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三个人在一个床上做了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一章

砰,砰,砰,砰,轰,轰,轰,轰,一阵阵的枪声和手雷声传来,这正是血杀宗的弟子在熟悉那些武器,血杀宗的弟子,对于这种新枪到是十分的喜欢,虽然说拿在手里,就没有办法瞄准,但是他们也不需要瞄准,这种枪打出去子弹,也是一个面,所以大概的位置对也就可以了,所以血杀宗的弟子,都很喜欢这种枪。

同时异形骑兵那里,也在自己的武器上,加入了死光法阵,孙不遇亲自来安排的,异形骑兵的人,一看到孙不遇,一个个全都笑着跟孙不遇打招呼,别看孙不遇现在已经是一个长老了,他可是异形骑兵出身,而且他在异形骑兵队的时候,对下面的战士是很好的,所以这下面的战士,也不怕他,反到是十分的亲近他。

孙不遇交待完他们要在自己的武器上,加入死光法阵之后,就让他们进行了一下训练,看着他们训练,孙不遇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发现这些异形骑兵的武器和盔甲,在出现他们的身上的时候是很快,但是收的时候,却是慢了一点儿,这到是让他有些意外,同时也让他皱了皱眉头,他马上就把异形骑兵全都集合了起来,他看着这些异形骑兵道:“怎么回事儿?我看你们刚刚在收盔甲的时候慢了一点儿,有什么问题吗?”

一听他这么说,一个异形骑兵队长道:“长老,是这么回事儿,我们的盔甲和武器,都经过了一些改良,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的适应,等到我们完全的适应,应该就好了。”

孙不遇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他看着那人道:“你们用上那种新的金属了?”

那队长点了点头道:“是,就是在盔甲和武器出现之后,在里面加入一个神雷法阵,让我们的武器和盔甲的强度更大,这只是第一步,现在我们还在学习,如何在我们的盔甲里,加入一些机关还有蒸气通道,这些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适应。”

孙不遇却是笑着道:“不错,不错,我们异形骑兵,果然是宗门最重视的存在,现在这种新的血金,可还没有全宗推广呢,你们就已经用上了,这很好,好好的珍惜这些机会吧,宗门可不会做无用功,这些东西对于人你们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

那队长应了一声,孙不遇接着开口道:“虽然说看起来脱盔甲慢这只是一件小事儿,但是你们要记住了,脱盔甲慢,就代表着你们对于自己武器和盔甲的控制力低,这可就不是小事儿了,到了关键的时候,对于自己武器的熟悉成度,是可以决定生死的。”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孙不遇看着他们的样子,笑着道:“好,去训练吧,我们异形骑兵,一直都是宗门最精锐的存在,一定要保持住啊,不能丢脸。”众人全都轰然应是,随后全都去训练去了,孙不遇又看了一会儿他们训练,这才转身走了。

而这些天神机堂那里,也源源不断的把新枪和死光雷给送了过来,而那些弟子的训练,也差不多接近尾声,孙不遇他们也觉得,是时候确定一下进攻的时间了,

在经过商量之后,他们终于是确定了进攻的时候,等到进攻的时间确定之后,孙不遇就把众人,全都叫到了会议室里,等到众人都到了之后,孙不遇就开口道:“经过我们的几次商量之后,终于做了决定,我们准备三天之后就对灵族的地下迷宫进行攻击,大家回去之后,一定要做好准备。”

众人全

文学

都应了一声,孙不遇接着开口道:“这一次的进攻,血杀战堡就不要参加了,因为是在地下,你们也下不去,要是从天空中到神山那里去,可能还会被母神攻击,所以你们就不用去了。”血杀战堡的指挥官全都应了一声。

