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一女多男肉文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一章

染白看着年轻店长此刻失神喘息的模样,像是深海中蛊惑人心的海妖,她始终凝视着蔚然,良久才在他耳边低声:“不是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很好看。”

蔚然呼吸急促又迷乱,他用手挡了下眼,遮住被情欲侵染的眸,在顿了一两秒之后,颀长苍白的手指慢慢扣住了法医纤细的手腕,压着她的手,声音低哑的欲:“宝贝得这样,哥哥教你。”

手腕被人攥着,手心温度烫的惊人,法医想松手也挣不开,耳边是声声喘息,勾魂摄魄,她压在蔚然的身上,青年皮肤是冷感的白,只是此刻却泛着淡淡的绯,唇色殷红靡丽如涂抹了胭脂般。

——妖孽。

呼吸声和喘息交缠在一起,在昏暗的房间中是最为动人的蛊惑,蔚然眸色暗沉,攥着她手腕将人压在床上,单手解开自己白色衬衫的扣子,从上到下,一颗颗散开,裸露出风光美色,白衬衫原本显得斯文又禁欲的冷情,只是此刻松散开来,却带着一种别样凌乱的欲。

法医看着青年的动作,她挣了下手腕,没挣开。

“明天请假。”他单膝曲起,长腿强势抵着染白,嗓音哑了,衬衫被他随意扔在了地上,连同着领带也早已被无情扯开,散落在地,他单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拿出来一个东西咬在薄唇间。

青年薄唇色泽殷红靡丽,齿线却雪白,半咬着东西在口中,那样的动作格外性感,偏眸慢条斯理的撕开包装。

法医索性不动了,她看着蔚然咬在唇齿间撕开包装的动作,手指一顿,声线清冷:“为什么要请。”

“如果法医小朋友认为自己明天还可以去的话,也可以不请。”蔚然似笑非笑,声音压的极其低,磁性的好听,暗哑又勾人交织着危险的意味。

他在染白耳边问,淡冷清冽的气息带着某种蛊惑,擦过她的耳:“这个味道可以?”

染白知道蔚然说的什么,她指骨绷紧,没说话。

蔚然慢条斯理又意味不明的,声音像是浸泡在清酒中,勾人醉的要命:“都说了早晚用的上。”

“先生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法医被他抵着,语气平静。

“原本想要放过你的。”蔚然似乎低低叹了一口气,缱绻的浪漫虚影,他按着染白手腕,薄唇咬开染白衣扣,一颗颗散开,露出锁骨莹白精致的线条,不复往日的严谨,动作莫名的雅致,在咬了两三颗之后,他眸色压抑着晦暗不明的危险,修长手指直接勾住法医衣领不轻不重的那么一扯,大有要直接撕开的意思,斯文又败类。

他浅色眼眸中邪意盎然,伴随

文学

着“撕拉——”一声,在昏暗房间中格外清晰,随之落下的是青年慵懒声音:“但是法医大人好像错过这个机会了。”

蔚然的吻重重落在染白颈项处,引得法医颈项紧绷,弧度好看又诱人。

细细密密的吻意落下,几乎密不透风,缠绵迷乱在情欲中,耳边隐隐有呢喃声:“小朋友撩的是不是应该自己负责。”

染白眼眸中像是起了雾,清冷眸色隐没在雾气后,她微仰起眸,咬在那人喉结上,力道不轻。

蔚然隐约嘶了一声,任由她咬,薄唇沿着法医清瘦颈线向下……

他单手还按着染白手腕,另一只手游离在她衣衫向上松散半卷露出的莹白腰线,扣住她的腰,动作温柔却又凶狠,长睫半遮住眼眸,神色隐没在黑暗中,像是恶魔的情欲。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二章

虽说,子歌新歌没有断过,但演唱会一直没有消息,倒是她身边的熟人,演唱会,专辑一个接着一个地发。

影视方面,以子歌署名的剧本,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没有扑街地,阮子歌著俨然成了金字招牌,可子歌近两年一部作品都没有。

这让粉丝们很着急!以为她这个打算身居幕后了,工作室这边虽然一直在否定,但阮子歌真得太少露面了。

邀请子歌出面的节目很多,有综艺,有访谈,但能让团队递给子歌的就不多,这不仅仅是傅琅的吩咐,也有团队对子歌的定位。

别看子歌出道时间短,可她一次次用实力证明了自己,慢慢地阮子歌三个字就是金字招牌,只要是她的作品,不管是她本人操刀,还是由他人演绎,没一部扑的,这就是保障。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她对国际市场的准确定位,以田丰组合,孙峥为代表,短短一年的时间,在国外名声大噪,拿奖拿到手软。

后续又有林阳文张星及随其后,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使得国内艺人深信,用子歌进军国际必定不会失败。

