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禁欲校草做到哭;岳双腿之间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一章

“今天要传搜给你的,叫做‘水晶冥想法’。”

仙宫99楼,昨天的房间里。一大早就赶来的方牧赶到的时候,冷兮然已经等在这里了。然后她开门见山的说道。

“水晶……冥想法?”

方牧目光微凝,慎重的点了点头。

“所谓冥想,就是增强内心的力量的过程。而内心的力量,也就是精神力……听上去似乎玄之又玄。但实际上,精神力量,是真实存在的。”

“和基因原能一样真实。是可为人掌控的力量。”

“具现到实际上有很多的例子。如枪斗术中,就有一种枪斗术,名为‘致幻’……那就是典型的精神力攻击手段。”

冷兮然平静的说着。

方牧则是恍然的点了点头……‘致幻’在枪斗术中,都是颇为奇特的,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原来真是精神力。

“不仅仅枪斗士拥有类似手段,狂刀,重刃,拳斗士,都各有融合了精神力的基因战技……不过近战者,在使用精神力战技的时候,多数是给自己使用。有点类似魔幻小说里的‘狂战士’,自我催眠,然后大幅提升力量和速度之类的。”

“而枪斗士不同,枪斗士的精神力,主要是一种辅助手段。最直观的,就是让你的反应更快。而反馈到战斗当中,则是能够让你的枪法更准……一如昨日我做到的那般。”

“水晶冥想法,就是训练精神力的一种办法。”

冷兮然语气从容而随意,方牧听的很认真,但他自然不会想到……冷兮然如今教导给他的东西,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接触到的东西。

也是属于核心的一部分。

而且,还是无法‘基因种化’的核心。

冷兮然先是大致的介绍了一下精神力的作用,然后又着重的讲述了一下精神力的重要性。

比如说……

突破黄金阶。

只有精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突破黄金阶。

详细解说了一番之后,冷兮然才随意说道:“好了,大致上就是这样。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落实到实处。你现在盘膝坐好。”

她开始指导方牧。

方牧连忙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随意在空地上坐了下来。

“水晶冥想的具体操作,便就是平心静气,盘坐于地,而后放空自己的思绪,在心中默默构想一个水晶……任何形状都可以,然后,我需要你将水晶的一切细节都清清楚楚的勾勒出来……包括水晶的形状,菱角,反光面,阴影面……一切的一切,都要非常的真实而清晰。”

“人的思维是非常活跃而难以控制的,所谓‘心猿’‘意马’。心是猿猴,意是野马。他们天马行空,纷乱嘈杂。看似为人掌控,实则半分不由人。”

“所以,才要你幻想水晶……其实那水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过程。它能帮你锁住心猿和意马,才能在这过程中不至于思绪杂驳。否则,这修行就是失败的,没有任何意义。”

“守住心猿意马的同时,将你的修炼术基因种推移到‘松果体’的位置,基因种自动运转,故而不需要特别去分心,以原能刺激松果体,可以加速激发精神力量。然后,按照这种节奏去呼吸……”

冷兮然开始仔细的讲解水晶冥想的过程。

不仅仅只是冥想而已,还搭配有呼吸法。用特定的频率去呼吸和刺激松果体。

松果体,是人类大脑的核心区域。有人认为,人类的思维若有实质,那么便就藏身与松果体之中。

很显然,冷兮然所提到的精神力量,便源自松果体。

方牧心头有些激动,认真的听着。

半个小时之后……

“先尝试一下吧。”

冷兮然最后说道。

方牧长长吐出一口气,而后点了点头。

冷兮然的教导让他眼界大开。他没想到……心猿意马,原来还有这种解释!

可再一深思,却又深以为然。

的确,自己的思维看上去好像是由人控制,但实际上……真是半分不由人。

事实上,心中越是强调不要去想什么……反而越容易去想到什么。

所以这冥想,还真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的。

如今冷兮然要他尝试,他心头略微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功。

而后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冥想水晶么?”

