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一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孙悟空和灵儿历经一千两百九十六年,终于到了不周山脚下。此时洪荒的实力出现了严重的断层,昔日的大劫之中各族高手精华损殒太多,以至于现在洪荒大罗金仙都少见。这些年来虽然没多少收获,但对灵儿来说所得之物却是无比珍贵,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她一件一件亲手寻来的。

于《山海经·大荒西经》中记载:“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据王逸注《离骚》,高周注《淮南子·道原训》均考不周山在昆仑山西北。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够到达天界的路径。

孙悟空与灵儿正想上不周山上去寻宝之时,忽然天地间无数清气从天而降,然后就向着昆仑山方向汇聚而去。接着就是三道天道天柱通天彻底的立足于昆仑山上。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龙祖之脉”,又为“万水之源”横贯长江、黄河、澜沧江。位于不周山东南边不远之处。

此时昆仑山上那三道天道天柱,其中一道散发出浓厚的阴阳气息。其气息直逼大罗金仙中期境界,天柱之中合有一个老者。只听老者道:“吾,盘古氏太清老子。”

另一个天道天柱散发出浓厚的毁灭气息,威势稍弱,只见其中走出一个威严的中年人。中年人也随老者道:“吾,盘古氏玉清原始。”

最后一个天到天柱则是散发出一股冲天的空间剑意,只见其中走出一个满身剑意流转的青年。也是对天说道:“吾,盘古氏上清通天。”

原来昔日开天时盘古化道之前,算得少了阴阳、乾坤、毁灭还有空间几位大道之主,其中乾坤会彻底陨落天地大劫之中,而阴阳、毁灭以及空间却会以其他方式避过大劫。所以在化道之时将元神一分为三,分别代表阴阳、毁灭和空间。然后三份元神各自卷起一份开天清气,又分别与开天玄气、始气、元气结合,结气成形。隐匿于昆仑山中,直至今日三人都修成大罗道果,才向天地宣告出世。

还不待孙悟空和灵儿回过神来,太阳之上就有了新的动静。话说当年盘古化道,左眼化作太阳,右眼化作月亮,满头的发丝化作了那漫天的星辰。只见太阳忽然光芒大作,然后是一声浑厚的钟鸣响彻天地,最后太阳之上也耸立起两根通天彻底的浩大天柱,一根散发出浓厚的太阳真火还有时光气息,一根散发散发出太阳真火与空间的气息。只听呱…呱…两声大叫,两根天道天柱中现出两只金乌。一只抓着河图洛书,另一只抓着盘古斧所化的混沌钟。继而双双化形而出向天宣誓道:“天地在上,吾名帝俊。”“天地在上,吾名太一。”

话说昔日道魔之劫,阴阳老祖逃出诛仙剑阵,却被罗喉将其本源一分为四,此时也化形而出。一份化作阴阳八卦之道,化形而出名曰伏羲。一份化作阴阳造化之道,化形而出名曰女娲。由于这两份是一起落入不周山中,化作人首蛇身之态,所以就以兄妹相称。另外两份,其中一份落于昆仑山以西,一个叫西昆仑的地方,化作西华至妙之气,结气化形而出名曰金母。一份落于海外一座由混沌碎片演化的蓬莱岛上,化作东华至真之气,结气化形而出名曰木公。

天地初开之时,盘古的十二滴精血结合天地煞气,沉入地脉之中,化作了十二枚血茧。如今血茧破茧而出化作十二祖巫,分别是:

蓐收:全身金色鳞片,左耳穿一条金蛇,脚踏两条金龙,人面虎身,肩胛处生羽翼,西方金之祖巫。

句芒:全身青木颜色,鸟面人身,脚踏两条青龙,东方木之祖巫。

共工: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手缠青色大蟒,全身黑色鳞片,善操纵洪荒水势,北方水之祖巫。

祝融:兽头人身双耳穿两条火蛇脚踏两条火龙全身火红鳞片,南方火之祖巫。

后土:人身蛇尾背后有七只手前面也有两手握两条腾蛇,中央土之祖巫。

天吴:八首人面,虎身十尾,风之祖巫。

玄冥:全身骨刺,形如巨兽,雨之祖巫。

强良:虎首人身,拿两条黄蛇,雷之祖巫。

翕兹:人面鸟身,耳挂两条青蛇,手拿两条红蛇,电之祖巫。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二章

深处,漂浮着数以万计的魂魄,这里是宇宙所有生命的归宿,在这里,也许你生前强大,也许你生前非常有钱,也许你的家人在你死后给你烧了很多纸钱,又或者你来自一个科技文明非常发达的星球。

