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2-09)  中化化肥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一章

这一天正是八月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十五中秋节。

月光如银盘一般悬于夜空,杂乱的街市,街市一旁便是废墟般的深宅大院,衣着破烂的乞丐唱起那年的中秋词,沙哑的嗓音中,竟令得周围像是凭空泛起了一股渗人的感觉来。四周或笑或闹的人群此时都禁不住安静了一下。

名叫左修权的老人听得这词作,手指敲打桌面,却也是无声地叹了口气。这首词出于近二十年前的中秋,其时武朝繁华富庶,中原江南一片歌舞升平。

到得二十年后的今日,再说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句子,也不知是词作写尽了人间,还是这人间为词作做了注解。。

他是昨日与银瓶、岳云等人进到江宁城内的,今日感慨于时间正是中秋,处理好几件大事的头绪后便与众人来到这心魔故里查看。这中间,银瓶、岳云姐弟当年得到过宁毅的救助,多年以来又在父亲口中听说过这位亦正亦邪的西南魔头诸多事迹,对其也颇为崇敬,只是抵达之后,破破烂烂且散发着臭气的一片废墟自然让人难以提起兴致来。

此时那乞丐的说话被不少人质疑,但左家自左端佑起,对宁毅的诸多事迹了解甚深。宁毅过去曾被人打过脑袋,有过失忆的这则传闻,虽然当年的秦嗣源、康贤等人都不怎么相信,但信息的端倪终究是留下来过。

这时候听得这乞丐的说话,桩桩件件的事情左修权倒觉得多半是真的。他两度去到西南,见到宁毅时感受到的皆是对方吞吐天下的气势,过去却不曾多想,在其年轻时,也有过这般类似争风吃醋、卷入文坛攀比的经历。

天上的月色皎如银盘,近得就像是挂在街道那一头的楼上一般,路边乞丐唱完了诗词,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关于“心魔”的故事。左修权拿了一把铜钱塞到对方的手中,缓缓坐回来后,与银瓶、岳云聊了几句。

他挥手将这处摊位的摊主唤了过来。

“此人过去还真是大川布行的少东家?”

“……他何以变成这样啊?”

左修权陆续询问了几个问题,摆摊的摊主原本有些支支吾吾,但随着老人又掏出银钱来,摊主也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了出来。

那却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公平党入江宁,初期当然有过一些劫掠,但对于江宁城内的富户,倒也不是一味的抢夺杀戮。

按照公平王的规定,这天下人与人之间乃是平等的,一些富户聚敛大量田亩、财产,是极不公平的事情,但这些人也并不全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因此公平党每占一地,首先会筛选、“查罪”,对于有诸多恶迹的,自然是杀了抄家。而对于少部分不那么坏的,甚至于平日里赠医施药,有一定名望和善行的,则对这些人宣讲公平党的理念,要求他们将大量的财富主动让出来。

这样的“说服”在实际层面上当然也属于威逼的一种,面对着浩浩荡荡的公平运动,只要是还要命的人当然都会选择破财保平安(实际上何文的这些手段,也保证了在一些大战之前对敌人的分化,部分富户从一开始便会谈妥条件,以散尽家财甚至加入公平党为筹码,选择反正,而不是在绝望之下负隅顽抗)。

薛家在江宁并没有大的恶迹,除了当年纨绔之时确实那砖头砸过一个叫宁毅的人的后脑勺,但大的方向上,这一家在江宁一带竟还算得上是良善之家。因此第一轮的“查罪”,条件只是要收走他们所有的家产,而薛家也已经应承下来。

财物的交割当然有一定的程序,这期间,首先被处理的自然还是那些十恶不赦的豪族,而薛家则需要在这一段时间内将所有财物清点完毕,待到公平党能腾出手时,主动将这些财物上缴充公,然后成为洗心革面加入公平党的模范人物。

