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爱,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禁忌的爱 第一章

从白天静坐至夜晚时分,外面的天空完全被魔力覆盖,分辨不出。冲田总司看向博物馆门口放置的时钟,确认时间已经到了晚上6时。

这已经远超了御主约定的汇合时间。

思考能力几乎丧失的她,在困惑中继续静坐,等待御主过来或直接下发新的任务。没有指令引导,她无法做出新的行动。

外面不只是陷入黑暗,随着死灵性质的魔力在天空铺展蔓延,已经被完全遮蔽的博物馆周围死气森然,从下午3时起,时不时有衍生的死灵生物和受到异化的德军士兵尝试闯入,毫无意外,那些东西都被冲田总司斩杀。

随着时间推移,她的左臂已经无法挪动,自身也开始出现被魔力进一步侵蚀的状况。继续呆在这里,她撑不到半夜。

但这些客观因素无法影响她遵从御主指令,在这里等待回合。命令已经成了她唯

文学

一能理解的声音,主人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效忠于“战争”加之主从契约的扭曲,结果便是彻底失去自我概念。虽然冲田总司本就是自我概念稀薄的从者。

“Master……”

或许是博物馆入口已经堆积了不少被斩碎的尸体和灵体残骸,偶尔游荡经过的怪物数量增加,敢绕进博物馆的少了很多。

手边仅有武士刀——加贺清光,对付从外面闯入的死灵和人类足矣,冲田总司直至等到接近晚上7时,她的御主才来到城市西面的博物馆。

“这里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堆积尸骸,自身也不作隐蔽……”见面看到博物馆外堆积的尸骸及静坐在入口内的从者,九条道野现出身体后,表情更加难看。半道遭遇铃木友纪和Archer古斯塔夫,他全力隐藏自己,这才躲过了古斯塔夫的狙击。但也不得不丢下埃德曼中校的尸体——严格而言,已经被他做成了僵尸使魔。

不过,九条道野已经借用埃德曼中校的尸骸拿走了特别行动队营地内保存的几件魔术道具及后者设置在河畔的一处聚灵魔术阵控制权。利用价值基本已经发挥了,等同于拿一件物品作为逃脱的替换,算下来不亏。

“……”冲田总司没有回应,她无法进一步思考,已经没有了必要的作战素养,仅是一把需要他人下令的武器。

“看你的样子,我说得稍微复杂一点就听不明白了?三流从者果然还是三流从者,帮我破坏封印已经是最大程度的功绩吗?算了,御主也不能完全依赖从者,关键时候还是要靠运气和我自己的实力。”九条道野看到冲田总司身上多处出现被魔力侵蚀的痕迹,整条左臂也渗血发黑,绑着布条。他在皱眉之余,还是走过去,帮冲田总司治疗损伤。

但冲田总司的左臂的侵蚀损伤因为时间过长,凭九条道野的阴阳秘术已经难以治疗,他在耗费了两只怨魂充当活祭,尝试用禁忌的通灵代偿仍无效后,放弃了继续在从者身上浪费时间的行为。

“真是没用。”重新审视蹲立在一旁,等候新命令的冲田总司,九条道野一时也想不出具体需要,忍不住骂了一声。“你跟着我,有我的怨魂使魔守护,侵蚀应该不会加重。”

完全失控一副看待家犬般的眼神,九条道野在刚才治疗时清楚自己的从者要是没有外力救治,很快会消散,在真正消灭其他威胁,夺得最终胜利前,留着一名从者在身边还是有必要的。召唤出一体怨魂,附身冲田总司,九条道野随后浮空进入博物馆。

因为先前冲田总司已经全面侦查了一遍馆内,他的目标很明确,直奔中央区域,夺取“战争”骑士留下的魔术阵,以此作为总控制端,调用其他区域的魔力,进一步加速死灵性质魔力的泄漏与产生速度,把全城变为适合他施展秘术的环境。

天时、地利都夺得之后,仅凭一边的环境就能极大削弱剩余的御主和从者,预计明天中午前就能完成这一步。而后圣杯与胜利搓手可得,最终他就能依靠庞大的魔力与圣杯许愿——改写西方魔术基盘,灵脉,大气……一切都转变为更适合日本传统阴阳秘术的环境,以此确立日本阴阳秘术在星球上绝对意义的正统地位,而他九条道野将成为新一代神秘界体系开创者,取缔所谓的魔术协会。

