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4)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翁熄系列36章 第一章

混沌气劲,无坚不摧。

化为刀剑之气,势如破竹,再辅以龙气加持,任以诚一招出手,顿将摩诃无量所汇聚的九天之气绞散。

聂风和步惊云的兵器也随之脱手。

强绝无匹的力道爆发开来,下方观战的众人,赫然发现乐山大佛的胸口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向全身蔓延开来。

三人身在半空,招式力尽,同时坠落而下。

聂风忽地狂喝一声,身形急旋,随即右手一把抓住步惊云,借着旋转的力道,将其向佛顶抛去。

这时,恰巧一阵清风吹过。

就见聂风竟硬生生停在了半空,然后抬脚踢在佛像之上,砰然一声,整个人立时腾空而起,急向步惊云追去。

任以诚亦不甘示弱,双臂一振,‘凤舞九天’身法当即展开,御气乘风,掠空而上。

倏忽间,人影闪动,几乎和两人同时落在佛顶。

日渐高升。

火气愈盛,风、云的功力便愈强,魔性也愈重。

两人不顾兵器离手,落地瞬间,果断再向任以诚攻去,誓要将这阻止他们成魔的人置于死地。

步惊云两手一翻,使出排云掌,‘撕天排云’的猛烈掌劲,直取胸膛。

聂风则飞身而起,施展风神腿,‘雷厉风行’劲力破空,沛然轰向头颅。

任以诚不闪不避,立足原地,双掌云手盘旋,运使轮回劫,一引一带,借步惊云掌劲抵挡聂风的腿劲。

三绝武学自有生克之规,排云掌正好克制风神腿。

蓬!

气劲交锋,两人身形齐齐向左右退开。

却见聂风凌空飞闪,转瞬又绕至任以诚身后,风神腿再出,一式‘神风怒嚎’迅疾无伦的向他脖颈踢去。

步惊云运劲稳住身形,足下一顿,瞬既箭射而回,双掌翻飞,以‘翻云覆雨’罩向任以诚,出手亦是奇快无比。

骤觉背后生风,身前更有掌劲扑面。

任以诚猛地矮身,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聂风重腿,同时顺势出腿回扫。

步惊云的下盘相对不稳,“嘭”的一声,脚下一个踉跄,掌势顿止,仰躺而下。

劲风再起。

聂风一击不中,攻势毫不停顿,翻身掠至任以诚身前三尺,一式‘风中劲草’猛蹬对方面门。

任以诚错步右侧,左掌抬手一式‘云海波涛’迎了上去,以刚柔并济的掌劲化去聂风腿劲,将其震飞出去。

但就此时,步惊云已趁机再度逼杀而来,雄势一掌‘排山倒海’狠狠击向了任以诚的胸口。

电光石火间,任以诚的左掌未及落下,右拳已然轰出,陡然一股寒气横生,赫然正是天霜拳。

拳克掌。

‘霜雪纷飞’拳带扭劲,力透而出。

砰!