孙不遇接着开口道:“这一次的进攻,跟上一次一样,还是以通天藤为开头,然后我们大军在向前推进,我知道灵族人也想到了对付通天藤的方法,但是这一次我们的通天藤攻击,跟上一次也要有一些变化,这一次我们的通天藤攻击,不以杀伤灵族人为目地,而是就向他用最快的速度向前生长,越快越好,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听孙不遇这么说,众人全都是一愣,随后他们全都明白了孙不遇的意思,他们的两眼不由得一亮,孙不遇所说的这种方法还真的可行,通天藤用最快的速度向前生长,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对灵族人,造成不小的伤亡,但是这并不是主要的目地,主要的目地就是,通天藤向前生长,就会直接把灵族人的地下迷宫给破掉了,会在地下迷宫里,开出一条条笔直的通道,这样一来,对付灵族人,就更加的容易了。

孙不遇接着开口道:“通天藤攻击之后,就是大军推进,进攻的方式,也跟以前一样,果核战甲,蒸汽枪在加上支援,还是在小队的形式向前推进,都记住了,一定不要着急,虫族,看好地下,你们可以不能与对地面的攻击,但是地下一定要看好,要知道他们这一次弄出来的地下迷宫,可是有很多层的,他们也可以从下层,直接就向上层进行攻击,或是从上层向下层进行攻击,这个就需要你们来看着了,同时你们也要注意一下宗门各战队的进攻情况,各战队在进攻的时候,一定要保持距离,绝对不允许出现,一个战队突进的太快,形成孤军的情况,那可是很危险的。”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二章

空间在不断破碎,大乘期的交手仅仅只是余波就不是什么人都能接近的了,但凌青除外,上帝模式最好的地方就是能够不受任何东西的影响,这让他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分身——“梦境体”。

〈对了!那东西还剩一个。〉两仪式对着凌青“说”道,好吧!其实是灵魂传音。

「那东西?祈愿之石?」凌青问道,由于自己是上帝模式,因此自己说的话,除了两仪式没人听得见。

〈嗯!还有一颗我放在口袋里!〉说完两仪式便转过头,皱着眉头看向前方,以英灵的目力居然也看不清眼前的战斗。

【警告!警告!长时间使用职介卡将会对身体造成负担,请宿主注意!】

〈那我走了!〉听到系统的提示,两仪式没有丝毫犹豫。

「嗯?哦!多谢你了!式!」反应过来的凌青道谢道。

〈……〉

【职介卡结束使用!上帝模式取消!正在修复身体……修复完毕!】

系统的提示刚说完,凌青就感到一阵眩晕,随后一股疲惫感从身体里传来。

负担是这个吗……话说系统不修复这个吗……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凌青决定坐在原地休息一下,当然这个动作也引起了苏烨等人的注意,但也只是看了一眼罢了。

然而坐在原地休息的凌青却没有看到,自己口袋里的那颗祈愿之石正在勾勒一个极其复杂的图案,虽然缓慢,但却缓缓成型。

“这……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大动静怎么可能不引人注意,熊飞一众人及除灵组一行人迅速赶到现场,理所当然地,所有人都惊呆了!

轰隆!!

伴随着一股恐怖的波动,双方再次分开了,吴言依然是一身白衣,宛如一位普通老人,而谢亮的样子就有些恐怖了,衣服早在交手的时候就被撕碎了,但里面露出来的却不是人类的皮肤,反而更像一些角质层一般的东西,全身都上下布满了伤口,鲜红的血液也已经变成了墨黑色。

“你是……谢……亮……警官?!”姜羽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虽然对方已经变了很多,但自己还是能看得出来。

“……”没有理会姜羽,谢亮的嘴唇动了动,其他人可能没感觉到,但吴言和凌青脸色却大变,但当他们想要去阻拦时候,已经太迟了。

“吼!!!”大地在震动,地上的雪也被蒸发了,地面忽然出现一只只宛如木桶般粗大的手掌,干瘪的手臂,一看就知道这恐怕又是僵尸。

「系统!」

【种族:旱魁

天赋:绝灭之火,坚不可摧。天生神力,尸毒(火)

系统评价:合体巅峰】

「咦?那个方向是……图书馆?!」正当所有人都被那群三米高的旱魁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凌青却注意到一股奇怪的气息,它很微弱,以至于没有人能发现它,如果不是凌青自己对死亡的气息很熟悉,恐怕也会忽略掉。

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发现所有人的都被警惕地看着那群旱魁,凌青手指轻轻拨动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死亡法则,随后……

【宿主已死亡是否原地复活?

