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性处理医院(25),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一章

第三百一十四章:梓潼水之战(完)

秦军中军,邓秦两军相对而望,打到这个程度了,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再退缩了,唯有一决胜负。

“常遇春,本将真的不知道该说你是艺高人胆大还是一个疯子,在如此大的兵力差距之下,居然突袭我军大营,你难道真的不怕死吗?”王枫望着常遇春一脸平静道。

“呵呵!”常遇春笑道:“艺高人胆大也罢,疯子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夜就是你王枫的死期!”

“哼!”王枫冷笑道:“本将的死期?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实话告诉你,本将已经派人去召各路大军回援,只要本将的援军一到,恐怕你人头不保,今夜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如果本将是你,就立刻带兵撤退。”

“哈哈哈!”常遇春狂笑道:“你还等着其他各路秦军的支援?本将告诉你,他们不会回来的,因为本将的各路人马不会让他们回来。”

“什么!”王枫暗道不妙,怪不得常遇春敢在这个时候突袭,恐怕他早有预谋了,但是王枫任然故作镇定的道:“原来如此,看来你是早有预谋的了,不过也不要紧,这里是本将的大营,本将的兵力是你的两倍有余,纵然本将的其他兵马回不来,你也不会成功的。”

其实王枫说这话的时候,也是极不自信的,为什么呢?从常遇春发动进攻到现在,秦军已经倒下了数千人,而邓军呢?目测损失堪堪千人左右,差距有些大,更重要的是,常遇春和关羽太猛了,秦军之中无人能挡,在这样的猛将面前,自己所谓的兵力优势很难起到作用。

“会不会成功,打过才知道,众将士听令,随本将杀!”说罢,常遇春便身先士卒,直接向秦军杀去,一众邓军在常遇春的鼓舞下,也是向秦军杀去。

常遇春、关羽二人勇不可当,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杀得秦军人人胆寒,王枫见状,当下提起长剑迎上常遇春,可是不到三十招就被常遇春打落了手中长剑,要不是秦军将士舍命相救,恐怕王枫此刻已经是常遇春的枪下亡魂了。

得救之后的王枫惊魂未定,不敢再与邓军交手了,于是命令全军撤退,常遇春和关羽带兵死咬不放,在秦军彻底撤出大营之前,再杀千余人。

此战,邓军携大将之威,突袭秦军大营,一举攻破了秦军中军,斩杀秦军万余人,自身损失五千余人。

王枫跑了,常遇春并没有追赶,他知道现在追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收获,还不如去将其他的秦军击溃呢,于是在简单的收拾战场,将秦军的粮草辎重一把火烧了之后,常遇春便向距离最近的秦军司马恭所部杀去。

而此时的司马恭也接到了王枫回援的军令,率领万余兵马往大营而去,正好与常遇春碰了一个照面,双方打了起来,后来负责对付司马恭的黄慕、秦琼所部也追了上来,两面夹击之下,秦军溃败,全军覆没,秦军大将司马恭也死在了秦琼之手。

在灭了司马恭所部之后,常遇春并没有再去阻击秦军的其他的兵马,不是不想,实在是追不上了,索性就不追,秦军所有的粮草辎重都被自己烧了,相信秦军在巴蜀也待不久了,就由他去吧。

夜幕散去,各处战场都结束了战事,常遇春带着得胜之军回到大营,此战邓军四面出击,最后常遇春亲自带兵攻破了秦军中军大营,成功击溃了秦军,斩杀秦军万余人,后来又与黄慕、秦琼汇合,覆灭了秦军司马恭所部,斩杀了秦军大将司马恭,大获全胜。

待各处战场收拾好之后,统计伤亡和斩获之后,昨夜一战,斩杀秦军近五万人,烧毁了秦军所有的粮草辎重,不过邓军损失也不小的,除了常遇春的中军还有黄慕、秦琼所部损失小点之外,其他各路兵马的损失也是很大的,加起来伤亡也有近三万人,大部分的损失都是各部为了缠住秦军所导致的。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二章

贾平安一直觉得高阳若是出事,多半就是因为没心眼导致的。

这个女人风风火火,脾气火爆,动辄就呵斥收拾人。

但你让她动心眼,显然是勉为其难了。

现场安静了一瞬,贾平安问道:“老邵,你刚才什么想法?”

邵鹏踩稳了台阶,才觉得一颗心落肚了,“刚才咱回头看太子,再回头时,就看到了周山象举着鞭子,咱下意识的就以为她想动手,随后想着这是假的,这才没有继续躲避……”

“若是李相呢?”

贾平安找到了事情的尿点。

“再来一次。”

这一次演员们的走位更加的娴熟,甚至连表情都格外的入戏。

都是好演员呐!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邵鹏开始下台阶,周山象上台阶。

“殿下!”

内侍行礼。

王霞和太子走来。

邵鹏回头。

周山象招手,“太子。”

邵鹏回头,看到皮鞭,下意识的躲避……

“再来一次。”

这一次剧本换了。

邵鹏回头时……

“周山象你一边招手一边抽他。”

周山象点头。

“公主当时招手你看到了?”

