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一章

白先生太悲伤了。

这一刻,他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这说的是谁?

女娲!别转头!指的就是你!

‘不长记性!不长记性!’

白先生内心吐血不止,本来强大的心脏被戳的千疮百孔,‘都有过鲲鹏的前例了,你就一点记性都不长的吗?’

‘结果好了!’

‘把我给害惨了!’

‘想我老白,龙凤时代开始打拼,是举世公认的最顶尖智者之一!’

‘眼下……眼下……’

‘这还没出师呢,就被你这坑逼队友直接送进了死亡坟墓!’

‘你筛选手下的时候,特么的就不查一查的吗?’

‘竟然敢把一个卧底,倚重为自己最大的心腹?!’

‘就你这谋略段位……基本告别当家作主的梦了!’

‘跟你哥玩心眼,怕不是玩到最后,你以为自己众正盈朝,实际上全员反贼,都特么是伏羲的人!’

‘就你自己一个光杆司令,却还在那里趾高气昂的发号施令!’

‘你发号施令也就算了……你还能把盟友往死里坑!’

白先生对女娲,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

这一回,真的是把他坑惨了!

直面伏羲,还是一个绝对不会有丝毫手软的伏羲!

面对女娲,伏羲是心态复杂,大家长管理调皮却又宠爱的孩子,一般情况下,不舍得打,不舍得骂,充其量是跟之斗智斗勇,将其小金库搬空,再在嘴上戏谑嘲讽几句,激发其奋进之心。

即使是开天辟地、横杀三千魔神的时候,盘古的伏羲把队友全给砍死、祭天,也没有如何伤到女娲。

很多古神认为,即使伏羲气急败坏,提起斧头,架在了女娲的脖子上……可女娲要是毫不退让,梗着脖子往前步步紧逼,眼里含着泪花,嘴里嘟囔着“你杀了我啊”之类的话,伏羲真的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哪怕自己被气的浑身发抖。

当然,女娲很要脸,也很要强,不可能大庭广众下大哭,用来作为筹码,逼迫兄长退让。

可是……

换作别人?

白先生心底一颤,整个神都打了个哆嗦。

——伏羲不好动女娲,但绝对不介意,狞笑着把给女娲出谋划策、对他进行整蛊恶搞的家伙,用开天神斧将之进行千斧万剐,死都不让死的痛快!

在女娲那里受的气,十倍殃及池鱼!

即使现在报复不了。

可没关系。

小本本安排上!

他一个盘古的大佬,这个时代被洪荒给排斥了是不假……但未来的日子长的很!

一个纪元、一个纪元的等下去,就盯死那个胆敢坑他、卧底到他身边的龟孙,等找到机会,手起斧落,剁他个三万六千份,拼都拼不回来!

白先生对此,丝毫不怀疑。

一个修行易道的至尊盘古,真的惹不起。

人家天生就是做长线规划的,最有耐心了。

为了未来的一个目标,各种搜集信息情报,然后慢慢图谋,直到最终封盘绝杀!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还不吝啬于使用各种突破常规下限的手段,包括且不限于安排卧底……

对!

卧底!

别看白先生,刚刚才在女娲那里表示,要进行什么卧底……但真计较起来,使用卧底最出色的人物是谁?

毋庸置疑,是伏羲啊!

策反鲲鹏,举报女娲摸鱼、不认真工作……这算什么?

真正厉害,是一连坑杀了两位顶尖的大神通者!

白先生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曾经介入到此事之中,并且还帮着做过计划的填补。

上一个时代纪元,被称

文学

为龙凤的时代,亦或者是道魔的纪元。

可是……那胜利者,是龙祖或凤祖吗?

还有道祖、魔祖……赢了吗?

都没有!

摘果实的,是伏羲!

虽然这其中,无人否认伏羲贡献之大,是洪荒当之无愧的第一,变革了人道文明秩序,从此开启良性循环。

他称为最高天帝,苍生认可。

但如果光有认可就行的话,还要修行做什么?

——你的道路很不错,思想理念很优秀,下一刻,它们就都是我的了。

——你不同意?没关系,我先把你封杀了,然后复制抄袭你的成果便好。

想在洪荒混出头,不仅理念上的道理要了得,拳头上的道理也要了得。

当触动的蛋糕太多,反对的声浪太大……为了胜利,也不介意阴谋阳谋齐上!

