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媚沉h,女配娇软绝色np文

快穿之媚沉h 第一章

蔡狼对权炳等人真是又羡又慕,不停地向他们敬酒,虽然之前自己向权炳求援的时候他并没有答应,但是此次见到他之后才知道银河舰队当时正在组装太空飞堡,根本无法出动,这还是可以理解的。

而他们在组装好太空飞堡之后马上就出发了,赶来的时候刚好碰上溃逃的神风舰队,还捕获了数百艘飞船!

这样的战绩足可大书特书,当然也在网络上得到了大量的传播,使得银河舰队的名声更为响亮…

“权兄,不知银河舰队今后还要装备多少个太空飞堡呢?”蔡狼艳羡地问道。

权炳一听哈哈大笑道:“这要看银河系的系民们捐款热情有多高了,只要他们捐的钱够了,我们就会下订单采购太空飞堡,不但要采购银河飞堡,还要采购更为高级的爱坦飞堡,将舰队的战力给大幅提升上去!!!”

“好!!!”

“大帅真是快人快语!”

“是啊,现在银河系内外交困,尽快提升战力才是我们银河舰队的主要目标…”

“听说爱坦飞堡的战力比银河飞堡还要高出近一倍,不知是真是假?”

“管它呢,骇客平台上说的总不会错吧?”

“那是,不过平台上也说了,目前我们各个种族采购银河飞堡就足够了,采购爱坦飞堡嘛纯属浪费,因为操控起来较为麻烦,除非有他们的人来操作,否则其潜力是发挥不出来的…”

“那可不一定,如果我们银河系也出来几个超级天才,恰巧能够操控呢?”

“对哦,这也不是不可能…”

听到权炳说要采购爱坦飞堡,顿时引起不少人的兴趣,纷纷讨论起来…

特别是此次银河舰队的飞堡一举吸上来数百艘太空盗高级飞船,以及美食星群的飞堡有如天神下凡般的造型,让所有人都对太空飞堡泛起敬畏之情,他们现在明白了,太空飞堡就是银河系文明今后的发展方向,只有拥有并掌握飞堡道术,才能抵御外敌,镇慑太空盗。

不过,以现在银河系的文明水平,根本无法自行打造太空飞堡,甚至连能够熟练操控飞堡的人才都没有,这一点令在场所有人看到了与外星系文明之间的巨大差距,心里的落差自然很大…

洪箭一旁问道:“权兄,不知银河舰队是由谁来操控银河飞堡?”

“在座的都能操控啊…”权炳奇道。

“什么?你们都能操控?”洪箭惊讶道。

“哈哈,当然可以!不过,我们会的都是一些较为简单的操控动作,更加复杂的就需要较长时间的钻研练习了…我们也希望银河系能出现一些超级天才来操控飞堡,但短时间内看来是不可能的…”权炳说道。

文学

“这…听说权兄的飞堡可以直接抓取太空盗的飞船,不知可有此事?”洪箭狐疑道。

权炳一听点头道:“当然有此事!我们都抓取了不少飞船呢,不过我抓到的最多!!!”

“确实如此…”齐通纳、鹏一、纪勉等人均是点头附和着。

“哇!!!”洪箭听得惊叫一声,没想到银河舰队这些高层如此厉害,看来这些人能够拥有如此高的名声和地位绝对不是取巧得来,而是有真材实料,是自己所不如的…

权炳问道:“你们星群不是也有飞堡吗?难道自己没有试过?”

洪箭摇摇头,叹道:“我们只能发出捆船网来拖拽飞船,还没有试过直接抓取,不知权兄能否赐教?”

“没问题!”

“太好了!多谢权兄!”洪箭激动地说道。

权炳揶揄道:“洪兄不是要离开美食星群了吗?学不学这个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吧?”

“什么?权兄如何得知此事?!”洪箭不可思议地问道。

因为此事目前只有美食星群之人知道,没想到权炳等人才刚来,而且还是一来就进了这个星主大殿,那他们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哈哈,我的耳朵比较长,碰巧听到有人提起此事而已,洪兄就不要深究了…”权炳得意地笑道。

洪箭心里顿时恍然,必定是星主府之人在暗中议论被权炳听到了,只好无奈笑道:“原来如此…在下的确是要离开,但在离开之前想向权兄讨教一下操控道术应该是有利无害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洪兄想学自无不可,随时到银河舰队来找我可也,倒也不必急在一时…”权炳说道。

“权兄所言极是,那在下就先谢过了!”洪箭连忙说道。

快穿之媚沉h 第二章

文学

“也不是没有好消息。”

玄机轻叹道:“最起码,我们不用这么着急恢复伤势了,那个方正对我们没有兴趣,到现在都还未曾追来……看来,我们暂时是真的安全了。”

“安全又如何?”

