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5)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第一章

在天使岛和阿帕亚多又停留了几天,娜美驱使黑影兵团将阿帕亚多上的黄金都市香朵拉几乎搬了个空,除了黄金都市的城市本体,那些细散的黄金宝藏全部都没有放过。

程诚也不在乎她瞎指挥黑影兵团,反正这些钱搬到了青海,他也要用的,毕竟娜美只是贪财,对于程诚的投资从来都没有过问,钱生钱的生意她是一个都不想放过,举起双手双脚支持。

娜美忙着搬空黄金,而程诚则是从青海招来了圣主研究所的科学家们,让他们想办法将空岛贝资源利用起来,最好是打造成武器装备。

他的圣主研究所成立的时间不短,但是能够拉拢到的高端科学家并不多,大海上一流的科学家不是被世界政府或海军拉走,就是被各大势力瓜分。

他崛起的时间太晚,有名的科学家早就已经有了归属,现在圣主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大海上并不是很出名,但不是没有真才实学。

这些圣主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在见到了空岛贝后,立刻就叹为观止,这些神奇的贝克拥有的能力简直难以想象。

空岛贝类所拥有的能力,简洁地概括起来就是储存,风贝和喷风贝在使用之前都是吸收足够的风,吸收半个小时的风就可以释放等同于半小时风量的风,可以说是非常神奇了。

灯贝同样也是如此,吸收多长时间的光线,在夜晚就可以发出多长时间的光,斩击贝也是将斩击储存在贝壳中,适当的时机放出来,还有音贝,炎贝,味贝,影像贝,所有的贝类资源都涉及到最根本的两个字储存,只有事先储存才能够使用。

可是小小的贝壳又怎么能够储存那么多的东西,更甚至于斩击贝存储的是锋利斩击的切割和杀伤力,连这种东西都可以储存,不得不说是非常的神奇了。

这样稀奇神奇的贝壳引起了圣主研究所科学家们的兴趣,甚至他们相信,若是能够破解空岛贝之中所蕴含的奥秘,必定可以在青海引起轩然大波,这将是一种新型的战略资源。

程诚没有管科学家们怎么研究空岛贝,反正他已经下了硬性指标,不限制时间,但必须给他搞出个结果来。

他之所以这么上心就在于空岛贝类所具备的战争潜力,七水之都篇,乌索普和路飞因为黄金梅丽号,无法继续航行的原因发生了分歧。

那也是乌索普展现出自己出色的战斗头脑时候,让人明白他并不只是一个临时的修船匠。

身体素质并不出众的乌索普能够依靠着空岛贝,和实力超出他一大截的王路飞打成那个水平,由此可见空岛贝所具备的潜力。

他虽然有圣主军和黑影兵团,但是实力这东西任何人都不会嫌太高,只会觉得很远远不够。

程诚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军人教官肉H

也明白如果现在和海军开战,输的人必定是自己,所以发展发展发展,始终是不变的主题。

把圣主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丢在了天使岛研究,留下一部分的黑影兵团,帮助他们往返空岛和青海。

而程诚等人这是告别了柯尼丝父女,乘坐着浮空飞船方舟箴言,向着更远出的空岛进发。

好不容易出来旅游一次,自然不可能体验一座空岛就够了,天空之上的岛屿可远远不止一座。

不过在离开当天的前夜,程诚在大家都熟睡的时候,施展羊符咒的能力,灵魂脱离了肉体,无视物体的阻碍,向着天使岛内部进发,一头扎进了如同云朵般软绵绵的空岛之中。

在其中搜寻起来,寻找某些自己想象中的东西,如果可以找到,将是支持他设想中理论的根据。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第二章

他说得很慢,浑身紧绷,像是警惕着,一旦有什么不对就立刻闭嘴。

连埃德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甚至忍不住想要告诉他,如果会有危险,他什么都不用再说。

可这句话结束,他们安静了好一会儿,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惩罚突然降临。

水手紧抓在扶手上的手指僵硬地松开了一点。

只这一句埃德觉得并不算什么秘密的话,他的冷汗就已经从额头滑落脸颊。埃德怀疑他们其实并不确切地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只是没有什么尝试的勇气。