只要没有成仙,没有跳出,就必定会来到这里,所有人都非常的平等,也许你旁边的灵魂就是一个杀人犯,也许你这辈子做了很多好事,但可以说的是,之后,你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是你们以后身处的环境还有你们自身的发展。

因为,真正的,都是随机。

不会干涉任何一个人的人生轨迹,所谓的人在做天在看,仅限于地球这种被某种存在管束的情况下,所以,即可以说是公平的,也可以说是不公平的。

你死于非命,那为什么是别人杀你,而不是你杀别人,你受到蒙冤,那是因为你不够强大,没有让人觉得忌惮,你生活在底层,这不怪谁,只能怪你没有将手伸向权利。

“今年的人意外的多啊。”

之中,居然有两个人踏空而立,俯视着下方众多的魂魄。

“啧啧,每天都是这样,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人轻笑了一声:“你也知道我来的目的。”

“知道,不就是看那个小家伙吗,不过你可要清楚,我们是神,虽然没有规则能管束我们,但我们却要严遵守纪。”

“不用你操心,我就是来看看,可惜了,原本是一个好苗子。”

“我靠,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句话已经改变了很多东西,完了完了,这下麻烦大了。“另一个人咋咋呼呼抱着头四处乱窜,将好几个魂魄都给撞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怎么看都是他搞出来的事情大。

这人胡乱的转了一圈,然后又回来了:“这年头好苗子可没少见,但我觉得你这次好像有点意外啊。”

“没错,凭着渡劫期的实力,居然能自己创造出一道并且将其控制,你当年那时候能做到吗。”

“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这不是没有那种机缘吗。”

“说到底,地球也算是一个特例了。”

“是啊是啊,所以我们快回去吧,一直待在中也不太好。”另一人貌似想扯开这个话题,于是最好的方法就是先离开这里。

文学

那人没有回应,默默的看着众多灵魂中的那两人:“身体一起进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谁知道呢,走吧走吧。”另一人急不可耐。

“等会儿,我要看着他们俩转世。”

“卧槽,那得等多久,等到柯南完结吗。”

“不用吧,火影完结差不多。”

两人在上面聊着天,下面的魂魄虽然看上去没怎么少,但要知道这是囊括了整个宇宙死去的魂魄,数量的确在少,不过进来的更多。

渐渐的,洛辰和苏沐清的身体沉入了最深处,这里出现了一个轻微的漩涡流,不过只要有灵魂沾染道,就会立马被吸进去,然后转世。

在洛辰和苏沐清的身体靠近后,那个漩涡明显波动了一下,看似是在思考,大约过了一刻钟后,终于是决定了,将两人吸入,与别的灵魂不同的是两人的身体,也就是说这其实是实体,肉身伴随着转世,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在上空的两人看到这一幕后,没有做声,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有趣了。”突然,其中一人说道。

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第三章

后人都知道,怀疑一旦产生了,那便很难消除,多少的男男女女是因为怀疑而分手,多少的帝王是因为怀疑而乱杀大臣,多少的王朝是因为怀疑而崩塌,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怀疑便是混论的根源,而如今伐由对因陀罗能否做好一位天帝而产生了怀疑,我们可以预见须弥山上不久就要生异常内乱了。【】

眼见伐由脸sè变幻,火神阿耆尼立刻心知不好,他虽然迟钝但并不是痴呆,他从伐由的脸sè上便知道伐楼那的话起作用了,阿耆尼深知不能让伐楼那继续说下去,于是他指着伐楼那大喝道:“伐楼那,当年之事早已过去许久,你提它作甚,今天你既然出现了,那你就永远的留下来吧!”

说着阿耆尼挥舞着双拳攻向伐楼那,他双拳之上带着熊熊的雷电之火,刚刚尝到了雷电之火威力的伐楼那一点不敢大意,他拿出一条材质类似于蛇皮的套索甩向阿耆尼,阿耆尼双拳打在套索之上,套索本身软不着力,在阿耆尼打中的瞬间便突然缠在阿耆尼身上,阿耆尼不得不停止前冲的身形,开始挣脱起来。

这条套索名为‘羂索’,乃是伐楼那以一条巨蛇海兽的皮炼制而成,其本身没有任何攻防能力,唯一的用处便是捆人,伐楼那捆住阿耆尼之后并未乘胜追击,而是笑着对一脸挣扎之sè的伐由说道:“我今ri的话希望你能够多加思索,这里也不欢迎我,我也就先告辞了!”

