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4)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一章

瓦德•伯雷,在伦巴第被称为“百战伯爵”,祖上是伦巴第东部的强盗首领,到他高祖父的时候参与了伦巴第公国立国之战,成为了大骑士,说起来亚特的曾祖父还曾在瓦德•伯雷的高祖父麾下作战。

伯雷家族靠战争发家,也靠阴谋致富。第一代伯雷成为骑士后并没有改变强盗秉性,他经常带着领地的士兵勾结强盗打劫商旅行人。

名声不太好,但财富却越来越多。伯雷家族渐渐成为伦巴第北部有势力的贵族,而到了瓦德•伯雷曾祖父这一代,直接就成为了伦巴第公国的伯爵。

在公国,伯爵并非高位勋贵,但短短三四代人便能达到这个高度也是极为罕见的。

到了瓦德•伯雷父祖那一辈,伯雷家族有些衰落,家产几乎被糜耗殆尽,所幸瓦德•伯雷继承了先祖血液里的强盗天分,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伯雷家族又靠着阴谋和武力换回了许多的领地和财富,包括威尔斯家族的领地。

臭名远扬但也威名远扬,瓦德•伯雷的确能征善战,尤其是在六年前与普罗旺斯公国的战争中,他所率领的五百伦巴第军队曾一路打到了普罗旺斯公国的国都附近,斩杀普罗旺斯军队数百,当然,斩杀无辜平民更是无数。

即将开始的战争即是守护领地财富的战争,也是给那些敌视自己的仇人们杀鸡警猴,所以瓦德伯雷十分重视。

瓦德伯雷的一千三百北征军里,三百私兵是精锐,他们中有半数骑兵,剩下的也都是精锐的披甲步兵和精锐弓兵,五百北境守军也算是伦巴第公国的常备军队,其中不乏有参加过普罗旺斯国战的老兵,战斗力本来也还挺强。但由于瓦德伯雷抽公补私,把麾下公国军队的武器装备和粮食薪饷挪到了自己的私兵身上,所以这五百吃不饱饭食、拿不足薪饷、缺兵少甲的公国士兵自然也就无法同三百私兵相比。

至于那五百领地征召兵,终日饱受领主压榨的他们只是被抓到军队里做扛包拉车的苦役劳力,必要的时候,他们还得充当攻城拔寨时填沟补坑的炮灰。

北征军驻扎在伦巴第北方进山口的一座城镇附近。

瓦德伯雷已经命令几支小股队伍开始进入山区作战......

............

威尔斯省南端,湖泊地。

往日的祥和忙碌被突如其来的战争氛围侵袭。

自从接到南关军堡的御敌告警,湖泊地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进入了战备状态。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驻军大营,在听到集结备战的号角之后,三十几个从南关军堡换防下来休整的战兵全都停止休整,他们闻声而动,从湖泊岸边的垂钓台起身、从聚落酒馆的木桌上离席、从湖泊附近狩猎的山林中折返,当然,也少不了从某间低矮木屋里匆匆甩下两枚铜币后提着裤子往军营狂奔的。

从军营吹响号角到三十几个驻防战兵全数集结完毕,仅仅用了不到一个小时,这还是因为那些结伙到山里狩猎的人耽搁了时间。

战兵集结完毕,全都披甲执锐,在一个轮休的中队长率领下奔向了南关军堡。

在战兵离开驻地奔赴御敌战场之时,驻军大营指挥官兼威尔斯守备军团预备团团长奥博特立刻召集军议。

随后不到一天的时间,预备团便将一百二十名常备农兵全数集结到位,接管了军营并开始分发武器装备、进入紧急训练和备战。

预备团是属于农兵性质,除了几个有军队编制和职位的预备团旗队长以上的军官常驻大营里外,其余的农兵平常都是农夫身份。

就连常备农兵也不是随时都在军中,所谓的“常备”是相对造册农兵而言,常备农兵是真正的半农半兵,除了农忙季,他们每个月都有一半的时间是在预备军团中服役,他们在军中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服役时除了日常军事训练外,还得轮值负责巡逻、治安以及修筑营寨等征战外军务;当战争来临时,常备农兵中的佼佼者就会成为农兵军队的中队长、小队长级基层军官,而那些普通的常备农兵也将成为各支农兵队伍的主战力量。

当然,常备农兵也是有固定的军饷收入和职级晋升途径。

而造册农兵就不同了,他们本质上还是职业农夫,只是每年在农闲季接受不超过二十天的军事训练,非战时状态下一般没有参训外的军事任务,在参训期间造册农兵的食宿由军队供给,但没有任何薪酬,这算是有条件的履行服兵役义务。在战争状态下,若常备农兵已经无法应对战局,那威尔斯守备军团会根据战况颁布动员征召令,此时造册农兵便会正式被编入守备军团,成为“三线”士兵。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二章

铛!