然而,第一轮的杀戮还没有结束,“阎罗王”周商的人入城了。

他们在城内,对于第一轮不曾杀掉的富户进行了第二轮的判罪。

时间是在四个半月以前,薛家全家数十口人被赶了出来,押在城内的广场上,说是有人举报了他们的罪行,因此要对他们进行第二次的问罪,他们必须与人对质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是“阎罗王”周商做事的固定程序,他毕竟也是公平党的一支,并不会“胡乱杀人”。

其中一名证明薛家作恶的证人出来了,那是一个拖着小孩的中年妇女,她向众人陈述,十余年前曾经在薛家做过丫鬟,随后被薛家的老太爷J污,她回到家中生下这个孩子,而后又被薛家的恶奴从江宁赶跑,她的额头上甚至还有当年被打的疤痕。

这妇女说得声泪俱下,句句发自肺腑,薛家老太爷数次想要发声,但周商手下的众人向他说,不许打断对方说话,要等到她说完,方能自辩。

薛家人等待着自辩。但随着女人说完,在台上哭得崩溃,薛老太爷站起来时,一颗一颗的石头已经从台下被人扔上来了,石头将人砸得头破血流,台下的众人起了同理心,各个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他们冲上台来,一顿疯狂的打杀,更多的人跟随周商麾下的队伍冲进薛家,进行了新一轮的大肆搜刮和掠夺,在等待接收薛家财物的“公平王”手下到来前,便将所有东西扫荡一空。

“那‘阎罗王’的手下,就是这样做事的,每次也都是审人,审完之后,就没几个活的喽。”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二章

李泰也说道:“这不是挺好吗?”

李崇义长叹一口气,“我都想辞官算了,李正要不我来你的泾阳。”

李正苦笑着说得:“崇义哥,你看看我,泾阳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做,不过高陵那块地刚刚收下来,估计那里挺忙的。”

李崇义点头,“那好,我到时候可以向陛下进谏,辞官!”

按照李孝恭的想法是李崇义越没有存在越好。

长安是一个龙潭虎穴,就算你安分守己也难免会被一只王八给咬了。

李崇义想要辞官的想法,李世民八成不会答应。

李孝恭本就是宗室宗人,又是河间郡王。

李世民会不知道李孝恭的心思吗?

等到了傍晚时分,李泰和李崇义睡了一个午觉后,便意兴阑珊地离开了。

李义府带着王县丞而来,说了如今高陵乡民归置的情况。

王县丞低声说道:“还是有不少人不愿意离开高陵,谁愿意离开土生土长的地方。”

李正看了一眼李义府。

李义府低声说道:“大部分还是愿意搬到泾阳来住的,一部分人都不愿意离开。”

李正说道:“往后两年,高陵的所有税负我们泾阳都包了。”

“包了?”

王县丞确认自己没有听说之后又说道:“那可是几千人的赋税呀。”

李正说道:“李义府,之后的事情你去办。”

李义府点头。

王县丞说道:“长安令,放心,若是那些贱民再不懂规矩,下官帮长安令教训他们。”

李正颔首说道:“王县丞,你知道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王县丞疑惑抬头看着李正。

李正拍了拍王县丞的肩膀说道:“做人最重要的是良心,往上说几代人,谁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种田的?”

听闻这话,王县丞有些惶恐地看向李正又看了看李义府。

李正又对王县丞说道:“我希望高陵的乡民可以心甘情愿的跟着我脱贫致富,若是他们不愿意搬家我也不会强求,若是他们肯搬家我更可以给他们更多的优待,让大家都可以安居乐业,你代我教训那些乡民?我都想不明白你到底是帮我做事还是给我添堵的。”

王县丞低着头,“下官失言了,还望长安令不要见怪。”

李正对李义府说道:“你明日一早就接着去安置乡民,答应来泾阳的乡民可以给他需要安置家里的财物,泾阳有现成的房屋,顺便问问这个王县丞做官做的如何。”

李义府点头。

王县丞面如死灰的站在原地。

李正又对王县丞说道:“边军挺缺人的,我可以把你安排到边关去。”

王县丞神情紧张,“长安令,在下自做县丞以来,从来不敢怠慢啊,长安令请听在下解释。”

李正低声说道:“若是收拾了你我可以得到高陵乡民的人心,我又何乐不为呢?”

