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特别大;Zoofilivideo杂交

文学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章

四人拾级而上,很快即来到了九千丈高的三重天隘口。

一如既往的有一块巨碑耸立当前,上书“灵田天”三个大字。

放眼望去,前方是连绵几近二三十亩的壮阔灵田,令人心旷神怡的充沛灵气萦绕田间地头,各种闻所未闻,或者只在典籍中瞧见过的珍贵灵植,皆蕴种四方灵田之中。

只不过,此时的灵田已如同被龙卷风横扫过似的,一片狼藉,满地残枝断叶,

四人见状,不由面面相觑。

不用猜,也知道在他们来此之前,发生了什么。

方玄阁轻叹一声道:“采个药,就不能手脚轻点嘛。”

晓风禅师宣了声佛号,扪心自问道:“眼前这份栽满珍贵灵植的诱惑,纵是贫僧自问不贪不嗔,若是骤见,怕也要把持不住心中贪念。”

丁九重最是直白,骂了声娘道:“娘的,来晚了,这许多灵田内若是种满,那得多少灵药啊,便宜他们了。”

“不能等了,我们赶紧追上去,否则汤汤水水都捞不着了。”

穿过满目狼藉的灵田,看了眼急着要往上冲的方玄阁等人,楚沐尘止步道:“你们先走一步,我在此搜集些灵种。”

“楚小友,此地因是仙府遗迹内部,这才有如此澎湃灵气,你纵然搜得灵种,若离了此处,外界也不可能种活的。”方玄阁好心提醒道。

“不试过怎知。”

楚沐尘也不多作解释,径自一人走入灵田。

三人见状犹豫了一下,还是拾级而上了。

毕竟此处仙府遗迹虽透着古怪,但却实打实的是他们有生之年所遇仙府遗迹中机缘最深厚的。

想必此处存有武至人王、法至元胎的机缘定不会少。

说不定就在下一重天,前头已有十余宗师先走一步了,他们耽搁不起。

灵田内,楚沐尘放出傀王橘猫,小家伙在楚沐尘的命令下,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刨土挖坑,搜集灵种。

而楚沐尘则绕着这二十余亩灵田走了一大圈,似在搜寻着什么隐藏事物。

走到第二圈时,楚沐尘在灵田一角停下了脚步,泥丸宫中剑丸“斩风”射出,化作一抹流光,直插地底。

片刻工夫后,剑光闪出,抛飞出一株形似番薯,通体淡金,如有呼吸般一涨一缩的诡异灵植。

隔空将这会呼吸的金色番薯摄入掌中,楚沐尘眼中亮起鲜有的惊喜之色。

此物,当属本尊重临地球至今,所见最珍贵之物了。

将其收入芥子戒后,楚沐尘不禁对创造这方小世界的那人,越发感兴趣了。

至少是黑洞境的强者,竟还拥有“土灵茎”这种拥一株,即等若拥千万灵植的稀世奇珍。

这个所谓的“太一真君”着实不简单。

土灵茎即是楚沐尘搜寻半天挖掘出的那株“会呼吸的金色番薯”。

此物在星界亦属无比珍贵的宝物,纵然是当年证道大罗至尊,楚沐尘不曾拥有过,只在一次至尊交流会上,瞧见过一回。

此物虽是灵植,却不可作药用。

它最大的特质有两点,其一,它是天然的聚灵阵,而且还是效果超级拔群的那种;其二,它有着催熟灵药的奇特效果。

儿子的特别大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三章

文学

空空如也。

一切如常,与二楼相比并无特异之处。

长长地叹了口气,王充神情稍显落寞的同时,心中蓦然涌起了一丝愤懑。

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只为金丹无口诀,教君何处结灵胎。

若非那个藏头露尾的老头,他也不会沦落到修道起步,便需自己苦苦摸索的程度。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若无解惑之心,何苦传道之意?只教人浮想联翩,苦海空度罢了。

脑中杂念丛生,王充心绪紊乱,靠着墙缓缓蹲下,越思越急之处,竟怒从中来,右拳一冲,已砸向地面。

木质的地板,哪里经得住他这个习武之人的一拳,顿时发出轻微的“咔嚓”碎裂声,从拳下崩开了一条缝。

说来奇异,打出这一拳,王充突然就清醒了。望着自己的“杰作”,他先是一怔,随即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苦笑。这下算是闹出乱子了。

自己心气不顺,又何必怪到地板身上呢,如此行事,可是典型的殃及池鱼了。

放下负面情绪,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若无《太上老君开天经》的指引,他直到现在恐怕都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没有机缘,只凭着自身所处的位置,即便再努力,最多就是成为一个好学生,找个好工作而已。终究免不了在世俗中跌爬沉浮几十年,做上所谓的成功人士也就顶天了。

但在师法天地,食饵服气,通阴阳,晓造化的道门高人眼中,世人所寻寻觅觅的这一切,又何尝不是镜花水月,偏离了身而为人,本身应有的追求呢。

与此一比,自己不说法力有多高深,单是从神识这一项,便已获益良多,又何必有那几多渴求。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虽然这个“师傅”领得并不如何称职,但自己又怎能因为一点求道上的挫折,便心生怨气,横加责怪呢。

微敛双目,王充静默片刻,不由叹道:“还是可惜了这质地上佳的木材啊。”

收回思绪,他站起身,瞧着脚下的裂缝,又开始头疼该如何善后的事情了。

可是正瞧着瞧着,他的目光猛然一凝,居然发现了一丝异样。

原来地板这东西从理论上来讲,还是该铺设得方方正正,由一块又一块的矩形木板交接粘合在一起,而方才的二楼也确实是如此。

但是在这儿,便在他面前不远处,竟有一道明显的斜纹,歪歪扭扭地穿过排列整齐的地板,从外壁延伸而出,直入包间的墙根上消失不见。

这条纹理出现在此处显得如此突兀,顿时让王充起了疑心。虽然面前的包间内有人,无法直接进入搜查其去向,但既然发现了一丝端倪,神识所向之处便已然观出,斜纹从墙根而起,居然径直落入了中心的支撑柱之内。

可是方才他分明看过了,塔楼的中心并没有什么异常,这不由令王充蹙起了眉头。

如果不是这般,那么难道…下一刻,他的意识已水银泻地般,弥散而出,涌向了四面八方的地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