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4)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白领公车 第一章

第五百四十章

“下面怎么了?”

孙狸穿着孕妇装下楼。

“唉,你慢点。”

吴奇立刻上前搀扶。

“没事,这点路程。”孙狸嘴上说是拒绝,眼睛却眯成一条缝,心中颇为喜悦的模样:“刚才怎么了?”

“哦,没什么,来了几个人。”

吴奇脸色平淡地说道。

“怎么回事?”

看着孙狸追问。

“毕竟,香江也算我的地盘,你该把事情告诉我啊?”

看着孙狸‘气呼呼’的模样,吴奇摸了摸她的侧脸说道:“就是……”

把事情说了一遍,孙狸皱眉偎依他。

“看来是狗急跳墙了?”

“什么?”

吴奇不解地问。

“这几个月内,李黄瓜这类和英资本捆绑密切的资本,都在悄悄地出手自己在香江的资产……”

“消息准确吗?”

“你说呢?”孙狸白了他一眼说:“四年前,嘿嘿,报复了几个小喽喽,李黄瓜这个主事者可还没倒霉呢!我可是盯着他四年时间了……”

吴奇闻言头皮发麻。

果然,不能得罪女人,足足记了四年仇!

“上面应该也知道了,不过应该不太清晰,不知道他这是避险?还是准备转移资产?”吴奇判断道:“不过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豪门吗?”

孙狸看了吴奇一眼说:“和你合作的王家就没有。”

“哦,他们家在国内扎根很深,而且有很大一部分的矿产生意和珠宝生意……”

珠宝?

靠的还不是内地市场!

所以相对于炒地皮、买楼花的李黄瓜,王家对内地好得简直是贴上去了……

“我觉得倒像是搬家。”

“搬家?”

吴奇念叨着这个词。

孙狸作为女人,有时被情感因素干扰,看事情会偏颇了一些……

可有时候,却又角度刁钻!

“是啊,就是搬家。”孙狸说着自己的观察:“马会、汇丰,英港控制香江的两条手臂,回归之后,马会基本废了,但是也隐藏下不少势力,而汇丰则摇身一变,依旧稳坐它的钓鱼台,吸取着香江的利润,继续壮大着自己……”

“不错。”

吴奇也能看出来。

乃至于,内地心知肚明,但是为了香江回归,为了回国后能安稳,内地还是忍了下来。

某种程度上,汇丰和香江经济密切相关,要是剥离汇丰的话,自然就会引起一阵风波,不利于当时香江回归谈判。

为了主权……

一点点经济利益,让了也就让了!

“不过吸取香江利益的方式,在国内经济体逐渐壮大之后,内地资本不断围剿汇丰之时,汇丰已经意识到独木难支了……”

孙狸提到‘围剿汇丰’这件事。

唔……

和诺亚也有些关系。

四大行没有干这事,因为会怕担上责任,生怕引起社会动荡……

但是诺亚怕个屁啊!

撸起袖子就是干。

拥有诺亚基金组织起来的人脉关系网,再加上孙狸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名头。

保险、证券、信托,等多个行业的全面竞争!

白领公车 第二章

虽然离得很远,那物体也很小,但向坤还是很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只小型鸟雀,大概就和金闪闪差不多大,远比不上之前的“变异大鸟”,不过它和那只“变异大鸟”一样,都是“变异生物”,这也是向坤和爱丽丝为什么会注意到它的原因。

从它在空中的飞行姿态、已经开始降高度来看,向坤他们所在的位置,应该就是它的目标。

如果是之前,向坤或许会怀疑这只“变异小鸟”是“终极猎食者”通过什么方式引来的,但现在“终极猎食者”已经失去了那方面的功能,所以大概率是之前的那番动静引起了“变异小鸟”的注意,又或者是它通弄过什么的特殊的方式感知到这边有“变异生物”正在进行阶段性转化。

“来得正好。”

向坤刚好有相关的想法,需要有新的“变异生物”来做进一步验证,本来还想着去选一个合适的实验目标,没想到刚瞌睡就有枕头“飞”来。

那只“变异小鸟”降低高度,逼近向坤所在的位置,发现了一个人类光头和一个人形小女孩矗立在那片突然覆满植被的山顶后,却是忽然高频率地扇了几下翅膀,然后硬生生地拉升高度,一个转折,往来的方向飞去。

向坤一怔,这小鸟这么敏感的?在这个距离,它就能够判断出威胁来?

“爱丽丝。”

“好嘞!”

