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二章

“陛下,这样所培养出的学子确实可称为通识之才,但这样是否有悖尊儒之道?而不利于天下大治否?”

丘养浩问的比较委婉。

毕竟他现在算是大明皇帝陛下朱厚照的心腹之臣,还靠着皇帝陛下混了天大的富贵。

所以,丘养浩也不敢直说。

他害怕直言会激怒皇

文学

帝陛下,导致他失去这份富贵。

但他又不得不问,毕竟这对于作为文官的丘养浩而言,朱厚照要他在苏州开这样的学校实在是太离经叛道了些。

“尊儒?”

朱厚照淡淡一笑,说道:“你可以提倡尊儒,所有人都可以提倡尊儒,但不能因为大部分都尊儒,就强迫读书者皆需尊儒,朕要开办的学校不是要传学生以儒学,而是传学生以经世致用之学,何为经世致用之学,符合实际,谁都可以拿来用,即便他将来不成为儒士也可以用毕生所学报效家国。”

经世致用的概念要到明末才由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人提出来。

而现在朱厚照提出这个倒也算是有些超前,但也没有超前到这个时代的士大夫不能理解的地步。

“换句话说,朕要苏州以后开办的学校不是为了以培养当世大儒为唯一目的,大儒也治不了国。”

朱厚照说完就问向丘养浩:“明白了吗?”

“臣明白了!那臣这就斗胆去做这事,这件事倒也不难办,但臣担心的是,此事若做了,会遭许多天下大儒声讨,臣虽死不足惜,但关键是耽误了陛下兴教强国的大业,就是臣的罪过了。”

丘养浩其实就是怕被天下儒士叱骂他只知谄媚陛下而背叛儒家,然后被陛下抛出来顶锅,然后被治罪,或者是被后来的君王治罪,所以才这么说了一句,但他没有直说,只以自己会被报复而耽误皇帝大业的方式来委婉表达。

朱厚照自然明白丘养浩话里的意思。

所以,朱厚照笑了起来:“你丘养浩和张璁等人一样,是朕亲自面选的,朕怎会轻易放弃你们,除非你们自己叛了朕,其他的话,朕不多说,因为朕多说了,卿也不会信,卿只需知道,这任何好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丘家不能白得朕赐予的富贵,你自己思量,如果不愿意,朕准你辞去苏州知府一职,并撤掉大明东印度公司!”

丘养浩忙匍匐在了朱厚照面前:“陛下息怒,臣知罪!臣愿为陛下肝脑涂地,粉身碎骨!”

朱厚照此时已经走了四五步远,见丘养浩识趣地请罪,也就回了一句:“起身吧,你是个聪明人,当应知道,就算是王琼那样的人,朕都会保,何况你们,朕刚才也说过,朕缺自己的人,怎么会先让自己的棋子变成弃子。”

“陛下说的是,是臣愚钝!请陛下放心,臣一定完成好陛下的旨意。”

丘养浩说着就积极回应起来:“陛下,请问这学校是同社学还是同府学学宫?”

“自然是与社学类似,收孩童入学,接受启蒙,习算术、文章、常识三科;

新建学校干脆也叫社学,苏州府城内的原有社学虽然已经荒废,也干脆重建起来,统一编为苏州第一、第二、第三社学等;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三章

【兄弟们别订阅,这是用来申请完本的垃圾章节】

几缕残阳从一扇小窗斜射下来,映衬着黑暗的小牢房,在这间昏暗潮湿的小屋角落里,杨廷鉴孤独地躺在枯草上,努力地在脑海里面搜寻着这具躯体的所有记忆:

自己本来是一铁杆明粉,现在穿越附身在浙江新科解元杨廷鉴的身上,时间是1630年9月崇祯三年,杨廷鉴考中举人不久,就出发去北京参加葵未科会试。¥℉,

结果在半路上,杨廷鉴就脱离大队,绕道去了山西襄陵,拜望父亲的好友孙奇峰。天下总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陕西流贼三十六营,突然合兵一处,总兵力猛增到二十多万,众流贼推举王嘉胤为首领,号“闯王”。

王嘉胤率领二十多万流贼突然从神木渡过黄河,攻入山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克攻襄陵、吉州、太平、曲沃四县,从此造反的烽火燃遍山、陕。