值得一说的还有子歌的剧本,也很受国外知名导演的青睐,要知道在国外编剧的身份同导演同等重要,也拥有选角的权利,张星和林阳文就是例子。

两人在子歌的支持下,完全打开了电影市场。这样都是实打实得利益,也是团队可以挑三拣四的权利,只是这样一来苦了粉丝们。

在子歌生子后的三年里,只能通过单曲,以及别的明星口中得知自家偶像的消息,还有就是她的一部部作品。

弄得粉丝们每天都在问,子歌是不是退圈了,是不是转型做幕后了?团队一开始还回应,慢慢地,随着子歌推了太多的行程,也加入了粉丝的行列。

后来,知道子歌已经做了四个孩子的妈后,在也不问了,对子歌的要求只有一个,作品不能断,每年至少发行两首个人单曲。

子歌没打算退圈,只是想着等孩子稍微大一点儿在跑行程,目前暂时只是在周边工作,随着孩子的长大,她偶尔还是接一些在京都的工作。

在绑架案之后,圈里消息再不灵通的人都知道子歌的背景有点儿深,面上都是顺着她的意思,另外,阮子歌虽少有营业的时候,但热度就没有下来过。

一是,她的作品没有断过,二是,她一首打造的那几人,全是时下最为火的艺人,这三嘛,大家都不愿意得罪有实力的阮子歌,相反演绎阮子歌署名的作品,已经是时下圈子里的大势。

随着宝宝的长大,子歌终于有时间拍摄作品了,率先做得就是一直被粉丝心心念的专辑,因为是时隔三年的专辑,子歌诚意满满地打造了一张全新的专辑,每一首都是新歌。

狮兽夫用兽身进入全文阅读 第三章

陆惊宴只觉得脸像是触电一样,传来一道酥酥麻麻的刺激。

直到盛羡不动声色的把手收回去,站直了身子,她才愣愣的回过神来。

她动了动唇,下意识地抬起手碰了碰刚刚被他蹭过的地方,上面依稀还残留着他指尖的微凉,她心猛跳了一下,手又缩了回来。

捕捉到她这个小举动的盛羡,别开头看向了窗外。

室内的气氛有些凝滞。

过了不知道多久,盛羡清了清嗓音,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语气略淡的问:“还回家吗?”

虽然她不让他问到底发生了点什么事,但他大概也能猜出来和杨絮有关,和她家里有关。

“啊?”还停留在盛羡刚刚碰触那一下中的陆惊宴,漫不经意的应了一声。

所以刚刚盛教授压根不是让她亲她,而是她脸上沾了东西?

她是韩剧看多了吧,竟然会以为盛教授那举动是让她亲他。

简直是大型社死现场。

陆惊宴崩溃的一头冲着桌子上栽去。

在她脑门快要磕在大理石桌面之前,盛羡抬起手揪住了她的衣领,把她脑袋拎了起来。

陆惊宴回神,看了眼盛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又做了点什么的她,更窘迫了。

她低着头,目不斜视的看着大理石桌面里倒映出来的自己的轮廓,闷不吭声。

盛羡倒是没让她太为难,垂着眼皮盯着恨不得把脸埋桌子里的小学生看了会儿,又问了一遍:“今晚还走吗?”

陆惊宴张张嘴。

说真的,她发现盛羡这个人总是可以在很不经意之间触动到她。

就比方说现在,她也在想着,她等会儿从他家里走了,人去哪儿。

虽然大多数陆鸿程和陆洲不会回她现在住的那个别墅,但对她来说,那和他们家没什么区别。

最起码今晚,她是不想回去住的。

宋闲的房子是租的,还有别的室友,她不方便去打扰。

她单调到接近于枯燥的朋友圈里,仅剩的唯一的能找的就是陈楷,但陈楷还是个男的。

所以她从他这出去,她能去的就只有酒店。

一个人,开一间最好的房间,对着夜景,发呆一晚上。

和从前一样,这么过一晚,或者过几晚,然后再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回家。

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她其实想过逃离陆家,她以前也在很难过的时候离家出走过,在外面飘了大概半个月,她又回来了。

不管陆鸿程把她当成什么,不管陆洲经常是怎么利用她的,有他们在,她看起来还有个家。

至少她还能安慰自己,她陆惊宴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一个人。

盛羡见小学生呆呆的望着自己半天没反应,垂着眼皮看着她:“还走吗?”

陆惊宴收回视线,掩盖住胸口那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慢吞吞的说:“可以不走吗?”

盛羡今天出奇的好说话:“嗯,可以。”

说完,他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但也不算晚:“去洗个澡,睡觉吧。”

陆惊宴哦了声,站起身,跟着盛羡进了主卧。

他跟上次一样,拿了件棉质的白色T恤给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