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裸睡的丹丹 第三部分

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第一章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摊主很意外尽欢居然懂行,惊讶之余也松了口。

“这个盒子是我在乡下花八块钱收来的,原封不动八块钱卖,一分钱都不赚你们的,好几天没开张了,就当是讨个吉利。”

尽欢摇头,“八块钱都够买十几斤猪肉啦,就买个中看不中用的盒子,回家一顿打跑不了!”

“这样水灵好看的姑娘,家里人疼都来不及,哪会舍得动手?”摊主笑着扯闲,“八块钱你都觉得我报价高,那你说个你中意的价。”

尽欢没说出,伸出三根手指比手势。

“三块?”摊主瞪圆了眼睛,“不行!绝对不行!这盒子不说外面的鎏金錾花工艺,就是送银行去按银子称重收购,也不止三块钱!”

“东西要是能送银行的话,您也犯不着来这儿摆摊不是?”尽欢凉凉地回了一句。

摊主神色有那么一瞬间不自然,随即又苦笑起来:

“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谁愿意来黑市混饭吃?顶着冷风摆摊有多受罪就不说了,就怕投机倒把办抓,下乡收东西也提心吊胆,收这个银盒的时候,价格谈不拢,差点被村民围着打。”

尽欢盯着摊主愁苦的脸,定定看了几秒钟,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啊!

算是从下乡收来的,那也不是能见光的正当来路。

摊子上这些物件,很大可能都出自辽金时期。

别看摊子上的东西杂七杂八,摆得也是乱糟糟,但整体风格却很统一,有指向性的东西还不少。

比如放在摊主脚边,刚还被踢了一脚的瓷器,扁平的壶身,顶部有两个圆孔,就是辽代特有的鸡冠壶了。

又比如银盒旁边那那一堆,大大小小的玉佩玉器,时代特征也很明显。

春水秋山玉以渔猎为主题的玉器,毫无疑问是辽金时期的玉器典型代表力作。

雕刻成刀、剪、锥、锉、勺等工具的组玉佩,这么简朴化的生活题材,南方汉族玉佩很少涉及。

连马具也镶玉,蹀躞带上缀

文学

着一长串的和田白玉,可以说是相当豪奢侈了,足以见得契丹人对马的重视和热爱。

还有那个卷成筒的鎏金片,也能划归于马具的范畴,是骑马时护腰的金捍腰,跟传说中的金腰带差不多,不过捍腰是戴在背后。

如果说器物还有后期可以仿造,那么文字就是考古判断时代最直接证据。

尽欢面前有一面铜镜,铜镜上面雕刻的跟文字很像汉字,却又不是汉字,看了许久才想起来这是契丹文。

契丹文是辽朝建立后根据汉字创造的文字,从辽朝一直沿用到金朝前期,按照最晚使用时间,距离现在也至少有800年。

800年前的东西大批量的出现,说是从乡下的农民手里零散收上来的老物件,用脚指头想都觉得不大可能。

如果说是窖藏或是从墓穴出土,明显会靠谱一些。

玉器都有程度不一的沁色斑点,瓷器锈渍就不说了,瓶瓶罐罐的边缘连泥尘都没清理干净。

这么新的出土痕迹,虽说不至于会害怕,但多少还是有点忌讳。

所以尽欢在摊子旁蹲了半天,一直都只是拿眼睛看,而没有选择上手,还拽着胡君澜不让碰。

忌讳归忌讳,既然都碰上,尽欢还是不想错过,不然这些东西到最后不知道要流落到哪里。

“那确实够不容易的,要我给你出个主意?”尽欢挑眉说道。

摊主饶有兴致,“说来听听!”

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第二章

二十一世纪,三月。

凤宅,二楼。

一个粉粉嫩嫩的房间,大床上有一个隆起,一个女人正闭着眼睛,眼睫毛轻轻动了动,唰的一下睁开眼睛,那双眼眸明亮耀眼,只是现在看起来有些呆。

凤倾珞坐在床上,眼珠子转了几圈,疑惑的眨了眨眼,这不是她二十一世纪的房间吗?

她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2020年3月21,这个日期好像正是她穿越之前,她和爷爷喝酒,她喝醉了,睡了一觉就到了古代……

现在这个情况是……她又穿回来了?

凤倾珞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古代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醒来后却很难过……

想到那个男人和他们的儿女,凤倾珞快速起身,换衣服,洗漱,下楼,看到她二哥正在玩游戏,迟疑了一下走到他身边坐下,“二哥,帮我查一个人。”

她以前都没关注过别人,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他……

听到妹妹的声音,凤轻墨立刻把手机放下,抬起头,“什么人?”

