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4)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书包网h文 第一章

身为一个能蛊惑一帮子人,跟着他干事业的老大,人家高老大也不是一般人,自有他的小聪明。

见到对方强大,而自己这方已经露出颓态,高老大果断的在场外下令指挥。

“兄弟们,这茬子有点硬呀!咱们太平会的弟兄可不是孬种,好男不跟女斗,咱专心对付那小白脸,大家快上,盯死他个小白脸!”。

一声令下,场上还剩下的三十几个蠢货,除了正在跟肖雨栖纠缠退不开的两个,其余的全都朝着纪允去了。

一时间倒给伤势未愈的纪允造成了负担,肖雨栖担心不已,当即不再留手,手中小棍棍马力全开,见人就电。

反正能夜半三更出来打劫人的家伙,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死了也白死,当是为民除害了。

既然有本事打劫,就得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是?

肖雨栖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强势的朝着正在飞射暗器,手速一点也不见缓的纪允靠近。

而战圈外,一直观察的高老大,见此场景心里越发的往下沉。

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传来,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手下倒下。

倒不是心疼这些笨蛋,只是心疼自己好不容易拉起来的队伍,要是真死光了,他谈何将来的大业呀?

想到害得自己损失的罪魁祸首,高老大一双牛眼瞪大,霍的转头瞪向身边的赵海子,二话不说的抬腿一脚踹过去,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与郁气。

“你个笨蛋,看看你招惹的这都是什么人?神马他的肥羊,这是肥羊吗?啊,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清楚,这是肥羊吗?”,特么的,是猛虎还差不多!

突然被自家老大一顿猛踹的赵海子懵逼了。

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自家老大要踹自己,感情他兢兢业业的工作还错啦?

不过,还算是了解自家老大脾性的赵海子,哪怕心里怨毒愤恨的要死,面前却不敢显露半分,只苦兮兮的委屈巴巴的告饶。

“老大饶命,老大饶命啊,怪小的眼瞎,都是小的的错,不过老大,您不是还背着弓箭,箭术无双,百步穿杨么?您赶紧射箭呀!趁着他们反应不过来,哪怕不射那小美人,您射死那小白脸,咱们的损失也能小些,兄弟们也能活命……”。

这是赵海子面临生死考验时,下意识的求生呐喊,就真的只是顺嘴抖机灵的喊了而已,其实根本就没抱希望。

小辣椒的美人那么厉害,那小白脸的手段也不是盖的,他可不认为,自家老大真有那样大的本事,有那么高超的箭术。

毕竟自己从来也不见他动过真章,就高老大这爱背弓箭的架势,他们这群手下都满以为,这是高老大拿着箭忽悠,震慑他们来着呢。

自己下意识的抱头叽哩哇啦的喊这些,不过只是试图转移高老大的注意力,让自己少挨打挨踹罢了。

可赵海子万万想不到的是,人家高老大的箭术是真厉害呀,人家是深山猎人出身。

得了赵海子的提醒,高老大也从郁闷懊恼中醒过神来,顾不上再找蠢货手下的麻烦,趁着小白脸还在跟一群手下纠缠,高老大利索的卸下背负的弓箭。

书包网h文 第二章

怒火化为黑色雾气四处飘散。

心魔越是吸取到更多的怨气,它越是开心。

木盒子剧烈摇晃着。

心魔还在激怒他,“来啊,朝我身上发泄啊。”

“灼阎呐灼阎,同是主神大人之子,为什么风夜能顺利继承,你却不能呢?”

“很简单,你就是不如他。”

“不管过去多少年,不管你有多少修为,你还是比不上他。”

“别说了,我让你别说了!!”

嘭!

双手蓄满全身的力量,这一掌打出去。

木盒子直接腾空升起。

晃动几下,它放肆大笑,“别挣扎了,还是尽心尽力当他的奴隶吧。”

“闭嘴!!”

嘭,嘭,嘭!