向坤并没有具体交代要做什么,但爱丽丝却是秒懂。

空中几架中型无人机迅速向那“变异小鸟”所在的位置飞去,地面几十架微型无人机也升空,前往汇合,不过论速度,它们比起中型无人机要差许多,也没法在过高的高空飞行,只是现在那只“变异小鸟”自己降了高度,才正好可以发挥作用,实施围堵。

白领公车|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些无人机与自然都是良先生带来的,隶属“神行科技”,中型无人机一直在高空盘旋,提供整体的周边信息观测和地面设备信号转接,地面上的微型无人机则都是由良先生控制,很大一部分还是良先生的“生物构件”,如果是其他人,即便获得权限,在良先生沉睡、身体结构重组的情况下,也没办法控制。

但爱丽丝自然不是“其他人”,只要是电子设备,就是她控制的领域,哪怕是没有电子部件的纯机械设备,只要其中有足够多的“超联物”,她也一样能无差别控制。

空中的中型无人机很快逼近那只“变异小鸟”,下方的微型无人机群也在靠近,不过都没有任何动作,看起来“变异小鸟”只要拉起速度,很快就能摆脱。

忽然,一个身影在“变异小鸟”斜上方出现,正是一身白色公主裙的爱丽丝。

她“嘿!”地一声娇咤,两手抱拳由上而下砸中“变异小鸟”,直接把它砸了个七荤八素,向下坠去。

不过在距地十几米的距离,它又拍着翅膀重新飞了起来。

它第一时间去找那个把它砸下来的小女孩,但却发现空中已没了她的踪影。

“变异小鸟”一点都没有战斗欲望,更没有去探寻小女孩跑到哪去的想法,只想逃。

在它全力以赴,要甩开那些无人机逃离的时候,忽然发现一大片由无数蛋糕组成的“天幕”向它压来。

“变异小鸟”一声惨烈的鸣叫,唯一的逃跑方向只有地面,于是它试图钻进林子里,靠那些树木来支撑铺天盖地而来的“蛋糕墙”。

不过那片“蛋糕墙”在它改变方向后,就直接消失了,只有零星几颗钨钢球珠向地面落去。

“变异小鸟”还没来得及重新向空中飞去,林中忽然伸出几根藤蔓,像章鱼的长腕一般将它卷住、缠住。

在被卷住的瞬间,“变异小鸟”的羽毛忽然变得无比坚硬,边缘锋利,身体像个小马达一样快速旋转起来,带动着羽翅“利刃”将那些藤蔓切割开来。

而后,羽翅贴身包裹自身,整个身体像是一下缩小了1/4,继续旋转着高速窜出,就像一枚被发射的炮弹。

只不过它飞出的方向不是斜上方,而是斜下方,所以很快就窜到地面,然后像是有弹性一样从地上弹起,两翅展开,又开始奋力扑棱,往空中去。

结果它刚离地不到三米,顶上又是一个白裙小女孩“嘿!”地一声娇咤,抱拳砸下。

“变异小鸟”避无可避,有些绝望地惨鸣一声,但叫声刚一开头,就被砸得又吞回了肚里,直接跌落地面。

随即四面八方弹射而出大量的藤蔓,将它牢牢缠住,甚至有一些植物的根茎,直接破土而出,加入了“编织”之中。

“变异小鸟”没有再旋转自身,用变得锋利的羽翅利刃切割脱身,虽然它能这么做,但它知道那样做了也没意义——因为那个一身白裙的小女孩正蹲在它身边,闭着一只眼睛,拿着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对着它指指点点,即便它是一只鸟,也能感受到这明确的威胁意味。

没过多久,爱丽丝站起身,蹦跳着在消失的瞬间出现在了迈步走来的向坤身前,仰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

向坤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爱丽丝干得好。”

爱丽丝这才高兴地让开路,和他一起走到那被困住的“变异小鸟”面前。

困着“变异小鸟”的“小萝卜”立刻将藤蔓松开,密密麻麻的藤蔓和地下的根茎一层层剥开,就像在开花似的。

“变异小鸟”本来想跑,但向坤俯下身要抓它的时候,它的动作却又忽然定格,仿佛被向坤施了定身术一般,愣愣地任其握在手中拿起。

向坤自然没有用什么定身术,他觉得这只“变异小鸟”应该是有某种判断威胁的能力,很清楚在面对他的时候,逃跑没有意义。

这只“变异小鸟”通体白色,而且脑袋大身体圆没脖子,喙又很短小,圆滚滚的看起来就像个大号的奶油冰淇淋或馒头,一对黑溜溜的小眼睛看起来“表情”颇有点滑稽。

不过向坤是知道这只鸟身体能变化的,像之前整个身体就缩成了像箭一样狭长,高空飞行的时候身体形态也有些不同,而现在变得这般蓬松,应该是在故意地“卖萌”,这个模样是用来应对人类的。

向坤各种捏捏揉揉,检查了一下它的身体,也通过各种视觉模式、通过“超感信息”来对它的身体结构进行更进一步的了解,以便知道它的变异进化方向、阶段性转化程度、所具有的外现能力等等,并借此推测它所生活的环境、主要的饮血血源。

白领公车 第三章

有了小宝宝,许箴在众人眼里就是国宝级的存在,特别是怀孕初期有孕吐反应的时候,简家许家跟乐文众人每天都忧心忡忡愁容满面的,绞尽脑汁变着法子找吃的给她。

好在肚里的小宝宝比较乖巧,吐了半个多月许箴就恢复了正常,吃嘛嘛香,把妻子在怀孕期间吐得天昏地暗的林臣忻苏沫辰叶言夏三人羡慕得一塌糊涂。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穆柠看着明显显怀跟圆润了许多的许箴调侃:“成杨贵妃了。”

许箴毫不在意地挑眉,自我安慰:“杨贵妃怎么了?四大美女之一呢,你条竹竿!”

