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小受在开会身体道具 第一章

一步步走进这林中之城时,埃德一点也看不出它跟“渊”有什么关系,除非地狱里的“渊”跟他所理解的有不同的含义。

高倒的确是很高的,毕竟整座城事实上是一颗巨大的树,树冠遮天蔽日,无数气根从枝条上垂下,深深地扎入看不清颜色的泥土。

从走进森林他就没看见这里的泥土是什么颜色。大地完完全全被各种植物所覆盖,半点空隙也不露。

而那些气根,也已经粗壮得堪比格里瓦尔生长了数百年的大树。所有的街道和建筑,就盘绕在这些气根之间,很像是精灵的风格,却又更加古朴,没有过多的装饰,也没有半分诡异之处,显得优雅而静谧,倘若不是树叶间漏出的天空是古怪的粉紫色,他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不在地狱。

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有点静谧过头了。

街上不见半个恶魔的影子。从大开的窗户里看进去,房子里也似乎都是空的,以至于埃德在爬上一道旋转的阶梯时看见一个恶魔迎面走来,竟有些惊喜过望。

那恶魔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生得高大强壮,且英俊得极其符合他的审美,除了头上顶了两只角,皮肤黑如乌木之外,简直跟精灵没什么两样,连耳朵都是尖尖的,还穿了一身精灵常穿的收腰的长袍。

它矜持地向他们点头,没有对他们的“怪模怪样”露出半点好奇或轻蔑-——进入城中时尼亚就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样子,只是额头覆盖着鳞片,看起来跟埃德就像是半魔化的两兄弟。在恶魔眼中,这模样应该是挺奇怪的。

但对方没有多问一句,更没有看到食物时垂涎欲滴的丑态,甚至礼貌地靠边站了站,让他们先过。

连这一点也很像精灵。不管心里在想什么,至少表面上彬彬有礼。

走出一段之后,埃德忍不住凑到尼亚耳边,小声问他:“这里的领主……这么喜欢精灵的吗?”

这症状简直比他还严重。

尼亚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并且用眼神表示了他的为难。

埃德理解地点头,但还是忍不住要叽里咕噜:“这座城,也没有屏障——不能回答的话,你就当我是在自言自语嘛。”

不像般多亚那样包着一层发光的、灰色的壳儿,位于森林之中的潘吉亚,是完全暴露在天空之下的。这里的力量也不像般多亚那样浓郁,尤其走到高处,连呼吸都顺畅许多。

“它不需要。”尼亚回答了这个问题,眼神却更加复杂,“你……会明白的。”

他的语气让埃德觉得,弄明白这一点,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

领主大人的府邸,理所当然,是在最高处。埃德爬得气喘吁吁,被尼亚翻了好几个嫌弃的白眼,才爬到了顶。

树顶光线明亮,天空已经从粉紫变成了橘红,看起来倒还正常一点,如夕照般的金红光芒落在广阔的平台上。平台形状并不规则,像一朵被托在树梢的云,裸露的木纹显出完整的年轮——它就是从一棵树上横切出来的。

平台边的建筑线条利落,结构精巧,但并不大,门前依然没有守卫,只有一只白胸红尾的小鸟,在他们走进门时婉转地唱起歌来。

埃德不由多看了一眼。这只鸟,大概是他在地狱里所见的唯一正常的生物。

尼亚却没有什么东张西望的心情。他明显地紧张起来,甚至不由自主地拉了拉变回人形后特意穿上的衣服——他可没有伊斯那种连衣服一块儿变出来的能力。

被他所影响,埃德也努力收拾了一下自己,却还是把那柄锈剑插在腰带里。

“……你就不能扔掉这破玩意儿吗?”尼亚压着声音低吼,莫名地暴躁起来。

带着鞘都没有的武器拜访此地的主人,的确有些失礼……但埃德实在不想丢下这柄陪他努力战斗过的剑。

“让他留着它吧。”温和的古精灵语不知从何处传来,“他或许是它等待已久的归宿。”

尼亚的双肩肉眼可见地抖了一下,埃德也赶紧提醒自己,不要被这好听的、让人忍不住生出亲近之意的声音所.诱.惑。

绕过空旷的前厅和走廊,他们在左侧的书房里见到了潘吉亚的领主,列乌斯。

站在窗边的领主倒没有把自己也弄成精灵的模样。它的身高只比野蛮人略高一点,肌肉结实而不突兀,乌发直直地披垂至腰间,也只在腰间裹着齐膝的黑色腰衣,嵌着黄金与宝石的腰带垂在身前,有点像西南荒漠的风格。它的五官深刻如刀削,是与声音截然不同的凌厉,肌肤连同嘴唇都是雪白,从额头生出的双角却是纯黑,黑而亮,仿佛是用黑曜石精心雕刻而成,微微后弯,在末端卷出一段精致的螺旋。

