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的快乐生活;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小明的快乐生活 第一章

在这颗被临时命名为【上党】的星球的地表,莎拉-凯瑞甘全力奔跑着,她灵活的避开了一些零散的跳虫,利用攀爬装置在峭壁上飞驰,最后来到一块平地上,谨慎的检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用手扶了一下戴在嘴上的呼吸器,发现呼吸器和三防作战服都没有问题以后,她才喘了口气。

这套作战服可不仅有隐身和攀爬的功能,它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让凯瑞甘在这个刚刚被扔了超过100发核武器,现在辐射尘土的风暴正在肆虐的星球上不受伤害的活下去,在确保了作战服没有受到损伤后,幽灵女王正要移动,却忽然停滞了一下。

那是一道闪光,正从低轨道上传来,莎拉猛的抬头看去,一艘战舰正托着炽热的火焰痕迹,从轨道上向着大地坠落。

舰队已经开始出现战损,要尽快了—想到这,莎拉-凯瑞甘重新启动了隐身,如同炮弹一样再次开始狂奔,在她的头上,巨大的战舰拖出陨星一般的痕迹。

“护卫舰队,约翰斯顿,战沉!!!”

开始交战1小时37分,联合舰队出现了第一个战损,在外围担任防空任务的弗莱彻级驱逐舰约翰斯顿号在虫群铺天盖地的自杀攻击中第一个达到了损伤临界状态,数不清的自爆蚊和刃虫撕开了克莱因力场,腐蚀了装甲,开始破坏内部结构的时候,雷曼果断的给约翰斯顿下令了剥离火种进行上传的命令。

现在约翰斯顿的心智模型,一个金发双马尾的小姑娘正一脸羞赧的以投影的形式站在雷曼的身边,非常不好意思的对雷曼说:

“抱歉,司令官,这次,约翰斯顿没有坚持到最后……..”

看着这个心智模型的态度,雷曼不禁哑然失笑,他伸出手在这个金毛萝莉的投影上虚摸了一下头,安慰道:

“说什么傻话,你不是已经全力奋战到最后了么,火种也没有受损,这就是胜利了,你又不是不沉之舰,沉一次不是很正常,现在不要伤心了……”

听到雷曼的安慰【沉一次不是很正常】,旁边的齐柏林不禁直翻白眼,在心中感叹自己的司令官不懂战舰少女心,什么他喵叫沉一次很正常啊,就在她想说点什么安慰约翰斯顿的时候,战舰少女们的通信链路中忽然传来一个活力十足的声音:

“嗨嗨,这是你们的不沉战舰拉菲,我也快顶不住啦,到时候司令官得允许我上传核心啊!”

“我不允许你们上传核心才奇怪吧,不要分心,全力战斗,这不是在开玩笑啊!”

被雷曼这么一说,通信链路再度恢复沉默,只剩下沉稳如水的命令传递偶尔闪过,在外围充当护卫的驱逐舰们火力全开,驱赶着不停冲上来的虫群—在飞龙们距离最远的时候,战舰的粒子束主炮率先开火,等虫子再接近一点的时候,防空导弹开始追逐目标;再逼近一点,激光炮开始扫射。

而现在,已经是最后的防御手段近防炮都在不停的开火的时候了,每条驱逐舰周围至少随时都有100左右的虫族单位在发起进攻或者准备发起进攻,约翰斯顿正是在这样的饱和攻击下选择了火种上传。

巨大的战舰直落苍穹,变成炽热的残骸一头扎在地上,巨大的冲击波在残骸撞击地面的瞬间扩散开来,火球腾空而起,无数的碎片和残骸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向四周横扫,凯瑞甘紧急躲向一块岩石后面,但是依然被一块碎片擦伤,好在作战服运转正常,已经自动止血并且封闭了伤口。

不过幽灵女王还是发出一声疼痛的闷哼,她从岩石后面伸出头去看了一眼,发现那战舰的残骸正好应该是坠落在一大群虫子之中,顺带最后干掉了很多虫子,这让她一瞬间想到,这船要是正好砸在吉姆那里帮他

文学

减轻作战压力该有多好。

想到这,一瞬间的恍惚瞬间消失,凯瑞甘的脑海中闪过吉姆-雷诺和约翰-雷诺的样子—是了,我得平安的回去,那边还有两个让人操心的家伙等着我,吉姆

文学

,约翰,等着我…….

