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限h不要了|年轻的馊子终极版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一章

陆隐手中捧着星能球,在想着多久将其分解,令化一天功入门。

虚季到来,“我想感受你的速度”。

陆隐看向他,“报仇?”。

“没必要”,虚季平淡。

陆隐收回目光,“不用了”。

虚季皱眉,“麻烦,给我感受一下你的速度”。

陆隐道,“不想浪费时间”。

“那就报仇”,虚季很干脆。

陆隐看向他,奇怪,“就这么想感受我速度?”。

虚季目光锐利,“是”。

陆隐起身,“不能白施展”。

“你想如何?”,虚季问道。

陆隐道,“听说你获得了武天石盘?”。

武天石盘,正是加入六方道场时虚神道院展露出的画面,那个画面代表了上一个武天石盘拥有者,可惜那人死了,而虚季,便是这一代武天石盘的拥有者。

当陆隐知道这个事后很想找虚季,想办法看看武天石盘与武天究竟什么关系。

虚季不意外,很多人都想看他的武天石盘,“想看?”。

“当然”。

“可以,只要你能承受上面的虚神之力”。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陆隐嘴角弯起,“怎么看我的速度?”。

虚季抬手,虚神之力外放,形成一堵墙阻隔在他与陆隐之间,这股虚神之力拥有媲美星使的力量,“穿过它”。

正常情况下,陆隐是不可能穿过这股虚神之力的,就像让一个启蒙境推开星使,除非绝顶精英,可以越级挑战的那种。

陆隐看着浓郁的虚神之力,“你这是给我出难题啊”。

“既然能穿过蓝凤,就可以穿过这个”,虚季道。

陆隐笑了笑,一步跨出,掠过虚季。

虚季只感觉轻风拂面,陆隐已经在他身后。

他回望,深深看着陆隐,“你没有碰到虚神之力”。

陆隐道,“只要能穿过它就行,为什么一定要碰到”。

虚季目光闪烁,“当初在木灵域,你说被一棵速度很快的大树碰到,我想再看看那棵大树的样子”。

陆隐没有拒绝,他暴露的并非速度,而是对于空间的运用,目的就是想引起木时空注意。

化圣之位争抢的人太多,他就算天赋再好,未必会被重视,就跟大石圣之位旁落一样,保险起见,还是把木时空拉进来为好,让虚向阴无暇带自己去见虚五味,再拖一段时间,他总有办法离开六方道场,真正了解六方会,而玄七这个身份也不能出错。

思来想去,唯有将木时空拖进来再跟虚向阴争,这才能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他本以为暴露了对于空间的运用会引来石娇和木三爷,却没想到虚季也能看出来。

对于那棵逃跑的大树,木三爷当初认不得,陆隐也没指望他现在认得,不过看虚季的样子,或许有戏。

陆隐将大树画了出来。

虚季皱眉,怎么看都是一棵很普通的大树,没有异象,会是那棵传说中的树吗?

“该你了,我要看武天石盘”,陆隐道。

虚季头顶,虚巢隐现,紧接着,一个石墩子出现,朝着陆隐飞去,最终停留在陆隐眼前。

陆隐望着身前的石盘,乍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不过其内蕴含的虚神之力之磅礴令他惊叹,这个武天石盘绝对是虚神时空最顶尖的一批虚神,足以让虚季修炼到极强者境界。

“为什么能变大变小?”,陆隐问道。

虚季道,“这本身就是异宝”。

“异宝?”,陆隐惊讶,“是你们虚神时空炼制的?”。

虚季平静道,“来自始空间”。

陆隐更惊讶了,“这个异宝来自始空间?那为什么在你们虚神时空?”。

虚季道,“牵扯到古老时期的故事,你不用知道”。

“那这种异宝,你们那多吗?”,陆隐目光炙热,显然很想得到。

虚季皱眉,“原本不少,但,虚妄之间遭袭,剩下多少我也不知道”。

“可惜了”,陆隐惋惜。

“你得到木天赋有什么感觉?”,虚季问道。

陆隐一边看着武天石盘一边道,“没什么感觉,就是速度提高很多”。

“对于空间呢?”,虚季问。

陆隐目光一凛,他知道,猜出来了,那棵大树肯定在木灵域留下过痕迹,但木三爷认不出,虚季这个虚神时空的人又是怎么认出的?

“感觉?没什么感觉”,陆隐回道。

虚季走了,带着疑惑与猜测。

陆隐并未从武天石盘中看出什么,不过这确实与武天有关,虚向阴都说过,虚季也承认来自始空间。

高限h不要了 第二章

嗯什么?

肖玄朗愣了一下,嘴巴比脑袋更快,“那就是真的?”

话出口才知失言,今日沈清执刚来,虽跟他住在同一间,但两人曾经在娱乐圈的关系根本不到能跟他聊这些的程度。

正要道歉,却见这位一直在人前都表现得十分清冷疏离的影帝轻笑了一下,瞬间便将他身后那支花都比了下去。

带着几分矜持,又带着几分柔和的傲慢,沈清执道:

“在追求阶段。”

直播间内,已经看穿了一切的观众们措辞激烈:

【装!你再装!】

【不愧是拿了影帝的男人,佩服佩服!】

这语气太暧昧了啊。

肖玄朗的脑袋阵阵眩晕,恍恍惚惚的,嘴巴却还在本能的开合,“啊,那需要小弟当僚机的时候,可千万别客气啊!”

