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今天就给你,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一章

君墨邪伸出手牵着凤清歌的手,然后把凤清歌拉进自己的怀里,在她的耳旁摩挲。

“想我了?”

凤清歌不想拆穿君墨邪,他们前几天才见过面。

“嗯。”

凤清歌顺着君墨邪的话说。

不知道为什么,君墨邪左眼皮一直跳,这让他暗感有不详的预兆。

他担心她,现在她来自己面前了,他也稍稍放心了。

但是他的心口却又如同压着一块大石头。

她离他越近,他就越害怕她会想起以前的事,他看着凤清歌,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

他第一次害怕,害怕失去她。

君墨邪抱紧凤清歌:“一切都有我,我会守着你的。”

凤清歌被抱着,有些好笑地拍打着君墨邪,眼神却是晦暗深不见底。

果然墨邪什么都知道,只不过一切都瞒着她,不告诉她。

凤清歌攥着君墨邪衣服的手,愈发攥紧。

在她记忆里,小时候一直陪着她玩的小男孩,应该就是君墨邪。

墨邪对不起,我想起来了,但是我却无法和你相认。

而我马上就要离开你了。

对不起墨邪。

君墨邪为欢迎凤清歌的到来,在魔宫举行盛大的宴席。

按理说他们魔族和神族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魔君也不必如此,但是那些大臣心都明镜似的。

懂,他们都懂。

只不过仲尤有些不明所以,只是一个神族小上神罢了,那些臣子看神族小上神眼神八卦也就算了,就连自家君上都十分的不正常,居然还举行宴席款待神族人。

仲尤实在不知道这魔宫除了他,其他人都是怎么了。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二章

“这么想跟着我学习?”晏今意忽然询问。

霍清媛重重点头:“是的是的。”

“先给你个任务,帮我查查是哪家神仙诈骗公司盯上了刘晨。”

“没问题,二嫂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晏今意诡谲一笑,那我就送你们一份大礼好了。

霍习深最近给晏今意打电话越来越频繁。晏今意觉得,可能是春天到了,霍二狗想女人了。

一到家,就直奔书房,霍习深果然坐在书桌后办公。

他穿着深灰色居家服,应该刚洗过澡,乌黑短发还有些湿润,正服服帖帖垂在他额前,倒是将他身上的冷戾锋芒减弱了不少。

察觉有人进来,霍习深只是抬眸扫了眼,视线又重新落在电脑屏幕上。

无视她?

晏今意忽然起了调戏他的念头,当即脱掉身上的薄外套露出里面白色吊带衫。

随即,扭着小蛮腰趴在霍习深对面,“霍总,想我了吗?”

霍习深薄唇微抿,终于正眼看向她。

“工作是做不完的,霍总休息休息陪陪我嘛~”

霍习深还是没有说话,先是瞄了眼电脑屏幕,又盯着她看她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

霍二狗的厌女症是不是更严重了,怎么都不搭理她的?

以往,好歹会配合性的回两句。

晏今意越挫越勇,原地转了圈朝霍习深勾着手指,“霍总我们这三天不出门了好不好,我觉得霍总的体力肯定能支撑三天的。”

霍习深眼角微微抖动了下,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换了个姿势坐着,双手交叠支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盯着晏今意。

我去居然还没反应?

霍习深出柜了?

妈妈今天就给你 第三章

黑沉沉的夜中拉开一道让人惊心的闪电,刺目的光亮利刃一样将天空划开。

紧接着一道炸雷响在

文学

耳边,让方乔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在精神病院呆过那几年留下的后遗症,让她总是如惊弓之鸟一般的胆战心惊,车窗外,如注的雨帘一直没有停歇过。

寒冷的天气让她的顽疾发作了,她咳了几声,掌心上有一大团殷红的血迹。

鼻子里也有鲜血汩汩地流出来,方乔慌乱地伸手捂住……

方乔,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女儿还在等着你,你一定不能倒下,方乔,坚持住!

她一遍遍地给自己鼓舞打气。她的身体早就已经彻底垮掉了,只是为了女儿,才一直撑到如今。

“师傅,能不能再开快一点?”方乔十分焦虑,催促道。

“小姐,体谅一下啦,这个天开出租车也是不容易的啦……”

司机有些不耐烦地应道,车速不仅没快,还放缓了好多。

方乔紧攥着拳头,长长的指甲嵌入掌心里,手心中泛出发黑的血迹。

她本不该这样沉不住气的,可是保姆说宝儿发烧烧得很厉害,已经快两天了。

方家一家都在为方安平和吴静雅的新生儿做满月喜酒,家中根本没人管宝儿。

这个天气,保姆也不敢随意带着宝儿出来,才不得已给方乔打了电话。这烧要是再不退下去,宝儿可就……

方家,她本不想现在踏入半步的,却不得不在这个时候出现!

