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一章

下午申时,约四点左右,河南府西城厢

这是一条不甚宽的道路,唤做牛马路,道路两旁没有什么商铺,间或有一些车马大店,都是往来运送货物歇脚的下等客栈,专供粗使汉子使用。

这里是攻城匠作坊的杂物区,各种木料、硝石、硫磺、布匹、干竹等物料,从这里的道路陆续送进匠作坊内,因此是个车马汇聚的所在。

现在是盛夏时节,也是攻城匠作坊闲暇时节,一些危险程度很高的火药生产工作,在这种高温的情况下无法进行,处于半停工状态。

街道上来往的行人不多,现在是一天清闲的时刻,外面日头正烈,灼热的阳光照射下来,晒得人头脑昏沉。

街坊没什么事由,这个时刻也不愿意在外面暴晒。

道路上

顶着烈日的灼热阳光,一个挑着卖油担子的小郎顺着街一路前行,嘴里有气无力的叫卖着。

“打香油,打香油啦!卖金黄澄亮的香油啦……份量十足,童叟无欺啊!”

这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过来。

只见街道尽头,有一辆满载的马车狂奔过来,不知为何受惊的烈马瞪着赤红的双眼一路狂奔,吓得上面马车夫大呼小叫,

“马惊了,等闲人等快躲开。”

“已经拉不住马了,前面的人快闪开!”

路人尖叫着向两边闪避,一旦被惊马踩踏到非死即伤,那可真是从天而降的横祸。

说时迟,那时快。

受惊的烈马拉拽着满载的马车已经飞快来到近前,挑着卖油担子的小郎慌忙中躲避不迭,一前一后两个硕大的陶瓷油罐子被马车撞到,飞起来砸在马车厢上碎裂开来。

顿时,扑鼻的香油味弥漫,淋湿了高高的马车货厢。

卖油郎手里抓着的扁担头上铁环,在马车货厢上带起一长串的火星,突然间……

“嘭”的一声

一团巨大的火光笼罩了整个马车后部,火星点燃了油厢并且剧烈的熊熊燃烧起来,引来了周围人群的不断尖叫声。

狂奔的惊马拖着燃烧起来的马车跑的更快的,眼看无法挽救,马车夫绝望的大叫两

文学

声凌空跃下,在地上翻了两个跟头躺着不动了。

受到烈焰的蒸烤,无人驾驭的受惊马车跑得更快了,后方马车厢高高窜起来的巨大火焰足有十多米高,并且剧烈的燃烧着。

一切发生的太快,火势转眼已经到了无法遏制的程度。

这个偏僻街道的尽头是个丁字路口,行到前面必须向左或者向右转弯,否则就会直直的撞进迎面的木楼里,这里是杂物库的二层木楼。

“这可如何是好,眼见要出大事了。”

“那还用说吗,赶快跑吧,一旦攻城匠作坊走了水,这半边的西城厢都要炸没了,可不是玩闹的。”

“快跑,此地太危险。”

“真是天降横祸啊!快跑吧,逃掉一个人是一个人,水火无情啊……”

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偏僻街道的人群惊呼着四处躲避,很快的逃散开来。

就在这时,一路狂奔的受惊马车已经来到了丁字路口,身后拖带着火焰蒸腾的车厢,以无可阻挡的狂猛之势杀到。

双眼血红的惊马丝毫也没有减速,欲待高速转弯却哪里能够,身后拖带着沉重的马车厢巨大直线惯性,推动着惊马翻滚着,撞向横亘在丁字路口的木楼。

只听到巨大的“轰隆”一声。

剧烈燃烧中的马车厢,挟带着惊马翻滚着撞到木楼上,猛烈的火舌立马引燃了干燥的木楼,“噼里啪啦”剧烈地燃烧起来。

几乎就是转眼之间,杂物库的两层木楼就烧成了熊熊的火炬,剧烈燃烧的火焰烧穿了屋顶,并且冲上空中几十米高度,向着四周播撒着如雨一样的小火苗。

在天干物燥的情况下,院子里面到处都是易燃的杂物事,很快在院子四处燃起了更多的火头。

这可怕的一幕,突然呈现在眼前,把攻城匠作坊里作事的工匠们吓傻了。

“不好了,走水了,大家快跑哇!”

有机灵的人很快的反应过来,冷不丁地大喊了一声,所有的工匠像炸了窝一样四处逃跑。

这些工匠比外面的人更清楚,攻城匠作坊里面制作的是什么东西

文学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二章

黄月英道:“不过最近以来,市井之间有一种声音在流传,说我们穷兵黩武,只能将帝国和人民带入水深火热之中!”马超冷笑道:“肯定是那些个士族在四处散布谣言!”张浪摆了摆手,“不完全是吧。受这几百年儒家思想的影响,很多人都天生地潜意识地病态地反对战争!”嘴角一挑:“穷兵黩武?!呵呵,这些人怎么就只记着几个贸然用兵导致兵败国颓的例子,却忘了,任何强国的崛起,任何辉煌的时代,却恰恰都是靠穷兵黩武打出来的!世俗礼仪创造不了盛世,与人为善避免不了战争!要生存,要强大,就必须学会虎狼心性,铁口烈心,与人争雄!要让百姓习惯用武力实现理想,实现价值!”

