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终极版;军警雄液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一章

河海悲愤不已,说道:“本座不查出来到底是谁,如何甘心!”

河渊忽然眼前一亮,道:“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了。”

众人纷纷看来!

河渊道:“这背后,定然有人谋害,这朝野上下,怕是全都被蒙蔽,指望他们,已然不可能,我三苗一族怕也会因为此事而受牵连,只有一路可走,那便是去秦国。”

“去秦国?”

河渊重重的点头道:“熊完死了,国不可一日无君,李嫣嫣的儿子必然便是楚王,我等去秦国,将此事告诉负刍,负刍和熊启出面,必然会给我二人讨回公道,楚王异位,公子岂会善罢甘休,一旦彻查出熊完的死和李嫣嫣有关,到时,便可以弑父之名,罢了熊悍的王位,公子便可夺回楚王大位,此乃唯一的办法。”

河海顿时神色一怔。

连连道:“好办法,好办法,那熊启,虽然是秦臣,但被杀的是他的父亲,他自然也会相助,可是,去了之后,公子如何行事?如今李嫣嫣的儿子成了楚王,公子在秦国还好,一旦来了楚国,那不是会有危险,我二人也不敢出现在楚国,这该如何是好?”

河渊说道:“无妨!楚王死的蹊跷,公子自会评断,你可别忘了,江夏的昭氏和景氏还在,这二族对公子是有所信任的,否则,此前岂会倾力推公子为太子?而且,虽然不知到底是谁,用什么办法嫁祸我二人,但是,这其中的疑点,必然不难发觉,朝臣不知前因后果,到时只要公子将其中的关键之处,命人前往江夏于二族详说,定然可以获得其帮助,如果真是和李嫣嫣有关,那春申君岂脱得了干系?如果关系到了春申君,不恰恰符合屈氏和景氏的利益?为先王昭雪,此乃大道。”

河海深深的点了点头。

负刍知道这件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黄歇肯定指望不上。

但是昭氏和景氏就未必了。

自己二人肯定是被人害得,既然如此,肯定也是有迹可循,到时候,负刍阐明了这其中的道理,告诉了两族,两族一旦生疑,定然会暗中调查。

众人小小的休息了半个时辰。

便再次快速的朝着树林里奔去。

河渊忽然稳住了身形,对着河海道:“等等!”

河海立稳身形,不解的看了过来。

河渊说道:“此次去秦国,我二人不能都去。”

河海道:“这,这是为何?”

河渊道:“我二人如今可谓是背着弑君之罪,即便我二人跑了,那族人怎么办,而且,此番去秦国,恐怕没那么简单,到时,若是遇见了什么差池,我二人一个都跑不了。”

河渊看着河海道:“楚国必然会对付我们的族人,苍梧不可去,唯一的办法,便是我二人分头行动,我去秦国找公子,你去二庙,让族人,一部分去秦国,一部分,跟着你泰王庙前往渤海等地。”

“渤海?”

河渊点点头。

河海闻言,顿时明白了河渊的意图,将族人带到了渤海和浦江一带,那里是泰王庙三苗族的大本营,亦是曾经的吴越地界。

地理位置极佳,进可攻,退可守。

即便楚军大举来犯,大不了退入丛林之中,就半点不惧了。

最重要的是,泰王庙的大本营靠近大海,那里的三苗人很多人都是渔夫,常年靠海为生,楚军怎么追也不可能最他们到海上,也算是现在不二的避难之地。

河海看着河渊,道:“我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等着你的消息!”

二人细细商量一番。

各自有些惆怅。

楚国好不容易迁都了,二庙因此可以驾驭到文王庙之上,随着楚国的社稷长久不衰,甚至,他河渊更是暴露出了他准备了足足二十年的计划。

可总觉得事情有所蹊跷。

原本打算,带着族人去秦国,可一想到秦国,却让人心头有些发颤,这才想着狡兔三窟的道理,让河海带着一部分人,前往东边的海域地界。

万一。

万一有所差池,二庙的道统也还在。

二人辞别之后。

河海带着七八人改变了方向!