它的双眼亦是纯黑——像所有恶魔一样,没有眼珠的一片纯黑,但当你看进去的时候,却又仿佛能从其中看到闪耀的星光。

埃德恍惚觉得他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像夜空,也像倒映着星辰的黑色大海,不是冰冷与死寂的深渊,而是孕育着万物的生命之源。

他被尼亚猛扯了一把,回过神来,微微低头。

哪怕是面对另一个世界的国王,这也已经是他最高的礼节。

身份听起来像是奴隶的尼亚则如骑士般单膝跪地,恭顺地垂头。

“起来吧。”列乌斯的声音依旧是温和的,却也不容违抗,“做得很好……你可以离开了。”

尼亚沉默地起身离开,甚至都没有多看埃德一眼。

埃德不得不再一次提高警惕——他还从来没有见到尼亚·梅耶如此恐惧的样子。

小受在开会身体道具 第二章

这就很吓人了。

颜如羽有一种刚干完事就被抓了个现形的感觉。

而接着,他就听到一声厉喝。

“好你个颜如羽,竟然敢冒充守夜人?”

暴露了?!颜如羽的眼睛有些疼,第一时间并没有看清楚三人的样子,本能的以为是身份暴露,所以,上去就是一拳。

“嘭!”

一声闷响。

中间开口的人便滚落到了楼下。

“……”

另外两人你看着,我看着你,接着,同时惊呼出声:“王兄!!”

“王兄?”颜如羽脑门上闪过很多问号,然后,他睁大了眼睛向着楼梯位置看去,就看到王旦正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

噢嚯,打错人啦!

一刻钟后。

王旦黑着一只眼睛郁闷的坐在了颜如羽的对面。

而另外两名随行的秀才‘李三妙’和‘郑四夏’则是在一旁捂着嘴巴,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

颜如羽叫来了店小二,让上三斤卤牛肉,再加两壶水酒,王旦的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些缓和。

等到酒菜上来,王旦便开始借着酒意吹嘘起来。

无非就是这小客栈的酒实在不行,跟天星阁出品的酒差得太远了,再就是广水县春楼院的一些趣闻。

颜如羽已经换上了一件青色的儒衫,看到酒菜上来后,就吧啦吧啦的吃菜,他是真的有些饿了。

所以,等到王旦吹完后,再看桌上……

“咦?菜呢?”

王旦再次郁闷了,这都是他挨了一拳换来的,结果,他一口没吃着?

“颜兄这一年,到底去了哪里?为何一身的守夜人打扮?”王旦没得菜吃了,便只能干喝了一口酒。

“外面游山玩水,又欠了债,不敢回村子,这不是王兄说的吗?”颜如羽将最后一粒花生米夹到了嘴里。

“咳咳!”王旦咳了两声:“戏言,哈哈哈,都是戏言,颜兄莫要当真,不知道颜兄这次秋闱准备的如何?”

“准备考个解元吧。”颜如羽实话实说。

“咳咳咳!”

王旦刚喝下的酒直接就呛了出来。

李三妙和郑四夏同样被颜如羽的话给吓了一跳,解元?这可是秋闱第一名的称呼,这个颜如羽有这么大的信心?

三人自然是不信。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高h调教文

竟,颜如羽这一年都在外面游山玩水,怎么可能会考中解元?能中到举人,便已经是万幸多福了。

当然,三人也不会当面戳破,只是再次将话题转向风花雪月。

颜如羽对这个话题还是挺有兴趣的。

因为,这个世界的风花雪月,可不是什么杜十娘之类的苦情戏,里面可是包夹着很多的趣闻。

“听说庆山县的主司以前就是上党郡百花楼的清倌人,当时有个叫徐才的举人路过百花楼,被这清倌人看中,想邀入阁内,结果徐才不肯,后来怎么着?这清倌人中了进士,这徐才却落了榜。”

“哈哈哈,这事我知道,徐才落了榜后,这清馆人便把他招了当师爷,据说每日早晚都要侍候这清倌人洗涮更衣呐!”

“等进了上党郡后,不如我等也去这百花楼看看?那里可是出了十七个进士的地方啊,听说到上党郡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高h调教文

赶考的秀才们都是去过的。”

“你们有银子吗?”颜如羽适时提醒道。

“呃!”