于是乎……

苍龙扑街了!

罗睺扑街了!

他们是怎么栽的?

主要都是因为一个神——

东华帝君!

这位帝君,曾经在苍龙手下当差,得其器重,倚仗为最重要心腹……可同时,他又跟罗睺魔祖暗中勾搭上,眉来眼去。

等时机一成熟,果断卖掉苍龙,让罗睺将之斩杀。

当魔祖吞掉了龙族的地盘和势力,猖狂到不可一世,提着兵戈杀到了凤凰的阵营中,眼看着癫狂屠戮、超神在望的时刻!

他豁然反水,阵前倒戈,投靠了伏羲!

这一跳反,就是绝杀!

可怜罗睺一魔,深陷三千大罗的包围之中,前后左右都是敌人,逃都逃不掉!

然后,魔祖就死了。

死的干干脆脆,一点挣扎都没有。

龙祖死,魔祖死……连着死下来,龙族阵营的死忠没了,跟魔祖打砸抢的非良民也在战后轻松处理了。

最终,伏羲拿到了一个很干净的洪荒,建立了大一统的天庭。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东华帝君因此封神,在众神眼中登顶“二五仔”最高王座,暗中被腹诽为三家姓奴……啊呸,是三姓家奴。

但……白泽很清楚。

自始至终,都没有什么三姓家奴。

有的,只是一曲“忠诚的赞歌”!

一部史诗般的“谍中谍中谍”大片!

整个龙凤时代,打从一开始,东华帝君就是他们这边的人!

是他,奉命潜伏进了龙族的阵营里面,执行最恐怖的颠覆计划!

这个计划,由凤凰阵营的三大智囊,共同确定。

伏羲、白泽、接引。

其中,起草人是伏羲,他用易道,推演大势,制定了最初的目标。

填充人是白泽,他负责收集各种信息,同步跟进,辅助东华帝君对两大阵营进行全局了解,从而做出正确判断。

应变人是接引,这位精通因果、心灵等玄妙领域的智囊,负责指点东华如何摸准潜伏目标的心思,不断的投其所好,最终一点一点的让自己被倚重为心腹。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二章

虽然话是这般言,但是王母娘娘却依旧是有些怀疑,毕竟女娲娘娘乃是圣人尊位,寻常时日是不会随意闭关的,可是现在……

但是王母娘娘却也没有别的其他办法,只能够就这般静静的站在娲皇宫外,就那般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娲皇宫的气息波动,她倒要通过娲皇宫的气息波动来推敲一番女娲娘娘到底是在真闭关还是有意想要相助与西王母。

“既然女娲娘娘闭关,本宫就静候几日,若娘娘依旧未曾出关,再行离去便是。”

王母娘娘依旧是信不过这些,她还是想要再等待一会儿,至少女娲娘娘若是在宫中,那么她一人之力是无法将龙吉公主的力量给破解的,那么女娲娘娘要想救龙吉公主,就必须还需要另外一尊圣人相助。

王母娘娘很清楚,想要寻得第二尊圣人恐怕不太现实。

西方教双圣是不会出手相助,他们天庭已经与西方教达成了攻守同盟,那么西方教双圣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是不可能违背誓言的,那么玄都宫的老子,那是更不现实……

元始天尊,他恐怕亦不会出手,毕竟现在阐教和截教斗的不可开交,他应该还不会分出精力来对付他们天庭的。

当然至于那截教教主通天教主,若是他有功夫理会这些事,又岂会任由阐教在凡间肆无忌惮的对他们截教的人下手而无动于衷。

王母娘娘随便一想都觉得不现实,所以王母娘娘也一下子想不到还能有哪一尊圣人会出手。

当然除了女娲娘娘,但是单凭女娲娘娘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且此地也好似是没有龙吉公主的气息,即便是女娲娘娘是尊圣人,但是她王母娘娘与龙吉公主有着一丝灵魂的牵引,是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内无法察觉到她的存在的,那么很显然龙吉公主现在还没来娲皇宫。

王母娘娘念及此,不禁松口气,她也隐约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多了,或许那女娲娘娘真的是在前些年就已经闭关了。