在凯瑞甘念叨着吉姆的名字开始继续狂奔的时候,吉姆-雷诺正在指挥部队拼命抵抗虫子的攻击,并且不停的修复巩固现有阵地,凯瑞甘念叨他的时候,他轻轻的打了个喷嚏,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远方升起的烟尘吸引了。

那是敌人逼近的时候嫌弃的死亡沙尘,通过地堡内的光学观瞄装备,吉姆已经能看出那波浪一般的虫海中那些镰刀一般的前爪,后面的蛇形身躯,以及野狗一样的跳虫,当然还有最前方的那些山岳一样大小的巨型雷兽。

小明的快乐生活 第二章

晚上,九点半。

奉北,第七区陆军大学大礼堂内,今日被提拔的四十岁以下年轻军官们,汇聚一堂,召开感谢恩师的联欢会。

此次联欢会是陆军大学教务处,与被提拔军官共同举办的,背后涉及到很多派系,圈子,所以来的人不少,奉北城内有名有姓的军政家族,全都有代表参加,总共到场近二百人。

今天联欢会的主角方是冯系,还有沙系,因为他们捞到的实惠比较大,被提拔的军官也最多,所以会场内的老师,教授,以及其他家族成员,都是围着这帮人说吉利话的。

会场内,一名身材相对瘦弱,梳着小背头,打着发蜡的青年,今天表现尤为活跃,他穿梭在各种军政名流中间,端着酒杯,与众人谈笑风生,莫名有一股挥斥方遒的气势。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大牙一顿狠干的沙轩,他今天也被提干了,大校旅长,正经八百的也算是进入了,未来可能会掌握重要权利的序列当中。

沙轩有多大能耐,沙家长辈心里是清楚的,如果按照正常培养次序,那他绝对不会是最优人选,但沙勇死了后,沙家年轻一代中也没啥领袖人物了,他们急需培养起来几个家族内的年轻后辈,以求权利不会外流。

沙家这次被提拔的,不光有沙轩,还有他很多堂哥,表弟之类的家族核心子弟,以及沙系着重培养的外姓军官,而这些人里,也确实有很多能力出色的人物,只不过,他们都不是嫡出,拿到的资源跟沙轩比起来,还是差一点的。

会场内。

沙轩脸色红润,满面春风的端着酒杯游走,无意间注意到项择昊今天也在场,并且在跟陆军大的一位教务处领导聊天。

如果是以前,沙轩可能不会去找项择昊主动攀谈,因为他的年纪要比项择昊小很多,从级别上来讲,他也是个弟弟,平时太子圈的交流根本轮不到他,都是沙勇负责出面的。

但沙勇死后,沙家嫡系的独苗就剩他这一个了,家里长辈也找他谈过几次,所以他莫名觉得自己是时候该承担起家族重担了。

“哎呦,项兄!”

沙轩端着小酒杯,步伐矜持的走了过来。

项择昊一怔,回头看向他,略微点了点头:“恭喜啊。”

“呵呵,同喜。”沙轩面含笑意的点了点头,端着酒杯就要与其攀谈:“项兄,听说你们自卫军……!”

“武主任,那就这样哈,回头我把进修军官名单报给你,你看一下,咱们细聊。”项择昊收回目光,用同级的口吻冲着陆军大的少将主任招呼了一声:“那我就先过去了。”

“好的,项军长!”

“好!”项择昊转身时,伸手拍了拍沙轩的肩膀,淡笑着说道:“好好干,前途无量!”

沙轩怔住。

项择昊迈步离开。

教务处主任看了一眼沙轩,也是用激励的口吻说道:“在137旅好好干,多替你爸爸涨涨脸!”

沙轩一脸懵B,憋了半天回道:“哦,我知道了。”

“你忙!”教务处主任也走了。

沙轩端着酒杯,略有些尴尬,立即转头喊道:“哎呦,王兄,你也来了!!”