铛!

铛!

……钟声敲起,随后便是紧接着的鼓声,司马弛正打盹儿的时候,忽然就被钟鼓悠然一响给惊醒过来。

钟鼓声荡遍大文皇城。

第一声时尚不觉得,可随后到第九下时,司马弛心里的疑惑才解开了。

此时又不是上朝时候,这钟鼓声音来的突然,而且钟鼓也不是如平时他听过的那种,而是钟鼓一起鸣起。

他心中升起一种不祥之感,随后就看见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司马轩跑进来笑着道:“爹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爹,文皇……文皇……”

“闭嘴,你这笑容要是给他们看见,咱们南梁又会不得安生。”

司马轩点点头,安静的站在一边,但心里已经开始激动起来。

只听得钟鼓声绵绵不断,悠然九响,声音传遍大文宫城内外。

所有行走的、伫立的士卒、宫女和宫人们都返身望向最高的那座宫殿。

陈昭与顾映寒对视一眼,目光又回到躺着的文皇身上,赵云汐忍了许久的难过,终于在这一刻都爆发了出来。

“啊……呜呜呜哇……”

大内皇宫寂然无声,连就望月宫附近那些不怕大火的山雀野鸟都被钟鼓声中一下子消失了。

钟鼓鸣讫,顿了片刻,跪在雪地里等召唤的大臣头深深地埋进了厚雪中,身子抖动。

钟鼓声再次响了起来,随后就是每一道大门大开,瑞王骑着大马飞驰而来,雪花被马蹄踢的四面都是雪沫子。

先是一个人,再是几个人,然后所有的人都开始朝着同一个的方向跪了下去,俯身磕头。

嚎哭声穿透大殿,从里边传了出去,天地一片缟素。望月宫的火势也渐渐小了下去,只剩下火星子在雪中若隐若现。

瑞王下马时因为地滑的缘故,直接摔倒了雪地里,他顾不得去擦自己额头上的雪,急忙向文皇所在的宫殿跑去。

所有的人都已经换上了白色的衣服,瞧见瑞王进来,云汐公主立即扑上前去,对瑞王道:“皇叔,父皇他。”

“皇兄是个痴情人,疾病缠身多年想来也是解脱。”

随后他抬头看向陈昭,两人好些日子没见过了。

赵云汐一直伏在文皇的尸身上面痛哭,直到瑞王进来,她才跑向他。

一身缟素,赵云汐哭的带雨的梨花,随时都可能倒下去。

瑞王对众人道:“你们都在殿外等着,我要和皇兄说几句话。”

众人默默点头,陈昭和顾映寒被瑞王使了眼色留下。

……

……

“皇兄,还记得当年我们一起顺将大文国土夺回来,给百姓一个安康的生活吗,臣弟都记得。

哥,我会照顾好云汐的,还有大文江山,来世我们还做兄弟。”

瑞王转过身,抹了抹自己的眼角的泪道:“此次都是因为皇嫂的突然离世,皇兄放不下她,所以一起跟着去了。这都是狄人国所为,他日定要铲平狄人国那蛮夷之地。”

……

……

灵堂,百官祭拜,威文皇洁身净衣,因为两具被火烧的连在一起,所以有些难度。

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为王侯公卿、各堂各部的官员准备着丧服,这些都是陶若海和林时年着手准备的。

和50岁的女领导发了关系 第三章

袁绍有三个二子,大儿子袁谭,二子袁熙,三儿子袁尚,袁尚还很小,不值一提。袁谭已经成年,才能虽然一般,但也走到了权利面前,至于袁熙,这小子依然年岁十六,能力也是平平。

刘辩把主意打到了袁熙的身上,他在想是直接绑了袁熙,拿他当人质,以要挟季雍,从而出城脱身而去,这种方法是否可行?

衡量了一番之后,刘辩觉得直接绑人来要挟这样的方式太过于简单粗暴,万一袁绍军到时候不配合,更会是难以脱身。

绑人是要绑的,但不能够暴露,不能明着那袁熙来要挟季雍,而最好是让袁熙在不知不觉当中配合才是。

那到底要怎么行事才好呢?

