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3)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一章

这几日小宋在辽新都被抓壮丁,基本上就没什么别的事可以干,隔两天去一趟金家威逼利诱,剩下的时间则是在那折腾赵橙。

本来还打算和辽国周旋的金家,被他逼迫的恨不得立刻就辽国把技术协定签下来,而本来还打算和自己拉扯的赵橙则被他逼的现在已经看到他远远走过来就要钻进房间紧锁房门。

言而总之,在磨人这件事上,宋北云可谓是绝世出尘,就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最好的职位应该是在某个执法机构里当审讯人员,毕竟非肉体上的折磨人是一种很离谱的享受。

“你开开门,逃避什么,这有什么好逃避的?你先开开门,橙姐姐,我来给你送饭了。”

宋北云在外头敲门,对于赵橙来说就是催命的魔咒,她躲在房间里回忆起了当年被外头那个人支配的恐惧。

“真不开门啊?”小宋叹了口气:“那我就进来咯。”

说完大门一声巨响,单见外头宋北云收回一条腿,拎着食盒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在屋中环顾一圈,笑盈盈的说道:“橙姐姐在房间里吗?我来了哦。”

赵橙躲在柜子后面,浑身发抖,明明已是冬至,但额头脖颈之间却满是细密的汗水。

屋中的门被推开,不那么顺滑的门轴发出吱嘎的摩擦声,接着便是一个脚步声传了过来。

赵橙压着自己的呼吸声,生怕弄出些动静被那人给发觉了,而宋北云却看到柜子后头一抹衣裳飘在外头,看上去像个憨批。

不过他也没立刻拆穿,只是坐在那将食盒打开,将里头的饭菜取出。

“这里有素鸡、酸汤豆腐丸子、闷笋丝。”小宋把东西放在桌上:“橙姐姐出来吃饭了啊。”

讲真,赵橙宁可饿死,死外头,她都不愿意再被这个狗东西给精神污染了,打又打不过,撒泼发疯也都没有用,骂更是骂不过,总之只要不看到这个人让她去干什么她都愿意。

小宋把东西摆好之后,打量起了这个小房间,这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套被子之外,其他也没什么东西了,家具也就是个桌子柜子,朴素到了极点,当真就是冷宫的配置。

而赵橙在这样的地方蹲了三年,出点什么毛病都是正常的。

不过如今她好像毛病更重了,但这又跟他宋北云有什么关系呢,他的任务就是把赵橙完好的交到福王的手中,剩下她是死是活便再无瓜葛了。

“我说。”

小宋走到柜子旁,靠在离赵橙不到一米的地方,看着她露出来的半截衣服:“你现在算是嫁了两次人,你有没有好好思考过为什么你两端婚姻都这么失败?第一次好像是还没来得及洞房花烛,相公就战死了对吧。第二次还把自己整冷宫里来了,你说你图个啥。”

赵橙没有回答,反而将自己更往里头缩了缩,好像生怕宋北云发现自己似的。

要么说她不聪明呢,这地方来回就这么大,连个跳井的地方都没有,她藏能藏在什么地方呢?连这个都想不明白,就这智商还造反……这让小宋对她的血统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按照道理来说,他老赵家的孩子又有几个会是呆傻的呢,偏偏赵橙却是……

“橙姐姐你在哪里啊?”小宋就在柜子旁边喊了起来:“你要是不在我便走了。”

宋北云叹了口,转身走到了门口很大力的关上了门,过了一会儿之后赵橙觉得他已经走了,便探头探脑的从柜子后面走了出来,可是刚一出来却发现宋北云哪里走了,他就站在门口,依在门框上并且从里头关上的门。

“呀,橙姐姐,你从哪里变出来的,好厉害哦。”

听到他语气夸张的嘲讽,赵橙当时就知道自己又玩砸了,不过她已经没心气去说话了,对于面前的这个怪物,她除了乏力感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橙姐姐怎么不理我了?”小宋靠在那嬉皮笑脸的说道:“是不是今天的饭菜不满意?”

