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放荡豪门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一章

“我是伟大的撑犁孤涂单于的使者!”

匈奴使节被抓到蒙恬面前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懵逼“我们是朋友!”

看到这一幕,蒙恬突然笑了起来。

因为他想起了曾经和王霄喝酒的时候,王霄说过的一句话。

“强者只会和强者做朋友。”

“你们有什么资格与我大秦做朋友?”蒙恬坐在马扎上,单手撑着膝盖“你们,是强者吗?”

头曼单于的使者懂汉话,可也仅仅是懂而已。

他无法理解蒙恬的话,只能是单手抚凶,行礼说“伟大的将军,我奉撑犁孤涂单于的命令,去往秦国,向秦国的王送去礼物。你的士兵抓了我,还抢走了送给王的礼物。这是错误的。”

一番话说的结结巴巴,还得用手势比划。不过意思还是表达了出来。

“既然你是使者,那的确是不该抓你。”

蒙恬点点头“至于送给陛下的礼物,本将军自然会送去。不过,你就不用去咸阳城了。大王是不会去见你的。”

“为什么?”

“因为大秦现在和你们匈奴人开战了,咱们现在是敌人。本将军怎么能让敌人到大王的面前呢。”

荆轲刺秦之后,虽然众人都是震惊于王霄强大的实力,可对于大王的安全问题是再度提升。

无论是哪里来的使节,想要靠近王霄都是痴心妄想。

尤其是蒙恬,他对此更是深恶痛绝。因为当时对荆轲做检查的人,就是他。

“开战?!”

使者傻眼了,他不敢置信“怎么可能?我们是朋友啊。之前你们秦国还请我们去牵制赵国的!”

“是啊。”蒙恬没有反驳事实,他只是说“可我们秦国之前和赵国也经常做朋友,然后现在赵国就成了秦国的。”

这下使者算是彻底明白了,他们伟大的匈奴,是被秦国人给戏耍了。

“秦王不坦荡!不讲义理!”

‘呛啷~~~’一连串的拔刀声响起,军帐内的将军校尉们恶狠狠的走过来要斩了他。

敢说皇帝的坏话,活腻歪了。

蒙恬抬手,止住了众人。

他站起身来,迈步走到使者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大秦皇帝,威加四海。随便拔根腿毛都充满浩然之气,岂容你来污蔑。”

“来人。”蒙恬挥手“看在他是使者的份上,饶他一命回去报信。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割了他的耳朵,再打二十军棍扔出去!”

大秦的文明程度比较高,杀使者这种事情,尤其是杀带着礼物的使者这种事情,一般情况下是不做的。

所以蒙恬给了匈奴使者一个和活命的机会,让他回去告诉匈奴人,大秦的大军来了。

蒙恬很清楚这次出兵,王霄的心里底线。

阴山以南的地方,他全都要。

南方千里之外的咸阳城,王霄换上一身便服,带着蒙毅等人离开了王宫,去往城外观看国考。

因为骊山大营和蓝田大营的职业军队都被蒙恬带走了,所以规模庞大的军营就空旷了下来。

前些日子,登记参加考试的学子们就已经入住了各处军营,今天就是他们在军营里参加考试的日子。

走出已经被拆掉的城墙范围,二三里之外就有一座偌大的军营在此。

王霄背着手,悠闲溜达着走了过去。

来到这里的时候,四周已经是围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

当然还有许多抓住机会,贩卖各种物件的小商贩们。

自从王霄放开了宵禁,放开了对商业的种种压制,甚至是开始鼓励发展经济,之前只知道耕战的秦国人,就迸发出了火热的热情。经济活跃程度,那是每日剧增。

在打仗的机会越来越少的情况下,赚钱过好日子就成了大家的追求。

“能进去看吗?”来到营门前,王霄看到有不少人走进了军营,挑着眉梢询问看门的军士。

“一个人五文钱。”

王霄楞了下,这也能做成生意“谁让收钱放人进去的?”

军士看他气势不俗,颜值更是高的惊天地泣鬼神,所以就说“是咸阳县丞的命令。”

“哦,张良啊。”

王霄点点头没再说话,示意一旁没点眼力劲的蒙毅过来付账。

支付了一百多枚崭新的秦半两,王霄带着随从们走进了军营。

守门的军士将秦半两交给不远处的县衙刀笔吏登记入账,心中却是想着“真有钱。”

秦朝的物价很低,一石粟也不过几十钱。花费一百多文钱只为了进去看看,简直就钱多的没地方花了。

张良虽然借机给咸阳县弄了笔外快,不过最基本的顾虑他还是懂得。

所以军营之中只有部分区域被开放,可以让那些愿意过来看热闹的咸阳人,在校场外围观看考试。

来到校场外的栅栏前,蒙毅等人吆五喝六的上前赶走了不少围观者,清出来最好的位置给王霄。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二章

<!–章节内容开始–>

佛爷啊!