小明的快乐生活 第三章

“有请来自北京大学的林嘉茉同学和本校金融系的林跃同学。”

说完这句话,主持人拍着手转身离开。

台下响起一阵掌声,当然,远没有陈寻上台时热烈,然而对于方茴、乔燃等人来讲,这两个名字像是晴空划过的闪电。

找了半天没找到他,原来那家伙跑这儿参加歌手大赛了,还不是一人,而是成双成对。

刚还和沈晓棠有说有笑的陈寻脸色一变,心说怎么哪儿都有他,简直烦死了。

他刚要质问沈晓棠为什么不说林跃参加比赛的事,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问啊。因为涉及到追方茴的事,他从没跟她讲过两人往日恩怨,而且……这应该是林嘉茉的主意吧,毕竟这个学期开学时出了陈雪来抢人的事,她迫切地想要确定和林跃的关系并昭告天下,免得学校里的女生对心上人生出非分之想。

就林嘉茉那点道行。

呵~

他教出来的徒弟,有几斤几两他还不知道吗?跑来这里参加歌手大赛,还拉上林跃,简直自取其辱。

陈寻在冷笑。

沈晓棠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一脸不解:“怎么了?”

“哦,没什么。”

沈晓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追问,因为这时林跃和林嘉茉已经由幕后走出。

面对乌压压的人头,林跃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毕竟见惯了大风大浪。

林嘉茉因为选修了体操课,去年在晚会上有过舞蹈表演,所以勉强HOLD住。

“别紧张,你只管弹好吉他。”

“嗯。”

林嘉茉活动一下双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林跃扫视一圈台下观众说道:“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羽泉的《深呼吸》,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这歌儿在去年可是火的很,摩托罗拉T191广告的主题曲,传唱度很高。

大多数学生没太多想法,只是觉得这歌不错,但是对于那些喜欢K歌的人讲,概念就不一样了。

明明是大火的歌,KTV里却没几个人选唱,因为它听起来很简单,旋律歌词什么的朗朗上口,但是真要拿起话筒去唱,你就会发现这是在为难自己。

歌手大赛的评委跟学生的审美是有代沟,可是不代表他们没有真才实学,他们不认可陈寻式的摇滚,对于流行歌曲还是能够接受的,羽泉是两个人,不说前者的高音专业人士都难学,就是后者极具特色的嗓音一般人也模仿不来,这里不是KTV,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选《深呼吸》来唱。

“他怎么选了这首歌。”沈晓棠算是一名业余歌手,自然清楚这首歌里变速唱法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陈寻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找死”。

台上的两个人没有想那么多,林嘉茉深吸一口气,按照林跃说的不去看下面,就像练习时一样,只关注他的背影。

“我呼吸。”

“所有的准备都已就绪。”

“等着你的消息。”

“迫不及待开始倒计。”

“在梦里。”

“我进入了另一个天体。”

“体会那飞翔的刺激。”

“……”

当那句高潮的“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唱响,台下沸腾了,听众们摇头晃脑,喊着林跃的名字,连评委老师也不禁称赞鼓掌。

他居然唱出了原汁原味的组合感,“羽”的高音,爆发力,“泉”的清亮饱满,都可以表现出来。

后排坐得刘云薇、李琦、薛珊三个人看傻了,林嘉茉弹吉他的旋律完全被歌声压了下去,毫无疑问哪怕是清唱,下面的人也会听得津津有味。

“方茴,你怎么从没说过他会唱歌的事。”

薛珊看向方茴,发现那女孩儿正紧抓前排座椅靠背,也是一副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乔燃表现的还算平静,只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一抽一抽,眼睛里的情绪特别不自然。

陈寻走了,离开前丢下一句,TMD这个变态!

沈晓棠看着台上站的男生,心情有些复杂。

很多人都在给林跃鼓掌,然而本人并不高兴,不是因为他已经达到荣辱不惊的境界,是因为观众席最后面一排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一个手捧鲜花的人。

是何莎。

她不高兴。

她不高兴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不是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