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臭丝袜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一章

纪贞娘是被匪贼的事情给吓着了,见天快黑了,不敢自己一个人睡,跑来跟顾锦里待着,听到这话是道:“顾小鱼,你怎么能这么说?她们可是在抢东西,你还夸她们,你是女土匪吗?”

顾锦里听得想一脚把她踹下马车:“什么叫抢东西?这是报酬,咱们都快把百狼山九寨的匪贼给灭光了,是帮百狼县除去一大害,拿他们县衙一点东西咋了?”

“且抗戎是大事儿,兵部下令要沿途各地的衙门帮助西行大军。咱们昨晚被匪贼围杀,他们却见死不救,要是上报京城,仇县令的官就做到头了,给咱们一点东西是应该的。不然你以为仇县令为啥不阻止牛婶子她们,由着她们搬空县衙?”

真当仇县令傻吗?

还不是怕方副将上报朝廷,被断了官途。

纪贞娘被骂得哑口无言,又怕惹顾锦里生气,她会抛下自己,是不敢再说这事儿。

见天色快黑了,问道:“谢成他们还不回来吗?”

顾锦里:“哪有那么快,明天晚上能回来就算不错了。”

纪贞娘听罢,是抹起眼泪来,抽抽噎噎的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她是富家小姐,应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闲暇时候再看看画本子、写写诗、作作画、弹弹琴,而不是在这里吃冷风,担惊受怕的过着没有屋子住的乞丐日子。

顾锦里听得啧了一声,很是嫌弃的道:“咱们已经比西行的将士舒服多了,就坐在暖烘烘的马车里,不用两条腿赶路,你还想咋样?难不成还想让谢百户给你唱个曲,哄你吃饭不成?别不知足了。”

纪贞娘又被顾锦里骂了,气得眼泪扑扑直掉,吼道:“顾小鱼,我不就是抱怨两句嘛,你凶什么凶?嘶,疼~”

纪贞娘吼得太大声,扯到了被咬伤的舌头,疼惨了。

顾锦里笑了,又吓唬她:“你再喊啊,再喊你舌头就要断掉了。”

纪贞娘是急忙捂着嘴巴,瞪着她,哭得惨兮兮。

顾锦里:“别哭了,一天到晚的哭,我的财神爷都要被你给哭走了。”

你搁这演苦情剧呢?一天不哭就会死不成?

正闹着,二庆就回来了,说道:“夫人,驿站的房间收拾好了,您可以过去了。”

韦百户他们走后,驿站空了出来,顾锦里她们这些百户夫人可以优先入住,而昨晚能反败为胜,全靠了秦三郎跟她,因此她是得了驿站最大最好的房间。

谢家、牛家也得了两个不错的屋子,就在她的隔壁。

至于方副将是没有住驿站,住到了县衙里,由县衙的人伺候着,比她们住驿站的舒服多了。

顾锦里点头:“成,让大年过来驾车过去吧。”

“诶。”二庆是去找大年了。

纪贞娘想起棠姐儿,问道:“棠姐儿呢?咱们不把棠姐儿带去吗?她还那么小,又受伤了,爹被抓了,娘又没在身边,要是咱们再不带着她,她得多可怜。”

顾锦里听得想打人,瞪着纪贞娘道:“纪贞娘,你是有病吗?就这么缺女儿?卢棠是谁?她可是卢崇跟岑氏的女儿,就算她再可怜,咱们也不能去哪里都带着她。”

“可是……”纪贞娘瞅瞅顾锦里,大着胆子道:“卢崇都被抓了,岑氏也不见了,咱们不带着棠姐儿,她以后怎么办?”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二章

祁九里拿着信纸合上,玩味的看着秦子明,“四堂姐夫也没什么损失嘛,在大牢里吃喝不愁,风吹不到雨淋不着的,更是没有任何危险,周边都是官差老爷护着,这呆了几天出来,人家还补贴医药费,足足十两银子啊。”

“十两银子,一家老小奋斗一年,勤勤恳恳养牲畜、种地的,这一年都挣不到十两,四堂姐夫你这次进大牢,那纯属是去挣银钱的,稳赚。”祁九里朝着秦子明竖起大拇指。

“十两银子?”祁四莲转头看向秦子明,“

文学

什么十两?你被放出来的时候人家还给你了十两银子?”

