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4)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一章

“风兄,方才真是多谢你出手相救!我无名,认定你这个兄弟了!”

司空云风微微一笑,略略以表示回应:“哪里的话,举手之劳而已。”

“没想到,风兄你,真是深藏不露啊!”无名此话倒也真心实意,并非虚言,即便此前对他多有怀疑,怀疑他接近自己的真实目的;然而眼前人,几次三番出手搭救自己的性命,若是再对其有什么妄加揣测,也忒显得自己不仁不义了,出来混的,这样可不着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请多多见谅海涵!”司空云风乘其不备,悄悄施法念咒,隐去了手中的无邪剑。

“哪里的话!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走!跟兄弟喝两盅去!今儿我真高兴!”无名将手在他肩上随意一搭,竖起大拇指往客栈里随意一勾,满面堆笑道,“我请客,咱喝他个一醉方休!”

司空云风垂下眼帘,扫了一眼这只突然卸下了警备、释放善意的手,心中不觉恶狠狠骂道:便是这只暗算师尊的毒手对吧?本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嘴上却轻笑着应承:“好!”

二人遂有说有笑、勾肩搭背地入了客栈大堂,起桌上酒摆食。

期间,白矖在二楼的过道朝大堂扫了一眼,发出了两声干咳声,司空云风抬眼冲她温柔一笑:“不会多喝,你先休息吧,我马上便回,乖!”

白矖听罢,从鼻腔内“哼”了一声,颇为不屑地扫了一眼身旁的无名,虽面有愠色,却也颇有风度地退回房间,虚掩上了门。

无名“嘿嘿嘿”笑着摸摸头,抬起壮硕的右臂,摸了摸后脑勺,憨然道:“小嫂子看样子生气了呢……”

说着话,右臂间不觉露出半截黑色魔域标记,司空云风冷冷地瞥了一眼,透过一丝决绝的寒意。

此时,夜已深。客栈大堂内,除了二人在角落单独开的这一桌,其余基本没有一个客人,店小二上了酒菜后,便倚在高高的柜台后,懒懒地托着腮帮,困乏倦意时不时侵袭而来,连眼皮子都快撑不开,心中不觉骂着:该死的,都这会子了,还不给老子去睡觉,在这儿喝什么酒!聊什么天!

“无名……老大,”司空举起一盏酒杯,开口道,“来,云风敬你!”

无名忙不迭地也去摸桌上杯盏,恭敬道:“风兄,该我敬你才是!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无名的兄弟,有什么事儿你吼一声,兄弟定当肝脑涂地以报之!”说罢,“咕咚”一口,热酒吞肚,发出了一阵悠长的声音,显得极其满足。

连干几杯,二人眉眼间皆涌上一股微醉之意。

“好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同是江湖儿女嘛!”司空笑道。

“好一个同是‘江湖儿女’!风兄,不瞒你说,我实乃……”说着,他便伸手解开腕带,去撸右臂上的袖子,不一会,一个大大的黑色螺纹印赫然映入眼帘——螺纹里刻画着一只狼头,这是修罗刹狼烟社的标志。

“风兄,你可知,我实乃修罗刹三长老狼烟的部下!”

见对方终于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司空云风心想机会来了,他面不改色心不跳,故作诧异之色,顺着无名的意思往下说道:“修罗刹可是上至庙堂,下到江湖,天下第一大派!便是那仙门百家又当如何?今日小弟百闻不如一见!来,无名老大,我敬你!”

见司空云风对修罗刹满是溢美之词,酒劲儿上来的无名不觉有些飘飘欲仙,他开始有些口无遮拦地说道:“风兄,你,今日救了我……从今以后,呃,你,就是我的兄弟!你若是碰到什么事,告诉我,我替你出气,如果我不行,我和咱们三长老说一声,他可听我的啦!请他替你出头,没有什么事儿摆不平的!”

听罢,司空云风缓缓放下酒杯,眼神坚定专注道:“多谢无名兄,但不知……你们此行,入京为何?”

“哎呀,你有所不知啊!呃……”他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满口恶臭的酒气,周边的空气,似乎都一下子浑浊了起来,“愚兄此行乃是去送急信的!我们修罗殿哪,最近要出大事……呃!”又是一个响嗝。

“哦?什么大事?”

“你可知修罗刹为何上能入得朝堂、下能潜得江湖?”无名“嘿嘿”笑道,嘴角已发麻得有些语无伦次,“那是因为我们朝中有人,连皇帝老儿都得听她的!哈哈哈哈……”

“哦,什么人这么厉害,地位居然凌驾于天子之上?”

“当今的贵妃娘娘,温氏妲己!知道了吧?那可是咱们魔尊面前的大红人!便连我们宗主,都要让她三分!”无名说罢,不觉有些口渴,端起酒盅,又是一盏热酒下肚。

“温娘娘?那不是天大的好事嘛!天下谁人不知,她是当今天子最受宠之人哪!”

“本来呢……这该是一件好事,可偏偏……她一心想做大,把持整个修罗刹,明里暗里和咱宗主作对,捅了不少篓子;这不,前些日子,居然公然在大殿之上,将宗主要问审判斩之人劫走,一路虏回了皇城之内!”

“这……过分了点。”

“是吧?何止过分,简直罪不可恕!我们宗主是何人?在魔域,那可是除了魔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她温妲己再怎么红人,居然敢和宗主抢功?!”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二章

“正是!”柳牵浪九天仙缘剑之上殷红光幕已经开始弥漫开去。

“哈哈,哈哈......”蛰魂王闻言狂笑。

“哈哈......”

