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乱翁系列小说 第一章

秦飞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不过这上面的字我却好像从哪里见过。”

卢小天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师兄,你是从何处看到的。”

秦飞捏了捏太阳穴,有些不确定的道:“东西就在殿内,不过咱们想要去的话,得等一会出了小世界才行。但我也不确定,因为这上面的字,跟那石板刻的差不多,不过那上面刻的有点多了,我倒是一时不好确定。”

秦飞说着,顿了顿,继续道:“不过那个东西,如果你想要的话,你二师兄他曾研究过,他那有一整套的,没必要去殿里,毕竟殿里那个只是一段而已。”

卢小天听着,不由一惊,道:“师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不是什么稀有物品?”

“嗯!那个东西有石刻版的,主要是为了方便在凡间流通,除了石刻版,就是玉简了,你二师兄那里就是一块玉简。”

卢小天脸上闪过一缕失望,毕竟要是那些东西都烂大街的话,说明自己这玉牌也好不到哪里去。

卢小天落寞的神情,落在了秦飞眼中,秦飞微微一笑,安慰道:“你也别沮丧,我看你这玉牌应该是个稀罕物,不过问题就在于这上面的文字,你可知道那些流通出来的是从哪里来的吗?”

卢小天摇头,毕竟要是知道,他也不会问。

“这个是比咱们清风谷还要牛的一个门派,特意发出来的,听说这个文字的那些记载内容,是从一个大能遗府带出来的,而他们也试着翻译,但这文字压根不是什么古文,也没有任何

乱翁系列小说,h文书包网

途径可以找到相关信息,所以他们才决定将其中一些内容复刻成了玉简和石碑,流通于修真界和凡间,二师兄那块,就是他们放出来的完整版。”

“对了,师兄,那二师兄不是研究过吗?他研究的怎样?”

“瞎子摸象,两眼一抹黑,白费力气。”

卢小天听着,眉头一皱,此时的他,心中不由浮起一个念头,只不过一瞬间后,他便将其抛之脑后,毕竟只有拿到了玉简才能确定,自己现在想再多,也只是瞎想而已。

而就在此时,秦飞却拿着一堆法器放到卢小天的跟前。

“来!看一下,你还有没有看得上的,机会难得!”

卢小天望着眼前这堆法器,眼睛一眯,直接问道:“师兄,你的意思这里我随便拿?”

“嗯!随便拿!看上的都可以,毕竟这里都是我们用剩下的一些法器。”

卢小天眉头一皱,心底开始琢磨,这算不算是一个测试,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是真的,但自己也不能得寸进尺,否则还败了好感。

微微一笑,卢小天道:“师兄!我拿这么多也没用,兵贵在精,不在多,你见多识广,要不你帮我看一下,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的。”

“行!你既然拿了竹锋剑,这个青衣甲倒是不错,是四师姐当年替换下来的贴身软甲,来!你闻闻!”

秦飞说着,拿着软甲直接放到卢小天的跟前,贱笑道:“是不是很香!”

卢小天尴尬一笑,道:“师兄,差不多得了。”

秦飞却不以为然,随后对着卢小天道:“这有啥事,师兄也只是实话实说。”

秦飞一边说着,随后灵力涌进青衣甲,只见青衣甲化作一道青芒,朝卢小天身上缠去,没等卢小天反应,这青衣甲便附身在了卢小天的身上。

感受着那冰冰凉

乱翁系列小说,h文书包网

凉的触感,卢小天不由想到一个画面,要是以前在地球上,自己大夏天,能穿这么个宝贝在身上,那得多爽,想到这里,他不由嘴角一扬。

等他回神,那秦飞却一脸贱笑的望着自己,又一本正经的道:“师弟啊!我跟你说,等你见了四师姐后,你就会对这青衣甲更加爱恋的,说实话,要不是你师兄我心系你六师姐,我是真的舍不得将四师姐这青衣甲让给你穿,哪怕这青衣甲对师兄我现在没有任何用处,但这不妨碍我感受师姐的余温,你说呢?”