掌劲应声而散,步惊云亦被震飞出去。

而就在三人激斗的同时,半空中也不断响起兵刃交击声。

却是绝世好剑与雪饮刀,争锋和无双剑,正在他们头顶之上相互交加。

四柄皆是罕世难见的神兵利器,深具灵性。

受三人交手时的气劲所牵引,它们竟似是要跟各自的主人那般,一争长短。

乐山大佛高近三十丈。

但观战的众人中不乏高手,似破军等人功聚双目之下,可将佛顶的战况一览无余。

眼见四柄神兵争辉,居然能无人自动,尽皆惊叹不已。

“啊—任大哥小心

翁熄系列36章,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

第二梦目光死死盯着佛顶,蓦地失声惊呼。

风、云二人接连中招,却悍不畏死。

他们被逼退后,浑然不顾自身伤势,当即又再向任以诚冲杀过去。

聂风一马当先,爆出滔天腿影,成‘暴雨狂风’之绝,雄浑气劲急如骤雨,笼罩四面八方,倾盆洒下。

任以诚双掌横推,‘燮云无定’化纳阴阳之气,惊涛骇浪般席卷而出。

然则。

下一瞬,聂风招式忽变,右腿凌空一扫。

漫天腿劲中,骤然划出一道刀气,势若劈波斩浪,瞬间撕开了任以诚的掌劲,更要将他的身体一分为二。

任以诚目光一凝,刹那间已认出这是天刀八式中的一招,‘天风环佩’。

聂风竟是以腿代刀,只是原本仙气盎然的刀法,此刻在他用来,却满是慑人的魔气。

环佩叮当的仙乐清音,也变成了沙场之上的战鼓雷鸣,惨烈无比。

他人快,刀更快。

刀气过处,任以诚不及反应,“嗤啦”一声,胸口的衣衫已被划开,身形亦随之一震。

轰隆!

天际突来惊雷炸响。

步惊云紧随刀气而至,双掌中电光闪烁,砰然一声,已印在了任以诚后心之上。

掌劲如雷,任以诚全身顿时冒起剧烈白烟。

“‘云十’剑之后,当然就是‘云十’掌,东瀛一行,你小子跟无名在船上待了这么久,果然不是白混的。”

任以诚身受一招‘雷霆无尽’丝毫不觉意外,深吸一口气,体内真力随即透出,将步惊云手掌弹开。

他虽连中两招,但此刻真力充足,麒麟体更近乎金刚不坏,是以全然不受影响。

翁熄系列36章 第二章

“各自下去吧!”

目光自一众弟子的脸庞上面扫视而过,元始天尊挥了挥手说道:“记住,尔等若无要事,最好还是在道场之内静诵黄庭!”

口中的话音落下以后,元始天尊的身形当即就消失在了云床之上,他还要去找太清圣人和通天教主商议一下百年之后签押封神榜的事情。

眼见得自己师尊的身影消失,一众阐教弟子稍稍寒暄了一番过后,也同样是各自离开了昆仑山玉虚宫。

除去准圣境界的周辰以外,其他阐教弟子皆尽都在此次量劫的波及范围之内。

他们方才在元始天尊这里求得了渡过量劫的办法,眼下自然是要赶忙去将方法付诸于行动。

而周辰送别了诸位师弟以后,他也没有在玉虚宫之内过多逗留,径直便返回了紫微帝星当中。

无量星辉弥漫的宏伟帝宫之内,周辰盘坐在一件静室之内,他眉头轻蹙,暗自在心中思量着什么。

其实以周辰的修为实力来说,他完全可以在此次量劫当中置身事外,然而这毕竟是一场事关于整个玄门道统的浩劫。

身为元始天尊最为重视的弟子,阐教首席,周辰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教派在此劫当中失利。

倘若周辰放任此次量劫衍变下去,整个玄门的气运都要大为折损,更别说他们阐教一脉了。

依照周辰所掌握的封神量劫之信息来看,未来西方教叛出玄门,自立佛教,方才是最大的赢家。

除去西方教之外,人阐截三教皆尽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失。

其中尤以截教的结局最为悲惨,最终甚至近乎差点断绝道统传承。

哪怕是推动此次量劫爆发的天庭,到了最后亦是没有得到什么太大的好处。

昊天虽然凭借封神榜填充了天庭的神职神位,但是因为诸圣弟子的参与,天庭也同样沦为了各大圣人教派角逐争斗的平台。

这使得整个玄门势力的气运,皆尽大大为之衰落,只能坐视叛出玄门的佛教,一点一点地兴盛了起来。

面对这种情况,身为玄门嫡传三代弟子的周辰,自然是要早作谋划。

别的不说,最起码如果燃灯道人和慈航他们几人再叛出阐教的话,周辰是绝对不会让他们那么轻易离开的。

届时,周辰无疑是要对上西方教的接引和准提两位圣人。

足可以抗衡媲美天道圣人的修为实力,便是周辰所需要谋划的事情。

无数岁月的潜修,因为有着无量功德的加持,周辰对于法则的参悟可谓是精进神速。

尤其是身具北极紫微大帝,以及阴曹地府掌控者两大尊位,这更是使得周辰在参悟星辰法则和轮回法则之时,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时至今日,周辰对于星辰法则和轮回法则的感悟,已然是达到了昔日东皇太一那等亚圣的境界,足足领悟了九成之多。