闭上双眼,世界一片漆黑,方牧轻吐一口气,开始在脑海中,幻想一粒水晶。

于是,一个水晶的轮廓,悄然出现在了方牧的脑海当中。

但一开始,那水晶的轮廓是模糊的,方牧甚至不知道它有多大,有多高,是什么形状。

但想到冷兮然的话,他开始努力的去具现这水晶方方面面的细节。

高度、大小、粗细……

一点一点的完善。

可事实证明……冥想法,的确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方牧很用力,很认真的去观想水晶,但他的思绪,却总忍不住往其他地方飘一下……

比如,自己学会了这观想法,是否就能拥有冷兮然那可怕的枪法?

这种念头,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冒出来。

很快被惊醒,方牧连忙甩头,打消这个念头,再一次认真的勾勒。

可并不多时,他又飘出另外的想法……这样冥想,真的有效么?

这样的怀疑,也自然而然冒头。又被他打消……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他心中的思绪几乎是此起彼伏!

每次所想的东西其实并不相同,而且也不是说特别去深思。

但这般安安静静的坐着,这些念头,几乎是完全不由人的冒出来!

而每一次冒出来,他好不容易勾勒略微清晰的水晶,被打断之后,又要重头再来……

渐渐的,方牧脸上浮现出几分烦躁和恼怒……

他总算明白到,心猿和意马,到底是有多可怕了。

果然是半分不由人!

“对了,还有修炼术!……还得分心去运转修炼术,搭配那呼吸法,才能有效果。可我现在,光是冥想水晶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时间分心运转修炼术?”

方牧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大问题。

其他人的修炼术都是基因种,只需要运转到松果体的附近,将松果体用基因种给包裹起来,其中的原能就自然而然刺激松果体,根本不需要特别去分心。

但他修行的修炼术,却根本不是基因种,而是自己修行来的。也就是说,在冥想的过程中,他还得分心去运转修炼术……

可如此一来,岂不是更难了?

方牧脸色几变,最终却是想到:“算了,修炼术什么的,等之后再说,先降服心猿意马再说!”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不去理会修炼术,而是专心的去勾勒心中水晶……

……

……

晃眼间,半个小时流逝了过去。方牧盘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时刻在变幻。

心猿意马,远超他想象的难以降服。

而这过程中,冷兮然一直在看着,见他半个小时也没有任何的进展,她的表情却很平静,并不急躁。

她是过来人,或许是因为天性比较懒,所以她冥想起来倒是比较容易的……可饶是如此,第一次入定观想水晶,那也是在七八天之后,才逐渐找到一点状态的。

区区半个小时而已,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进入状态。

之所以让方牧尝试,也就是让他知道知道这其中的困难罢了。

“好了,暂时就到这里吧。水晶冥想回去之后也可以做……越是安静的环境,越容易进入状态。在这里让你入定,是为难你了。”

她终于开口了。

方牧浑身微微一颤,而后长吐一口气,睁开眼睛,有些尴尬的看向冷兮然。

半个多小时,让他冥想,摒弃一切杂乱思绪……偏偏他反而思绪越来越混乱杂驳。

这些事情冷兮然不知道,他自己却是清晰的知道的。

“对不起兮然姐……”他垂着头,不好意思的道歉。

冷兮然这么大清早的等他,教导他精神力的修炼方法,结果他这么笨,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让他感觉到很羞愧。

“冥想入门并不容易,但只要坚持,总有成功的一天……如果某一天你能在闹市中,在人群内,随时随地的进入冥想状态……那就成功了。我们先学点别的。”

冷兮然却没说什么,摇了摇头。

然后她接着道:“水晶冥想,锻炼精神力,只要成功,修出精神力了,到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使用,一般来说,目光所及的目标,都能瞬间锁定和瞄准……这没什么好说的。接下来我要传搜给你的,是真正的战斗技巧。”

战斗技巧?

