也就跟着附议推荐,先卖给他一个人情再说。

而且,某也不用着急,等这四国合纵之事完成,某的身份,就不再局限于这一总兵了,到那时,宜山伯的那支兵马说不得也得听某的招呼。”

“恩主位高而不生妄,属下佩服!”

“我等佩服!”

“我等佩服!”

“先生们言重了,某只是个粗人,强如平西王爷身边据说也有类似樊力一般的人才辅佐;

某今后的路,还得多多仰仗诸位,某日后,也绝不会负了诸位!”

“愿为恩主效劳!”

“愿为恩主效劳!”

……

“滚滚滚,不见,本伯不见,不见!”

陈阳一脚踹翻前来通禀的亲卫。

“卸磨杀驴,卸磨杀驴,他们怎么敢这样!

本伯就不信这是朝廷的旨意,本伯也不信这是陛下的意思;

陛下不可能这般短视,陛下就算是要收本伯的兵权,也不会操之如此急切!

倒是这帮下面办事的人,拿着鸡毛当……”

陈阳胸口一阵起伏,

“呵呵,让他们搞吧,让他们搞吧,军权你收就收,本伯倒是要看看,本伯麾下的那些家伙,到底谁敢去接本伯的班!”

陈阳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喘着气,其亲兵们站在那儿,没人敢出来劝。

肃山大营,位于肃山山下,于此地,向南,可支应南门关,向东,可呼应历天城,向北;

搁在闻人家时期,向北能够提防赫连家,向西,可直驱马蹄山;

如果说,历天城是闻人家统治时期的经济、政治以及文化中心,那么肃山,就是军事中心,这是由地缘以及周遭外部势力格局所决定的。

当年靖南王和镇北王率大燕最为精锐的铁骑入南门关后,即刻就攻占了空虚的肃山,再由此,开始了著名的十日转战千里的大决战,创造了诸夏史中大规模骑兵集团作战的经典。

而如今,

燕人统治晋地后,

肃山大营被承袭下来,由宜山伯的这一镇兵马驻扎。

距离肃山大营五十里外,有一座肃州城,和肃山大营一样,这座城因为地理位置的优越,也是东西南北商贸往来的一个重要经转点,二来,毗邻肃山大营,大营的给养输送外加丘八们放值时的花销,对于当地商业的发展有着巨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个时代,上万规模的群体,论手头银钱充足以及愿意和舍得花银钱的程度,丘八们可谓其中之最;

当然,这里有个前提,得是太平年间,否则毗邻这般大规模的军寨就不是福报而是祸乱之源了。

此时,

肃州城的一处酒楼里,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落座,在其对面,则坐着一商贾。

二人的身份很简单,也很清晰;

书生来自于乾国,肃州城是曾经闻人家地界的大城,闻人家又好书文,平西王府下的陈道乐所出的陈家,原本也是闻人家地界的;

哪怕燕人占领了这里,哪怕燕人不通那风花雪月,但百年来的传统,也使得这里读书人极多。

燕国在晋地开科举后,闻人家地界出的进士近乎碾压了赫连家和司徒家那边,没办法,三地文化氛围实在是差距太大。

最后不得已之下,为了平衡晋地的政治资源,朝廷不得不做出了分榜的措施,不至于让闻人家地界的读书人一家独大。

书生姓明,叫明义楼,他确实是书生,也确实是晋人,但其人背后,有着银甲卫的影子。

番子衙门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也不可能弄出满天下都是自己人的规模,但有些时候,不是他们要发展人,而是人主动找上门。

昔日陈道乐就是晋地义士的一员,而像陈道乐这般的人,其实有不少。

明义楼见晋地自己反抗燕人无望,故而自己找寻到了银甲卫,不用银钱收买,不用官职招揽,甘愿成为银甲卫的外围,希望借助乾人的力量,实现对燕人的倾覆。

陈道乐曾和平西王说过他曾经的这段经历,也说过这类的人,还问平西王爷是否会觉得这样的晋人,很奇怪,亦或者,很可笑?

谁知平西王爷只是简单地耸了耸肩,仿佛早就见怪不怪。

而那位商贾,则是谢家的人。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 第三章

第1194章让她们进来

小张点了点头,说道:“云副总,我知道,技术部的工程师们,为了这个技术的研发,可是头发都薅掉了。”

“我知道,做这一行都很累,等到时候确定无误,可以投入生产,我向汪总给他们请功。”

“那太好了,我这就去和他们说。”

小张离开后,云若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埋头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而此时的甄红丹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雪茄烟。

他抽了一口,对自己的助理说道:“给吴辉城打电话。”

电话接通,甄红丹开口道:“吴辉城,我交给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吴辉城专门跑到了公司外面的草坪,小声说道:“甄总,我现在在公司,下班后再说。”

说罢,吴辉城直接挂了电话。

甄红丹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悦,说道:“他还敢挂我的电话。”

“甄总,等等吧,不急一时。”

甄红丹将雪茄烟丢到了地上,离开了别墅。

......

云家住所。

云天依这两天上班都魂不守舍的,完全是因为姜灵儿带她去找赵红颜的事情。

她最害怕的还是被赵红颜奚落一番,然后和苏泽在她面前秀恩爱。

那样,她无异于是自找没趣,自己找羞辱。

所以,她有些打退堂鼓了。

很多时候,人在慌张或者是有心事的时候,智力就会变低很多。

云天依就是如此,实际上她也知道一些疑点,但她想的方向不一样,注重的点不一样,所以得到的结果就不一样。

但这一次,姜灵儿是铁了心了。

她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

“姐,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赵红颜的,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姜灵儿手里紧握着馒头,非常用力。

馒头都被她捏变了形状。

“不记得,先把早饭吃了吧,多喝点菜汤稀饭。”

姜灵儿点了点头。

两人吃了早饭,并未去外面。

今天难得云天依休息,姜灵儿也在家陪他。

姜灵儿已经委托了皮特李,让他动用自己的手段去找赵红颜。

皮特李当然原意,他其实一直在让人找苏泽,可是没有任何结果。

找到赵红颜,能有个结果,他自然愿意找,甚至他比姜灵儿都急。

到了中午,皮特李的助理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老板,你让我去办的事情有眉目了。”

“哦,人在哪里?”

“源城集团。”

“源城集团?!”皮特李有些意外。

“我们打探道,赵红颜之前的公司被源城集团吞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面钱家竟然让出了源城集团,甚至钱家捐出了一半的财富!”

更多的消息,这人没有打探到,因为这些消息,都是明面上的,很多人都知道。

皮特李微微皱起了眉头。

源城集团他可是知道,不是小公司,比其他的公司都大。

而一个被抢走一切的弱女子,怎么突然就摇身一变,接收了源城集团。

他想了想,然后说道:“你去忙吧。”

助理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皮特拿起了电话,给姜灵儿拨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