柳牵浪停住了就要削掉对方脑袋的殷红剑幕,也朗声大笑。

“你笑什么?”蛰魂王笑声戛然而止,冰冷的问道。

“这话应该是我先问你!”柳牵浪并不生气的问道。

“我笑你和我们一样,都是虚伪之辈,整日赞花儿赞草儿赞自己,大谈特谈什么美善,其实都是骗人的鬼话。暗地里到处做坏事!哪配出现在那些天生丽质,没有丝毫尘渍灵花儿异草之中的!

你不是主张善缘大道吗?可是你刚才屠戮我亿万子孙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难道还敢枉称悲悯生灵,善缘天下吗?”

蛰魂王对于柳牵浪瞬间就可以诛灭自己的九天仙缘剑剑虹毫不畏惧,相反踏着金色蜂蛹更靠近了一些质问。

“哦!”柳牵浪听到对方一个丑陋之物竟然讲出如此一番话来,颇为惊讶的感叹了一声,彻底收了九天仙缘剑剑虹。然后道:“柳牵浪刚才想说你们名为蛰魂蜂,自然残害无数生命灵物,本就该杀。

不过现在柳牵浪听了你的话,突然觉得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更感叹你虽是精妖之物感悟至此,实在难得。不知这样可好,我还你子孙性命,然后咱们从此不再虚伪,共同追求真正的善缘大道如何。

面对苍生,如果有可能,我们尽量不去屠灭他们。以后,你就跟着我,见到要杀之人,由你全力去规劝,实在无法,再动杀戮如何?或者每次诛灭对手之前,柳牵浪问你一声可否一剑灭之!”

“哼!休要诓我,本魂王既然落入你手,又何必惺惺作态,斩杀的子孙又如何能够复命归来?”蛰魂王冷哼一声,倔强的一歪头说道。

“能不能让你的子孙复活,那是我的事,我只问你是否同意我的建议?”柳牵浪四外瞭望着第二人间入口内的空间情况,笑问。

“如果能够让我的子孙复活,本蛰魂王以后就是你的魂奴,如何役使,甘心听任摆布,绝无怨言!”蛰魂王看到柳牵浪抬头看向洞中深处刻满骷髅纹的第二人间冥界之门,收了九天仙缘剑,并没有诛杀自己的意思,于是说道。

“呵呵,你看那是什么!”柳牵浪挥袖一指蛰魂王身后高空,笑道。

“嘻嘻!”

“咯咯!”

“魂王爷爷!魂王爷爷......”

蛰魂王顺着柳牵浪所指的方向,转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过头去,还不等到位,就听到声声熟悉的子孙呼喊的声音,犹如婉转悦耳乐音传来,蓦然大喜。然后就看到所有明明是被柳牵浪诛灭的无数子孙蛰魂蜂铺天盖地飞来了。

“这?”

蛰魂王惊喜不已,支吾着看向一脸坦然的柳牵浪,莫名其妙。

“哈哈,不瞒蛰魂王,刚才柳牵浪殷红剑幕之下零落的都是我制造的幻象,而你的子孙都被我收入了袖海。当然,我本意也绝非大善,是想利用你的子孙要挟你问出一些五人间的事情

但是,刚才看到你,以及听到你的话语,柳牵浪发现,蛰魂王绝非是可以左右了的精妖。更难能可贵的是,你的心念之中已经萌生大爱之思。如此灵妖,柳牵浪敬佩之至,又怎么会用宵小之辈的手段加以对待呢?故而尚未铸成大错之前,将你的子孙全部归还于你。

刚才要求蛰魂王随我同行的话也只是玩笑的话,现在蛰魂王既可以选择自由离开,柳牵浪绝无丝毫杀心。当然,我柳牵浪闯入此间,自然是冒犯你和蓝月灵魅,红日精魅守护第二人间冥界之门入口的职责。

如果你想和柳牵浪公平对决,柳牵浪也自然不会拒绝,何去何从,蛰魂王自便,柳牵浪哪一样都会高兴奉陪。而且柳牵浪有言在先,断然不会伤及你子孙任何一位的性命。”

柳牵浪话音一落,礼貌一礼,微笑等待对方的反应。

“好,爽快,不知刚才浪缘门掌门所言让我追随你的话可否还当真?”蛰魂王喜形于色,看到无数子孙缠绕飞行,眼中闪过异样兴奋光亮,充满渴望的问道。

“当真,可是果真如此,随柳牵浪风行雨宿的,时时生死无着,实在不是件好事!只怕委屈了蛰魂王!”柳牵浪心中当然希望有这样一个五个人间之行的帮手,不过还是坦言说道。

“哈哈,那好!什么人间地狱的,本魂王根本不在乎这些,本魂王在乎的只有这些子孙的性命。既然所有子孙未亡你手,你便是我的恩人。如果不弃,从此后,本魂王就跟定你了。

蜂孙子们,爷爷要去和这位少仙去做大事了,你们一起去蝶渊灵山一方寻找蝶皇,就说爷爷我让你们去的。然后你们就在那里好生修炼,等着爷爷有朝一日有空时去看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蛰魂王一阵嗡声大笑,对头对漫空蛰魂蜂喊道。

“嘻嘻!太好了,蝶渊的蝴蝶阿姨们都可漂亮了!以前我和爷爷去过一次的,可是爷爷,你不和我们去,我们想你怎么办呢?”

漫空蛰魂蜂一听,霎时高兴不已,不过一听蛰魂王不去,片刻后又没声了。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61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