方牧有些疑惑,枪斗士是远程攻击者,他的战斗技巧,不就是枪法么?

而除了枪法之外,那就是枪斗术了……而枪斗术,一般来说,不都是通过融合‘枪斗术’来获取么?

又要学习什么?

“准确的来说,是战斗思路。尤其是团队合作的时候,枪斗士,应该做的事情。”

当冷兮然说道这一句,方牧才恍然,而后连忙点了点头,认真的听了下去。

他是独行枪斗士,狙击战的战术素养,主要是在一体化教育的时候学习的。但那着重的是单体能力。

真正和团队配合的时候,枪斗士应该做些什么?……方牧只能‘想当然’。

而现在,冷兮然就要教导他,在真正的团队合作时,一名合格的枪斗士,应该做到一些什么……

不客气的说,枪斗士,就是一只团队的眼睛和耳朵。甚至在很多有枪斗士的团队当中,枪斗士,就是这支队伍的灵魂。

枪斗士的每一个判断,影响都非常深远而重大。关系到任务的成败,甚至是成员的生死。

因此,出色的判断力,是枪斗士最重要的特质。甚至其重要程度,还要超越其枪法的精准度。

而枪斗士职业已经发展了很多年,这么多场大战下来,早已经总结出了一大堆行之有效的手段和经验。而这些手段和经验……在一体化教育之中,是不会涉及的。

即便涉及,也只是毛皮而已。

而冷兮然现在要教导方牧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

冷兮然的声音略微有些清冷,却又带着几分慵懒,十分的抓耳和好听。

她显然是非常出色的枪斗士……应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院派。她深入简出的诉说,每每让方牧恍然大悟,渐渐的,方牧对于自己在战斗当中,应该注意一些什么,做到一些什么,变得越来越清晰……

方牧之前就是野路子,他的判断力应该还算不错……这一点从当日林初音遇袭事件中就表现的非常突出。如果不是他的判断力,他是不可能做到哪些事情的。

但这些,实在是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

而且听了冷兮然的仔细介绍之后,方牧开始庆幸……庆幸那天他作为对手的那些枪斗士,应该也都是野路子。

如果他们和冷兮然所说的枪斗士一样的话……那么当日,十个方牧,也得栽在哪儿!

绝不要忽视这些‘规范流程’。

那几乎是整个联盟的无数枪斗士用鲜血和生命总结出来的经验。绝对是有着自己价值的。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到了中午,这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

当又说完一点之后,冷兮然看了一眼时间,而后有些慵懒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纤细的小蛮腰,开口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她站了起来。

方牧连忙站了起来。

经过一个上午的共处和学习,尤其是在她口中听到了许多让他振聋发聩的观点,让方牧着实受益良多。

因此现在,对于冷兮然,方牧心中充满了敬重。

“多谢兮然姐了,辛苦你了。”

方牧挠了挠头之后说道。

冷兮然斜看了他一眼,随即笑道:“也不算什么,就是一些书本上的东西……不过有句话我也要说,尽信书不如无书,我给你举了那么多的例子,只是说明在当时的那种情景之下,要用那种战术。但兵者,诡道。一样的情景,不一样的对手,不一样的脾性,所选择的战术也是截然不同的。这一点,却是要你结合实际和自己的临场判断而来的。不要生搬硬套。”

方牧闻言连忙点了点头:“嗯嗯,我知道。”

冷兮然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而后点了点头:“这点我倒是知道的……好了,今天就这样吧,下个星期再来。”

说完,她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了。

“啊?兮然姐,下个星期再来?”方牧惊了一下,他还以为明天就可以呢。

“真当我是全职老师啊?以后一个星期一上午的时间。下个星期的时候,我要检查你的水晶冥想,自己努力。”

冷兮然没回头,摆摆手之后,离开了。

看着这道无限美好的背影消失,方牧挠了挠头,随即长长吐出一口气。

倒也是,能够教导自己,那就已经很不错了。人家那么大一个白银阶枪斗士,每天都忙的很,哪里有时间天天来教自己?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二章

“怎么样?”