Y/N】

这就是凌青不想使用自己能力的原因了,这具身体根本无法挡住死亡的侵蚀,仅仅是接触就会被瞬间秒杀。

“Yes!”

…………………………………………………………………………

图书馆的地下有一条秘密通道,沿途的墙壁上还画有一些壁画,上面讲诉着曾经的历史,通道的尽头有一扇巨大的门,上面贴满了符咒,门上还刻有数不清咒文,透过门里,其中的场景令人不寒而栗,数条庞大的锁链只为锁住吊在空中的数个人影,白色的大衣,垂到地面的头发遮住了他们的样子,当然令人恐怖的不是这个,而是他的下面那数不清的骷髅。

“啊……”感觉到死亡气息的波动,被锁在其中的人们嘶吼道,锁链不知是不是年久失修的缘故开始开裂,随后彻底断裂,青色的火焰把他们的头发连同整个房间都点燃了,隐藏在头发下的脸庞也露了出来,那红色瞳孔出现一丝灵动,眨眼间对方就消失在房间内,宛如从未出现一般,只有那一条条断裂的锁链以及那青色的火焰证明了他们曾经存在过。

“这是……什么东西啊!!”熊飞颤抖地举起手中的枪,然而这把熟悉的“老伙计”却没有像平常一样给他安心的感觉。

另一边凌青身上一闪而过地光芒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所有人的注意都被吸引开了。

「虽然死了一次,但是效果却很明显!不过……」感觉到图书馆那不寻常的波动

文学

,凌青轻皱了一下眉头,因为自己从中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感觉。

“吼!!”一直在充当背景的那群旱魁仿佛感到危险一般,朝着图书馆的方向吼叫道。

然而还没有等旱魁们行动,一把拐杖插在了他们前方,一个老人站在那里,他头部右侧有着交叉型疤痕,银白胡须用紫色束带绑着,他的身后开始陆续出现人影。

“……”没有理会面前的旱魁,最先到达的老者用他那红色的瞳孔看向某只被雷倒的幼女,“你……是第几代……鬼师……了!”

“呃……我是第九十九代家主南宫那月!”凌青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喵了个咪的为什么来的是山本老头他们啊!而且他们还是初代鬼师,友哈巴赫呢?

就在刚刚系统提示:眼前的这些人(?)全是初代鬼师,鬼师能力的应用都是他们开发出来的。对此凌青“呵呵”一声。

“第……九十九……代了吗?”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看来是太久没说话了,以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系统!」

【姓名:南宫元

种族:人类(死灵?)

年龄:千岁以上

状态:异常

幸运值:D

天赋:灵子操控,鬼道,剑道

系统评价:合体巅峰

友情提示:他们并不是系统创造的,而是异空间本土的居民,他们不是死神,但能力的应用却接近死神与灭却师!】

「平行宇……」

“吼!!!!”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打断了凌青的思考,一只巨大的手臂从地上深处,灼热的火焰把周围都燃烧殆尽了,就连暴风雪也被烧却了了,但令人感觉到诡异的是,如此恐怖的火焰却没有烧毁一栋建筑,所有的楼房都出现一道道诡异的纹路,手臂的主人仿佛收到了挑衅,从地上爬出来,五米多的身高,身上那数不清的符文组成了他漆黑如墨的外表,白色的瞳孔盯着宿舍楼,不!应该是宿舍楼的楼顶。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三章

大骊王朝·沧州·西宁郡

西宁郡,地处沧州最东部,与骊州接壤,是为骊州的西部门户,故得名西宁郡。

一旦出了西宁,便进入了骊州地界,可谓乃大骊最为重要的腹心之地!