望着口无遮拦的秦飞,卢小天只能点头应付,道:“师兄说的对!”

乱翁系列小说 第二章

奎木狼之所以冒险下界,求得便是人间儿女情长,此时妻子出言相劝,他心中也非常清楚,一直躲在这方地下峡谷,也不过是求片刻心安,自欺欺人而已。

想要彻底解决问题,还得从改变目前天庭天条入手。

想通此间关键,他收起神通,安顿好子女,运转星辰接引法门,与郎行一同上界,成为郎行未来团队的重要一员。

郎行随之潜入星君府邸,明面上的身份还是当年第一次上天时留下的后手,以酒神官职在天庭休行走,施展天妖变化,改变样貌气息,用酒开道,结交天界低阶神邸。

天宫巍峨,看似高高在上,实则万年不变的宫殿下埋藏着常人发现不了的裂缝,郎行需要做的就是找到缝隙所在,朝分离的方向加把力,然后等待猴子大闹天宫那场惊变。

他相信,像奎木狼这般有着自身诉求的神仙绝对不在少数。

通过奎木狼的关系,他与二十八星宿渐渐熟识,他们是天庭内层的守备军队,属于凌霄殿前最后一道大规模天军,一旦有外部势力击败四大天王,穿过天门,他们将快速组织起防线。

本以为天庭守备森严,二十八星宿出动的机会非常少,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不少三界修行有成的妖魔鬼怪,都会试图来天庭开开眼界,盗宝事件时有发生,成功者也不在少数。

郎行帮奎木狼破获一次盗宝事件,保护王母灵芝仙草有功,申请调入奎木狼麾下,成为星宿副将,实则暗中保护了前来盗宝的万圣公主,借万圣公主探听天牢虚实。

成为星宿副将后,借鉴星辰锻体法门,改进功法,同时帮助二十八星宿在域外除魔行动中,架空李天王,暗中与李天王交手。

二十八星宿本身有亲兵卫队,但因李天王从中阻碍,势力龟缩在天庭内部,外战未取得好战绩,郎行帮奎木狼成为星宿之首,并降服九曜星君和漫天星宿,时隔数千年后,将所有星宿神邸整合,重建周天星斗大阵。

周天星斗大阵乃是天地奇阵之一,郎行借助周天星斗大阵修行增长,打败域外天魔,接触到准圣斗姆元君,了解到仍旧存世的虚弱准圣,与斗姆元君结盟,开始酝酿封锁娑婆世界的计划。

玉帝如来等大能目的是成就至圣,超脱到所谓大自在,甚至不管娑婆世界本身的基础,关键时刻牺牲天庭和西天这种一方势力祖地也再所不惜。

而斗姆元君、半尸祖龙这些逐渐消失在传说中的上古遗老,目的则是将娑婆世界完全封闭,抽空人界灵气,三界分离,主动断绝世界生灵修行之路,除了已经成仙的生灵停留在当前境界,世界逐渐进入末法。

而太上老君则态度模糊,没有明确倾向。

郎行逐渐了解到诸多争斗背后的推手,成为封锁派大能的先锋,破坏天庭和西天势力,将原本天庭和西天默契控制范围的大闹天宫搞得一发不可收拾。

猴子大闹天宫本就是玉帝有心纵容结果,借此敲打还未完全归心的王母势力,而郎行则联合位于人界的牛魔王等妖族大圣,一同发动,捣毁人界神庙,抢夺灵脉资源,甚至侵入本身与世无争的地仙界,直到地仙之祖镇元子出手才退走。

乱翁系列小说 第三章

绝命崖曾是多少南钊国将士的丧命之处,此时却成了苏异的绝命之地,对于一个大宋国人来说,多少有些讽刺。

大当家在那悬崖边上张望着,双腿欲动未动,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跳下去追苏异。这绝命崖的高度对寻常人来说或许是该敬而远之,但像他这样的修行者却未必会放在眼里。

