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村长一晚吃了杏花八次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一章

黑马这个行家出面,铺子买的爽利而快,李桑柔去了趟对面的军营,请文诚给写个招牌。

文诚没敢答应,只含糊笑着,说隔天给李桑柔送过去。

等到天黑之后,顾晞回来,文诚笑说了李桑柔过来求写招牌的事儿。

“她找好铺子了?在哪儿?你去看过没有?”顾晞扬眉笑问道。

“说离南门不远,南门一带都是热闹地方。

看倒没去看,你也知道大当家的脾气,咱们知道的时候,肯定是一切都妥当了。

说是掌柜都找好了,快的话,后天就能开业了。”文诚一字没敢提大当家请他写这一句,有所隐瞒,未免有几分心虚,心虚之下,话就多了点儿。

“嗯,她要做多大的招牌?写几个字?”顾晞抽了张纸出来,亲自动手研墨。

“那倒没说,不过顺风的铺子,都是只有顺风两个字,不管多大的招牌,都只有两个字。”文诚笑道。

“这是她聪明,就两个字,又大,看过一眼就能记住。”顾晞挑挑拣拣,选了只大狼毫,写了一张,左看右看,团起来扔进了纸篓,再写。

一连写了十来张,换过两三回笔,总算写出张满意的了,拎起来看了看,再让如意举着,离远点儿再看了看,远看也不错。

“你去一趟,问大常吧,问他招牌要做多大,把招牌做好送过去,算是贺她新铺开业。”顾晞吩咐如意。

如意笑应了,举着顺风两个字儿,一路小跑出去,先往对面找大常。

……………………

如意当差,一向是没话说的,让人盯着工匠,连夜做出来,第二天一早,请顾晞过了目,就送到了铺子里。

当天傍晚,孟彦清带着的十几个人,迎出几百里,接回了急赶过来的顺风骑手,以及跟过来查看的王壮父子。

李桑柔正在铺子里,背着手,看着几个工匠,贴着铺门竖一根高高的旗杆。

高的出奇的旗杆,是顺风的标志。

“大当家。”王壮看到李桑柔,忙上前见礼。

“辛苦了。”李桑柔微笑欠身,“这是你儿子吧,长的真像你。”

“是,这是老大,大勇,快给大当家磕头。”王壮推了把儿子王大勇。

王大勇急忙跪倒磕头。

刘婆子已经从铺子里出来了,浑身拿捏的站

文学

在李桑柔身后,有点儿不知所措。

周姐儿背后背着儿子,躲在刘婆子身后,怯意中透着好奇,看着铺子门口的王壮父子,以及正在拴马的两个骑手。

“这是王大管事,王壮,顺风骑手总管事。这是刘掌柜,刘香。这是刘掌柜的闺女,周姐儿。”李桑柔先介绍了,接着吩咐刘婆子:“照大常告诉你的规矩,跟他们清点交接,明天一早就开张。”

“王大管事好,是,明天就?还没看黄历。”刘婆子被李桑柔一串儿话说的,有点儿跟不上。

“大当家的从来不看黄历,搁大当家这里,哪天都是吉日。”王壮笑接了句,“刘掌柜以后就知道了,咱们顺风,百无禁忌。”

“择日不如撞日。”李桑柔笑接了句,示意王壮,“旗子带来了?给刘掌柜。明天一早,把旗子升起来,就开门做生意了。”

“要不要放挂炮?总得……”刘婆子摊着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从她昨天一早上回了话,到现在,两天的功夫,铺子买好了,一应陈设安排好了,崭崭新的招牌说挂就挂上了,这根高的出奇的杆子,说竖就竖起来了,这明天,就要开张了!

做生意开铺子快成这样的,她听都没听说过!