故而,柱国大将军韩新收缩兵力,所设立的第一条防线便在西宁。

一旦西宁告破,则整个骊州平原便彻底失去门户倚仗,将如同不设防的少女一般袒露在敌军面前!

故而,韩新虽为拱卫国都而设立了三道防线,但核心最为重要的,却还是这第一道西宁防线!

一旦失了西宁,大骊将再无险可依,接下来的第二道防线只能硬生生拿人命去填,而至于第三道防线……自然是仰仗于国都中庭城的厚实城墙了。

但无论如何,韩新都绝不愿事态发展到那一步!

若果真让敌军兵临中庭城下,那么即便最终侥幸打退,得以保证国都无恙,但却也足以令他这位新上任的柱国大将军深感蒙羞!

故而,韩新宁愿壮士断臂,一咬牙放弃了整个沧州整整十一郡之地!

转而将兵力龟缩在西宁一郡之地,以此来构建最为坚实的第一道防线,且是守卫国都最为重要的一道防线!

否则大骊本就兵力占劣,若还敢分兵各处,又何谈确保国都不失?

毕竟韩新心中明白,待战事了结之后,大乾必然会鸣金收兵,退而至虎牢关内,却绝不敢与大骊铁军正面对决!

届时,今日忍痛舍弃的大片土地,却都会重归大骊怀抱,而并非永久失去。

对于大军在外,而国中空虚的大骊来说,此等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却也是目下守卫国都的最优战略了!

至于在放弃途中所舍弃的钱粮、兵武、牲畜,乃至于人口!

这些显然在保卫国都的最高目标下,统统皆得退让!

对于韩新来说,他只能尽可能的竖壁清野,尽迁庶民,从而使大骊的损失尽可能降到最小。

但即便如此,大乾敌军所到之处,糜烂数郡之地却也是轻而易举……

不过就在韩新早已做好了与敌军在西宁决一死战的准备之时,他却奇怪发现,敌军在进驻到西宁百里之外后,却就地安置扎营,并未第一时间发动迅猛攻势。

韩新心中狐疑,连忙遣斥候出城打探军情,最终得知乾军驻扎之后,开始大规模的砍伐树林,似乎在制造大批量的攻城器械!

且乾军人多势众,旌旗招展,灶台满筑,单看旗帜数量与灶台炊烟,恐有三四十万大军!!

这若是再算上随军民夫,恐怕大乾宣称的六十万大军却也毫不为过!

对此韩新虽有疑虑,却也未及深想,而是命令部下做好守城准备,静候敌军的大举攻城!

但就这般僵持数日之后,眼看着敌方阵营中的云梯、楼车越来越多,却未有发动总攻的丝毫迹象之时,韩新终究是感觉到心中不妙!

果然,不出两日,韩新果然得到了紧急军情,原来敌军早已一分为二,以偏军大张旗鼓,主力却潜遁靖州,奇袭靖安城,切断了大骊南征大军的关键粮道!

在得知此等消息之后,韩新第一反应便是‘糟糕,自己中计了!’。

但相比于手下副将们叫嚣着出城迎战的举动,韩新却顿觉不妙,心中又生疑虑。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韩新连连摇首,却下意识认为这是敌军在故意使诈,目的便是骗取自己出城迎战,如此便可一战功成,直逼中庭城下!

毕竟谁能够保证目下浩浩荡荡,一眼根本望不到边的敌军阵营之中,究竟隐藏着多少兵力呢?

那些战旗很可能是敌军的故弄玄虚之计,但反过来说,却也很有可能是敌军故意为之,让自己误认为对方围攻西宁的只是一支偏师,从而鲁莽出城而战呢?!

在与大乾这位素未蒙面的兵道大家数次过招之后,韩新岂能不知此人深谙虚实之道,自骊使出使大乾以来,对方将虚实之道简直都快要玩出一朵花来,他又岂敢心生大意??

先是大乾假意与大骊结盟,欲要共分大行,实则大乾在暗中调兵遣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兵出虎牢,使得大骊连乾灭行之计轰然告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