仅仅只差一步,周辰便可以将这两大法则尽数领悟完全,从而踏足混元大罗金仙的境界。

然而就是这一步,却犹如天堑那般庞大。

翁熄系列36章 第三章

曾经无数次梦到自己回到了千鸟草园,如今真的回来了,她当然想第一时间去看看。

“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云归笑了,他能理解千鸢的心情。

鬼狱的宫殿后面就是一座山头,整座山都是千鸟草园。

那里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山脚下设有结界。

但这东西对于千鸢和云归来说,形同虚设。

俩人一进入结界,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味。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千鸢回来的原因,山上的花开得格外的娇艳,微风一吹,全都随着千鸢的方向摆动,似乎在欢迎她回家。

“它们知道你回来了。”云归反握住千鸢的手,与她从山脚下,缓缓地往山顶上走。

整座山根本看不见一株杂草,从山脚到山顶,全是各种颜色的千鸟草,整片花海看起来漂亮极了。

听到云归这话,千鸢眼神难得柔和,“我回家了。”

云归偏头面带笑意的看着她,“以后还走吗?”

千鸢丝毫没有犹豫,“当然。”

“嗯???”云归眨了眨眼睛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千鸢补充道:“我会带你一起走,再一起回来。”

她以后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总要出去闯荡一番,但她会带着云归跟她一起。

云归偷偷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有了带我同去同归的觉悟了,我很高兴。”

这种事,云归不知道想了多久。

以前千鸢不喜欢他跟着她,千鸢这种性格,主动都不一定会有故事。

云归只能更主动,不然他们俩的心思永远都不会被对方知道。

好在如今的千鸢,已经给过他很多回应了,他们不会再分开了,这已经足够了。

千鸢垂了垂眼眸,“以后我还会有更多觉悟的。”

一个人付出太久,终究会累,双向奔赴才更有意义。

道理她懂,她也会努力做好。

“哦?我很期待哦。”云归笑了一下。

俩人十指紧扣,登上了山顶。

山顶上,一片花海中,有一座小别院。

虽然很久没住人了,但看起来干净如新。

千鸢有些恍惚,一切仿佛都没有变,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千鸟草园也还是这个千鸟草园,就连身边的人,也是当初那个。

其他的事情就不提了,就当是出去历练一番,然后回家了吧。

站在山顶上,能把整个鬼狱尽收眼底。

鬼狱并

翁熄系列36章,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不像名字这样阴森恐怖,而是被云归管理的像是个小镇一样和谐美好。

俩人手牵着手,并肩站在一起,望着山下的一切。

千鸢思绪万千,身旁云归突然问道:“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很好奇。”

千鸢回过神来,歪头看着他,意思是让他问。

云归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凑近千鸢脸庞,低声问道:“你之前叫什么名字?”

他不想说千鸢其实不是她的真名,毕竟他叫了那么多年了,而且千鸢也接受了这个名字。

但是这个名字确实是他取的,她叫这个名字之前叫什么,他从来没问过,今天心血来潮的有些好奇。

千鸢愣了一下,这个问题......

云归憋着笑,继续问:“是不是想不起来了?”

千鸢却突然凑到他耳边,一本正经的说:“叫爱你。”

云归:“???”

突如其来的情话是怎么回事?而且还这么正儿八经?

云归耳垂微微泛红,千鸢眼里有一抹得逞的笑意一闪而过。

就在这时,俩人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道软萌的咆哮声:“宿主大大!!!许久不见,你变了!!!”

千鸢:“......”

云归:“......”

昨天把五味子救回来后,千鸢就把它丢进空间里修养了,没想到它在这个时候醒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58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