“它对你……很不一样。”水手低声说。

埃德有点尴尬,好像他靠着后台占了什么不该占的便宜。

“可离开这里很难。”水手的胆子似乎大了一点,“我听说……曾有位法师也想要离开。他力量强大,肆无忌惮,几乎毁掉了半个森林……却还是自己逃了回来,心甘情愿地被关起来。”

埃德心中一动。

“不过,我听说,”水手一字一句,像劝说,也像暗示,“他之所以想离开,也是因为脑子有问题呢……库里奥说,他的脑子是出了名的有问题。”

库里奥,是那位随船法师的名字。

“是吗?”埃德笑起来,并不追问,只是开玩笑般随口带过:“我听说法师的脑子其实都有点问题。虽然我不是法师……但大概也不是很正常吧。”

罗杰松了口气,他似乎也只敢说这么多了。

埃德离开时他欲言又止,可他眼中的期盼如此强烈,埃德不可能视而不见。

从这些人的言行判断,列乌斯应该很不喜欢他们说起“回家”,甚至最好连这个念头都不要有。毕竟,它已经给了他们这么多,他们实在没有理由不知足……可即使回不去,又有谁会不想家呢?

“我的父亲,也是航行于海上的商人。”埃德说,“他跟我说起过尼奥城里失踪船只的记录……每一年都有许多船消失在海上的风暴和巨浪之中,你们能活着,确实……已经很幸运了。”

看着水手眼中骤然亮起的光,他知道,他听懂了。

如果埃德能活着离开地狱,寻找一条有一个名叫库里奥的随船法师,在一场风暴里于鹰哨角附近失踪的船,虽然麻烦,却并不是做不到的——近五十年里每一条从尼奥城开出的商船,从船主,船长,每一个正当的乘客和水手,船上的货物,航程……都在商会里留有极其详细的记录。

他或许无法带走这个水手……他或许也没有勇气跟他一起逃离。但埃德至少能为他的家人带去一点消息,或一点帮助,哪怕只是代他去看看他们是否还安好,对再也不能归家的水手而言,也已经是莫大的安慰。

.

埃德没能找到那个护卫,但那是个极其谨慎的家伙,应该也不会告诉他更多。

当然,他也没有找到关着那位“脑子有问题”的法师的地方。

他大概能猜到那是谁。力量强大,肆无忌惮,脑子有问题,还被关着——罗穆安·韦斯特。

可他已经死了。一个灵魂在这里的改变会跟活着的人一样吗?

……不,等等,没人能确定罗穆安·韦斯特就一定是死了啊!

虽然通常而言能被从地狱召唤出的只有人类的灵魂,可如果疯法师已经像尼亚那样变成恶魔,灵魂和躯壳已是不可分割的一体,那他当然也能被召唤出去,而奥格罗他们不可能大胆到跑进法阵摸一摸他有没有实体,也根本想不到他可能还没死——毕竟他两百年前就已经是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子。

但如果已经成为恶魔,天知道他能活多久。

埃德加快了脚步,蹦跳着冲上台阶。

那个疯法师,既然发出了求救的消息,显然并不“心甘情愿”被关着。即使他脑子真的有问题,他也得试试——那可是个身处潘吉亚也敢逃,即使失败也并未死心,且能“毁掉半个森林”的家伙。

那可是比尼亚更了解地狱的罗穆安·韦斯特。

有些话列乌斯并没有说得很明白,但可想而知,它或许对他会有一点点宽容,却绝不会允许有人闯进它的“圣殿”。

他也绝不可能让他的朋友们冒险冲进潘吉亚来救他。

当他回到最高处的平台,天空已经变成了明艳的绯红色,仿佛天幕后有火在烧。埃德不知道天空颜色的变化是不是有什么规律,反正这几天他是一点也没看出来,或者……是看谁的心情?