怎么可能!?

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丽骑兵!?

对于以捕猎者姿态掌控战局的草原骑兵来说,围猎的盛宴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绝处逢生的猎物们纷纷喜极而泣,疯狂的朝着代表了生路的方向靠拢避难。让追兵感到惊讶和不安的是,这些慌不择路的败军居然还剩一丝理智,此时尽管死命朝自己的同胞靠拢,但在这种情况下竟没有一骑贪图官道的平坦而占用友军的冲锋通道。

这就表示,好容易从上一支全速冲锋的高丽铁骑手上苟活下来的幸运儿,不久之后将要再一次重复不久之前的噩运。

这还真不是草原人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

比起从山包前后传出的那种天塌地陷山河摇摆的巨大声势,原本原野上一两千追击骑兵的动静完全被压制了。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渤海人都懵了,小小的高丽国向来不过是大国间的下脚料而已,如何能凑出这般多气吞山河的铁骑来?

难道,今天佛眼压根都没睁过?不然实在没理由佛祖会抛弃虔诚的渤海人,反而站在邪僧辈出的高丽人那边!

懊悔是在有余地时才值得发酵时的情绪,眼下面临的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重大抉择,用不了多少时间,渤海人就要直面高丽人的兵锋。此时追击骑兵的注意力有意无意都集中在各自小队的领头羊身上,而各领头羊的注意力又毫无意外的集中在场唯一一位渤海猛安(千户)身上。

被完颜阿骨打归入一家人的渤海人明显没有女真人的狠气,同被契丹人鱼肉百年的他们比女真人更为现实。这不,由金国国主亲自任命的某位猛安孛堇已经以身作则,为族人做出了表率。

撤!

不撤还能怎么办?这明显又是一支五千骑往上靠的骑兵群,不管对方战力如何。单在这人数上已经是无法逆转的劣势了。更何况,能有见风使舵的本事,这千户自不是庸手。且看这伙新来高丽人的架势。就知道不是易与的。

方才头一波高丽人的队伍,猛则猛矣。其实好对付!不与他正面交锋就是了!但眼下这伙人给他的感觉就很有些复杂了,猛不猛的暂时不好说,只论其齐而不乱的冲锋队形,就比他们的友军要强太多了。就骑兵来说,冲锋队形不光直接反映了骑手个人骑术精熟与否,亦是衡量一支队伍精锐程度的标尺,更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败。

能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存活下来的汉子眼睛都毒,一眼就能看出甚么样的骑兵是自己惹不起的。譬如眼前这支。

强悍的敌人还是留给兄弟民族来彰显他们的武勇,避强凌弱才是草原人的处世之本。明智的渤海人都跟他们的千户一样在心中萌生了退意,唯有某些愣头青还舍不得扬眉吐气的荣光就此逝去。就在渤海人尚未曾与高丽人发生正面对抗之际,自家已经陆续有十数骑狼狈的撞到一起。这个不战自乱故事告诉我们,当大家都想调头之时,一个两个固执己见,是会栽跟头的。

渤海人跑了,离开得那么干脆,就好像他们从未曾来过一般。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抵前指挥的徐宁并没有趁势追赶。反而是下令全军缓行,随后快马四出,金枪军开始收拢友军的溃兵了。

趁着这个好不容易恢复马力的空隙。先锋营指挥使上前问道:“哥哥,胡虏自退却了,恁般好的良机,怎不顺势杀将过去?也好替七军的弟兄出口恶气!”

欲言责备终还是不忍的徐宁从溃兵身上收回目光,对部下道:“胡虏追兵百十成群各自为战,完全看不出统属和指挥,刚刚见了咱们又二话不说调头就跑,你觉得,卢员外会被这等杂色所败?”

指挥使低头一想。主将之言确实有理,道:“也是。溃兵不过千把人,莫不是卢员外的主力还在与女真人周旋?”

“周旋?”徐宁神色凝重。长叹了一口气道:“队伍溃散两成,情况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老董,速派斥候前去粘蝉城下打探战况,再从溃兵中找出个军官过来问话,其他人下马蓄养马力,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多!”

董指挥使闻言哪敢怠慢,亲自下去传达主将的军令去了,徐宁在等待友军军官过来问询之时,自家副将纵马而来,还没下马便向徐宁汇报道:“刚才这一冲,又有四十余匹战马倒地不支,我生怕这伙胡虏太能缠人,想不到叫咱三两下便吓回去了!”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