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一章

苏陌彬也笑了,调侃:“你还怕他啊?我可以为你堂堂苏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

“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怕少爷您行了吧?”苏戟没好气地回应,一转手腕,把车停在路边,“到了,我的大少爷。”

苏陌彬笑意更甚:“瞧你这德行。”自个儿先下了车,又去另一边替萧璃开了车门,捂住车梁,含笑望着她,“请吧,我的小表妹。”

萧璃伸出手来,将手搭在他的手上,抬首对他一笑,说不尽的妩媚妖娆。

她好像只有在他一个人面前才不会摆出这样...她自己都觉着恶心的嘴脸。

他也笑了,像个翩翩如玉的贵公子,浑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公车系到3

没有刚才的不羁无赖。

从某种意义上,他们俩其实是同一种人。

苏戟停了车,也随着他们下来,在他们俩身后跟着,亦步亦趋。

他们之间有着一臂之隔,再没有上车时的牵着手的亲密,规规矩矩到有些刻意。

萧璃往前望了望,这才笑着捅了捅他,顺手将碎发捋到耳后,风情万种:“真还没走。”

他凝神望着她,道:“你还没去,他又怎么敢走?”

“这倒也对。”她依旧噙着笑,“不嘱咐两句,万一我把他的青帮弄垮了可怎么办?”

他也笑了,还是盯着她的侧颜,正午的阳光正好,打在她的脸上,美得太不真实;又因为略略偏头同他讲话的缘故,一半脸隐匿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于是她明明笑得那样开心那样妩媚,他却觉得不是这样的,她丝毫不开心的。

不过装装样子在别人面前逞逞强罢了。

或许...她的父母也在这“别人”的范围之内。

她查觉到他的目光,转过头,整个儿脸都面向了他,因为逆着光,他甚至看不清她的五官和表情,却直觉她的眸子内里有脆弱流动,像只小猫,就连示弱都是骄傲的。

他突然揽过她的肩,亲昵地凑到她的耳边:“何必这样妄自菲薄,你......”他不由顿住,只因眼前的少女突然扑进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揽着他的腰。

她的头埋在他的胸口处,他几乎能闻到她发丝的香味,明明是浅浅淡淡的,却让他这般心醉。

她说:“你好久没有这样对我了...表哥...”

这样...是那样?他愣了,几乎是有些手足无措,想要推开她,又怕落得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柄——苏戟可还在后边看着呢。

既然是表兄妹,又装哪门子腔,作哪门子势呢?

纵然...不是亲的呢?

他于是将搭在她腰间的臂膀缓缓收紧。

是了,他确实许久没有主动在外边与她做这样亲密而暧昧的动作了,哪怕只是搭一搭肩,抱一抱呢?

让他堕落一次吧,沉溺一次吧。

再想倒在这一片馨香,醒来也不过一场南柯。

他们终究是陌路人。

萧璃正坐在房间里换衣服。

中午的时候父母见了她和他并肩走来,面上有几分不悦,却碍着他的面子,未有明说,父亲皱了眉望向她,母亲则瞪了她一眼。

他们向来是不待见她的。

而哥哥果然只是嘱托了几句,言下之意不过还是要拜托她多多在几位贵人前周旋。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公车系到3

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第三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85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