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干,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被老外干 第一章

耸了耸鼻子,女子柳眉微微皱起。

“为什么这个女孩的身上,会有江临剑气的味道?”

看着面前的这个清秀可人的少女,殄彷逐渐陷入了疑问,心中更是升起了警惕。

慕容沁也是感受到面前这个“西域美人”小姐姐的敌意,心中不由升起了疑惑。

自己难道做了什么让这位姐姐生气的事情吗?

“沁儿是江临的亲传弟子。”月老翁见状也是解释道。

心中更是一叹,一个是自己的弟子,另一个是自己一直想要收的弟子,怎么就都喜欢上江临那小子了呢?

“沁儿是江临的弟子?”

月老翁话语刚落,殄彷看着慕容沁的眼眸眨了眨,敌意也是尽数消失,甚至言语中还有一种亲切感。

“嗯。”慕容沁点了点头,“姐姐认识师父?”

“算是认识吧,曾经也是有过一点接触。”殄彷淡淡道,“下次见到他,我是要找他算账的,让你的师父小心一点。”

“……”慕容沁不知为何,尽管这个姐姐的语气中很是讨厌师父,甚至是仇人,可是自己却感觉像是师父的朋友。

这个漂亮的小姐姐该不会就是师父所说的傲娇吧?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小姐姐看起来只是师父的朋友而已,那就好……那就好……

而且说不定其实这个漂亮的小姐姐只是和师父有些许的过节,所以闹了别扭。

如果自己能够帮助这个殄彷小姐姐和师父和好的话,说不定师父还会夸我呢。

同样,在殄彷心中,既然这个清纯的少女是江临的徒弟,那应该就可以放心了吧?

毕竟浩然天下关于这方面还是挺严格的,师徒只能是师徒……

不过……

殄彷很快又皱起了好看的眉头。

这个少女是不是江临的弟子关自己什么事情呢?

为什么自己会因为对方是江临的弟子,而自己就会感到放心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是奇怪。

“好了,殄彷啊,沁儿你就负责照顾一下了,你们好好相处吧。”

老人不知道自己的弟子和“孙女”的心事,缓缓道。

“你们先去聊聊闺房话什么的,我和他们有事情说说,你们留下来听也可以,只要不会觉得我们老头子们讲话无聊的话。”

“哼,我才不要呢。”慕容沁转过身抱着殄彷的胳膊,“殄彷姐姐,我们去玩吧,殄彷姐姐能和我讲讲师父事情吗?”

“啊…..嗯……”被少女亲近抱着隔壁的殄彷娇躯微微一颤,不过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厌烦。

栞则是好奇地看着这个小姐姐,有些害羞地抱着殄彷姐姐的大腿。

“汪汪~~~~”

大狗朝着三个小主人叫了两声,表示自己要跟过去,才不要和这些老家伙们在一起。

三个少女外加一只大狗离开后,老人慈祥一笑,便是收回了视线,看着依旧是跪在自己身下的这些战场将军们。

“都起来吧,都是半截入土的糟老头子们了,还给我这个同样半截入土的跪什么跪。”

“是。”

众将领皆是起身。

被老外干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3-12-30

天地始鸿蒙,称无量数,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岁,称天元。一元分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又名十二地支。每会该一万八百岁,分二劫。每六十岁又称甲子,九十个甲子为一劫。

每劫皆有天地大劫降下,是以称法劫,神州大地亿万生灵便以法劫做历法。因每劫皆需有纯阳大能应劫而亡,故又名纯阳法劫。

时逢纯阳法劫,天机混淆,剑、道、佛、魔、妖五大派系争斗不休。有觉缘大士与东都灵欲魔主决战,二者一纯阳,一半步无量,神州受其波及,死伤无数。

有剑斋剑主萧南离杀将而出,一剑出,万万丈天地为之光寒,神州大地一分为五,是为青州、神州、商州、庐州、莒州。萧南离受天道反噬而亡,亦应了纯阳法劫。

五千多年过去,天下五洲各自繁衍生息,又有另一番气象。

青州人族已成统一国度,其时正是大律当政,太子李潜登基,改年号承元。

承元二年,有异星降世,有识者便暗叹:“大劫之兆!”

