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夫君的大东西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一章

不得不说,成为封号斗罗的花不凡,真是有一些强的离谱了。

千钧蚁皇三兄弟,根本就没有撑过几招,就成了他第二武魂的魂环了。

现在的花不凡第一武魂九环,第二武魂七环!

这天下间,能胜他的,不出一只手。

之前,还想着,趁着唐昊离开的时候将唐三弄死。

可现在…他到是想会一会他了。

因为他想知道,是这个现任最年轻封号斗罗强。

还是前任最年轻封号斗罗强!

他也没有回武魂殿!

而是向巴洛克王国而去,因为史莱克学院,就在那里!

半个月过去了。

他已经身上巴洛克王国,离史莱克学院越来越近了。

路上也时不时会遇到一些前去史莱克学院报名的学生与家长。

他不由想起当初与水府三长老,去炽火学院时的场景,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正这个时候!

一个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你好,请问去史莱克学院是走这条路吗?”

“嗯?遇上问路的了?”

这可还真是头一糟。

花不凡不由转过头,一看….我了个去!

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皮肤白皙,拥有与年纪不符的极其丰满火爆的身材。

脸上的表情很冷淡,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冷,纯净的冷。

一双黑色眼眸中甚至不带有一丝生气,与她那原本极为漂亮的面庞有些冲突。四肢匀称修长,身上释放着一种令人很难适应的死寂般的冰冷。

好一个火爆冷美人!

不过好巧啊!

竟然是朱竹清!

花不凡心中暗自嘀咕一句:“这一次去,要不要把戴沐白也弄死算了….反正他也是一个…..”

嗯….

花不凡说不下去了,因为在某个方面,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有一点他不得不说!

这家伙就是一个没有当担的。

竟然将朱竹清一个扔在星罗帝国,他自己却是躲到这史莱克学院来。

花不凡淡淡一笑:“正好我也要去史莱克学院,你跟着我就好!”

“呃?”

这一下朱竹清反正是一愣。

有一些警惕的看着花不凡,她有些不相信,这也太巧了!

花不凡也没什么,只是转身继续往前手。

朱竹清停在那里一会,看着花不凡的背影沉默了一会!

想了一下!

对方,也只是第一次见她!

还是她主动开口问的路,应该不至于骗她。

所以,一抬腿跟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花不凡笑了。

这绝对是一个美好的邂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朱竹清慢慢的追了上来,走在了花不凡的左侧。

有一些好奇的打量着花不凡:“你真的去史莱克学院?”

花不凡:“对啊!….第一次见….你又只是一个问路的….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吧!”

朱竹清点了点,她也是这样想的,只是….

“看你的年纪…十六七了吧!早过了史莱克学院的招生年龄了啊!难不成,你是上界的?”

花不凡转头看着,朱竹清冷冷的眼神之中,难得有一些好奇。

不由道:“我?”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二章

听到孟涛如此变态,斗铭也没有了继续试下去的打算,结束了武魂附体。

斗铭开口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孟涛抬头望天:“有点想家了啊”

斗铭愣了一下,想起了自己师傅那个死老头,他知道自己现在是魂斗罗的话,肯定会很开心吧。

孟涛看向斗铭

“我想回去,回斗罗大陆了。”

出来了已有两年,他不知道家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魂师发展委员会如何,武魂殿有没有搞事,这一刻他的心思飞到了另外一边的斗罗大陆。

这两年中他可谓是收获满满,首先在大海上成功的让武魂二次觉醒,不仅武魂品质提高,而且还开发出自己的天赋血脉领域,之后还收获了二块魂骨,找到了乾坤问情谷,并且因为它的关系获得了万年的绮罗郁金香,两块异位面的顶级魔核,以及二十万年魂环,到最后乾坤问情谷直接被新月吸收。完成了自己预期的目标,他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了。

斗铭:“那就回去吧!”

孟涛接着说:“嗯,我之前请你帮忙,拜托日月皇家学院所做魂导器的订单,完成了没有?”

斗铭立刻得意了起来:“如果没有我的话,想订购这么多的魂导器几乎不可能”

还是在掌握火元素的那段时间,孟涛除了叫斗铭找遗迹,找仙草外,还让斗铭帮忙联系日月皇家学院魂导器系的院长,以自己身上的特殊魂导器龙渊艇,以及当初在武魂殿购买到的图纸给对方研究,加上那段时间赌场所获的积蓄,订购了一批魂导器。

斗铭继续说道丢了个东西过来:“前久我回去了一次,已经弄好了,现在全部都在这个魂导器里面”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三章

君决最后到。

君决先到灵琼旁边看一眼,见容稣言在她旁边也没说什么,只叮嘱她路上不要惹事。

灵琼连连保证。

文学

君决明显不信,把要交给灵琼的袋子递给容稣言,“不许她乱买东西。”

容稣言受宠若惊,捧着袋子的手都觉得发烫。

灵琼还伸在半空的手讪讪收回去,心想崽崽反正听她的,拦也拦不住她。

由于珞芸长老要去,所以本来要去的乌长老成了留守老人。

乌长老很担心,拉着乌晗不断叮嘱:“你这次去,一定要守规矩,不许再去招惹少主。”

少主那性子疵瑕必报。

她不顺了,别人也别想顺。

偏偏他家这闺女非得去招惹她……

乌晗不耐烦:“知道了,你都说几百遍了。”

“彦斐,晗儿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看着他。”

“师父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师妹。”

“出发——”

远处有弟子高喊。

白彦斐带着乌晗和乌长老告别,随着弟子一起登上君决拿出来的大型飞行灵舟。

“少主不上来吗?”

有人见灵琼那一行人没上来,好奇的问。

“少主那软轿就是飞行灵器啊。”

大家正讨论,就见那软轿先一步离开山门,飞高隐进了云层里。

君决好像默认灵琼不和大部队不一起,所以他们是分开走的。

容稣言很快就知道为什么君决不将灵石给灵琼。

就她那个花法,就算是灵矿也不够她花的吧。

这一路过来,只要有个城池,她都得下去逛逛。

容稣言哪里经得起灵琼的要钱方式,根本管不住她——也不敢管。

每次都只能看着她招摇过市地买买买,他准备的衣服根本不用拿出来。

路上买的完全够她一天换两次……等到地方,估计早中晚各换一次都不是问题。

“容公子,喝药。”飞羽把黑乎乎的药端到他面前。

容稣言闻到那味就想吐,这一路上他就没断过药,一天一晚,雷都打不动。

容稣言一口喝完,往灵琼那边看一眼,起身走过去。

“少主,你让我喝的药,到底有什么用?”

那药没有毒性,但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功效,灵琼一问就是随口敷衍。

“调养身体的。”灵琼正检查今天的战利品,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喝那药。”

“嗯。”

灵琼‘嗯’了,可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地让飞羽给他准备了。

容稣言:“少主,这药很苦。”那种苦真的是好一阵都还能感觉到。

“良药苦口嘛。”灵琼做个加油的手势,“忍忍啦。”

他又没病……

容稣言忍着那味道,

文学

一口喝完。

他把碗递给飞羽,一回头就撞上柔软的唇,蜜饯的甜味,铺天盖地袭来。

“现在是不是甜了?”

小姑娘坐在他怀里,双手搂着他脖子,小腿轻晃,笑吟吟地问。

“……嗯。”容稣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耳朵早就通红一片。

“那是我甜还是蜜饯甜?”

“……”

大小姐凑近一点,等着他的回答。

好半晌没听见声,大小姐不满皱眉,“很难选吗?”

容稣言心跳很快,他嗫喏一声:“少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