一下又一下。

当时灼阎浑身上下杀气腾腾。

他狭长的双眸被极致的恨意覆盖。

凶残,杀戮。

一旦在他脑子里生成。

他恨不得杀光所有对他不住的人

“你再说一句我就毁了你。”

“我让你无法重见天日。”

……

轰隆。

地面突然一阵剧烈的颤动。

容裳整个人摇晃了一下。

待四周平静下来。

她眉头一拧,问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哪个神仙在放炮吧。

没去搭理。

当时容裳推开里头的一扇门。

敞亮的光线照过来。

她依稀看到,躺在冰棺上的男人。

看那纤长的身形,快一米九了吧。

她还记得,风夜他是一米八七的个子。

他……

容裳的心脏猛地揪起。

她一步一步往前面走去。

即将要看到男人的面容时。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

系统大叫一声,不好,心魔逃出来了。

书包网h文 第三章

凌画在皇帝面前素来敢言敢语,也在皇帝允许的范围内,懂得分寸进退。

所以,她这般直接说,有理有据,倒让皇帝不由得信了几分,沉声说,“你刚刚新婚,便出京去江南漕运,太后该不乐意了。”

凌画也没法子,“臣也是没法子啊。”

当她乐意离开宴轻吗?

皇帝沉声道,“绿林的事情是有几分棘手,容朕思量思量。”

凌画点头,“今年雨势分布不均,有的地方大旱,有的地方湿涝,三十只船只的粮食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小数,毕竟今年粮食紧缺。”

皇帝点头,“不错。”

三十只船只虽然不多,但绿林动的是江南漕运的官粮,自然不能让它这么明目张胆的动了。

凌画转向榻上的萧枕,“臣府里有一名大夫,擅长医毒之术,臣稍等等太医来了看看?若是太医也解不了二殿下身上的毒,臣派人将府里的大夫叫来给二殿下看看?”

皇帝转向凌画,“朕是记得你说过,你手里有一名大夫擅毒,你会用毒,据说还是他教的,不必等太医了,现在就让人请他入宫。”

凌画点头,看向赵公公。

赵公公连忙说,“老奴这就派人去……端敬候府?”

“对,侯府。”

赵公公连忙派了一名小太监出宫去了端敬候府。

皇帝坐下身,怒道,“堂堂二皇子,出京去衡川郡查案赈灾,半路被追杀,逼入障毒林,伤的这么重回来,这件事儿,你怎么看?”

凌画摇头,“臣不怎么看。”

皇帝挑眉,“这是什么话?不怎么看是怎么看?”

凌画叹了口气,“陛下您是不是忘了?臣第一次出京,也弄了个浑身是伤,差点儿将命丢在江南漕运。衡川郡大水绵延千里,灾情何其严峻

书包网h文;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二殿下奉旨出京,若是能平安到达衡川郡,那才是稀奇呢,臣当年,第一次出京时,不也是连江南漕运的地方都没到,就差点儿死在路上?”

皇帝想想也是,更是来气了,“真是没有王法了。”

王法是什么?是能覆盖到有王法的地方,王法覆盖不到的地方,那就是荒原一片。衡川郡就是王法覆盖不到的地方。

凌画道,“二殿下能留着一口气回来,也是奇迹了,毕竟二殿下身边没几个得用的人,与臣当年又不同,臣当年

书包网h文;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陛下是给了臣人的,而臣自己也有外祖父留给臣的些许人手。”

这没什么不可说的,皇帝当年最开始看重的不是她的本事能耐,看重的不就是她外祖父留给他的人和钱吗?

皇帝脸色更难看了,“你的意思是,是朕苛待他了?”

凌画肯定地点头,“陛下心里清楚,还用臣说吗?臣听说二殿下不乐意出京领旨,是陛下您强硬下旨,让二殿下前去的,您突然器重二殿下,二殿下一身边没人护着,二没您的爱护让人不敢动的名声,出京不就是跟个光秃秃的靶子似的,就是让人明晃晃的砍杀吗?”

皇帝怒,听不得,“凌画,你胆子越来越大了,连朕都敢指责了。”

凌画摇头,“臣可不敢指责陛下,您问臣的看法,臣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臣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让陛下您对二殿下有了牵连的不喜苛责,臣只知道,二殿下这些年,怕是比臣过的还不容易,如果此次能大难不死,以后陛下对二殿下好点儿吧!他毕竟也是您的儿子,您若是真不管他死活,也不会让大内侍卫费劲辛苦出京去找了这么久的人了。”

皇帝脸色难看至极,“朕怎么对他好?”

凌画摇头,“臣也不懂,但臣觉得,对二殿下好些也很容易,多给点儿人保护呗,否则就算这一回大难不死,下一回也难保不碍了谁的眼,真死一回。”

皇帝被气着了,伸手指着她,“你可真敢说,你这是意有所指呢。”

当着他的面,一个字没提太子萧泽的名字,但却是句句含着这个意思,太子有人,萧枕没人,太子有人护着,有人疼着,萧枕没有。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59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