时至正午,果然,寿春城门打开,追击的骑兵,已经由东南西北四处追了出去,果然如河渊所料,大部分人马都往南而去,往北的则是赶往武王庙,以及东边的泰王庙。

河海警惕的率众藏匿在蒲草之中。

这种技能,对他们而言,如吃饭喝水一样容易,城内都逃出来了,何况在野外。

七八个草垛埋在一起。

河海身边的一个术士道:“掌座,属下以为,我等应该先行往北,度过大江,只有彻底脱离了楚国的地界,便可轻易的甩脱楚军。”

度过了大江,那就是齐国的地界。

楚国再如何也不敢派兵进入齐国,那就是外交的事情了。

“齐国?可是我等没有路引,如何在齐国地界上行走?”

术士想了想道:“掌座,属下有办法。”

“过了大江之后,在齐国的地界,我等先行藏起来,属下暗中前往阳城,便可有办法获得路引。”

“阳城?你有友人在那。”

“我族开枝散叶,早有不少弟子在齐国的地界生下根基,阳城陈氏,便是属下的族亲,恰巧,我这族亲如今在阳城做城门郎,得路引,其必有办法。”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二章

不甘心,赵斌不甘心,他一定要冲出去,只要冲出去了,即便是这场演习失败了,那他还可以将罪责全部往许忠义身上推,可如果他被生擒的话,那一切就完了——【小说更新快请搜索】

“弟兄们,给我拿起,冲出去,这是演习,他们不会真的开的!”

“对,团座说的对,冲出去……”

指挥部内一群参谋还有警卫在赵斌的鼓动下,迅速的组成突击小组,开始向外冲击。

哒哒……

李排长操控重机,许忠义担任弹药手,赵斌他们还没能从屋里冲出来,就被打了进去。

“里面的人听着,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高举过头顶,走出来投降,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进攻了,可不长眼睛,你们躲在屋子里,我们可看不清楚谁,我们可不是故意的瞄准你们的要害射击的,别到时候申诉无门!”李晓易冲着院子里面大喊道。

“团座,怎么办,他们可真敢开呀”

“没事我们只要躲在墙后面,他们的打不穿这些坚硬的花岗岩的,等外面我们的人到了,自然可以将我们救出去!”赵斌道。

“可是团座,我们怎么跟外面的人,他们可都在跟红军演习部队作战,即便有援兵,他们能过来吗”

“不要泄气,再等等,我赵斌还没有这么窝囊过,许忠义,老子要是不死,这一次回去一定扒了你的皮!”赵斌快要气疯了,要是昨天晚上不顾一切将许忠义拿下就好了,居然给这小子机会,这下可好了。

“许忠义你个王八蛋,吃里扒外,居然当了叛徒,你不得好死!”

“赵斌,我是背叛了三团,可我那是不屑与你为伍,这下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情,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许忠义大声反驳道。

“我赵某人做了什么,那是我找某人的事情,你背叛三团,背叛军座,还背叛了这么多兄弟,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迟早会遭报应的!”

“赵斌,你别给你自己戴高帽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三团的弟兄们着想,如果我们跟红军演习部队火拼,哪的死多少人,虽然这是演习,可演习中要是死了,那也就真死了,就算给再多的抚恤,能换回一条命吗”

“我们是军人,死亡就是军人唯一的归宿……”

“赵斌,别跟我提军人这两个字,你还不配!”许忠义道,“你在三团结党营私,私下里贩烟土,谋取私利,还克扣我们的军饷,这些事儿,要是军座知道了,第一个毙的就是你!”

“放屁,老子是三团团长,军饷怎么分配那向来都是有规矩的,又不是老子一个人这么做了……”

“少跟他废话,他要是不出来投降,那就打的他出来的投降!”李晓易冷笑一声,一拉栓,上膛。

又一轮风袭来,将偌大的指挥部给扫了一遍,凡是不够坚硬的东西都被打了一个稀巴烂。

赵斌等人只能蜷曲抱头趴在花岗岩的砖石后面,根本不敢抬头,有一两个胆小的,都吓得直接尿裤子了!

“王八蛋,你玩真的”

“谁说这是假的了,赵团长,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还是乖乖的出来投降吧,没有人来救你们,他们都被我们大部队给拖住了!”李晓易大声道,“你听,这喊杀声越来越近了,你的人已经是溃不成军了,出来投降,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演习可还没结束呢!”

“团座,你听,好像是真的!”

“完了,完了,该死的许忠义,老子占据天险,居然如此轻易的打了败仗,我对不起军座呀!”赵斌说着就要举!