不过王母娘娘向来谨慎,她绝对不会随随便便的就离开,虽然她已经觉得十有八九不会有事,但还是不放心,觉得还是需要留下来待几日,静观其变再说不迟。

王母娘娘再去多想,当即就寻到一处静处,随即打坐在此。

娲皇宫女娲娘娘座下的童儿见王母娘娘这般举动,随即也没有去多言,当即欠身回到宫中。

下界的娲皇宫中,两股圣人的力量在不断的加持在龙吉公主身上,正在一点点的蚕食那狠辣阴损的灵魂束缚之力,试图一点点的将其蚕食掉。

就在这时候,西王母已经出现在三十三天外的娲皇宫附近。

而就在西王母出现的一瞬间,就在娲皇宫外静坐的王母娘娘便感知到了,她猛地睁开了双目,嘴角在这一刻突然浮起一丝笑意。

王母娘娘感知到了那是西王母的气息。

既然西王母刚到娲皇宫,那便意味着女娲娘娘宫中的童儿所言不虚。

女娲娘娘确确实实是在数载前就闭关了。

王母娘娘当即就松口气,天地间的六尊圣人,唯有女娲娘娘或许会出手,而此刻连女娲娘娘都没有出

文学

手,那么还会有谁会出手相助,王母娘娘实在是想不到。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三章

妖蛮界……

现在的妖蛮界早已不是战前的那个毫不出名的小界,而是成为一份份请报上的名字。

月夜宫,一个万众瞩目的新组织,开创历史之先河,将魔、修两个世代不两立的种族融合在一起。

当月夜宫宣布成立之时,七曜神宗也对外宣布,自己的门派已经招降了魔界的大魔将,七曜神宗也进入了魔、修同处的时代。

如同魔咒一样,东蛮境天中的一部分修者宣布加入魔族,给了七曜神宗一个很好的反击。

这三个情报加在一起,生出了一个大问题。

那就是现在的战争,已经改变了传统,不再是武力上的对决,而是情报、利益、奸细、种种手段主掌的战争。

七曜神宗在魔界留下了奸细,将魔族中人收入麾下,魔族如是,也将东蛮中的部分人同花到了魔界中。

这对底层人员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新闻,在以前连想都不想。

时代真的变了,迟迟未动的妖界,是否也开始分化,在修者和魔族之间,是否也有妖界的人呢?

没有人知道,彼此的信息战都很高明,高明到谁也没有发现。

七曜神宗最近有一个弟子进展迅猛,名叫雷杰,据说是纯阳之体,深受七曜掌门看好。

雷杰的行事风格很嚣张,在门派内谁都看不上,就连掌门的替补人,公认的首席大师兄龙啸都看不上。

对于雷杰这个古怪的脾气,弟子们很费解,更费解的是掌门一直保持着纵容的态度。

正是雷杰的这种脾气,手底下倒还真有不少死党,甘心为其效命。

卧底,叶辉也有,并且很知道自己的定位。

谁能想到这个脾气暴躁的少年的本尊会是一个极为沉闷和自卑的人,谁又能想到这个冉冉升起的新星,承载着叶辉交给的重要使命?

关于奸细和卧底的理解,有一个人更加清楚,并且深受其害。

这个人就是聂倩倩,被称之为霓裳仙子的化神期真君。

每每深夜,霓裳放弃了所有强势,坐在屋子里垂首自怜。

这是常人无法见到的一点,唯独一人,曾欣赏了她的楚楚动人。

霓裳和灵君经过西风界的招揽,已经达成协议,共同对抗外敌。

霓裳成为对抗魔界中最主要的力量,条件是西风界中将有超过一半的修者成为自己的手下,不管这些人是战死还是生存下来,都和西风界没有关系。

霓裳,对抗魔界战线中最耀眼的一尊杀神,无论是修真界还是魔界,都听说了这个打架不怕死的小姑娘。

西风界战线上的魔族军队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灵君实力不可测,生死由天,霓裳杀尊不可惹,见者必死。

正是霓裳的不要命,使得手下出现了超乎预料的团结,一方面是敬,另一方面是怕。

霓裳在等,等一个机会,只要自己扛过了现在的所有苦难,就是去找叶辉的时候。

那个身影,不知不觉中进入了自己的内心。

自己看着他成长,在最初更多的是一种偏向于母爱的触动,她也不知是何时,这种感觉进行了悄然的变化。

或许就是在左峰,自己投入他怀中的一刹那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