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第一晚就日了;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第一章

@@@@

一个多月没更新,准备放弃来着。

这段时间一直贪黑起早忙碌生活的事情,现在在做快递员的工作,收入还可以,每个月保底5k,多劳多得。

兴许过几个月会再次写小说,但目前恐怕是不行了,毕竟终究还是要向生活低头,一日三餐,日后的打算。

要说什么后悔的,就是又一次食言。

不过不要紧,下一本已经有了眉头。

亚扎卡纳。

总之,慢慢来吧。

期望下一本的时候,你们依旧在(鞠躬)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文学

,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第二章

拜师鬼谷子后。

王靖便留在泗水郡城监造司。

当天他便将龙形玉佩内的本源之力吸收了,在吸收后时空沙漏明显有了一丝细微变化,他发现里面沙子带点紫金色……

除此之外,其他一切还是原来样子。

至于能不能带人穿越?

只能等以后启动的时候在确认。

此后他便开始修炼紫薇观星术。

该术总纲中表述,天地万物看似相互分离,但是此中又息息相关,并且皆在天道规则之下运行,不管是人或物?只要存在于世间,那便能通过各种方法推算出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比如说可以通过天上星辰运转方式分析演算,别看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但是两者之间可是息息相关,比如说陆地出现一次地震,天上星辰也会有相关反应。

当然,首先你要能读懂“反应”才行。

还可以通过天地干支阴阳五行,或者八卦九宫等进行推算,比如说现代世界很多算卦之人,算卦之时单手拇指会在另外四根手指来回爬动?其实这便是八卦推算之法,因为每个手指上都有两道线,将一根手指分成三个区域,他们便将八卦拆分到每个手指上,便可以直接单手演算……

当然想推算的物品越厉害,推算者所耗费神魂心力越大,比如说推算一个贩夫走卒运势与一位王公大臣,前者接触的人或事比后者少,推算起来自然容易一些……

后者每天会接触大量的人和事,这其中就会产生无数可能,每做一种选择结果都不同,所以推算起来自然就更难一些。

而想要推算练气士情况,那自然就更难了,特别是那些有宝物护身(可镇压气运之宝物,比如说“仁剑”)或者说有人为其遮掩天机,稍有不慎就会受到反噬,轻者伤及神魂之力,重者直接神魂涣散……

还有天地万物都会有自身气运。

并且气运都不相同,分为灰黄红橙青蓝紫七等颜色,灰色是最普通而紫色最高贵,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黑色的气运,拥有此气运者,无一不是大奸大恶不赦之人。

个人气运会随着自身变化而变化。

比如说你气运是灰色,也就是说你就一普通人,然后今天出门遇到了贵人,此人见你贫穷便帮助你一把,你的气运可能就会产生一丝黄色,在贵人帮助下你成就越来越大,气运也会跟着慢慢变成黄色。

反而便会变回灰色。

在有就是你今天出门遇到恶人。

恶人见你吓到他的狗,不爽就找人揍了你一顿,这群人下手没轻没重把你打骨折了,灰色的气运团变的稀薄起来……

而变淡或消散,就代表一个人死了。

有人天生命中带紫色气运,而有人劳苦一生都只是灰色气运,所以说现代世界常听人说的“生而平等”,是大大的不对。

相对于占卜推演之法,王靖觉的“望气术”才是紫薇观星术的核心所在,事实上这应该算是一种神通,不仅可以用来观测天下万物之气运,同时还有很多其他用处。

比如可以看破阵法禁制弱点。

可以用来寻找世间灵泉、灵物等。

而想要修炼“望气术”之法,需一种“神涎灵液”辅助修炼才行,王靖连此物是何物都不知道?身上自然不会有这个东西。

相亲第一晚就日了 第三章

第4658章

如今蕾贝卡出现在Y国,这让王越觉得有些奇怪,蕾贝卡怎么到处奔波?

一会在H国,一会在Y国。

以王越对蕾贝卡的了解,她的行为绝对不会没有意义。

“你知道蕾贝卡来Y国做什么吗?”王越觉得,蕾贝卡来Y国肯定是和电竞方面的事情有关,Y国是莫妮卡的地盘,要是莫妮卡想知道,以她的调查能力,应该不难。

“刚才还否认和蕾贝卡没有关系,现在却有好奇蕾贝卡的行踪,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自相矛盾吗?”莫妮卡笑着说。

王越语塞,他是好奇蕾贝卡的行踪,但不是因为他和蕾贝卡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估计在蕾贝卡心里,他们连朋友都不是。

蕾贝卡不拿王越当朋友,王越也不会厚脸皮的当这个朋友。

蕾贝卡曾护送王越返回华夏,虽说这是沙舍教练安排的任务,但王越还是比较感激蕾贝卡。

如今蕾贝卡出现在Y国,这让王越觉得有些奇怪,蕾贝卡怎么到处奔波?

一会在H国,一会在Y国。

以王越对蕾贝卡的了解,她的行为绝对不会没有意义。

“你知道蕾贝卡来Y国做什么吗?”王越觉得,蕾贝卡来Y国肯定是和电竞方面的事情有关,Y国是莫妮卡

文学

的地盘,要是莫妮卡想知道,以她的调查能力,应该不难。

“刚才还否认和蕾贝卡没有关系,现在却有好奇蕾贝卡的行踪,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自相矛盾吗?”莫妮卡笑着说。

王越语塞,他是好奇蕾贝卡的行踪,但不是因为他和蕾贝卡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估计在蕾贝卡心里,他们连朋友都不是。

蕾贝卡不拿王越当朋友,王越也不会厚脸皮的当这个朋友。

蕾贝卡曾护送王越返回华夏,虽说这是沙舍教练安排的任务,但王越还是比较感激蕾贝卡。

如今蕾贝卡出现在Y国,这让王越觉得有些奇怪,蕾贝卡怎么到处奔波?

一会在H国,一会在Y国。

以王越对蕾贝卡的了解,她的行为绝对不会没有意义。

“你知道蕾贝卡来Y国做什么吗?”王越觉得,蕾贝卡来Y国肯定是和电竞方面的事情有关,Y国是莫妮卡的地盘,要是莫妮卡想知道,以她的调查能力,应该不难。

“刚才还否认和蕾贝卡没有关系,现在却有好奇蕾贝卡的行踪,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自相矛盾吗?”莫妮卡笑着说。

王越语塞,他是好奇蕾贝卡的行踪,但不是因为他和蕾贝卡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估计在蕾贝卡心里,他们连朋友都不是。

蕾贝卡不拿王越当朋友,王越也不会厚脸皮的当这个朋友。

蕾贝卡曾护送王越返回华夏,虽说这是沙舍教练安排的任务,但王越还是比较感激蕾贝卡。

如今蕾贝卡出现在Y国,这让王越觉得有些奇怪,蕾贝卡怎么到处奔波?

一会在H国,一会在Y国。

以王越对蕾贝卡的了解,她的行为绝对不会没有意义。

“你知道蕾贝卡来Y国做什么吗?”王越觉得,蕾贝卡来Y国肯定是和电竞方面的事情有关,Y国是莫妮卡的地盘,要是莫妮卡想知道,以她的调查能力,应该不难。

“刚才还否认和蕾贝卡没有关系,现在却有好奇蕾贝卡的行踪,难道你不觉得这是自相矛盾吗?”莫妮卡笑着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