“团座,不可,这只是演习,不是真的战争!”众人上前拉住赵

文学

斌道。

“这有区别吗,这场演习输了,我还是你们的团座吗”赵斌红着眼睛道。

“团座,这次失败不在你,而是那个许忠义,谁也没想到他居然投靠了铁血军,带人偷袭我们的指挥部!”一名参谋愤恨不已的说道。

“对,是许忠义这个叛徒……”

“喂不熟的白眼狼……”

“这小子就是一头生反骨的家伙,该死!”

“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落到许忠义的手里,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们的!”

“演习有规

文学

定,只要我们投降,许忠义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团座!”

“对,团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与之硬拼没有任何价值,反而会……”

“反而会连累到你们,是吗”赵斌冷冷的道,他知道,手底下这些人都没有斗志。

“团座,这要是对付日本人,我们毫不犹豫的跟着您,谁都不会后退半步,可这毕竟是两军之间的演习,要真打出真火来,恐怕难以收场,还会让人看我们的笑话,输都输不起!”

“你的意思是,投降”

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第三章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好像是有人要进指挥部,蒋浩然的勤务兵梅江不许对方进来,听声音,蒋浩然依稀觉得很像小虎,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所以示意刘鹤去看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刘鹤还没有起身,大‘门’已经被大力推开,来人正是陈小虎,不过此时已经和梅江两人搅在一起相互拉扯,一个拼命往里挤,一个拼命往外拖,后面还跟着一个拉架的老兵。

蒋浩然顿时哑然失笑,立即明白这两人为什么会杠上,以小虎的身份,进入警卫森严的基地是分分钟的事情,毕竟这基地的警卫都是部队的老底子,谁还不认识小虎,都不用通报,直接就放行了,只是到了这指挥部的‘门’口,这两个新旧勤务兵一见了面,老兵一介绍,哪里还能不掐起来。

“小虎!”刘鹤惊道,立即喝令梅江住手。

蒋浩然也赶紧上前,‘摸’着小虎的脑袋骂了声“臭小子”,随即就问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到基地来,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好派车去接。

小虎一脸委屈,兴致不高地喊着“浩然哥”、刘大哥。”以往都是喊蒋浩然和刘鹤的官称,以自己是第四十集团军的一员而自居,今天却一反常态,大概是觉得一直空着的勤务兵位置被梅江占了,好像自己就被蒋浩然分离了出去一样,心里正不痛快着。

蒋浩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哈哈大笑道:“看你这出息,不就一个勤务兵的位置吗?等你回来我至少也给你个营长当当!”

陈小虎将脸转到一边,不屑地说道:“我不要,我就要当勤务兵!”

“嘿,这一年不见,个子长高不少,这脾气也见涨了,就这志气没涨,还就要当勤务兵,合着这两年书是白读了还是咋的”蒋浩然道。全集下载

小虎撇嘴道:“谁让你找勤务兵也不找个好的,这长得还没有枪高,瘦得跟个豆芽菜似的,好像咱第四十集团军没有人了,您不嫌丢人我还嫌膈应?”

“哈,哈哈!”蒋浩然被小虎气乐了,这飞醋吃得,简直还是孩子心‘性’,但转念一想,小虎不就是个孩子嘛?毕竟还只有十八岁多点。遂心一软,顺从地说道:“好好等你回来之后,就让你干勤务兵。”

陈小虎这才多云转晴,立即‘挺’身敬礼,惹得指挥部一阵笑声。

趁着众人都没有开口的空档,马建辉走到小虎身边道:“小虎是吧,我们可都经常听总座提起你,说你是个好兵的料子,是个可造之才,今日得见,才知总座所言非虚呀!不过,小虎,我们正在谈重要的事情,你如果有事就赶紧汇报,要是没有事情就先去休息怎么样?”

小虎平静地等马建辉说完话,并没有因为他的赞赏而表现得兴奋,反而有种跟他年龄不符的冷静,也并没有急于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脸转向了蒋浩然。

蒋浩然一怔,随即醒悟,道:“小虎,这位是政训处的马处长,还有这位,这位是我们第四十集团军的副总司令张大彪。”

小虎赶紧‘挺’身向两位长官敬礼,礼毕才回答马建辉道:“马处长,我也就是太想我们总座和参谋长了,特意赶回来看看,没有其他什么事情,要不你们先忙,我等下再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