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2-06)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在车上要了很久 第一章

周雅文是一个开明又大方的外婆。

她自然不可能因为叶国瑾先去唐家就生气。

“那你呢?你昨晚去了谢绪宁家?”

谢家的事情,周雅文也是清楚的,她就担心叶琳琅在谢家被欺负。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对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叶琳琅的声音有些低落。

周雅文还以为叶琳琅同谢绪宁吵架了,她问,“你们小俩口吵架了?”

“没有吵架。”

叶琳琅搂着周雅文的手臂撒娇道:“我和谢绪宁不会吵架的,外婆,你在做什么呀?”

“我正准备弄点蟹黄包呢!”

叶琳琅道:“那我帮你。”

“好呀!”

千湖市,顾名思义,与水有关。

大闸蟹是当地的特产。

这个季节,当然不是吃大闸蟹的季节。

不过千湖市自有一套保存蟹黄的办法,这也使得人们在不是大闸蟹的季节,也能吃到美味的蟹黄包。

周雅文和叶琳琅在厨房里做着蟹黄包。

“其实刚出锅的蟹黄包最好吃了,可惜,他们都还没有醒,对了,琳琅,你帮我看着一点火候,我去给你姨妈打一个电话,让他们今晚过来一起热闹热闹。”

“好。”

蟹黄包已经做好放进蒸笼里了。

时间如若蒸的太久,那就会影响蟹黄包的口感。

叶琳琅要做的,就是必须盯着时间。

她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又接着做其他的蟹黄包。

“师娘,有开水吗?”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时,叶琳琅全身的汗毛,陡然间,就竖了起来。

这个声音,不是盛行的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佟舒柔的问题,让华敏笑了。

仿佛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的笑起来。

虽然是在笑,却没有听出笑声里的愉快成分在里面。

不止慕希晨和团团来了,江仁修也来了。

佟舒柔这才满意了。

“少跟我扯开话题!”不满话题被岔开,佟舒柔浑身都被唐昭诺的变化给吸引住了,着急着想要知道原因,一个劲地扒着要答案,“是不是谈男朋友了?是谁?我认识吗?什么时候带他来给我看看?”

良久,她才想明白这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佟舒柔突然意识到什么,怔怔的望着唐昭诺,又怔怔的望着江仁修,只觉得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好象不太对头……

听出她话语里的自嘲,佟舒柔不由错愕的挑眉,什么时候张艳会这样贬低自己了?

似是过了有天长地久那么长的时间,两人才分开,均是气息不稳。

沁凉入心。

小敏抱着她不舍地大哭一通,直哭得她胸口半边衣服都要湿了才止住了眼泪。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难怪来了这么多天,也没见她过来探望。

——————

这个问题来得太突然,把佟舒柔结结实实给怔住了。

只是一句话,并没有指责之意,却让佟舒柔内疚不已,“对不起……”

别人不知道原因,她却一听到是她,只需转念一想,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管她呢,反正以后跟她不会有多少交集。”走向登机口,佟舒柔一边排队一边不甚在意的说,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忙看着她问道:“对了,来到这里之后,你天天往外面跑是干嘛去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是见朋友去了,这样的借口就别拿来敷衍我了。”

“没有爱,哪来的恨?”华敏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依旧温柔淡淡的嗓音。“我为他付出那么多,当然,我不指望我付出多少就回报多少,但是至少也要给我点回报不是?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我机会。当他提出分手那一刻,我真的绝望极了……”

还卖起关子来了!佟舒柔不禁翻了个白眼,却也没有点破,反而顺着他的话接下去,“那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啊?莫不是你要结婚了?”

不过,张艳的前后变化还是挺明显的,这倒是好事,至少她不会在韦书豪事业的低谷离他而去。

她隐约觉得,这事跟华敏无关。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说出来让我也乐一乐?”忍耐不住了,佟舒柔问道。

不止是她,张艳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华敏这样问出来……

“你怎么来了?今天不上班吗?”佟舒柔抱过小团团就亲个不停,尔后才看到一边立着的慕希晨。

她不知道华敏为什么要说这些给她听。“看你都有黑眼圈了,一定没有好好休息了,走,咱们回家。”把团团抱过来,牵起她的手,慕希晨笑着把她带出机场。

————————————

“我哥知道后,气愤地嚷着要给我报仇,说一定要给他一个血淋淋的教训……”说到这里,华敏突然停了一下,‘唰’地一下扭头看她,直至佟舒柔也看过来,她才开口:“你们是不是以为,他现在这样,是我做的?”

这样的话,张艳还愿意守着这棵不知道能不能再重温之前辉煌的摇钱树么?

她们甚至连朋友都不是。

江仁修只是笑,既不点头,也不回答,默认了。

张艳难得的对她态度柔软了很多,感谢的话也说了一些,另佟舒柔诧异的是,她居然还为以前的事向她道歉。

“哎呀,什么事都没有啊。”两人闹得动静太大,惹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唐昭诺红着耳朵拉住激动的佟舒柔,“都做妈的人了,怎么跟个小孩似的,真不知道慕希晨怎么就受得了你这副脾气。”

一开始佟舒柔坚持没要,再他一再坚持之下才收了,只说了句‘谢谢。’便含笑的看着她,微笑送她离开。

室内,一片春暖花开的春意景色。

没想到过来这一行,倒是让张艳收起了对她的仇视,说起来还是有收获呢。

小团团长胖了不少,脸更是圆了不少,眼睛骨碌碌的,特别灵动可爱,喜得一回来佟舒柔抱着就不撒手,心中一片柔软。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73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