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枂是我儿媳妇,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一章

沈觅棠犹豫了,微微垂下眼帘,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他面前。

“我没有这么说。”

“可我确实不打算跟你在一起。”

她眉眼弯弯,在顾延归看来却完全没有任何感想。

……

这是顾延归下定决心,人生第一次的告白,以失败告终。

沈沉川在得知了顾延归告白失败,并且自己的妹妹非常坚定的拒绝了他。

那股气好像忽然就发泄出来了,毕竟是自己的妹妹,沈沉川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里面的小九九。

“顾延归,我妹妹还在生气。”

“你当初拒绝了她,我妹妹其实是很骄傲的一个人,继承了我父亲那种性格……你上次的告白不是当着她一个人说的。”

“我在旁边,听到了全过程,这完全就是我妹妹人生里的黑历史。”

“……”

顾延归傻眼。

好半晌,喉咙才发出声音,“你是说,我也要丢个脸让你妹妹消气?”

“是!”

沈沉川口气肯定。

顾延归挂了电话。

沈沉川牵着身边女朋友的手,轻笑出声,“顾延归这狗男人,有点意思。”

“他是真的喜欢小蜜糖吗?”

郁柠不太了解这其中的关系。

沈沉川:“喜欢,好像从那次的拒绝了我妹妹的心意,整个人就开始不对了。在我妹妹高考那天,我还偷偷看他给她发消息。”

或许当初拒绝了沈觅棠,纯粹就是因为顾延归一直宣扬自己单身,并且以后也是不婚主义。

他就算是遇上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拉下脸,当初的现场还有他沈沉川。

沈沉川这么一想,联想到自己妹妹的态度,“我就知道,我的妹妹就是厉害。”

……

同年十二月份,北方已经飘起了大雪。

沈觅棠今年还在大学所在的城市,从公寓窗户外面眺望到底下一片白色的树上。

“雪真大。”

“上学去了,小蜜糖,你不是还有课吗?”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二章

第741章道别

池映寒大抵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成,那我不问了!我帮你好好养着便是!”

然,就在二人谈论此事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池府门外。

但还未等顾相宜下车,便见另一辆马车一直在池府对面停着,她一眼便认出——这是王莽的马车!

顾相宜有好长时间没见到王莽了,待见到王莽的马车后,顾相宜立刻下了车。

池映寒遂也跟了上去,在自家马车离去后,二人来到王莽的马车前。

“王莽!”

车内的王莽听见顾相宜的声音,立刻将车帘掀开,见顾相宜抱着孩子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方才松了口气。

反倒是顾相宜焦急的问道:“王莽,你这是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听闻此话,王莽眸色不由得黯淡了些许,犹如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只回了一句:“对不起……”

“王莽,你这是怎么了?你道歉做什么?”

“我……我当时本是护送房氏回渔村的,但那时候我怕离开你太久,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帮不到你,我便将房氏扔在渔村门口,一个人回来了。结果快回来的时候,发现有许多人在搜捕她,我这才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对,于是赶忙折返回去,怕她那边出什么状况。结果谁料,在回去之后才得知——她虽是已经带孩子回了娘家,但她

文学

中途被四房的大娘子绑架了,为了救回孩子,她竟将你出卖了!我当时心急如焚,立刻快马加鞭往回赶,回来的时候却听说,你被贼人暗害一事都已经过去许多天了……”

王莽说到此处,心里堵得厉害。

他曾发过誓要好好保护这小娘子不受伤害,却不料出了这种事!

但顾相宜却是并未在意此事,反倒是同他道:“没事的王莽,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和允安都没受伤。反倒是你啊,让我担心了好多天,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王莽抿着嘴,头一次在小娘子面前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听顾相宜继续道:“对了王莽,你这几日吃东西了吗?你这人总是饿上好多天都不说一句话,令人怪担心的。倘若还没吃饭的话,跟我们进屋去吃些东西吧?”

王莽一直低着头,在听闻这话之后,方才开口道:“不用了嫂子,我不饿的。”

“那也累坏了吧?我瞧你好像今晚才回来啊,这是在路上奔波多少天了?渔村本来就远,这次的事,也够麻烦你的了……”

王莽听着顾相宜的这番话,心里顿时涌出阵阵酸楚,这一路他确实又累又急,但对他而言,这些都是小罪,他是遭得住的。

可不知怎么,被顾相宜这般慰问之后,他反倒是有些绷不住了。

但他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抬头同顾相宜道:“嫂子!”