穆柠咬牙切齿地打她。

许箴睁大眼睛,挺着肚子气势汹汹喊:“你居然敢打我,我可是有护身符的,法宝。”

穆柠看着她凸显出来的肚子,好笑又无奈地皱眉,伸手摸她的肚子,“还有一个多月要出生了哦。”

许箴摸着肚子,满脸温柔笑意,“对啊,冬天的小家伙。”

穆柠笑,“跟我们小唯一样,冬天也好,坐月子不热,凉汐跟宁婵坐月子可受罪了。”

许箴委屈巴巴地瘪嘴:“她们孩子满月我都没能去看,宁婵可是龙凤胎,超级无敌羡慕,一胎解决。”

一胎儿女双全确实是值得羡慕,不过自己的孩子,男孩女孩都是好的,轻声道:“凉汐也好啊,一个小王子。”

许箴看着自己的肚子,眼珠骨碌碌地转,看穆柠:“我要女孩子,先把你

白领公车|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家小唯定下来。”

穆柠对此哭笑不得,说你肚子里是男孩女孩还不知道呢,而且如果真的是女孩,你家小公主喜不喜欢我们小唯还是个未知数呢。

女人怀孕,长辈或者过来人总是有各种方法提前知道孩子是男孩女孩,许箴也差不多确定了自己肚子里的是女孩,闻言笑眯眯道:“她肯定会喜欢的,不喜欢那就没人能入她眼了。”

穆柠对此一笑,儿孙自有儿孙福。

冬至前夕,天空飘着细细雨丝,温度更冷了些,简言沈清岚陆婉柔等人在产房门口焦灼等待,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许箴诞下了个的女娃娃。

简言看着床上痛得脸色苍白的妻子,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与心疼,上前握着她的手,静默不语。

许箴看到丈夫这个样子,心里是感动与幸福的,只是生产太累,实在没什么力气说话,只好朝他笑笑算是安抚。

简言摸摸她的头,轻声细语:“休息吧,我在呢。”

许箴眨眨眼睛,然后闭眼。

周围一圈长辈看到他们夫妻俩温馨动人的相处心里满是欢喜与欣慰,抱着孩子到另一边给他们夫妻俩独处。

简家小公主一出生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爷爷奶奶疼,外公外婆宠,乐文的叔叔阿姨们则抢着抱,这待遇连林家小公子都比不上。

从寒风凛冽的冬天到细雨绵绵的春天,简家小公主从皱巴巴的小娃娃变成了白白嫩嫩的小可爱,许箴看着被众人抢着抱的女儿直乐:“感觉都不需要我们照顾,不然赶紧再要一个,两个一起养,省得以后还要再照顾孩子。”对于孩子这个问题,许箴很早之前就想清楚了,要两个,不管男孩女孩都要两个,一个孩子太孤单了,要两个让他们有伴。

简言哭笑不得,摇头:“你身子还没有恢复呢,不急。”

许箴无语,女儿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还没有恢复,揪着手指心里默默盘算怎么能让身边的人在那个时候不做措施呢。

五月如约而至,简言生日,结婚两周年,都是值得庆祝的日子。许箴在四月底就思量这几天要怎么过,四月三十号未雨绸缪带丈夫孩子回家,晚上让沈清岚帮忙带孩子,自己则为要二胎做准备。

简言虽然不支持妻子这么快要二胎,不过某些时候意志力是很脆弱的,看着怀里脸颊红彤彤,眼睛又湿又亮的人他也是无奈,低头亲亲她的额头,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的结果就是两个月后,许箴怀上二胎,此消息一出,乐文一堆人羡慕嫉妒恨,我对象还没有,你居然二胎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许箴穿着防辐射衣叉腰:“还好意思说,都多大了你们还不去脱单,再不找对象就扣你们工资了。”

单身人士:“……”暴走!

林臣忻看向身边的人,小声地商量:“我们也再要个女孩吧。”

穆柠闻言,害羞又无语地打一下他。

许箴原本想再要一个孩子,难照顾一点也不是问题,可是几个月后,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众人都知道了这次许箴怀的是双胞胎,这可乐坏了简家跟许家长辈,也羡慕死乐文一堆人。

怀的是双胞胎,许箴也比第一胎受罪许多,好在长辈跟简言都很疼爱理解,所以倒不觉得难受或者抑郁。

七个月后,许箴开始在家休息,每天除了吃喝睡,偶尔出门散散步,在家看看书,听听音乐就没什么事了。

简言看着明显闷闷不乐的人心里也是着急,跟林臣忻穆柠他们商量了一阵后觉得没什么事带去公司还是可以的,去那里找人聊聊天也好,总比一个人在家无聊。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60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