沈清执收敛了笑,又给了他一个还算温和的表情——至少比初见时的表现已经好了太多。

“谢谢。”

好半响,肖玄朗终于把他的脑子给找了回来,按回头上,晃一晃,还是大海的回声。

他寻思,沈哥都跟他说了那么多秘密,也算对他半敞开心扉了,那礼尚往来的,他也该试着透露一些才比较好?

嗯。

男人的友情也是需要靠交换秘密来维持的!

“沈哥,你说溪云妹子怎么样?”

沈清执回头。

肖玄朗摸摸后脑勺,“实不相瞒,我就喜欢这种浓艳型长相,而且溪云妹子性格直爽,有话直说,我不喜欢那种说话弯弯绕绕的,我猜不出来。”

直男的自知之明。

沈清执:“很好。”顿了顿,他的目光又落到肖玄朗的脸上,“跟你很相配。”

“嘿嘿。”

肖玄朗脸上的笑容更憨了,“既然沈哥都那么说,那我就放心去追啦~!”

“嗯。”

半响,沈清执又补了一句好话,“你会成功的。”

弹幕:

【呸!】

【沈清执你个狗男人,为了不让别人抢你的队友搭档,连这种骗人的假话都会说了。】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可怜的肖玄朗再一次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再’?】

【仔细一想,因此被肖玄朗缠的孟溪云也蛮可怜的?】

【孟溪云刚刚还拉了把林瑶,这两人看着是准备一起去撬楚妩的墙脚,此处特制沈清执,然后再各凭本事?】

【什么,孟溪云和林瑶组CP了?】

此时此刻,被所有人念叨着的楚妩又在做什么呢?

屋内,窦思思看着楚妩,离了众人的视线,她脸上的幽怨之气更是丝毫不加遮掩的。

弹幕:

【哦豁~还真把自己代入小妾角色了?】

【一个正宫——伪装情侣沈清执,一个小妾——同寝窦思思,这任谁见了不喊一声楚姐牛逼?】

【楚姐牛逼!】

“楚姐,你先前说你喜欢好看的,那……”

窦思思欲言又止,但只需一个眼神,楚妩现在又何尝瞧不出她在想什么呢?既然都合作了,她便也坦率承认。

“沈清……沈哥长得确实好看。”

“楚姐你醒醒,他的粉可不好搞!不要被一时的美色耽误了终生啊!”

弹幕:

【哈哈哈哈——】

【放心,沈清执的粉现在已经彻底服气了,被正主调【隔】教的已经能够欢欢喜喜迎接嫂子了。】

高限h不要了 第三章

“我真是疯了才会答应你这个计划,见鬼。”

戴维斯胡乱抓了抓头上几根毛发,他恶狠狠的瞪了安兹·乌尔一眼又说道。

“这次利润我要一半,一分都不能少!见鬼!”

安兹·乌尔没有理会戴维斯恶狠狠的话语,他不紧不慢的将手上抓着的守卫抬起,对方的反击在安兹·乌尔畸形的手臂上显得弱小无力。

而后他的手臂上突然生出几根肉鞭一把刺入守卫的胸口,随后就看到守卫脸上爆出青筋皮肤开始泛起绿色。

安兹·乌尔一把将对方扔在地上任由抽搐后这才偏过头来回答戴维斯。

“当然,这是你们应得的。”

他右半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而左边脸颊上赤裸的血肉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像是地狱的恶鬼。

他的表情让戴维斯些发毛,看了眼地上抽动的守卫,他逼近两步咬牙说道。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这样只会让动静越来越大!”

“一会我们离开的时候总是需要有人来断后的,你看他们,强大,又足够听话。”

说完安兹·乌尔指了指他身后十几个勉强看得出人形的生物。

“行好了戴维斯,拿完东西我们就走,不会跟神盾局起冲突的,之前不是都说好了吗。”

罗尔托德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又说道。

“神盾局固然强大,不过这次不一样,那个花花公子的设备足够先进,在他们发现之前我们早就带着钱离开这个国家了。”

罗尔托德的话让戴维斯稍稍安定了几分,罗尔托夫也过来劝说两句,这样一来虽说戴维斯心中还有些不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而安兹·乌尔则是看了下地上转换失败的守卫后又摆出那副笑容跟上了他们的步伐。

……………………

收到消息的托尼自然是快速结束掉与教授的商谈赶回复仇者基地,本来这次就能确定下来的细节也只能下次再详谈了。

这种突发情况本应该是托尼带着班纳再来一次自由翱翔的,不过他的装甲被万磁王‘一不小心’给拆成碎片了,好在教授知道之后非常贴心的派出了自家x战警专用飞机黑鸟x航送,顺带还让罗根和雪见一起行动。

“第一次变种人和复仇者联盟正式合作,最近事情比较多我和埃里克不方便出面,罗根你……你能不能把你那该死的雪茄给灭了。”

看到罗根无所谓的掐灭烟头后教授又跟两人交代了几句这才让罗根两人上了飞机。

“让罗根过去没问题吗?”

看着飞机消失在天空斯科特在一旁的问道。

“如果可以我更想让你去。”教授揉了揉眉心接着说道。

“不过罗根和许枫关系还不错,有什么事许枫会帮忙的,而你这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处理。”

飞机上托尼有些心急,他一边和娜塔莎保持联系追寻信号,一边通知尼克·弗瑞,之前跟许枫几人信誓旦旦说装备遗失都是小问题,现在信号突然出现在神盾局,如果这次不趁机抓住这些人,许枫回来指不定会怎么嘲笑他。

可是即使是黑鸟x的航速,这跨海的距离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快速返回的,而神盾局传回的消息已经十分危急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