凌破天长长的出了口气,靠在石柱上,叹道:“到时候,世界树一旦消亡,我们大家一起升天。”

苏荷青担忧的看了方正一眼。

她是除玄机外第二个知道真相之人……自然知晓那个方正的身份。

因此,她其实心头也在担忧,那个方正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残酷,才会变成这么一副冷漠的姿态,甚至连一整个世界的性命都不放在眼里了呢?

“眼下,先各自回返宗门,养伤才是正理。”

玄机认真道:“待得我等伤势复原,诸位再来我蜀山,我等讨论一下,该如何应对此事吧?”

“也好。”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

只是脸上表情却仍然凝重无比。

如何应对?

能怎么应对?

这就是两方对垒,一者要毁灭世界树,一者要保护世界树……

双方除了一战,绝无缓和。

可今日里众人落败。

就算将各自宗门所有的隐藏实力都取出来,又如何能匹敌那个可怕的怪物……

最后,怕不是还只有等死一途?

“其实,形势并没有恶化吧?”

流亭仙子强笑道:“事实上,我修仙界这数百年来,灵气始终稀薄,到现在也没有说恶化加速,只是我等知道了真相而已,但之前不也就那么活过来了吗?”

“是啊。”

众人纷纷点头。

那个方正没有追究,形势确实没有更加恶化。

但那时是只能无奈接受,可如今,明明知道了原因,却绝望的发现自己没有补救的能力,只能绝望的看着那绳索距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

“等死的滋味不好受呦。”

虎力幽幽叹了口气,素来大大咧咧的汉子,难得有了几分落寞姿态。

当下,众人各自散去了。

无觉公子和杜伽两人亦是落寞带领着各自门下弟子离开,之前的战斗,他们两个甚至连插手战局的实力都没有。

好不容易夺回了自己的宗门,本来还想大干一场……结果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虎力那句话说的对。

等死的滋味不好受啊。

“我们也走吧。”

玄机起身,忍不住晃了晃……竟是几乎站立不稳。

他说道:“昆仑此番有此劫难,我们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么其实昆仑如今也并不危险……其实一切都未曾改变,只是我们发现了真相而已,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吧。”

他的意思很明显。

昆仑与飞雪别院不同,飞雪别院有院主,有长老……但昆仑七剑和昆仑三尊尽皆惨死,已是处在一个群龙无首的状态。

到时候,这些昆仑弟子们若是到了蜀山,最好的结果,也是成为蜀山第十峰的弟子。

群龙无首之下,现在的他们仅仅只是一盘散沙而已。

但若是他们执意不愿去的话……

留在昆仑其实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那方正一口气将汲取了十几人的生机……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再有生机之虞了。

“弟子去问讯一番吧。”

其中一名蜀山弟子说道。

说着,他往外走去。

很快,人数便统计完全了。

昆仑弟子共九百七十二人,其中五百二十二人愿意遵循三尊遗命,随他们往蜀山而去。

而剩余的四百多人,则表示仍然固守昆仑。

昆仑是他们的家……

只是昆仑内门,他们不会再守。

玄机没有强求,带着那五百余名昆仑弟子,以及众蜀山弟子,众人起身离开。

“大哥。”

苏荷青临走前,担忧的看了一眼方正。

“行啦,想去就去吧。”

凌破天不耐烦道:“老子一把年纪了,再看不出你跟这小子之间的龌龊,这邪极宗老祖的身份就真的白干了,反正大家也没多久好活了,及时行乐去吧……老祖也打算到人间好好看一看了,以后怕是看不到喽。”

苏荷青喜道:“多谢老祖。”

“去吧,我邪极宗宗主,配仙道创始者后人,也算是高攀了,难得人家不嫌弃……好好享受年轻人的欢愉时光吧。”

凌破天叹了口气,说道:“六伤,盈盈,随我走。”

“是。”

众多邪极宗弟子随凌破天走了。

苏荷青主动握住了方正的手。

方正道:“我们也走吧。”

“嗯。”

苏荷青点头。

两人十指交扣,来时数百人,走时近千人。

快穿之媚沉h 第三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