贾平安再确定了一遍。

王霞点头,“奴看到了,公主还在笑。”

“准备……”

邵鹏回头,周山象招手……

武媚正好出来看到这一幕。

“太子!”

周山象招手,接着一马鞭抽去。

前一刻还是笑吟吟的周山象此刻却变成了阴险毒辣的小人。

邵鹏避开,踉踉跄跄的冲了下去。

武媚站在门内看到了这一幕。

“这不是高阳!”

邵鹏也摇头,“公主不是这等性子!”

“去告知陛下。”

武媚招手,贾平安上去。

“你怎么想到的?”

武媚含笑问道。

“阿姐,公主的性子……她真要抽人,会正大光明的抽,抽了之后还会大张旗鼓的承认此事……”

这是基础。

“可并无人看到当时的场景,于是我就想到了重现那个场景,只需从侧面推演,就能得知答案。”

武媚看着他,突然伸手。

但现在武媚矮了一截,贾平安只能蹲下去些。

武媚摸摸他的头顶,“果然是长进了。”

回过头,她的眼中多了冷色,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李义府果然是笑里藏刀,阴狠毒辣!”

但她有自信能驾驭这等小人!

……

“那不是高阳!”

得知当时的场景重现后,李治断然道:“高阳若是想抽他,定然会当着人抽,而不会遮遮掩掩。”

王忠良赞道:“陛下明见万里。”

这个马屁拍的比较差。

这个蠢材!

李治看了他一眼,“谁查出来的?”

“陛下,是武阳侯。”

李治默然。

这般积极主动,间接证明了贾平安和高阳之间的关系。

“李义府醒了多久?”

李治的眸色不明。

王忠良说道:“陛下,早些时候医官回禀,回到家就醒了。”

“让医官来。”

得了这个结论,再问医官验伤,就能实锤。

“罢了。”

李治又止住了这个想法,嘴角带着些讥诮之色,“这是想让朕惩治高阳吗?何等仇?前阵子有人送了一批好马来,选两匹送给高阳。”

他负手看着外面,淡淡的道:“小人吗?没有朕的威权在,他的权势不过是镜中花,井中月罢了!”

……

高阳正在家里发狠。

“李义府那个奸贼,下次遇到我定然要抽他几鞭,也好名副其实。”

肖玲苦笑,“公主,此事万万不可再闹了。另外……这禁足也不知何时结束,要不,请武阳侯来陪陪公主?”

赶紧整一个孩子出来吧,否则公主府那么多财产谁来继承?

高阳摇头,“小贾那边事多。”

公主就是不好意思,可……你得有孩子啊!

“公主,武阳侯家中一儿一女,说是颇得他的喜爱呢!”

“说这些作甚?”

高阳起身出去,“叫他们弄些鱼来,回头请小贾来教我钓鱼。”

肖玲捂嘴偷笑,出去和钱二说了。

钱二不满的道:“今日我出门,其他家的管事都是冷言以对,有人还嘲笑,说是公主此次怕是再难翻身了。”

肖玲苦笑,“无论如何,咱们和公主都是荣辱与共。”

“谁说不是,看看我的脸。”钱二指指嘴角的淤青,“我当即和他打了起来,打的他嗷嗷叫……”

钱二一吹嘘自己的威风经常会忘乎所以。

外面有人敲门。

“谁啊?”

门子问道。

“开门!”

侧门打开。

门子没动静,钱二回身,“是谁?”

门子闪开,恭谨的站在边上。

王忠良昂首挺胸的走进来。

“陛下赏赐公主良马两匹!”

良马?

禁足赏赐,而且是良马。

钱二不禁狂喜,“快!快去禀告公主。”

肖玲应了,刚跑几步又回身问道:“可是真的?”

看看这些蠢人!

王忠良摇摇头,觉得自己真是受够了,“咱来了,你问这个何意?”

王忠良是皇帝身边的人,他来了就代表着皇帝。

高阳急匆匆的到了前院。

“皇帝为何赏赐?”

换了一个人,定然是收了宝马,随后在家蹲两天,再试探着出门。

或是给些贿赂,请王忠良解惑。

可高阳却是硬邦邦的问话。

王忠良淡淡的道:“咱不知。”

高阳手握小皮鞭,真想给这个傲娇的内侍一鞭。

王忠良走后,新城就来了。

“高阳。”

“皇帝喝多了?”高阳一脸不解,“还是说他梦到先帝发怒了。”

新城对这个姐姐的脾气也颇为无奈,“说是武阳侯进宫没多久,皇帝就令人赏赐。”

“哦!”

高阳很是平静。

就像是得道的高人。

高阳竟然收心养性了?

新城摇摇头,“如此我便回去了,改日喝酒。”

她刚出去没多远……

“我就说小贾会有法子,哈哈哈哈!”

“出门,约人打马毬!”

……

李义府靠在床头,手中拿着一卷书在看。

看卷书必须要左右手配合,看一点,一边收,一边放。

宦途不易,他原先以文章出头,仕途按部就班,若是不出岔子的话,五年内他有信心一窥相位。

但没想到不等五年,他就成就了这个梦想。

作为臣子而言,现在的他已经身处巅峰。

但还不够!