平台上依旧空荡荡的。他正望着天空,忽然听见小鸟拍打翅膀的声音,回头一看,那只白胸红尾的小鸟落了离他不远的地面上,迈开细细的腿,踱两步,啄一啄。

仿佛察觉到他的视线,它警惕地歪头看他。埃德从未在另一个世界里见到这样的小鸟,但它长得挺漂亮,头顶两道白线夹着一条黑,顺着脖子拉到背上,消失在火红的背羽中,眼周却是两块艳丽的靛蓝,圆溜溜的黑眼睛映着漫天红光,如有血色在流淌。

它没待在门边,意味着主人不在——埃德已经打听到了这个。他望向并未关闭的大门,又很快打消了悄悄溜进去的念头。

他可以是一个想回家的后辈,却不能是一个趁主人不在家鬼鬼祟祟偷溜进去的贼。至少现在,他不能惹怒列乌斯。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第三章

这会的戴沐白捂着一张脸,忍着痛走到古月娜面前。

古月娜看到走到她面前的戴沐白,美眸再次变得有些冰冷。

古月娜还以为戴沐白是有点不服气,她好像看戴沐白很不顺眼,这一点和林凡还是很像的。

“你来干什么?”

古月娜冷冷的问了一句。

戴沐白这时却连忙鞠躬说,“对不

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军人教官肉H

起,娜姐,我刚才确实不应该那样对宁荣荣,我也惹不起她背后的七宝琉璃宗,刚才我确实有点冲动了,是娜姐你那一拳救了我,所以我特地来感谢你。”

“啊,什么,你来感谢我……”

古月娜这时突然有点懵了,看着眼前的戴沐白,感觉这人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

看到古月娜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林凡故意咳嗽了一声说,“好了,差不多了,戴沐白,你的感谢,我替娜儿收下了。”

说完,林凡再次走到古月娜身边,轻轻捏住她的小手。

这时,林凡明显感觉到,小舞,朱竹清这两个女孩子也在偷偷看自己。

林凡淡淡一笑,也并没有在意,这本来就很正常,自己随便说几句话,就让院长乖乖放过了宁荣荣,这样的男神魅力,小舞和朱竹清怎么会不喜欢呢。

至于小舞和朱竹清偷偷吃醋,那也没什么,只有在这个时候适当的冷落她们,等到宠爱她们的时候,她们才会感觉到无比幸福,反应也一定会很热烈,那样就会很舒服。

弗兰德这时却再次忍不住眼神复杂的看了古月娜一眼,心里还在盘算着。

“从那天昊天冕下的反应来看,这女孩就算不是10万年魂兽,体内也应该也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到底该不该留下她……若是被武魂殿和天斗皇室发现,史莱克学院必然会受到牵连……十万年魂环,十万年魂骨,足以引来惊动两大帝国所有的封号斗罗,当年连昊天冕下都没能保住他的妻子,哎……”

想了想,弗兰德还是没办法作出选择,不过他知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了,那就看这两个孩子究竟有多强大的底牌,凭他这个魂圣,当然是没什么办法保住他们了。

想到这,弗兰德也立即收回了思绪,正色道。

“好了,现在我们出发,准备去索托城上第1堂课,奥斯卡和小李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要想在这里留下来,成为从史莱克毕业的学员,就必须服从学院的管理,你们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任务,一定要尽全力去做好……”

说完,弗兰德便脚下一蹬,快速的往学院外去了。

林凡牵着古月娜的手,立即跟了上去,小舞,唐三,戴沐白,朱竹清,奥斯卡,马红俊也纷纷跟了上来。

走出史莱克学院后,弗兰德立即加快了步伐,故意训练林凡等人的速度,但这个速度对林凡和古月娜来说简直太轻松了。

林凡一边和古月娜聊天,欣赏着周围的风景,就这样漫不经心的跟在弗兰德后面,这会已经很晚了,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

紧接着跟在林凡和古月娜后面的是鼻青脸肿的戴沐白。

再后面是朱竹清,唐三……

林凡等人很快就来到了索托城,进了城门之后,林凡看到这索托城的夜晚也很繁华,有很多摆摊的小贩,这一点和现代的三线城市还是有点像的,这索托城的建筑也并不是古代的府邸,几乎和动漫中一样,类似于欧洲教廷的风格。

古月娜这时也感到十分新鲜,夜晚的索托城她还没有逛过呢,就在这时,古月娜突然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玩偶,她双眸一亮说。

“那个是什么?林凡哥哥,好可爱……”

林凡立即停下来,拿起那个玩偶,发现这居然是一个龙形魂兽的玩偶,只是做得很可爱,就像一个小白龙一样,毛茸茸的,也很小。

没想到古月娜喜欢这个,这也不奇怪,她本来就是小龙女。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68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