刘辩又独自琢磨了一番,他觉得这事还是得找甄宓商量一番才是,脱身的办法是袁熙,而袁熙的目标可是甄宓,若是甄宓能够配合,定然事情会顺利许多。

隔日刘辩便把他的想法与众人讲述了一番,众人听完之后都是面露难色,张氏更是担忧甚多,情势可要比她想象的严重许多,最让张氏担忧的是她害怕会牵连到刘辩,万一刘辩就此身陷涂沦,那张氏可是已死谢罪都抵消不了这份愧疚的。

“殿下,实在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吗?宓儿,她,她真的太小了。”张氏满脸愁容的问道,她担心刘辩不假,可她也不愿意甄宓以身犯险,女儿家的名节也是很重要的。

“张夫人放心,我并不在强求,而是在询问你们的意见。倘若你们不同意,我们就再寻其他的方法。”刘辩点点头说道,随后他下意识的看向甄宓,而甄宓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看着刘辩的。

甄宓心里面是清楚的,若是刘辩会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他断然不会提这一茬的。见着一脸坦然的刘辩,甄宓的心也逐渐的平静下来,她没有埋怨和不满,而是嫣然一笑道:“这是美人计吗?”

以甄宓的姿色,美人是肯定算得上的,但是美人计的话?

刘辩忽然感觉心头一阵难受,他深感利用一个女子是十分不耻的行为,遂又说道:“是我失言,此事就此作罢!”

“不,就依此计行事吧!”甄宓面对刘辩果敢而坚定的说道:“此刻殿下能够站在我的面前,我便已经是十分的感激了。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我惹出来的,那又怎么可能让殿下独自面对眼前的这些困难呢?我虽然书读的少,懂的也没有那么多,但我知道如今的困难并不是殿下的过错,为何要让殿下独自面对呢?身为女子的我在娘亲的眼中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我也能够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刘辩动了两下嘴角,他未有应了甄宓的话。甄宓是小,但她却是很有想法,外表柔美,内心却是倔强,甄宓可要比刘辩想象的要有见地很多。

“况且殿下只是想让我与那袁熙周旋而已,可能就连逢场作戏都算不上。”甄宓转而对着张氏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所以娘亲放心,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况且,殿下一定会护我周全的,对吗?”甄宓又看向刘辩,她笑的很自信,眼眸明亮。

刘辩仿佛被甄宓的笑容感染到了,他不禁换下了温良的模样,而是换上了认真的神情说道:“放心,我定然护你周全。”

事情就此定下,尽管张氏忧心满满,但她也只能够按照刘辩的吩咐行事,毕竟是生死相关的大事,张氏也马虎不得。

不懂就学,不会就问,接下来要怎么做,该怎么做,能怎么做,刘辩按部就班的一个一个的吩咐,等到众人全部商定完毕,天色已黑,人也散去,就剩下刘辩和甄宓两个人独处在后院的亭楼里。

甄家老宅院很大,方方面面都体现了甄氏一族的底蕴,甄宓落落大方的坐在石墩上,刘辩则是依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一天的商议下来,刘辩疲态尽显,扪心自问,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来确定此番行动计划是否可以成功,没有荀谌、郭嘉等内阁大佬们在,刘辩只能够一个人来推敲这些行动步骤。

要不然还能够怎么办呢?指望星辰八卫吗?让他们去砍人还行,谋划方面,他们还是差一点的。

冬季已经来临,夜里寒冷,风一吹过来,吸入一口都可以感受的到肺腑中寒意,刘辩有修心功法伴身,他可以轻松的抵御寒冷,但甄宓不行。甄宓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袍子,这件袍子是刘辩亲手给她披到身上的,所以显得很大,把甄宓那小小的身子都全部给裹住了。

甄宓仰着小脑袋看着刘辩,眼眸里面充斥了一种叫做仰慕的情感,夜的确很冷,但甄宓的心却是感觉很暖,暖得她脸颊都觉得发烫,越是与刘辩独处,她就越是感觉身上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气质,而这股气质正在深深的吸引着甄宓,以至于她的脑子里和心里全部都是刘辩的身影。

美人计预示着什么,可能会发生什么,这些甄宓心里都很清楚,但她还是愿意义无反顾的去做,正如同她所说的,这不是只为了刘辩,也为了她自己。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62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