……

承元十四年,青州照央城苏家。

仅两刻功夫,全家上下合着仆人百来口人死得干干净净。苏家作为照央城大户,护院武师就有二十来个,却死得这样利落。

深庭廊院内,间中跪坐一少年,约莫十二三年纪。双目无神、眼袋浮肿、瘦骨如柴、形容枯槁,一望可知久病在身,他便是苏家唯一幸存者。

整个苏府都只有一片死寂,已是卯时,府外渐有早市喧嚣传来,初阳已微露。

少年身前有一女子静静凝立,只站着,便给人一种玄之又玄的微妙感。

一身雪白女裙式宫服,纤腰束两寸宽的青色丝带,莲足鞋面莹白,两侧绣有金色符文玄奥莫名,曼妙曲线若隐若现,三千青丝只于尾端轻束,肌肤白皙,修长颈脖散发诱人光泽,又有别样韵味流转,其身让人自惭形秽。

精致脸颊浑然天成,每分每寸皆无可修饰,只是略显青涩,许不过十六七年纪,淡淡弯眉下是一对如星辰般的双眸,有着洞悉人心的魔力,只是她的表情淡淡,对这苏家遭遇无有半分动容。

秋风带动枯叶,有些形成小龙卷儿,枯叶在内里打着转,随风而流,如同人的命运无从挣扎。

“全家人死得这样干净,你好像不是很伤心。再者说,你凭何认为他们的死与我无关呢。”宫服女子淡淡开口,音声相和如大道歌诀,让人心都受到洗涤。

“或你贪生怕死,怕揭穿我面目一起被灭口。”

宫服女子心内微微疑惑,观此少年气机演化,几无生机可言,最多不过二年便会死去。可总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感觉牵扯着她。否则凭她性子,救下此人便罢了,怎会逗留。

少年无神双眼微动,干裂的嘴唇翕动着,启合间有沙哑之声:“在下虽一介凡人,鬼神之事亦有所闻。精气化为物,鬼神自现,倘你是凶手,我家百多口人的怨气自冲你而来,怎会缓缓消散。”

说着话,少年脸上闪过一丝绯红,挣扎着站起,揖礼道:“谢过仙子救命之恩,却还有个不情之请,请仙子引我入仙门,倘有所成,定有厚报。”

宫服女子听了这话,神情微冷,星辰眸子有着寒光,说着:“你口气倒是大得很,既知我救你性命,还问我讨要机缘,这是什么道理?”

少年只感觉有泼天之力压下,险些让他站不稳,强忍气血翻腾之感,咬牙道:“仙子问我为何不难过,一言蔽之,伟力而已。”少年心头亦是发颤,可此时哪还顾忌这样多。

“嗯?”

似乎对少年所说有些好奇,敛了威压,淡淡说着:“既如此,你便说个所以然罢。倘不能让我满意,炼魂抽魄叫你知道厉害。”

少年再次揖礼,这是大律皇朝定下,读书人之间的礼节。此时少年行来,却表示心中尊敬,无有别的意思。

“圣人言,夫智者为不智,盲从者众。何也,乃不知鬼神之事。鬼神能人所不能,故掌有伟力,凡人所不能争。又言,鬼神亦为人,人亦可为鬼神。”

“天地人伦的道理我心自明,然无有伟力,我这病弱之躯何以谈复仇,想必仙子亦可看出,倘不能入得仙门,在下没有二年可活。故在下若是学那优柔寡断之辈哭哭啼啼,岂不有自哀自怜的嫌疑,又何谈追求伟力,替我家百口人报仇?”

少年的音调还很稚嫩,只是带着沙哑,还有那压抑地沉沉的悲戚。他三岁启蒙至今,读书不缀,已对此方世界有所了解。那些鬼神之事自是真实不虚,至于所谓“圣人言”为杜撰而已。

被老外干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