“这铺子是你的,你要是想放,就买一挂放放听个响儿。”李桑柔随意之极的挥着手。

“大勇,去买挂一千响的,明天一早,我跟大勇过来给你贺贺。”王壮笑起来,“大当家的不喜欢这些热闹。”

“随你们贺。”李桑柔笑着挥了挥手。

……………………

隔天一清早,顺风的大旗升起来,王壮的大儿子王大勇挑着长竹竿,放了串千响的鞭炮,顺风鄂州派送铺,隆重开业。

鞭炮的硝烟还没散尽,百城就到了,买了两份朝报两份晚报,一边排着大钱,一边极其家常的和刘婆子说笑。

他这多买的一份,是如意托他买的,如意天刚亮就侍候大帅出城巡查去了,来不及过来,反正他要过来买,就多买一份。

以及,大帅这字写得真好,鎏上金挂起来,比写在纸上的时候还要好看。

如意还嘱咐他多看几眼,看看招牌有什么不妥没有,哪有什么不妥?真是好看得很。

絮絮叨叨的百城拿着两份朝报两份晚报,笑眯眯的拱手告辞,走前还冲小石头眨了眨眼,逗的小石头咯咯咯一阵笑。

“婶子,这是那个官儿!”看着百城出门走远了,周姐儿猛抽了口气。

“我知道!我看到了,我认得他!我去看看咱这招牌!”刘婆子三步两步冲出铺子,站在铺子门口,仰头看着门头上黑底鎏金的两个大字。

这竟然是大帅写的!

周姐儿也跟了出来,站在刘婆子旁边,仰头看着那两个大字。

“哎!给我拿份朝报!”一个长随打扮的中年男人,从两人身边绕进铺子,再伸头出来,喊了句。

“来了来了!”刘婆子一头扎进铺子,赶紧收钱卖报。

刚刚吃过午饭,五百份朝报,五百份晚报就卖光了。

头一天开张,送过来的邮袋里,只有朝报和晚报,还没有信件,卖完小报,今天的活儿就算结束了。

刘婆子一份份理着跟着小报送过来的上千份印着寄信价目,寄物价目,以及怎么订报的一张张红纸招贴。

“妮儿,你抱着孩子在铺子里看

文学

着,我出去把这招贴往各家送送。”刘婆子数了几十份出来,和周姐儿笑道。

“嗯,婶子慢点儿,我算算帐。”周姐儿一脸喜气。

昨天看到高高两堆朝报晚报,她挺发愁,想着这么多,不知道得卖多少天,谁知道一个半天,就卖空了!这可得有不少钱!

……………………

李桑柔坐在顺风铺子斜对面的茶楼二楼,看着一个个长随小厮,个个都是绷着脸,不幅不想进但不得不进的模样,怀里揣着朝报晚报出来,在铺子门口先左右看,看过再走,一幅鬼祟模样。

也有穿着长衫,自己过来买小报的,从铺子门口昂然过去,像被惊醒一般站住,折扇打手,李桑柔甚至能听到一声唉呀惊叹,接着一个斜步迈进铺子,片刻,握着卷得紧紧的朝报晚报,紧拧着眉,一幅忍辱负重的模样,急步往回走。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二章

莫景程拿过手边的遥控器,无辜地看着顾念说道。

“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说,医生说了你的胃不好,一定要按时吃饭,还要吃些清淡营养的东西,所以我让你在坐在这里好好看电视,不要忙活了,我去给你煮粥好不好?”

顾念听到莫景程无辜的眼神和关心的话语,惊恐地看着莫景程问道。

“莫景程,你告诉我你真的没事吗?你到底怎么了?干嘛要这样折磨我?”

顾念看着莫景程无辜的双眼,怎么也不相信这是曾经的莫景程。

“我真的没有事啊,不是已经做过检查了吗?难道你还不相信医生的话吗?好了你坐在这里我去给你煮粥喝!”

莫景程准备转身离开,却被顾念抓住了双手。

“坐下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好啊!”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顾念问道,莫景程看着顾念脸上严肃的表情,知道他是认真的,也端正的做好,认真地看着,顾念的双眼,回答顾念的问题。

“我说了,我是真的爱你,过去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希望你能够忘记过去发生的不愉快的事,给我一个机会,也给我们的婚姻一个机会从头来过!”