“凰赫夜。”凤倾珞缓缓吐出三个字。

“好。”凤轻墨转身上楼,去到属于他自己的书房,打开电脑开始查妹妹所说的那个人。

半个小时后,凤轻墨下楼,姿态慵懒的坐在凤倾珞身边,“资料发你微信了。”

妹妹说的这个人有点难搞,他用了半个小时才查出来,只是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凤倾珞掏出手机,迅速浏览。

凰赫夜,凰氏集团总裁,21岁。

其他的资料就没了,不过这也够了。

“谢谢二哥。”凤倾珞说完这句话,人已经走出了门口,去车库随便开了一辆车。

等凤轻墨追出去的时候只看到了车尾巴,妹妹这么着急干什么?

凰氏集团大厦楼下。

凤倾珞停好车后,下车,刚好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瞳孔一缩,心脏一紧,大喊,“凰赫夜!”

她手心全都是汗,紧紧咬着薄唇。

前面的男人不想搭理的,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容冷峻,眉眼深邃,“你是谁?”

狗狗戳了我两个多小时 第三章

“温德,我们离婚吧。”

书房内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她对面的男人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的反应很平淡,但垂下的手却紧了紧。

他看着她,想说我们不离婚,他错在哪里,他愿意改。

但这事已经不是他的错了。

他企图想用孩子挽留她,声音有几分沙哑,“夏夏呢?”

她不留恋他,能不能留恋夏夏。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他全都当不知道。

提起孩子,女人神情顿了一下,很快又道:“温德,夏夏跟你,我不好养她。”

不好养她?

门口的女孩咬紧了下嘴唇,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下一秒转身出了家门。

书房里的两人丝毫不知,温德抬直直的看着她,语气比之前硬了许多,“我没打算让夏夏跟你。”

他背过身弯腰去扶正倒地的垃圾桶,“你已经想好离婚了?”

“嗯。”

刘燕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很快又道:“等会我们就去民政局吧。”

“温德,对不起,祝你幸福。”

幸福?

温德自嘲了一下,随后推了推眼框“嗯”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就出书房了。

说与不说,结局都差不多了。

两人去办了离婚证,温德该给刘燕的都给了,只有夏夏他提也未提过。

刘燕说搬就搬,东西其实早就已经收拾好了,女孩站在客厅,看着行李,那一瞬间感觉家没了,好冷清。

她忍不住的恐慌,哭道:“妈妈,不要走。”

刘燕愣了一下,抬头看着她,复杂又心疼道:“夏夏,妈妈有空会回来。”

“妈妈,你带我和爸爸一起走,好不好?”温夏上前抱住她,不让她收拾东西。

不远处的温德垂下了眼眸,伸手抹了一下眼角,随

文学

后沉声呵斥道:“夏夏,不要闹了。”

刘燕有一瞬间心软了,但很快又坚定了,她要过自己的人生,随后她拍了拍温夏:“夏夏,听话,妈妈会经常回来看你。”

“妈妈,我不要你走,妈妈,你不走好不好?我和爸爸错了,我们再也不让你生气了。”

温夏抱着她哽咽又道:“妈妈,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刘燕眼眶也有点红了,哽咽道:“夏夏,乖,别闹了,懂事点,之后妈妈会回来看你。”

“温德,你把夏夏拉开。”

温德看着她抹眼泪,垂下眼眸,他“嗯”了一声,走过来拉了温夏。

温夏反过来推了他一下,哭吼道:“都怪你,都怪你留不住妈妈,我没有妈妈了。”说完就跑进卧室锁门。

温德愣了一下,是啊,都怪他,都怪他才让这个家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刘燕还是走了,被一个男人接走了。

自那以后热热闹闹的家总是冷冷清清,温德瘦了不少,但没人知道。

这天下班回来,依旧是紧锁的卧室门,他抿了抿唇,过了一会抬手敲了门,“夏夏,吃饭。”

“我不吃,你不要跟我讲话。”屋里暴躁的回了一声。

温德又抿了抿唇,也没有吃饭了,直接回了卧室,卧室浓郁的烟味让他呛了几声。

他解开了扣子,颓废的坐在了床上,很快摸出了烟,点燃吸了一口,又慢慢吐出来,烟雾缭绕下的眼睛隐约有些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