下到地面后,林牧又接过从窗口跳下的大黄,放在地上问道。

“汪→”

大黄仔细听了一会儿,开口叫道。

“有两个吗?不是什么好消息。”

林牧看了看手中的武器说道。

他原本的无缝钢管已经卡在门上,拿不下来,手里的是从杂物间清洁车上拆下来的两段一米长的薄壁钢管,十分脆弱,可能敲到丧尸头上,丧尸没事,钢管自己先弯了。

停车场只有一个出口,靠近主路地方是一片绿化间隔带,两个丧尸正蹲在没有绿植的绿地那里吃土。

四周一楼的窗户都装上了防盗栏杆,根本出不去。

二楼部分窗户到是没装,但下来容易,爬上就难了,里面情况不明,大黄也很难隔着几道墙获得太过详细的信息。

回头的话,更是找死。

“两个吃土的家伙,怕个鸟?”

林牧带着大黄狗朝出口走去。

两个丧尸察觉到林牧,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长期吃土,让它们的体质变得很差,和吃树的同类完全没有可比性。

“你左我右。”

林牧交代一声,朝着右边的丧尸冲了过去。

大黄同步行动,和林牧并头向前。

美食在前,两个丧尸即便腿脚发软,也努力的向前奔跑。

右边的丧尸先一步到达,伸直了长有锐利指甲的双手去抓林牧。

林牧左手钢管伸出,顶住了丧尸的胸膛,两者顿时都停了下来。

他右手钢管随即刺出。

这根钢管的前端已经被他用砖块敲击成类似空包弹的星状闭合,末端形成了一个不太锐利的尖头。

“噗”

钢管尖头直接穿透丧尸的眼窝,扎进了它的大脑。

林牧顺手摇晃几下,将大脑搅成一团浆糊。

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林牧也杀过几个丧尸,多数用钢管直插眼窝。

由于饿得实在没有力气,他没办法一把将丧尸脑袋打爆,插眼窝是个高效且省力的办法。

大脑刚被破坏,丧尸就软倒在地。

左侧丧尸冲过来的时候,被大黄一头撞到腿上,身体不稳,早就滚到在地。

林牧不让大黄去咬丧尸,害怕丧尸的血液会有传染性,只让它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去顶撞丧尸,保持骚扰。

消灭一个丧尸的林牧见到另一个丧尸仍旧在地上翻滚。

大黄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上去踩一脚,顶一下,不让丧尸有机会起身。

等到丧尸仰卧,林牧上前一脚踩住丧尸一只胳膊,手中钢管再次刺进了丧尸的眼窝。

“叮,……”

林牧脑中忽然想起轻微的声音,正处于紧张状态的他没在意,而是看着地上的两个丧尸,确定它们不会再起来。

等到危险解除,继续赶路时候,他这才有闲暇去查看系统的提示。

“一点能量?”

林牧呼出系统界面,看着右下键能量值后面那个小小的“1”。

“这个东西,做什么用?”

随着他的念头,能量值三字忽然闪烁起来,跳出一个方框,里面有几行文字。

“能量值作用:1,短时间内增强拥有者及宠兽体质;2,转化为所有者及宠兽日常所需能量;3,增加宠兽位。”

“短时间内增强体质,应该就是

文学

和爆种类似的东西吧,转化日常所需能量,应该就是代替吃饭,至于增加宠兽位,”

林牧看了下和大黄图像并排的两个空白位置,摇了摇头,“暂时用不上。”

一边琢磨能量值的用处,一边翻过车辆,小心的往前走。

“喂……”

一声轻轻的呼唤,从旁边的楼上传来。

林牧抬头,左侧三楼一个窗户打开,里面伸出一个年轻女子的脑袋。

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第三章

前段时间,舍友老毛微信约炮成功了,对方还是个隔壁大学的妹纸,颜值颇高,甚至现在都交往半个月了。

这让陈阳着实羡慕不已,虽然咱只是一介穷吊,但谁也阻止不了自己追求幸福的梦想不是?