三人一滞。

接着,便都摇了摇头,但很快,王旦就说出了其中的“窍门”。

“百花楼的消费我等固然是承受不起,但是花上二两银子给个茶钱还是可以的,如果侥幸能凭着诗文字画吸引到百花楼中的姑娘注意,那可就美哉了,真要是败下阵来,那也只能怪自己才疏学浅。”

小受在开会身体道具 第三章

被绑架了!

剑修神色有些古怪!

青衫男子低声一叹,“这个家伙.......”

剑修笑道:“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去看看吗?”

青衫男子犹豫了下,然后摇头,“让他自己解决!”

剑修道:“应该是无法解决,所以才找你!”

青衫男子摇头一叹,“逍兄,我们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得成长起来,若是我与天命还是那么的帮他,他一辈子都无法成长起来。”

剑修想了想,点头,“也是!”

青衫男子道:“走吧!”

剑修犹豫了下,然后道:“等等看!”

剑修摇头一笑,显然,青衫男子还是放心不下。

...

十方绝地。

红裙小女孩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两只小脚轻轻地晃动着,在她手中,是一枚已经被啃去一半的灵果。

在小女孩面前,那亡灵大帝正在跳舞!

没错!

一具骷髅在跳舞,跳的还挺好!

不得不说,这一幕很诡异。

而一旁的阿罗笙脸色则无比的凝重,这亡灵大帝何许人也?

百万年前就已经是无间境无敌了啊!

而就是这么一个无敌的强者,此刻竟然在这跳舞!

这红裙小女孩到底是谁?

是十方神帝吗?

阿罗笙心中充满了疑惑,但她此刻也不敢问,怕惹恼那小女孩。

没多久,一名老者来到了十方绝地,老者走到阿罗笙面前,恭敬地递上了一枚纳戒,纳戒内,正是一百亿枚魂晶!

阿罗笙将纳戒递给小女孩,小女孩看了一眼,然后收起纳戒,道:“走!”

阿罗笙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当经过叶玄身旁时,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叶玄,“你的家人呢?”

闻言,叶玄顿时悲从心来。

因为老爹没有任何回复!

阿罗笙轻轻拍了拍叶玄肩膀,“保重!”

说完,她快步消失在了远处,头也没回。

这时,小女孩看向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也没有说话。

这时,小女孩起身走到叶玄面前,她手中的灵果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柄匕首。

就是这柄匕首,刚才将炎皇分尸成了数万段!

小女孩看着叶玄,“穷鬼!”

说着,她就要动手,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等等!”

小女孩盯着叶玄,没有说话,但是叶玄已经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意。

叶玄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他手中,“你看看这个值一百亿魂晶不!”

小塔直接跳了起来,“小主,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卖我!”

叶玄:“......”

叶玄面前,小女孩看了一眼小塔,她眉头皱起,片刻后,她摇头,“不值!”

闻言,小塔勃然大怒,“你居然说我不值?我可是诸天万界第一塔!”

叶玄连忙点头,“诸天万界第一塔,我可以作证!”

小女孩又打量了一眼小塔,再次摇头,“无用!”

叶玄:“......”

小塔还想说什么,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小塔剧烈一颤,直接飞了出去,但是没有坏!

见到这一幕,小女孩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她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她手中,她打量了一眼小塔,下一刻,她直接进入小塔的世界内。

小塔内,小女孩看了一眼四周,很快,她似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再次皱起。

片刻后,小女孩双眼眯了起来,她发现了一道封印!

青衫男子留下来的封印!

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四周空间突然剧烈一颤,但是那道封印没有任何反应。

小女孩沉默片刻后,离开了小塔,她就那么看着叶玄,不说话。

叶玄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这女人没办法破老爹留下的封印,但是,对方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

小女孩突然转身离去。

叶玄眉头皱起,有些疑惑。

而一旁,那亡灵大帝深深看了一眼叶玄,然后连忙跟上了小女孩。

叶玄有些疑惑,这小女孩怎么突然收手了?

他刚才其实已经感受到这小女孩的杀意了!

对方是想杀他的,但不知为何,对方又收手了!

没有多想,叶玄决定先溜,他刚走几步,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一旁响起,“我若是你,就留在此处!”

叶玄转头看去,刚离去的亡灵大帝又回来了。

叶玄沉声道:“为什么?”

亡灵大帝淡声道:“外面到处都是亡灵,你若出去,瞬间被分尸!”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问,“前辈,那小女孩是?”

亡灵大帝摇头,“不知!”

叶玄眉头微皱,“不知?”

亡灵大帝点头,“我在此地陪了八十万年,但我对她,一无所知!”

八十万年!

闻言,叶玄眼皮一跳,这家伙被囚在这里八十万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55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