莫景程害怕顾念拒绝,说完就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厨房,听着厨房传来切菜的声音,念缓缓地走进厨房,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莫景程忙碌的身影。

顾念今天突然觉得,自己和莫景程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天的家,在这一刻好像才重新开始有了家的样子,有了一点点的烟火气,再也不像从前那样是一个冰冷的房间。

莫景程丝毫不知道顾念站在身后,自顾自的做着手中的事,顾念看着莫景程,专心致志地为了自己煮粥的样子。

只觉得心中的那座冰山好像有了一点点消融的痕迹,只是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还是不免会有些心痛。

顾念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上楼,回到莫景程曾经关着自己的房间,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丝毫没有改变,回想起那天自己和莫景程之间的争吵。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三章

“那位是程家的小姐,程伊伊吧?”

叶溪云闻声看去就见程伊伊正和一名男士跳舞。

“是她。”

“那男人听说人品不错,只是……”

墨蝶看她们好奇继续道。

“只是他家是包办婚姻。”

“妻子有点霸道,对他管的很严。”

“旁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叶溪云知她未尽之意。

家里有那样的妻子,谁沾上都是麻烦事。

“她是成人了。”

“还有,恭喜。”

闻言墨蝶笑笑一脸了然。

是呀,程伊伊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力。

不管什么她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这样果然是安小芸的性格呢。

“谢谢。”

酒会结束。

墨蝶在酒店门口等车。

忽然一个乞丐冲来。

这时墨蝶被人抱着躲开。

门口保镖赶紧控制住乞丐。

墨蝶定了定神,转头看着男人一笑。

“有没有伤到?”男人一脸紧张。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墨蝶抚着微鼓小腹,“我没事,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男人看她没事怒瞪乞丐。

“你不想活了,居然敢向她冲来!”

墨蝶拉着男人的手,“算了。”

“我们走吧。”

闻言男人赶紧扶她上车。

车子离开,乞丐才在挣脱间露出安诚泽的脸。

果然都是贱人,贱人!

安诚泽在叶溪云她们成亲时就想闹事。

但那时人太多,他根本就靠近不了。

今天程家酒会,他早早就在外面等着。

没想到会看见许久没见的墨蝶。

他就想找墨蝶借点钱,居然被那贱人无视了!

忽然他浑身不可抑制的抖起来。

保镖见状蹙眉,原来还是个瘾君子。

他们最看不上这种人。

几人赶紧把他扔的远远的。

“别在让我们看见你!”

之后安诚泽想找叶溪云她们的麻烦都没有办法。

他继续忙着躲避债主。

还要想办法弄钱,搞东西来吸。

等人们发现时,安诚泽已经横死在街头。

不知道他是吸死的,还是被债主打死的。

他此时一人,就如同当初原主程伊伊孤身一人横死街头。

得到路人几句唏嘘,被警员抬走。

“叮恭喜伙伴,获得五十,八十,六十……点能量。”

“叮恭喜伙伴,获得三十,九十……点能量。”

“叮恭喜伙伴,获得四十……点能量。”

听着耳边的“哗啦”声。

正在晒着日光浴的小恶魔一愣。

他赶紧把冰淇淋塞到嘴里。

转瞬如离弦的箭冲出去。

同时神识呼唤着叶溪云。

“伙伴,我们完成任务啦!”

“魔王大人,魔王大人!”

“我们成功啦!”

“我们不会去空间乱流里流浪啦!”

他刚冲到货船最高处的甲板上,忽然抬爪捂住眼睛。

只是那大大的缝隙里还闪着他眼眸里的光。

此处海天一线,远远望去。

湛蓝的天空和茫茫大海,不知边界在何处。

海风吹拂,相拥两人的青丝翻飞。

在空中纠缠相绕。

不知过了多久,叶溪云仰头定定凝实着辰霏的双眸。

“你完全恢复了吗?”

辰霏笑着手上不断拍哄着她的背。

“云儿真厉害。”

“这次是云儿拯救的我呢。”

闻言眼中闪着泪花的叶溪云转瞬鼓起脸颊。

“神君真讨厌!”

“你明明知道那是我壮胆故意说的!”

“我才不在乎是不是我救得你。”

“我只想你,想玄泽,还有叶婆婆他们都能好好的。”

辰霏任由她捶着自己,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

锤了两下叶溪云自己又心疼的摸摸。

“你的吊坠呢?”

她说的自然是和她吊坠一模一样的那个。

辰霏一直戴在身上的银色枝藤淡紫水晶泪珠吊坠。

转瞬她一惊,“现在我们要赶紧回秩序空间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