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美妇乱人伦小说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一章

唐纯吸了吸鼻子,在他怀里撒娇:“你怎么不告诉我呀?我今天都没有好好打扮。”

叶其琛轻笑了一声,开口道:“那今天就试试我给你设计的衣服嗯?”

唐纯推开他,惊喜的看着他的脸,眨了眨眼睛:“你给我设计了衣服?”

“嗯。”

说完以后,他微微侧身,站在了唐纯旁边。

唐纯这才看见了屏幕上的衣服,是一件白色的婚纱。

这件婚纱是收身的,而且是一字肩,腰间很瘦,婚纱尾部是鱼尾的形状,不仅如此,这件婚纱还有头纱,压着头纱的是一个王冠,王冠上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唐纯看得有些呆,眼泪不听话的一直往外蹦,叶其琛伸手擦了擦她的眼泪,声音响遍了整个会场。

“纯宝,这是独属于你一个人的,世间,仅此一件。”

唐纯拼命地点着头,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要去试试吗?”

“要!”

叶其琛勾着唇角笑,让她去试衣间。

没多久,唐纯就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婚纱十分合身,就连腰身,都是不松不紧的。

唐纯不喜欢拖沓繁冗的衣服,所以这件婚纱没有裙摆,刚好能够盖住她的脚,也不累赘,却又合身漂亮。

叶其琛抬脚迎上去,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

唐纯有些忐忑,开口问了一句:“好看吗?”

叶其琛抬手蹭了蹭她的小脸,点头道:“嗯,很漂亮。”

唐纯低下头,矜持的不行,抿着唇笑了。

叶其琛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声音很低,渗着温柔,钻进了她的耳朵里和心里。

“纯宝,做我一辈子的小姑娘。”

“好。”

叶其琛缓缓的笑了,眼角眉梢都是幸福。

那个女人说的是错的,他也可以得到幸福,过这种平淡的日子,和他的小姑娘一辈子都幸福下去。

没多久,叶其琛就和唐纯举行了婚礼,日子过得热热闹闹的,有些鸡飞狗跳。

但是叶其琛纵着唐纯,

文学

任由她笑闹,把唐纯捧在了心尖上宠着。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二章

妙妙已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不光顾念渊和郑嬷嬷都紧紧地盯着妙妙。顾、大顾二,也一直在等着妙妙的反应。就是青娘,也是满脸紧张地看着妙妙。

“这里就是我的家。”被这些灼热的视线这般注视着,本就心里空落落的妙妙,好像更加没底了。妙妙抿了抿嘴,良久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郑嬷嬷虽说并没有想到,妙妙居然是这般气质相貌样样出挑之辈。可上次顾大顾二来找妙妙的事情经过她却是了解的。

虽说顾大、顾二言语中有些许隐瞒,只说妙妙和顾念渊,是如何不识相,如何看不上侯府。

但是郑嬷嬷对这两兄弟的秉性,也是有所了解的。都不行拆除。他们俩肯定也是先挑起了争端。

不过,就算顾大顾二有问题。郑嬷嬷却也看出这个小姐,也不是个简单的,的。而且这位小姐虽说出身贫寒,却对钱财没什么欲望。

最重要的事,她这个人十分硬气,不知道吃不吃软。但是对于妙妙不吃硬这件事,却是彻底了解了。。

虽说只是对妙妙,了解了大概的皮毛。但是郑嬷嬷也能猜到自己要办的事,肯定不那么顺利。

因此,虽然妙妙一开口,就是这么不给面子的话,郑嬷嬷并不觉得惊讶,反而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郑嬷嬷表情丝毫未变,依然是那副慈眉善目的和善模样。很是真诚地对着妙妙说道:“小姐不想再回府,老奴也是知道原因的。”

“上次这两个刁奴,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那般对待小姐。这次老夫人让他们带着老奴来,也是让他们来给小姐您认个错。”

说着郑嬷嬷,就对着后面的顾大顾二一挥手,催促道:“你们兄弟二人,还不快向小姐道歉?你们犯下这么大的错误,还不赶快认错。”

顾大顾二之前,已经得了吩咐。再加上眼看妙妙就要回府当大小姐。顾大顾二,怕她在借机给自己穿小鞋。

听郑嬷嬷一喊自

文学

己,这两兄弟马上就低下头给妙妙道起了歉。

“小姐,是奴才错了,奴才给您赔罪了。”

妙妙冷冷地看着上次还眼高于顶的顾大,居然这般低声下气下地求自己,心里深觉讽刺。

见妙妙依然不开口,更不说原谅什么的。郑嬷嬷眼睛一闪,偷偷使了个手势,让两人退后。

同时,郑嬷嬷面上做出一副十分伤心懊悔的样子。

“小姐,是不是也在生侯爷和老夫人的气。怪他们,之前不愿意接您回府?”

郑嬷嬷绝对是超强演技派,不仅表情十分真情实意,说着说着眼泪也流下来了。

“小姐,您是不知道,侯爷和老夫人他们,也是不愿这么做。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呵呵~有什么不得已的。说来听听?”妙妙这次直接讽刺地笑出了声来。她早就知道平阳侯府,都是一群怎么自私自利的人。

而她更知道,因为侯夫人的病,必须要用到自己的血。侯府也是不管如何,都要把自己带回京城的。

乖 别添了 快放进来我想要 第三章

第628章仙道殊途7

“羽疏师弟,怎么突然来了?”

陆朝有些诧异的从椅子上站起,沉声问道。

羽疏轻哼一声,连个眼神都吝啬看向陆朝,径直走向执事堂主。

“昨日贪杯,这会醒来才看到函文,怎么,本座是站得还不够高么,与自己亲传弟子解除师徒关系,还得一个金丹修士代劳?”

这话说得极损,执事堂主瞬间黑了脸。

他一个健壮强悍的体修,虽是才刚刚结上金丹不假,但对上金丹后期甚至是元婴境的法修,也是能有一战之力的好不?

被羽疏真人这么一怼。

就像是他修为低得一无是处。

哼,生气!

羽疏从气到竖眉的执事堂主手里拿回师徒铭牌,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千晚。

沉沉的呼出一口气。

千晚感觉到便宜师父的视线直直戳在自己身上,微垂眼眸,冷声道,“弟子见过师尊。”

羽疏没好气的看着她,脸色缓和了那么一丢丢。

扬手掐了个尘净术,将不肖徒弟那身刺眼的脏袍弄干净,不满的斥道,“为师的训诫都当耳旁风了吗?法袍脏成这样,真是丢南云峰的脸,还怎么束管同门的师弟师妹?”

千晚微怔,尔后缓缓勾起唇角。

“师尊说的是。”

羽疏真人这一番话,便是表明了立场。

凌千晚,仍是他羽疏承认的亲传弟子。

“羽疏师弟,这样不太好吧?”陆朝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出声拦阻,“此弟子德行有亏,你留南云峰可以,但仍留她亲传身份,怕是会惹众人笑话。”

“德行?”羽疏哼笑一声,锐利的视线落到站他后方的陆瑶清身上,轻慢的开口,“如若是因为本座弟子损坏陆峰主爱女法器一事,她已受罚水牢极刑,也抗住了锁灵台之罚,应该清算过了吧……而且,这也不是德行问题。”

羽疏冷讽,“是实力差距。”

陆朝怒而皱眉,“你!”

陆瑶清握拳的手微微颤抖,脸上柔美带笑的假面险些支撑不住。

羽疏虽有诡辩护短之嫌,却说得是实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