“这……”

李正对大虎说道:“大虎,送客吧。”

大虎提溜着这个王县丞离开。

等人离开之后,李义府说道:“长安令,这个号县丞在高陵的风评确实不太好。”

“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让许敬宗安排他。”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 第三章

恩施的十月已经是初冬,路上的行人着上了厚厚的冬衣,加上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工业不发达,污染少,到这个季节天空已经开始飘落雪花。零下的温度,让后世来到这个时代的胡岗,由重庆回恩施的路上身子骨常发抖。

回到部队,他把军政部那里对部队下发的编制说了一次,番号是九一八师上面的暂字除掉了,再也不是调整师,而是整编师。属中央直辖的独立师。一师三旅九团,人员上灵活处理。

师参谋长蓝介愚听后,感到不可思议,从前的违规也没有弄这么大的编制,最大限度的,给一个超级甲种师,加上团旅师三级部队的直属机炮与特种分队,三万人只会多不会少。不过,他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师座,军政部给了我们主动权,

一开始就肉的军旅小说: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我想编制上还是不要过大,一是老兵少,二是会打乱原有的建制,三呢?会有些我们不愿意碰到的麻烦,若可能的话我认为,变动不要太大,人员上稍作增加,增加的分队以机炮分队为主,我们的部队,还得加强重火力,特别是防空方面的。将要再起的大战,校长那里,肯定会把我们放到最硬的骨头上去啃。到时可不能掉链子。”

蓝大参谋长很是担心自己的师座,也是自己的伯乐,因为突然得到的大饼,在立大功后职务没升,所指挥部队名称没有名,人员上把他无法无天弄的超级大师级部队,给了合理的指权。若是脑子一得意,真那么去弄的话,那后果?

他不敢去想,所以提前打了预防针,作为师部实质上的二号,军事上的各种作战计划的实际制定者,他要为全师发展负起责任来,对于可能影响师部发展的因素尽可能的降到最低。

胡岗微微一笑,心中何尝不知对方的担忧,走过去拍了下肩,道“介愚,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开始我是心动了,不是你想的三万,是计划弄个六万人的大师,在回来的路上,静下心来想,不行,那样,校长出面到时麻烦是能暂时处理,可时间久了,不仅是麻烦的事儿了,会成为各兄弟部队的眼中钉,所以呢?还是把部队的编制权交给你,你是D国回来的真正高材生,我呢?是混日子的,帮你把握大的方向,对你的要求,就是部队三个月要形成战斗力。至少得有战前七成的水平。”

“那您得给我最少一万老兵,不说上过战场的,最好得有二年训练时间,听说在驻地桑植那里,兵不是问题,你初到那里就实行了兵役制,所以若可能的话,新兵一个不要。可以再提一个付师长,由他带一个预备师,编制上我们可以用补充旅的番号。用来作战损后的兵员补充,让人插手弄妖蛾子无处着手才行。”

关于桑植那里有个新兵训练基地的事情,在九一八师来讲,甚至是军政部那里,已经不是秘密,还没有揭开,只不过是大家不知道设在那里,以此猜测的原因是战场上,每次大战伤损,该部都能得到急时补充,还是从自家驻地的兵力来源,不是那种没有拿过枪的兵蛋子,怎能由人不着其他想法?

可这会蓝参谋长话落,胡岗苦笑了下“介愚,我的好参谋长,经过数次大战,我师拥有新兵训练基地事情,各部都得知一二,可数次补充下来,你要说老兵,步兵这块,还真只能训练一年左右的,机炮与特种分队这块,倒是可以给你三千人,他们是训练三年多,专为长沙将要起的大战准备的,另外还有支装甲分队,人数不多,有一个营,我建议暂时还是不要动用,得作为种子再训练一年。对你说出,你心中有数就好,这场与B的战斗,可还得打个三四年。”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中国化肥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jtdfy.com/zhonghua/286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