“阿郎。”

老仆进来,“有人送来了些礼物。”

“什么礼物?”

“金银。”

老仆有些小紧张。

李义府眼皮子都不抬,“收了,问他何事。”

先收,再问何事。

老仆注意到了这个次序,但依旧忧心忡忡,“阿郎,会不会……”

“老夫如今是帝后的心腹,收些钱不打紧。”

李义府淡淡的道:“做人到了这等境地,按部就班的过就是空耗一生。一朝权在手,不用……傻了吗?看看那些人,谁不是家中娇妻美妾满堂?老夫如今才将开始,为何不享用?”

“是!”

老仆出去,晚些回来说道:“已经收了,那人……”

一番话后,李义府点头,“回头老夫会帮他看看。”

他放下书卷,抬头,“宫中可有惩治高阳公主的消息?”

老仆摇头,“一直未曾听到,不过说是武阳侯进宫了。”

李义府冷笑,“高阳公主这等娇媚,他倒是好艳福。不过此事高阳却翻不了身!”

老仆出了房间,呆呆的看着地面,良久叹息,“这样真的好?”

他没资格质疑,只是本能的不安。

他刚想去歇息一会儿,有仆役急匆匆的来了。

“宫中有人去了高阳公主家,说是陛下赏赐了高阳公主两匹好马。”

老仆面色一变,“不好!”

他急匆匆的回去,“阿郎!”

“何事?”

李义府刚拿起书卷,叹道:“小事就莫要来烦老夫了。”

“阿郎,宫中赏赐了高阳公主两匹好马。”

李义府劈手扔了书卷,变色道:“高阳被禁足,赏赐好马,这是解除禁足,并有隐晦安抚之意。为何?”

老奴低头,“那日人多眼杂,兴许被人看到了。”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三章

枪声立刻惊动了所有的鬼子。

瞬间,所有的探照灯都是全部打开,将炮楼的周围都是映照的如同白昼。

王继成和刘金武再次面面相觑。

这个杨岳……

还真是彪啊!

你丫的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就开枪?

那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的鬼子,我们要攻打虎牢关据点了,你们赶紧做好防御准备吧!

还智取……

智取个毛毛……

“砰!”

“砰!”

杨岳又开枪了。

连续两枪,又干掉两个鬼子的潜伏哨。

“哒哒哒!”

“哒哒哒!”

鬼子的轻重机枪开始疯狂扫射。

子弹打在前面的开阔地上面,飞溅起大量的泥土。子弹密集的好像是雨点一般。

不管是谁,哪怕是超人,想要从开阔地上冲过去,恐怕都会被打的千疮百孔的。

幸好……

杨岳距离子弹落点还有好几百米。

现在轮到王继成和刘金武觉得鬼子有毛病了。都还距离上千米啊,你们扫射个毛毛。显摆你们子弹多吗?

都说杨岳有点彪,看鬼子的模样,好像更彪……

“砰!”

“砰!”

杨岳又击毙两个鬼子。

现在每一个鬼子,都是他眼中的宝贝,十分爱惜的。

必须是一枪打死了。打伤都不行。

“叮咚!”

“你远距离击毙日寇一名。”

“你获得一份弹药补充:国产82毫米迫击炮炮弹200发。”

“该奖励已经配属给孔捷独立团。”

“你获得300积分。”

系统的提示音就是最优美的音乐。

也是最有效的强心剂。

他每打死一个鬼子,独立团的战斗力就增强一分。

现在的独立团最需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大威力武器,还有充足的弹药。

要说兵员,独立团绝对是不缺的。

李云龙的新一团有三千多人,丁伟的28团也有三千多人。要说孔捷率领的独立团只有标准的一千人,杨岳绝对不相信。

这种不在册的黑户,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千人。肯定是往死里扩军。

你看楚云飞的358团都能够弄到五千人,八路军怎么可能落后呢?

搞不好,兵员最多的就是独立团。

不声不响的人才最懂得发大财啊!

“砰!”

“砰!”

继续专心致志的射击。

还有很多鬼子在外面,正好成为它的猎物。

可惜,距离不到一千米。奖励还是有点受限了。如果是距离超过一千米就好了。

不过,如果是距离超过一千米的话,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又打不到了。它的枪管毕竟没有八五式狙击步枪那么精细,超过千米以后,精度有限。

“嗤!”

“轰!”

鬼子的掷弹筒开始发射。

榴弹落在杨岳前面大约一百多米的地方爆炸了。

计算一下距离,应该是掷弹筒的最大射程了。可惜,依然是够不到杨岳他们。白白的浪费榴弹。

王继成和刘金武又面面相觑。

他们似乎有点明白了。杨岳莫非是在故意消耗鬼子的弹药?

故意远距离的开枪,故意让鬼子拼命的开枪射击,这样鬼子的火力点在什么位置,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的。

说不定还能够吸引鬼子出来反击。那样就可以迎头痛击离开炮楼的鬼子了。

果然,片刻之后,真的有部分鬼子杀出来了。

人数不多。只有一百人左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