赵橙就当宋北云不存在,坐在那开始吃饭,因为之前的几日她也试过不吃东西,但面前这个人会用暴力按着自己的头往下灌,她不想再体会那种感觉了,所以自觉的坐在那吃起了饭来。

因为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对抗这个人的折磨,而自杀又跟她的底层逻辑有冲突,所以与其被人强迫,倒不如自己主动一些。

“年前我会把你带出这里,送你回大宋,你觉得怎么样?”

觉得怎么样?自己能有选择权?赵橙心中冷笑,怎么样都不是别人说的算么,自己的一生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不是我说啊,橙姐姐。你呢,又笨又没本事,还总是喜欢搞点事出来。我觉得大可不必,你懂我意思吧?我要是你,我就老老实实安安稳稳的坐在家里混吃等死。”宋北云仍然在不停的说,他也不管赵橙会不会接话:“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在一群女孩子里笑颜如花等着路过的公子春心荡漾。我保证,你只要肯这么干,我一定给你安排,就是安排那种女子的聚会,里头其他女子都丑兮兮的,一眼望去就是人群众最靓的仔。”

赵橙仍是不动不听不说甚至不看他一眼,可宋北云却丝毫不以为意:“然后你就去选个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妈妈的朋友无删减全集

老实人嫁了,虽然这次回去之后,你可能要改头换面了,但问题不大,毕竟还是福王爷罩着你,就算以后王爷老了,金铃儿也会照顾你,毕竟你是她姐姐。”

“哦,对了。还有一点,你回去之后可不可能再跟以前的朋党有私交了,先不说你那朋党可能都被我杀干净了,就光说你可能会连累你娘亲这件事,你也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小宋一边剥着指甲一边说道:“如果说你再胆敢犯蠢,福王爷绝对是不会姑息的,他可没我这么好说话这么随便。他可能不杀了你,毕竟你是他和你母亲的意外产物,但他可能会把你嫁到乡下去,嫁给村口卖猪肉的刘屠户。你见过那帮屠户没有?”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 第三章

【诸王夺嫡】最后赢家(大结局)

田荣是司礼监总管,他利用手里的权力假传圣旨,把在京的文武大员都召集到了金銮殿,连老态龙钟的王铎和宋应星也被请来了。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

代总理大臣陈永华看着6续到来的诸如李沾,阴士勋,傅山,傅云,丁启睿等等文臣,李定国,高狄,李过,金声桓等等武臣,他心中有些纳闷,皇上明明去泰山封禅了,召集这么多人干什么,再说这也不能是皇上的意思,难道是监国有什么事情宣布?

陈永华马上就知道错了,因为他看见随后而来的楚王慈燊也是一脸茫然,别说楚王,其他赶来的皇子,包括四皇子慈烨,也都是如此,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

田荣见人来的都差不多了,咳嗽一声,“皇上在泰山封禅,颇有感悟,皇上开创万世未有之基业,为古往今来的第一人,然,皇上深感肩上担子日重,难以处理国事,现有退位诏书在此……!”田荣把弘光帝写的退位诏书宣读一遍,随后话锋一转,“皇上另有传位诏书,齐王慈炟接旨。”

朱慈炟从众皇子中踏步而出,“臣在。”看见朱慈炟跪下,其他人也都跪倒。

“立储之论,滋事体大,朕之子颇多,很是劳心费力,几乎昼夜惶恐,唯恐立储不慎,有负祖宗……今齐王慈炟,文武全才,有经营帝业之能,广大祖业之贤……特传位于齐王,钦此。”

田荣这边的话音刚落。朱慈烨不由冷笑,从地上站起来,“田荣,你有几个胆子?这传位诏书分明就是假地,父皇从来就没有传位给三哥的打算,为何会冒出这样一份诏书?”