宝儿,已经是她全部和仅剩的希望,支撑着她没有倒下!

若不是记挂着宝儿,在精神病院的那四年里,她早就撑不下去了。

“小姐,到了!”

出租车司机的话将方乔惊醒,她看也没看掏出了几张钱扔给司机,冒着瓢泼大雨冲了出去,冲向了那个她生活了多年原本属于她却被人掠夺了的方家。

灯火通明的方家别墅内,宝儿的父亲方安平正在和吴静雅向大家敬酒,感谢大家光临今晚新生儿的满月礼。

方乔的眼中冒出浓浓的火光,她的前夫和她的闺蜜正在喜气洋洋的抱着孩子接受祝福和夸赞,而她六岁的女儿正在房间里烧得人事不知。

看门人拦住了她,目光露出

文学

轻蔑之态,不管方乔怎样恳求,都无法打动他放她进去。

冷冽的大雨让方乔的整个世界像是漂浮在未知的海面,而整个方家都像是在一艘豪华游轮上,灯火通明,流光溢彩,极尽豪奢地举办着热闹的宴会。

方乔在冷冽的大雨中,心中却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吴静雅朝这边看了看,看到大雨中落汤鸡一般的方乔,挑起唇角轻蔑地笑了笑。

原本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方家大小姐,也会沦落到今天这步啊!这,可比单单将方乔关在精神病院里,让她感觉到更满足,更兴奋!

吴静雅低声对旁边的人吩咐了几句,然后高傲地看着方乔的身影在雨水里急切地冲进了客厅里。

方乔来不及想看门人为何这么爽快便将她放了进来,一进客厅便朝楼梯的方向跑过去,宝儿的房间就在楼上。

大厅里的客人都被鬼一样的方乔惊吓了一跳,都不由窃窃私语起来。

方乔的前夫方安平皱了一下眉头,手一挥,他身边便有好几个保镖一拥而上,将方乔抓起来扔在了屋子中央。

一身雨水和血水的方乔跌落在屋子中间,声音嘶哑得非常难听,抓住方安平的裤腿凄厉道:“方安平,求求你救救宝儿,让宝儿跟我走吧!让宝儿跟着我吧!”

大厅里传来热烈的讨论声,都认出了这个就是六年前从方家净身出户的方家大小姐方乔。

“听说方乔从小骄纵,对待身边的人非打即骂,毫不讲理,不仅不尊重家里的长辈,连公司的股东她都不放在眼里,啧啧,闻名不如见面,看这样子,果然是一副泼妇形象啊!”

“是啊,现在还好意思来要孩子,当年可是她被人捉、奸在床,才失去了孩子的抚养资格的呢。”

“后来说是她还沉迷于酒色间,将脑子弄得坏掉了,在精神病院里呆了四年。这两年出是出来了,可是早就只剩一个被酒色掏空了的空架子了。”

“可惜了可惜了,好歹也是个美人胚子,闹得现在这个地步。我看方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要是我早就乱棍打出去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也有可能是方安平还舍不得呢……”

最后说话的这个人,一抬头便看到了吴静雅扫射过来的目光,赶紧闭了口。

方乔使劲地摇着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这样的。

都是方家人的阴谋和陷害,将她一步步推向现在这样的境况,可是她没法向人一一辩白,也不会再有人相信她。

此刻,她只想自己的女儿安然无事。

这一言一语的议论都清晰地传进方安平的耳中,他凉薄的唇微微弯下,带着些许刻薄,正要说话。

旁边的父亲方启山就站了出来,随即居高临下对方乔说道:“方乔,你背叛安平和整个方家在先,丝毫不懂洁身自好,不守妇道,宝儿怎么可能跟着你这样的母亲?你滚吧!”

“不,不,不,宝儿发烧了,你让我带她去医院,你让我带她去医院!求求你,求求你!宝儿是你的亲孙女儿,是你方家的血脉,求求你!”

方乔说着,有些癫狂地匍匐在方启山脚下,她知道这个家里,方安平什么都听方启山的,只有方启山允许,她才能见到宝儿。

她抱住方启山的腿哀哀求恳,衣衫浸湿,头发凌乱,身上到处都是血迹,看上去让人莫名有些惊悚。

“把她扔出去!”方启山有些烦躁,也有些厌恶,说完,便转身去安抚宾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