自他见识西方的正统魔术与魔术协会的态度后,他就一直记恨着他人的轻蔑态度,日本国内得到认可的天才人物进入魔术协会却被同龄的名门后代视作山野下民,魔术协会的魔术师不止一次对他说过“源于神代魔术正统传承的魔术体系就是比你们旁门左道的秘术厉害百倍,你的天赋与努力毫无意义,别不服气,这是真理。”

禁忌的爱 第二章

2009年的夏天对韦夏来说是特别的,他换了球队,离开洛杉矶回到家乡,向伊莲求婚成功,有那么几天的时间,他很闲,但伊莲正在洛杉矶处理私事,听说父母要去英国,他便跟着去了。

英国伦敦,他外公住在这。

自从他去上大学就没来过英国,虽然关于英国伦敦的所有记忆,都在上大学之前,但由于几个原因,让他对于此地实在难以忘记。

排队。排队是英国的传统保留文化,可是却已经变了味,对此他无力吐槽。英国人不仅热爱排队,还不允许别人催,一大队人就这么干等着谁也不开口提醒,然后英国上到政府,下到百姓,效率是远近闻名的差,经常一个队伍一个小时都不动一下,也没人提醒。

在英国,排队算得上是一件政治正确的事,不论你是谁,排队。排队的本意是为了保持秩序,维护公平,提高效率,它应当是有规则和底线的,可这个国家的人民彻底把排队当成了一种养老休闲。

还有,触目惊心的闯红灯行为。

英国的过马路方式和某些发展中国家是一模一样的,凑齐一群人,无视红绿灯,直接过马路。

如果是宽阔的多车道大马路的话,“勇者”们还可能有所顾忌,遇到小街小路直接一个人独闯,万车莫开。

每天随机下几场雨是基本的,太阳雨什么的都已经司空见惯了,而且英国极少打雷,下的都是阴雨。

“骚瑞”“3Q”挂嘴边。要说英国人说什么话最多,肯定是骚瑞。

别说真的对不起人家了,就是在路上多看了你一眼也跟你说句“骚瑞”。

韦夏的母亲梅晨就曾经跟她讲过这么个故事以表示英国人的素质和修养远远高过美国人:在我们英国(一脸骄傲),就算你穿着高跟鞋踩了小女孩的脚,她也不会哭(愈发骄傲),她只会一脸为难地跟你说“骚瑞,可以请你把脚从我身上挪开吗?”。

太经典了,韦夏永远都忘不了。

文学

最可怕的是伦敦地铁。

众所周知,白人八成有体味,黑人几乎全有,东亚人种的体味最轻最少的了。

不同人种之间的体味还不太一样,白人的体味是来自于从小吃肉和腋下顶泌汗腺分泌的膻味,黑人是浓烈的骚臭味,还有一位体味大咖——印度人,自带体味的三大种族就像移动的生化武器,走到哪里,哪里的空气就被透着咖喱味的狐臭占领,久久不能散去。

香水的发明初衷就是为了掩盖体味。英国的公共场合人流密集,但不会闻到明显的体味,因为大家出门都涂了止汗露,喷了香水。眼看着夏天就要到了,气温一高,体味散发更快,人多且空气不流通的地方就成了重灾区,比如伦敦地铁。

韦夏清楚地记得当时他才10岁,和母亲在外面坐地铁的时候,一群满身是汗的黑哥哥们从面前穿过——那几分钟,他感觉他死了。

走出那辆地铁后,韦夏心中感叹,活着真好。

当时他才10岁,那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这一次和父母来到伦敦,主要是为了散心,伊莲因为一些事情没有跟着来。

韦夏见到了外公与外婆,两个老人家很有趣,一个喜欢自吹自擂,另一个则喜欢当场戳轮胎。

韦夏的外公就是那个老是被当面戳轮胎的可怜男人。

他很爱吹嘘自己,尤其是在韦夏的父亲面前,显得自己博学多识,但他连互联网是是什么都不懂,所有的新闻都来自于极不靠谱的NCL电视台,他一度以为NBA是板球联赛。

不得不承认,来到伦敦确实有放松心情的作用。

然而,韦夏高兴得太早了。

他忘记了和伦敦地铁上的那些异色人种的体味一样可怕的东西,原滋原味的英国菜。

梅晨虽然是英国人,但她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就像到美国开餐厅的中国厨师,他们的技艺必定经过了美化,变得更适合当地人的口味。梅晨保留了英国菜的精髓,同时又迎合了美国当地的口味。

虽然她做的是英国菜,却没有“英国菜”的灵魂,

禁忌的爱 第三章

@@如标题,新书《东京拔魔师物语》已更新五十章,偏写实的灵异日常文,如不嫌弃,欢迎移步观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