田荣嘿嘿一笑,“难道皇上有传位给四皇子的意思?四皇子的心性还是没养好啊!我田荣有几个脑袋敢伪造诏书。”

朱慈烨看看大哥。“父皇没有传位于我的意思,但是父皇有传位于楚王的意思。楚王现在是监国,这都是朝廷上下看的出来地,只待父皇北巡归来,父皇就会册封楚王为太子。”说着,朱慈烨看看诸位大员。

没等旁人说话,老十朱慈焜先蹦出来了,他跟朱慈烨的关系还不错。见田荣对四哥冷嘲热讽,大骂了一声,“四哥,跟这个阴人费什么口舌,先把这个乱臣贼子给废了,来人,给我把田荣拿下。”说着,朱慈焜从身上抽出一把软剑朝田荣刺去。

朱慈炟害怕老十动刀。一脚踢飞朱慈焜手上地软剑,“十弟,你怎么敢佩戴兵刃进入此地,来人,把十皇子请到一旁。”大殿周围早已经被田荣布置了很多人手,闻听朱慈炟之言。跑出十几个人把朱慈焜给绑了。

王铎对此事很是惊讶,他冲朱慈炟一招手,把诏书拿过来一看,“这诏书确实是皇上的笔迹,我虽然老眼昏花,但还不会认错……。”

王铎的半截话还没说完呢!静观事态展的几个人高呼万岁,朱慈炟在一旁把诏书从王铎手指抢回来,禁不住流泪,“父皇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儿臣,儿臣怎么扛得住。”

田荣把朱慈炟扶到龙椅旁。“皇上传位于王爷。就说明王爷有值得皇上欣赏的地方。”田荣把朱慈炟按到龙椅上,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似乎落了地。“君臣名分已定,诸位还不参礼!”

朱慈炫看着这出闹剧,心中有些吃不准,依他对父皇地了解,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生,父皇是什么人,自己蛰伏这么多年都不敢有所动作,就是害怕父皇正当行使权力的颠峰,这样逆流而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朱慈炫见大哥脸色青,他一把握住朱慈燊的手,小声道:“静观其变。”

朱慈燊真是被气糊涂了,这明显是要把他架空,先不说诏书的真假,老三玩了这么一手,很显然是谋划了很久,没想到一直印象不错的老三会这么做。

朱慈炯也很吃惊,可他却被高狄高元照等人的目光制止住了,朱慈炯也知道现在不是伸手地时候,还是看看再说吧!

田荣见大殿之上跪拜之人寥寥无几,他脸色一沉,“尔等为何不拜?难道想要谋反不成?”

“不是我等要谋反,而是你不知在哪弄来了诏书,图谋不轨。”老八朱慈炘冷眼看着田荣,正想说呢!大殿之上突然响起了打鼾之声,众人循声望去,敢情好,王铎坐那睡着了,鼾声不住的提高,这个情况之下还能睡着,堪称空前绝后。

田荣看着朱慈炘嘴角微翘,“来人,把八皇子也请下去吧!”田荣说完,半天也没人上来,田荣纳闷,“来人,把八皇子请下去。”音量提高也没人应声。

就在这个时候,大殿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跑步声,眨眼间,从外面进来一队人马,将金銮殿内的众人都包围住了,为之人乃是京城守备使李辰。

“田总管,戏唱到现在刚刚好,再往下恐怕就没人听了,诸位王爷,大人,还请配合一下,都把手举起来。”

李辰说话的时候,田荣已经从衣服内里抽出了短铳,他知道李辰这个人不一般,一旦李辰站出来,那么军方的其他人肯定也会借机起事,那么他就算是为朱慈炯做嫁衣了。

“砰!”一声巨响,震地人们耳膜有些刺痒,田荣感觉到后背的痛楚,他慢慢的转过身,“原来……是你……出卖我……!”看到身后之人,田荣一下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

吃过精的女士们谈感受;妈妈的朋友无删减全集

慈炟能顺利的弄来诏书,怪不得刚才呼唤无人应答,原来所有事都坏在了他身上,咣当一声。田荣手中的短铳落地,人也栽倒绝气身亡。

朱慈炫看着背后给了田荣一枪地人,心中一阵胆寒,也有些得意,他就说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父皇也不会有今天了。给田荣下刀子的正是田荣依为左膀右臂,心腹中的心腹——侯四。