众人纷纷点头,马超兴奋地道:“正该如此!若不了虎狼,就只能做鹿羊,我们决不能做鹿羊!”

众将纷纷附和。

黄月英请示道:“大哥,是否要处理传播谣言的人?”

马超道:“要我说应该把这些全都抓起来,处以极刑!”

张辽立刻反对:“这怎么行?总不能不让人说话吧!”

张浪道:“这件事不能置之不理,但手段也不能过于激烈。”顿了顿,“既然是舆论,那就用舆论去对付吧。”看向黄月英,微笑道:“月英,这件事又交到你手上了!”黄月英嫣然一笑,抱拳道:“属下遵命!”他两个倒有些像在打情骂俏似的。

张浪笑了笑,对众人道:“既然已经准备妥当,我决定即日发兵北伐!”

“大统领英明!”众人一起抱拳道。

……

张浪回到后院中,远远地看见小薇薇拿着木棍追赶一群侍女,把那群侍女吓得花容失色、跌跌撞撞。张浪不禁好笑,赶紧过去,一把揪住了小薇薇,把她提了起来。小薇薇吓了一跳,随即看见是老爹,立刻不满地在半空中使劲摇晃身体挥舞四肢,口里嚷嚷道:“老爹,你欺负我!!”

张浪没好气地道:“那你为什么要欺负那些姐姐呢?”

这时,那些侍女们惊魂甫定,纷纷过来拜见大统领。

小薇薇看了她们一眼,撅起嘴巴,不高兴地道:“人家又没有欺负她们,就是要和她们比武罢了!可是,可是,”那调皮的小家伙挥舞着两只小手:“可是她们总是躲着我,所以我才生气的!”

张浪翻了翻白眼,把小薇薇放了下来,使劲揉了揉她的脑袋,又是好笑又是气恼又是宠溺地道:“你这个小调皮,这些姐姐又不会武功,你和她们比什么武?”小薇薇低着头撅着小嘴嘀咕道:“人家又不知道她们不会武功的!真是的,不练武功有什么用啊!”

张浪感到好笑,轻轻地敲了敲小薇薇的脑袋,没好气地道:“小家伙说什么怪话呢?什么叫做不学武功就没有用?”

小薇薇抱着脑袋气鼓鼓地望着老爹,撅着嘴巴道:“这话是老爹你说的,干嘛打人家?”

张浪一愣,“我说的?我什么时候说的?”

小薇薇撅着小嘴道:“老爹你不是经常和叔叔们说:人要像虎豹那样勇猛,决不能学习鹿羊,鹿羊的存在就是成为虎豹的食物,鹿羊没有资格所以也就不会去责怪虎豹的残酷!像虎豹那样,不就是要武功厉害吗,不会武功的就是鹿羊,鹿羊是没有用的,所以没有武功的就是没有用的人!”

张浪发了会儿傻,他没想到自己经常说的话居然在小薇薇这里扎了根,而且还被她的小脑袋发挥想象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可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坏啊!?

张浪一把将小薇薇抱了起来。见那些侍女还恭立在一旁没敢离开,便对她们道:“你们下去吧。”众侍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张浪抱着小薇薇走进了一座水榭,“小薇薇,你的想法大部分是正确的,可是呢也有错误的地方。”小薇薇眨着好奇的大眼睛。张浪笑问道:“你月英姐姐,若雪姐姐和梦雪姐姐,她们都不会武功,难道也没有用吗?其实啊,她们有的时候能为国家发挥出比任何武将都要大的作用!”

小薇薇迷糊了,“可是,可是,老爹你不是说……”

张浪捏了捏小薇薇的小鼻子,小家伙撅着嘴巴不满地道:“人家是大人了!别总是捏人家的鼻子!”

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第三章

@@

《斗战三国》的故事,到这里就完全结束了。如你所想,如果编辑还能容忍我的放肆(笑),下一部主要是苍乌星界,也就是仙界的故事了。

汉末三国世界的故事,确实还有一些枝节没有明写,余韵未了,这些潜在的部分支线情节,希望在下一部《星界三国》中作为特别的任务逐渐交待完整。

襄阳仙城在未来仙界规模更大、格局更广的连番征战中,将是非常重要的人族势力之一,在本书中纵横捭阖的英雄豪杰们,必将跟随着我们年轻的覃钰同学,在那更加伟岸光荣的仙界中放射异彩。

一年零四个月的日夜磨砺,我基本没有停过手,虽然速度不够快,每日更新的字数在多数读者眼里肯定也远远不足,但我一直专心致志,中途没有丝毫敷衍,而且能够坚持到底,顺利结尾,从私心来讲,可谓快哉之极!

既快哉,又开心,所以这部书可称之为“快心”之作!

未来,可能会进入一个更为玄奇瑰丽的世界,那个世界里,有三国的英雄豪杰,有强横的妖族圣尊,争夺更加激烈疯狂,战斗更加恢弘史诗,你会看到一出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异界三国大戏((啊,车翻了,王婆已经摔下来……)。

感谢起点诸位编辑以及各位读者朋友一直的不离不弃,即使在我最离经叛道的时候也不曾有任何的指责和抛弃。

非常!非常!感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