秦子明内心有些慌乱,但转念一想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还是十足的好事,只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分享这个好消息而已,遂一把拉住祁四莲的双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莲儿,我本来还想着为你准备一份惊喜呢,现在是瞒不住了。”秦子明略显委屈道,然后把随身携带的一个小灰布袋子从衣襟内拿出来,“本想着为你和我们未来的孩子各打一副银镯子的。”

祁九里在一旁看着真想拍手称绝,秦子明这货哄女人真是太有一套了,因为此时祁四莲溢满喜悦和感动的双眸说明她似乎相信了,也好,一个愿打愿挨,平安和谐。

“相公你怎么这么好。”祁四莲拿过布袋子打开看了里面的银子,心一下子迸发出浓浓的欢喜,“有这十两银子,相公你也算是没有白白受苦。”

“九里啊,现在官差老爷都来了,那我们家的东西该是很快能还回来了吧。”祁四莲把视线从秦子明的身上移到了祁九里身上。

祁九里看着祁四莲的眼神比看秦子明的还要意味深长,自家这位四堂姐也是个能人啊,跟秦子明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刚刚不是说了嘛,等着。”祁九里不想跟祁四莲多废话了,没意思。

“九里,你该去上工了吧,我们先走了。”冯蝶花是呆不下了,怕祁四莲再说出什么让人不喜的话,拽着人就出门了,秦子明见状忙跟了上去,虽然他很想问祁九里是不是去秋味食肆上工,但现在时机不合适。

祁九里知道刚子来了,也是急忙去了秋味食肆,一进门,穿着官差服饰的刚子正坐在大堂内喝茶,见祁九里进来,第一时间起身相迎,并拱手作揖,“九里小少爷。”

“小少爷”三个字让食肆内的人俱都神情一僵,不过好在他们都在刚子的身后,刚子看到的只有祁九里的脸,而祁九里对这个称呼那是坦然受之,并回应道,“刚子哥。”

王黑土真是不得不佩服祁九里,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听到什么话都不容易变神色。

“麻烦九里小少爷带我去你堂姐夫家瞧瞧,被拿走什么东西、多少东西,我会让人追讨回来的。”刚子看着祁九里认真说道。

“刚子哥,劳烦你特地跑一趟了,不过那事我们就别插手了,县丞吴大人既然管这事了,那定然是会给处理的,想来过几日就会还回去了。”祁九里说道。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三章

“三十里外。”他得意地说道,一副怕了吧!赶紧放了老子的模样。

陶七妮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一个手刀下去将人给砍晕了。

又将其他人身上的腰刀,弓箭搜刮了一遍,扛着他,如林中精灵似的,在山中跳跃着朝家里飞奔!

&*&

陶十五他们弯着腰,快速地朝家奔去。

到了家门口,陶十五看着他们说道,“赶紧通知大家,挑着担子进山,一刻也不许停留。”

“是!”郑老伯他们脆生生地应道。

陶十五进了院子扯开嗓门喊道,“孩儿她娘,俺回来了。”

“回来的正好,洗洗手吃饭。”沈氏脑袋探出厨房,看着他说道,湿漉漉的手在身上的围裙蹭了蹭。

“吃不了饭了,燕军攻打过来了。”陶十五看着她焦急地说道。

“你说啥?”沈氏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说道,“俺没听错吧!”

“没有。”陶十五上前拉着她出来道,“赶紧地将咱们收拾好的东西,扛着就走。”

“等等,咱走了,这养的鸡,养的牛、马,山羊,可怎么办?”沈氏满脸心痛地说道。

“命都快没了,哪里还顾得了它们。”陶十五闻言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说道。

“不是,不是,这可是咱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就这么便宜他们了,俺心不甘。”沈氏捶着胸口难受地说道。

“那你想怎样?赶着它们跟咱一起走啊!这不可能,燕军已经杀到眼前了。”陶十五闻言板着脸严肃地看着她说道,“听妮儿的,不许扯后腿。”

“俺的意思是,放了它们,让它们各自逃命去,反正不能便宜那帮子王八蛋,搅合了咱平静的日子,杀千刀的!”沈氏看着他恶狠狠地说道。

“行,听你的。”陶十五闻言眼前一亮道,“不能便宜那帮子龟孙了。”推着她道,“你去收拾东西,按现在去把马、牛、羊还有鸡都放了。”

“唉……俺这饭都做好了,他们来的真不是时候,好歹让吃了这顿饭啊!”沈氏气鼓鼓地边走边说道。

陶十五闻言摇头失笑,加快脚步,去把马牛羊和鸡都放了,“俺们无法管你们了,你们各自保命去吧!希望还能见到你们。”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庄子上的人,收拾好东西

文学

,挑着担子就朝山里进发。

陶七妮扛着人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陆陆续续地朝山里走去。

“二妞。”陶七妮走到二妞面前道,

“这些腰刀和弓箭你看着分给姐妹们,说不定就用到了。”

“是,小姐。”二妞接过兵器郑重地说道。

“回头告诉我爹,我进城报信去了。”陶七妮看着二妞一脸严肃地说道。

“你要去你哪儿?”陶十五走过来看着她问道。

“进城给顾大帅报信,让他早做打算。”陶七妮眸光深沉地看着他说道,“这一次的情势很严重,咱们要做好在山里待许久的准备,所以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