侯四看着田荣的死尸。怎么形容田荣的行为呢!好比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根本拿不出手,如果不是他见机地快,估计地上还得多上他那一具尸体。

侯四来到李辰面前,二人交谈了几句后,并身来见朱由榔,陈永华和李定国。这三个人现在是中流砥柱,王铎刚才虽然被枪声震醒了,结果看了一圈又迷糊起来。

侯四拿出三道圣旨,第一道是呈给了陈永华,“大人,这是皇上给您地圣旨。”接着又给了朱由榔和李定国一人一份。

陈永华看完弘光帝地旨意,抬头看看朱慈炟,“皇上有旨。削去朱慈炟地齐王爵位,由李辰将军带着赶赴泰山。”

朱慈炟看着局势一下就逆转了,他地脸色顿时变的苍白无比,面无表情的由李辰等人押了下去。

李定国咳嗽一声,“皇上有旨,命监国暂且统帅全军。行兵部尚书之职责。”

朱由榔的那道圣旨很不一样,也没当众宣读,只是走到阴士勋身边,咬了一阵耳朵,二人就走了,弄的神神秘秘的。一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

朱慈炫回到府中,他知道大哥的地位已经稳固地难以动摇了,被田荣这么一折腾,朝廷上下保证都看清了形势,再说大哥现在统帅全军。这一下就把二哥那边给压下去了。高狄等人再有法子,也不敢有所异动。今天的事情就是样板。

朱慈炫总觉得心里闹的慌,在家跟阿珂阎珺等人也不好说这些心事,他收拾了一下进宫去见妈妈,来到皇宫一看,皇宫里面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两位贵妃在那哭闹呢!

柳如是看着哭的跟泪人似的韩氏姐妹,心中很是难过,“贵妃娘娘别担心了,皇上不也削了老四的王爵嘛!老四现在不是好好的,皇上削了慈炟的王位但又把慈炟给叫到身边去了,就说明皇上对慈炟没记恨,再说事情地经过我们都不知道,贵妃娘娘就别操心了,一切都有皇上在,嗯!”

韩丹和韩双下午才知道儿子闹了一出逼宫的好戏,结果还演砸了,姐妹二人连担心再加上害怕,已经乱了方寸,此时听了柳如是的话,二人这才好过了一些。

朱慈炫跟着劝了两句,朱慈炫知道贵妃韩双非常受宠,父皇肯定不会说什么,虽然三哥比四哥的行为更可恨,但那都在父皇的掌握之中,还是像教育子女多一些,就是不知道父皇会不会恢复二人的爵位。

朱慈炫搀扶着白静回寝宫,把生地事情都跟白静说了。白静皱着眉头,“我们娘俩还是不了解你父亲啊!田荣给你父亲办了很多事,据我猜测,连对天地会的反间工作都是田荣一手负责的,而侯四起到的是承接作用,侯四的反复不能说明什么,照你这么说来看,你父亲手里还掌握着一支力量,短小而精悍,看来他真的变了好多呀!”

朱慈炫也感到阵阵胆寒,“妈,那我该怎么办呢?父皇已经铁定把皇位传给大哥了,要是过个三五年,我就没机会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你父亲在的一天,你还是别想了,你还不是你父亲的对手,想要继续走下去,一是等你父亲死了,二是把孙子的基础打好,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感觉很累。”白静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把眼睛闭上了。

朱慈炫走出母亲地寝宫,一拳打在门板上,听母亲话里地意思,侯四起到的作用不大,帮着父皇办事地也不是侯四,那会是谁呢?黑暗中一直盯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朱慈炫想到这,就感到后背冰凉,不错,他照比父皇,还差了一截。

弘光帝带着三儿子一路北巡,历时大半年才回到南京。来到南京城外,我看看身旁的慈炟。“先进宫看看你母亲吧!她算是被你吓坏了。”慈炟地性格我很了解,如果慈炟换成老五,那么就另当别论了,兴许老五就会成功,慈炫蛰伏的虽然好,但是太过蛰伏,反而是一个弊病。一点都不像他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57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