这下杨

文学

廷鉴可是悲剧了,在襄陵城被流贼给逮个正着,孙奇峰一家也成了流贼的刀下亡魂,王嘉胤听说杨廷鉴是新科解元,当然就想胁迫他入伙。

杨廷鉴可是东汉太尉杨震之后,杨震33世孙杨士英于南宋绍定年间自江西临川移居浙江省嘉兴府海盐县,世代忠君爱国、耕读传家,他也“自幼习勤苦,不好鲜衣纨绮”。

杨廷鉴的祖上也是能人辈出,最著名的有两个,十三世孙是隋文帝杨坚,十四世孙是隋炀帝杨广。

杨廷鉴一直跟随天启朝著名政治家、前礼部尚书孙慎行学习经史,刻苦钻研,尤以树立品节、敦励廉耻为第一义。杨廷鉴于1630年8月参加乡试。这时杨廷鉴的才品为嘉兴府公认第一,声名日噪,本次乡试毫无悬念地被杨廷鉴独占鳌头。

“卿本佳人,怎可从贼”,杨廷鉴抵死不从王嘉胤的胁迫,结果就被毒打一顿后。气息奄奄的他又被扔进了襄陵县监狱。

这下可是便宜了后世的一铁杆明粉,穿越附身到杨廷鉴的身上。至于这个幸运的铁杆明粉叫甚名谁,已经不重要了,也许是我,也许他,也许是你,其实就是你了。

最重要的是这铁杆明粉在穿越前,被外星人抓去做了一些人体科学实验,在实验完结后。外星人送了他一枚“时空之戒”。这枚戒指可以任意穿梭古代和现代之间,但这枚”时空之戒”的能量只能支持一千吨物质穿梭,然后就会失效。

据外星人说,“时空之戒”上面围绕着蓝色宝石的灰色光圈是能力值,只要穿越后,成就越大,能力值就越高,如果能力值全满的话。这枚“时空之戒”可以帮助拥有者穿梭到任意时空,这简直是杨廷鉴梦寐以求的宝贝啊!

比如没有钱了直接去任意朝代买一件瓷器回来卖。或者去南非挖几快钻石,那都是天量的财富啊!有钱了,要女人,买别墅,购豪车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这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啊!这诱惑力杨廷鉴无法拒绝。

杨廷鉴也仔细问过给自己做人体试验的外星人。穿越后到底要做什么地步,才能让能力值全满,答案让杨廷鉴坠冰窟——全球殖民。可大明这艘破船,还有十多年就要完蛋了,却要杨廷鉴去帮助大明全球殖民。这个任务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其实只要大明没有错过大航海,错过工业革命,中华民族所爆发出来的创造力是非常巨大的,全球殖民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穿越了,为了任意穿梭时空泡妞赚钱,为了明粉的伟大梦想——拯救大明这个汉人最有骨气的王朝,杨廷鉴打算拼了。

当然眼前最重要的是拯救自己,此时可是被杀人不眨眼的王嘉胤关在牢房里面,如何逃脱这牢狱死地才是眼前最迫切的事情。

杨廷鉴艰难地坐立起身体,看了看自己手中平谈无奇的戒指,这可是自己救命的稻草,有了这枚“时空之戒”,就算是王嘉胤有二十多万流贼,也别想伤自己分毫,大不了自己直接穿回现代。

现在杨廷鉴也必须立即穿回现代去,因为身上的伤实在是太重,背部和臀部已经肿得如发泡的馒头,就在杨廷鉴坐起来的一刹那,就有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这两处传来。

杨廷鉴咬着牙把“时空之戒”戴在自己的中指上,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是如火炭一样的烫手,这完全是感染引起的发烧啊!没有抗生素的古代,这可是要人小命的。

“必须马上回去治疗,不然小命难保,如果有人问自己的长发是怎么回事,那就只能撒谎说自己在玩角色扮演了。”

杨廷鉴喃喃自语着,开始仔细观察整座监狱内的情况。现在襄陵县监狱里面,就只有杨廷鉴一个人,其他囚犯全部被流贼释放了,襄陵县的那些朝廷命官,早就被王嘉胤这些流贼一刀给宰了,包括城里的商家富户,也没有一个逃脱的,他们的妻女全被这些流贼给抢去轮了无数遍。

就连城里的普通百姓,也是在劫难逃,要么被裹挟,要么被砍杀。流贼就是走一路,抢劫一路,犹如那过境的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大明王朝就是在这种内忧外患之下,猛然崩塌的。

就在杨廷鉴准备使用”时空之戒”的时候,监狱的窗口外飘进肆无忌惮的交谈声:

“头儿,我看监狱里面那小子腰间的那块玉佩不错,要不是闯王打算招揽这小子,老子早就一刀宰了他。”

“老子也是看不惯读书人那高高在上的吊样,不过他腰间的那玉佩的确是好货,起码值几百两银子。”

“不如咱们去把这小子做了,那玉佩不就是头儿的了。”

“碰……滚你妈逼的,你这不是害老子吗?如果这件事被闯王知道了,你我的小命就没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