顾相宜见他好似有话要说,便微微点头示意他一下。

下一刻,只听王莽郑重的道:“我听说你们过两日就要启程进京了。”

顾相宜回道:“是啊,到时候你也跟着一起走吧。”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三章

“那位是程家的小姐,程伊伊吧?”

叶溪云闻声看去就见程伊伊正和一名男士跳舞。

“是她。”

“那男人听说人品不错,只是……”

墨蝶看她们好奇继续道。

“只是他家是包办婚姻。”

“妻子有点霸道,对他管的很严。”

“旁人还是少接触的好。”

叶溪云知她未尽之意。

家里有那样的妻子,谁沾上都是麻烦事。

“她是成人了。”

“还有,恭喜。”

闻言墨蝶笑笑一脸了然。

是呀,程伊伊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力。

不管什么她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这样果然是安小芸的性格呢。

“谢谢。”

酒会结束。

墨蝶在酒店门口等车。

忽然一个乞丐冲来。

这时墨蝶被人抱着躲开。

门口保镖赶紧控制住乞丐。

墨蝶定了定神,转头看着男人一笑。

“有没有伤到?”男人一脸紧张。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墨蝶抚着微鼓小腹,“我没事,我们的孩子也没事。”

男人看她没事怒瞪乞丐。

“你不想活了,居然敢向她冲来!”

墨蝶拉着男人的手,“算了。”

“我们走吧。”

闻言男人赶紧扶她上车。

车子离开,乞丐才在挣脱间露出安诚泽的脸。

果然都是贱人,贱人!

安诚泽在叶溪云她们成亲时就想闹事。

但那时人太多,他根本就靠近不了。

今天程家酒会,他早早就在外面等着。

没想到会看见许久没见的墨蝶。

他就想找墨蝶借点钱,居然被那贱人无视了!

忽然他浑身不可抑制的抖起来。

保镖见状蹙眉,原来还是个瘾君子。

他们最看不上这种人。

几人赶紧把他扔的远远的。

“别在让我们看见你!”

之后安诚泽想找叶溪云她们的麻烦都没有办法。

他继续忙着躲避债主。

还要想办法弄钱,搞东西来吸。

等人们发现时,安诚泽已经横死在街头。

不知道他是吸死的,还是被债主打死的。

他此时一人,就如同当初原主程伊伊孤身一人横死街头。

得到路人几句唏嘘,被警员抬走。

“叮恭喜伙伴,获得五十,八十,六十……点能量。”

“叮恭喜伙伴,获得三十,九十……点能量。”

“叮恭喜伙伴,获得四十……点能量。”

听着耳边的“哗啦”声。

正在晒着日光浴的小恶魔一愣。

他赶紧把冰淇淋塞到嘴里。

转瞬如离弦的箭冲出去。

同时神识呼唤着叶溪云。

“伙伴,我们完成任务啦!”

“魔王大人,魔王大人!”

“我们成功啦!”

“我们不会去空间乱流里流浪啦!”

他刚冲到货船最高处的甲板上,忽然抬爪捂住眼睛。

只是那大大的缝隙里还闪着他眼眸里的光。

此处海天一线,远远望去。

湛蓝的天空和茫茫大海,不知边界在何处。

海风吹拂,相拥两人的青丝翻飞。

在空中纠缠相绕。

不知过了多久,叶溪云仰头定定凝实着辰霏的双眸。

“你完全恢复了吗?”

辰霏笑着手上不断拍哄着她的背。

“云儿真厉害。”

“这次是云儿拯救的我呢。”

闻言眼中闪着泪花的叶溪云转瞬鼓起脸颊。

“神君真讨厌!”

“你明明知道那是我壮胆故意说的!”

“我才不在乎是不是我救得你。”

“我只想你,想玄泽,还有叶婆婆他们都能好好的。”

辰霏任由她捶着自己,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

锤了两下叶溪云自己又心疼的摸摸。

“你的吊坠呢?”

她说的自然是和她吊坠一模一样的那个。

辰霏一直戴在身上的银色枝藤淡紫水晶泪珠吊坠。

转瞬她一惊,“现在我们要赶紧回秩序空间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