于是,陈阳也点开了附近的人。

太白金星,100米以内

财神爷,100米以内

巨灵神,100米以内

……

“额,这他妈什么鬼?”

陈阳一脸愕然,说好的妹纸呢?

一眼望下来,全是各种神仙的昵称,极为另类奇葩。

难道是搞什么活动!?

陈阳疑惑地顺手点了个太白金星。

详细资料上,地区天庭太白朝会殿也就算了,个性签名“天庭老干部一枚”,看得是陈阳一脸的怪异。

心下好奇,陈阳便申请加了好友,对方

文学

不仅秒过,而且迅速将陈阳拉进了一个名为天庭交流微信群当中。

“太白金星邀请嫦娥仙子加入天庭交流群……”

“太白金星邀请二郎神加入天庭交流群……”

“太白金星邀请吕洞宾加入天庭交流群……”

“太白金星邀请月老加入天庭交流群……”

额……

看着这些风骚无比的昵称,陈阳微微眯着眼睛,貌似自己好像进了一个中二病晚期高级娱乐会所的样子。

巨灵神:“哇,太白竟然把嫦娥仙子拉了进来!”

哪吒三太子:“这天庭交流群越来越热闹了!”

太白金星:“各位,玉皇大帝命我开个交流群,旨在让大家多交流交流,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刚进群的新人请注意,不得辱骂他人及人身攻击,有什么事情私下解决,否则以天庭大法第二十七项第二十四条规定为准,处以小黑屋禁闭一年的处罚。”

吕洞宾:“大家好,我是吕洞宾,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关照(笑脸)。”

二郎神:“支持(笑脸)。”

巨灵神:“没事的出来冒个泡呗,交流交流感情。”

嫦娥仙子:“大家好。”

雷公:“嫦娥仙子好!(害羞)”

财神爷:“嫦娥仙子好!(害羞)”

降龙罗汉:“嫦娥仙子好!(害羞)”

伏虎罗汉:“降龙,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

“这……”

陈阳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屏幕上的对话,越看越觉得三观正濒临崩溃的边缘。

这可能是他见过一群人最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月老:“咳咳,来晚了,看样子还挺热闹的。”

二郎神“月老!!说好的给我介绍女朋友呢?”

月老:“……”

巨灵神:“月老,你好像也答应过帮我介绍女朋友啊!!!”

哪吒三太子:“还有我!!”

月老:“(哭笑不得)大家都不要着急,我也是没办法啊,人间和天庭的通道已经关闭上百年了,上百年都没有新神仙加入,得给我一点时间拉红线嘛!”

太白金星:“天庭开放结婚政策,月老手上的事情自然就更多了,大家谅解一下,不如这样,月老发个红包,稍微弥补一下大家?”

月老:“还是太白懂我,就发红包吧!”

……

这月老一出来,整个微信群顿时炸开锅了,这些个男神仙纷纷哀求月老介绍女票。

而陈阳,自然也是其中的一员,管它是中二群还是蛇精病群,只要脑子没进水,有红包肯定抢啊!

嗡!

手机一震,一个口令红包登时出现。

单身二十年练就的手速,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只是一个眨眼,陈阳已经将口令“大家好好工作”复制粘贴,发送了出去。

屏幕上立刻就跳出来了一个弹幕:“红包已经被抢完了!”

“卧槽,这他妈单身几千年了!?”

望着屏幕上的弹幕,陈阳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手速已经够快了,没想到竟然抢不到,太没天理了!

撇了撇嘴,顺手点开了看看大家的手气。

二郎神手气最佳,抢到了126点功德,嫦娥仙子抢了98点功德,伏虎罗汉抢了72点功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