“姓段的,你方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这小子活不成了吗?”大当家终是没迈出那一步,退了回来,转而朝段风怒目而视,质问道。

段风也不知自己何曾“信誓旦旦”过,便是冷笑道:“我说你就信?那现在我告诉你这崖底安全得很,你跳下去追吧。”

大当家自然也对崖底的情况清楚得很。

都说南钊国的鬼神壁前有一尊山神坐镇,但凡有人不走驰关,反而选择从此地偷境入国,便会遭到无情的镇压,成为这墓碑上千万无名魂中的一道。

这大概也是南钊国在争夺驰关这个天险之地失败后,仅剩的坚持了。

虽然这说法从未被证实,但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有偷境者成功过,便可知它并非空穴来风。大当家即使修为再高,也不敢如此冒犯一个并不怎么友好的邻国。

他也从未想过苏异会有胆做一个“偷境者”,想必其他人也是有一样想法,以至于放松了警惕。

“妈的贼小儿…”大当家终是啐了一口,悻悻地收回了望向茫茫树海的目光。

他心有不甘,只得狠狠地瞪了一眼穆兰心。

穆兰心吓得一哆嗦,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好在也没人拿去她这个少女来撒气,不仅仅是因为大家都要在人前保留一分颜面,更因她是镇南将军的千金。

大当家丢了苏异这个“猎物”,贼心不死,竟是打起了河途的主意。便听他阴恻恻地说道:“段督护,半妖虽然没了,但眼前还有一个老妖。不如你我联手将他留下来,你看怎样?”

“留下我?”河途失笑道:“你这吞丹贼人竟还敢将将主意打到老夫身上来,也不怕撑死自己…”

他怒火中烧,心道正事已了,尚有些时间,便顺道收拾一下这个不知好歹的吞丹者吧。

雪虎的巨大身影继而出现在绝命崖顶,竟有十来丈之高,抬头望去,一眼看不清全貌。

现出了妖之本体的河途,仿佛只需以虎目凝视脚下的人类,便能将人恫吓致死。

阴影笼罩下的段风三人神情凝重,稍作犹豫,终是奋起而击之。

落日余晖映照下的驰关,一头鹰隼从城中飞出,快成了一道黑影,直奔北方而去。

据说要分辨斥候传信的缓急,可以观察它携信的方式。

绑在鸟足之上的,是为缓信。以竹筒皮革锁在鸟喙中的,是为急信。

鸟喙被锁不能动弹无法觅食,斥候便会因饥饿而拼命飞向目的地以求喂食,如此方能将急信尽早送达。

这一头鹰隼的鸟嘴被一圈皮革紧紧捆起,看样子该是急信。

它昼夜不停歇,历三天三夜,跨越了大半个大宋国,终是停在了京郊的一处院落里。

那院里的一个下人见这勾嘴利爪,心中虽有些发怵,却是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松开鸟喙,取下竹筒。终了不忘备来食水去喂那头比自己的命还贵的斥候。

他用清水冲洗那竹筒,取来干布擦净,又用新布包起后,便急步往后院走去。

这院落看起来虽不如何奢华,但其用料布局与造景皆是十分讲究,要营造这内在之美,并不比雕饰华丽的外表省钱省力。

那下人穿过道道门拱,已远不止三进三出。

他最终走进了一座极为普通,与这院落格格不入的草庐里,躬身下跪,将竹筒呈给了眼前之人,恭敬道:“国师,是天目堂来的急信。”

“急信?”

国师谒法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到过急信了。他面露趣容,欣然接过竹筒,取出当中的纸条读了起来。

谒法眉头渐皱,待放下纸条后,方才又平缓下来。他接着提笔,狼毫只在空中微微一滞,便直落白纸之上,写下了一行细小的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5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