说着伐楼那随手对着阿耆尼一招,羂索飞回伐楼那手中,紧接着伐楼那打了一个响指,巨大的海浪之墙瞬间崩塌,那些海兽水妖与伐楼那一起化为水花消失不见,风神伐由转头看了看满脸不敢的阿耆尼,他突然明白了伐楼那此行的目的,伐由不禁心中苦笑,伐楼那这招‘反间计’用的好毒呀!

就在伐楼那撤走的同时

文学

,月亮之上的大战也到了尾声,阎摩三人在伐楼那撤走的瞬间同时得到讯号,他们不约而同的远离因陀罗,然后拿出一颗银sè的珠子涅破,瞬间他们的背后出现一道空间缝隙,三人急退入空间缝隙之中,空间缝隙不等因陀罗追入便已经消失不见,因陀罗看着空空如也的虚空不甘的大喝一声。

紧接着因陀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现此时竟然没有太阳光了,由于光暗都无法影响他的视线,所以他刚刚现,他把目光转向太阳的位置,原本太阳高悬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因陀罗立刻就知道苏利耶完了,他面sè变幻不休,良久之后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带着残余的手下返回了须弥山。

回到了须弥山的因陀罗立刻便从阿耆尼那里听说了他离开之后的事情,因陀罗听完阿耆尼的叙述立刻便明白伐楼那此行的目的,他的目的便是为了离间他和伐由的信任,而且不得不说伐楼那这一次用的手段很高明,他并未直接劝说伐由帮助他,而是让伐由对因陀罗是否能够做好天帝产生疑问,如此一来便是从根本上瓦解双方的信任。

因陀罗深知不能让伐由多想,因为怀疑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理由的,但只要有一点理由便会把怀疑无限放大,所以因陀罗当即决定把伐由招来,他要与伐由深谈一次,以化解伐由心中的怀疑,但就在此时却有天神回报,说是风神伐由已经不知去向,因陀罗当即脸sè一变,他知道伐楼那的话开始起作用了。

那么风神伐由现在何处呢?自从伐楼那离去之后,伐由心中便不安定,他知道因陀罗回来之后阿耆尼一定会把事情告诉他,若是因陀罗心中对自己产生了忌惮,那么久不太妙了,想到往ri里因陀罗的作风,伐由觉得自己不能不防呀,不得不说这就是怀疑的力量,当你觉得一个人好的时候,总是会把他往好处想,但当你觉得一个人不好的时候,却总会把他往坏了去想,伐由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暂时离开须弥山。

伐由的想法很好,他认为若是被自己猜中了,那么他便可以避免一场大战,而若是他猜错了,因陀罗并未打算对他出手,那么过一段时间他再回去便是,他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这一走,反而会加深因陀罗的怀疑,按理来说以伐由的智慧不应该想不到才是,只能说伐由‘身在局中,脑袋不清’。

深渊,这是印度大世界的一处禁地,当年印度大世界刚刚开辟的时候,里面诞生了无数的凶恶妖魔,当时这些妖魔在世间横行无忌,屠杀世间生灵,守护神毗湿奴看不过眼,于是在世间洒下祭祀之火,并且派出一众化身降妖除魔,各路先天神灵也多有参与,如此经过数万年的时间,世间终于重获安宁,而那些妖魔鬼怪大部分被众神斩杀,剩余的一部分被赶入深渊之中,从那以后深渊便成为一处禁地,而阿修罗族的居住地便是深渊之旁。

此时阿修罗族的族长居所之中,准提盘腿坐在蒲团之上,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回光镜,回光镜是玄光镜的一种变化,玄光镜能够直接看到使用者想看的人,而但这么直接看很容易被人察觉,而回光镜则是观看历史长河中的事情,简单来说玄光镜属于是现场直播,而回光镜则属于是录像重播,这种法术的好处是不易被人察觉。

而此时回光镜中显示的正是伐由离开须弥山的那一幕,看着伐由小心翼翼的样子,准提不禁露出微笑,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一次xg收拾因陀罗,而是打算先消弱因陀罗的势力,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准提策划了一系列的计划。

先便是众神搅海,以‘不死甘露’为引使众神争夺,为了加强‘不死甘露’的吸引力,准提还特意与毗湿奴、湿婆一起制造了一个‘不死甘露能解神王诅咒’的假象,其实‘不死甘露’虽然可以被称为神药,但是它只有治病只能,却无解除诅咒之功,不明所以的众神出手抢夺,结果被因陀罗所杀,这一计将因陀罗的盟友几乎消灭殆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